巴菲特股東大會全紀錄:投資收購、退休、通脹及比特幣

來源:金融界

  金融界5月1日消息,當地時間周六上午9點15分(北京時間晚10點15分), “股神”巴菲特領導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第57周年股東大會進入備受矚目的問答環節。金融界與往年的一樣完整記錄此次大會的所有精彩。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他的長期商業夥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也回答了五個半小時的問題!

图片alt

  股東大會與當地時間周六上午9點15分起(北京時間晚10點15分), “股神”巴菲特領導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第57周年股東大會進入備受矚目的問答環節。而此前眾多投資者爭先涌入股東大會的現場,也讓平靜兩年的奧馬哈也再度沸騰。

图片alt 图片alt

  人們購買喜詩糖果、伯克希爾哈撒韋T恤等等

图片alt 图片alt

  今年將滿92歲的巴菲特和98歲的芒格將再度搭檔,與全球投資者分享他們的投資智慧。今年的股東大會重回巴菲特家鄉——美國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市舉辦,是自2020年歐美疫情爆發以來首次回歸線下舉辦,此前金融界總結了具體議程安排和核心看點:

  巴菲特的退休計劃、公司接班人、未來的投資計劃以及對當前市場和全球經濟的看法等,必然會成為所有股東乃至全球市場關註的焦點。巴菲特最近稱這次會議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會議”。

  華爾街猜測,巴菲特今年或給出退休時間表,最終確認伯克希爾未來的接班人。兩位“潛在接班人”將集體亮相股東大會。

  巴菲特去年曾承認:“董事們一致同意,如果我卸任,將由伯克希爾非保險業務的副董事長Greg Abel接任CEO。如果Greg發生什麽,另一位副董事長Ajit將接替。”

  在股東大會之前,伯克希爾公佈了不如市場預期的今年一季報:

  受投資損失和保險承保業務疲軟的影響,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第一季度凈利潤同比下滑53%。當季每股盈利EPS為3702美元,比一年前的7638美元大幅下降,市場預估為4490美元。

图片alt

  截至一季度末,伯克希爾的現金儲備為1063億美元,為2018年第三季度以來的最低水平。較去年四季度末的賬面現金1440億美元下降26%,與近期頻頻出手投資有關。

  以下為巴菲特股東大會問答環節實時更新:

  開場

  巴菲特表示,三年來很高興能夠首次線下見面,芒格和我現在加一起192歲了。巴菲特介紹了兩個潛在接班人——伯克希爾的非保險業務副主席格雷格阿貝爾Greg Abel和保險業務副主席阿吉特賈恩Ajit Jain。

  巴菲特講述一季度財報,強調持有現金重要性

图片alt

  巴菲特表示,兩年前股東大會時,我們不知道疫情會發生什麽,我們不知道經濟會發生什麽。到了2022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擁有70億美元的營業收入。

  巴菲特稱,有很多事情會變,但有一件事情不變,就是我們總會持有很多現金,不是說商業票據,我們也沒有貨幣市場基金,我們相信應該持有大量現金。

  巴菲特在回憶2008年金融危機時讓股東警惕“新形式的貨幣”。分析稱,巴菲特雖然沒有直接點名批評比特幣或加密貨幣,但他之前說過比特幣是老鼠藥且沒有獨特價值,芒格也對此類加密貨幣不屑一顧。

  巴菲特列舉了一季度股票交易情況。伯克希爾在第一季度市場暴跌期間購買了超過510億美元的股票。巴菲特在2月股東信中曾表示,市場上“沒有什麽讓我們興奮”。不久之後開始大筆買入。

  關於經濟危機

  巴菲特表示,如果再有類似的危機重演,持有大量現金的伯克希爾反而能跟救市的美聯儲一樣。1980年代時任美聯儲主席Volcker跟我說,美聯儲可以做任何我們需要做的事情。2008和2020年都是這樣,未來也會重演,到時候你想要伯克希爾在那裡跟美聯儲一樣運作,如果經濟不行的話,這永遠都可能發生。

  關於投資財產及意外事故再保險公司Alleghany和西方石油公司

  3月21日,伯克希爾哈撒韋將以116億美元全現金收購財產及意外事故再保險公司Alleghany Corp。巴菲特解釋發生了什麽:2月25日,我收到一個不長的電子郵件,來自一個在很多年前為伯克希爾工作的朋友,他說成為了Alleghany Corp的CEO。我一直在60年裡關註這個公司,我說自己會在3月7日來紐約,一起見面吧,於是達成了收購協議。我沒有給投行打電話,我早就知道會以我提議的價格來收購這個公司,但是如果沒有這個郵件我也不會收購。

  巴菲特表示,也認為西方石油公司年報很好,所以才決定投資其中。在談到3月初對西方石油公司的巨額投資時,巴菲特稱在3月頭兩周內收購了後者14%的流通股份,價值超過70億美元,原本西方石油公司只有60%的股票可以流通。他表示,2月下旬以來市場因“賭博心態”引發的短期波動讓他找到了良好的長期機會。芒格也稱,終於找到個比美國國債更值得的投資。

  芒格評價當下股市“幾乎是投機狂潮”,他提到高頻演算法交易和在疫情期間向新投資者的開放程度愈演愈烈:“用演算法交易的電腦之間相互對抗,這是格外瘋狂的時期,有些交易者對股市一無所知,卻得到了更不瞭解股票的經紀商的建議,很奇怪有這個制度即股市有這種賭場的性質,這不是任何國家想要的結果。”

  關於如何投資美國之外企業

  問:伯克希爾之前買過美國之外的公司,有的可能是全額收購的,比如曾投資過德國的公司,你們是等他們聯系你們、給你們打電話,還是主動聯系?

  巴菲特表示,我們之前曾經主動去找過公司,二三十年前就這麽做過。那時,我們買了三筆德國證券,整合在一起,我們是願意買的,但他們覺得我們行動不夠快。這種情況在美國之外很難發生,畢竟環境不一樣。至少在美國本土相對容易,不是說我們有偏見。在美國,有些公司可能花十分鐘就能買下來,只要有人做業務。但在其他國家,情況復雜得多,有些規則必須遵守。

  我們希望激發大家的興趣。我不需要誰給我發郵件建議我們買,比如買保險公司Alleghany,我已經關註了它六十年。很多年前我們投資過一家德國公司,它運營得很好,誠信經營。我非常喜歡在德國買的這種公司。但找到這種很難。這樣的公司必須有足夠的規模。我們可能更傾向於公司主動投懷送抱。如果明天我們接到電話,我們會看情況,可能做出交易,可能是德國、法國、日本的公司,花100億、幾百億都有可能。我們對日本前五大公開上市公司的股票都投資過,但我們說過,不會買他們太多的股份,現在持有他們的倉位合計占5.85%。

  巴菲特指出,對股票回購的很多批評都是有誤導的,其實回購對一家公司的投資者而言是好事。他舉了美國運通的例子。伯克希爾持有美國運通二十多年,因為美國運通的回購,持股比從約11%增至20%。1998年時,我們大概有1.5億美國運通的股票,我們1998年擁有11.2%的公司股份,他們每個季度給我們股息,現在我們擁有22%的股份。他們回購股票,這麽做讓我們的持股比達到20%。回購對投資者是很好的事。只要價格合適,公司的回購、對自我投資就是好事。

  巴菲特說,我們對蘋果的興趣也是因為回購在持續增長,蘋果每年收益上千億,只要我們的股息有百分之0.01%的增長也會有很大收益。比如今年一季度,我們對蘋果的持股也在增長。我們也希望有更多的股權,我們對他們有興趣。

  Greg Abel回應BNSF鐵路業務和Geico保險業務面臨的商業挑戰

  被業內看做巴菲特“潛在接班人”的非保險業務副主席阿貝爾(Greg Abel)回應BNSF鐵路業務面臨的商業挑戰。BNSF有很好的業務和特許經營權分支機構,我們確實與其他鐵路運營商競爭,也知道他們如何運作,但是我們自身開始關註客戶,如何更好地為他們服務,我們想要用高效的方式來服務客戶和回饋股東。我們會基於客戶需求來運營鐵路公司,在運營和客戶基礎上還有很多需要做和改進的,由於BNSF的管理層和員工都很好,我們會有長期的改善,就算競爭對手再好我也不會跳槽。

  巴菲特:沒有魔法棒徹底改變鐵路業務如何運營,但是每天都會變得更好。

  主管保險業務的公司副董事長賈恩(Ajit Jain)回答如何應對保險行業競爭Ajit:毫無疑問保險和再保險業務是競爭非常激烈的市場,我們旗下的Geigo和General Re都很有競爭力,當然也各有優缺點。最近Progressive公司確實比Geico的利潤率和增長率都要好,但Geico也開始使用遠程信息處理(Telematics)了。希望未來一兩年Geico會在遠程信息處理方面趕上Progressive,然後是利潤率和增長率也追上這個強勁的競爭對手。

  芒格猛烈抨擊將伯克希爾的董事長與首席執行官職務分開的呼聲

  芒格猛烈抨擊將伯克希爾的董事長與首席執行官職務分開的呼聲,他稱“這是我聽過的最荒謬的批評,這就好比奧德修斯贏得特洛伊之戰回來之後,有人說我不喜歡你贏得戰鬥時拿着長矛的方式。有些人從未經營過任何商業公司,什麽都不知道,我不認為兼任董事長和CEO是不堪重負”。

  4月時,全美最大的州立公共養老基金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CalPERS披露,打算投票支持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一項股東提議——解除巴菲特的董事長職位、但留任公司CEO。

  關於把握市場時機

  問題:伯克希爾每次的決策都抓住了時機,抓得很好,你們怎麽抓得這麽好的?

  巴菲特說,他從來都沒有搞清楚怎麽確定市場的時機。他堅稱,他永遠不會揣測市場的時機,“我們對股市會怎樣變化沒有哪怕一點點想法”。 “我認為,我們從來沒有決定過,我們中的誰要在哪兒說、或者覺得我們應該根據市場未來走勢、或是經濟未來形勢去買或是賣。我們就不知道。” 巴菲特承認2020年3月錯過了買股票的機會,說“2020年3月我就完全錯過了市場時機”。 巴菲特堅持價值投資的策略,建議大家,不要把時間用來回答今年怎樣跑贏標普500這種問題。 “我們不擅長擇時。我們擅長的是,搞清楚何時得到對自己來說足夠的資金。我們不知道何時要買什麽,但我們一直希望,(市場)會有一段時間下行,這樣我們可能買到更多……我的意思是,這是你可能(小學)四年級學到的東西。”

  巴菲特提到美國棒球大明星Ted Williams的手套怎麽只賺20到25美元,說資本主義是特別、特別會騙取我們回報的。 “如果財富已經給你展示了些好東西,你的下半生應該會比上半生過得更好。” 芒格:財富管理是極其荒謬的。很多財富顧問只是聲稱積極投資、其實追蹤股票指數的人,他們害怕失去客戶付的管理費。如果要在靠投飛鏢選股票但不收管理費的猴子和華爾街人士里選一個,我一直都會選猴子。

  巴菲特說,“我們對股市周一開市後會有什麽表現沒有哪怕一丁點想法。我們永遠不會根據股市會怎麽走來買(股票)。我們從來沒有瞭解深入的經濟觀點。我們沒法毫無差錯地選中市場的時機。”

  關於保險公司業務應對核危機及能源業務應對網路攻擊的觀點

  巴菲特表示,核問題的概率非常非低。但也承認,與原子彈有關的事故將會更多——我們已經多次接近。他表示,我們對此無能為力。任何形式的核攻擊都可能打擊伯克希爾的保險業務。雖然伯克希爾並未承保與可能發生的核戰爭相關的風險,但此類攻擊可能會使伯克希爾公司承保其他類型的保險的成本更高。“對於某些事情,我們不會賣這種保險,因為無論如何我們都無法做好這些事情。而且每個人都知道我們無法做到。所以有這個風險。伯克希爾沒有辦法保護你。”

  主管保險業務的公司副董事長賈恩(Ajit Jain)表示,不能估計核危機給公司的影響。當涉及核問題時,我有點投降。我們很難估計這會有多糟糕。很多不同的業務條線都會受到它的影響。雖然公司現在有很多合同排除了核問題,但比如,如果核戰起火,怎麽排除火災的影響呢?如果發生類似的事情,我相當肯定監管機構和法院會對我們不利。我們將被要求支付。

  非保險業務副主席阿貝爾(Greg Abel)表示,在應對網路攻擊方面,與政府合作進展很好,做了很多。每天都有數十億次針對伯克希爾的攻擊,尤其是針對鐵路和能源的攻擊。它是跨業務的“重要優先事項”。

  關於如何對抗高通脹

  聽眾問巴菲特,如果僅選擇一隻股票來對抗高通脹,你會選擇什麽?為什麽?

  巴菲特表示,你能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在某件事上做的特別好。不管有沒有經濟利益,人們會給你一些他們生產的東西來換取你能提供的東西/技能,最好的一項投資就是投資自己。做自己擅長做的事情、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就不用擔心錢因高通脹而貶值了。芒格表示,當你有自己的退休賬戶時,你的財務管理人讓你把所有錢都投資比特幣時,說“不”。

  關於中國

  芒格承認,與中國打交道比在美國困難得多,尤其是互聯網股票。芒格表示,他願意為良好的投資承擔風險。

  “我在中國投資的原因是我能以更低的價格買到更好的公司,”他說。“而且我願意承擔更多的風險,以更低的價格進入更好的公司。其他人可能會得出相反的結論。”

  關於退休和繼任

  巴菲特堅稱,沒有理由擔心他離任後公司何去何從,因為伯克希爾會永遠保留將股東擺在首位的文化。他強調企業文化的重要性,說你必須瞭解,企業文化占公司的99%。“如果我們有同樣的文化,我們從現在開始還會存在一百年。” 巴菲特說,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可能有人收購伯克希爾。就算我不在了,企業文化也不會怎麽變,股東關系也不會怎麽變。伯克希爾不會終結。伯克希爾的路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不是一開始就規劃得很宏偉。我們希望大家意見一致,希望大家的思維是同步的。股東都是伯克希爾的合夥人。如果要修改企業文化,我們要把遵紀守法放在第一位。 巴菲特說,希望大家信任我。不要問多倉空倉和與大盤的表現對比。人們正是因為信任我才給我錢來幫他們投資。我們會遵守法律,但是不會跟其他公司完全一樣。 巴菲特回顧,他9歲時參觀紐交所,由此得到啟發。11歲開始投資。他曾經對技術分析和股票圖表很感興趣,投入了很多時間在那上面,為了買股票去省錢,還試着做空。後來,在讀到一本書之後,19歲到20歲的時候,他的投資方式徹底改變了。這本書——外界普遍認為就是本傑明格雷厄姆寫的《聰明的投資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 巴菲特說:“我看到書中有一段話,它告訴我,之前我那些做法都是錯的。我的整個方式都錯了。 ”

  關於羅賓漢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副董事長查理·芒格周六抨擊了股票交易應用Robinhood,稱該公司正在“解體”。 “一個好主意很容易做過頭. …看看羅賓漢從巔峰到低谷都發生了什麽。這樣的事情遲早會發生,不是很明顯嗎?”。

  芒格批評網紅券商平臺Robinhood的交易App,稱一種好的點子很容易就被濫用。看看Robinhood從巔峰到低谷的經歷。很顯然,那就不是實例嗎?他說,Robinhood所作的無非是“短期賭博、大額傭金以及隱形的回扣”,這些做法“讓人惡心”,現在他們要“解體了”。 芒格批評Robinhood後,巴菲特問芒格:批評別人是不是完全不明智的?芒格回答,可能不明智,但我忍不住。

  關於華爾街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首席執行官沃倫·巴菲特抨擊華爾街鼓勵股票市場的投機行為,實際上把它變成了一個“賭場”。在周六舉行的年度股東大會上,91歲的巴菲特滔滔不絕地談到了他最喜歡批評的對象之一:投資銀行和券商。

  “華爾街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賺錢,抓住從資本主義的桌子上掉下來的麵包屑,”巴菲特說。“除非人們做些什麽,否則他們是賺不到錢的,而且他們也能分一杯羹。他們在人們賭博時賺的錢比投資時多得多。”巴菲特哀嘆美國大公司已經成為市場投機的“籌碼”。他以看漲期權的使用激增為例,稱經紀人從這些押註中賺的錢比簡單的投資要多。

  關於CEO的政治傾向與股東利益平衡

  在被問及公司CEO的政治傾向與股東利益如何平衡時,巴菲特和芒格均表示,不會說傷害公司形象的話。巴菲特稱,我說了什麽、做了什麽不應凌駕在伯克希爾公司之上,否則我應該辭職才對。

  關於通脹的保護措施

  巴菲特:對抗通脹的工具是你自己的盈利能力。沒人知道10年20年之後通脹會怎樣。但是每個人都在討論。

  巴菲特稱通脹“欺騙了幾乎所有人”。當被問及他之前關於通脹“欺騙”股票投資者的評論時,巴菲特表示,價格上漲造成的損害遠不止於此。“通貨膨脹也欺騙了債券投資者。 它會欺騙那些將現金藏在床墊下的人。它欺騙了幾乎所有人。”巴菲特指出,通貨膨脹也增加了公司需要擁有的資本數量,而這並不像提高價格以維持經通脹調整後的利潤那麽簡單。巴菲特告誡不要聽那些聲稱能夠預測通脹路徑的人。“每個人都在討論通脹。問題是多少……答案是沒人知道。沒人知道10年20年之後通脹會怎樣。”

  巴菲特重申,抵禦通脹的最佳保護措施是投資於自己的技能。

  關於投資動視暴雪

  巴菲特想糾正此前媒體錯誤的報道,因為投資動視暴雪的股份完全是他幾個月前個人的決定。他表示,目前伯克希爾對動視暴雪的持倉約為後者流通股的9.5%,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他個人看到微軟收購的消息後作主投資的,因為1月中旬微軟宣佈的每股95美元收購價格,與消息公佈前動視暴雪60幾美元的股價相差太大,因而值得投資。

  如果超過10%的持倉紅線需要向SEC報告,他們也許會持股超過這一紅線。 動視暴雪周五收盤價為75.60美元,低於微軟在今年1月中旬宣佈的每股95美元收購價。巴菲特指出,在微軟宣佈收購動視暴雪之後,該股價格從60幾美元推升至80多美元,他也知道微軟有足夠的錢完成收購。如果交易完成伯克希爾將大賺一筆。美國證監會(SEC)的監管文件顯示,伯克希爾去年第四季度曾斥資約10億美元購買了動視暴雪的股票,恰好是在微軟宣佈收購計劃之前。截至2021年底,伯克希爾持有動視暴雪1466萬股。

  巴菲特批評公司喜歡發布的未來業績財報指引。他稱,未來盈利預測的問題在於,它會激勵公司玩弄GAAP的規則來滿足這些具體的數字,而一旦你開始撒謊,就很難停下來。如果企業文化習慣於在這些業務指標上撒謊,那麽他們只會選擇願意配合的繼任CEO。 巴菲特強調,伯克希爾就不會這樣:“我們做過很多愚蠢的決定,但是我們從未跟任何人說過需要達成的具體業績數據,或者徹底改變整個決策過程進而喪失連貫性。特定的企業文化勝過固定的流程。”芒格也稱,伯克希爾的文化會在兩位傳奇投資人離開了以後長久存在,與其他美國企業的文化很不一樣。

  關於動指數基金對企業管理影響

  問題:指數基金已經變成市場一大交易工具,有關管控交易工具的問題、如何看被動指數基金對企業管理的影響?

  芒格表示,現在的形勢已經失控,這對國家不是好事。讓(管理基金的)三個人來告訴所有美國的企業,要怎麽組織企業,這不是好事。如果指數化的影響變得更大,就無法工作了。 巴菲特表示,不是很確定想說啥了,好像說了公眾的意見不見得每次都能解決問題。

  巴菲特明確,他不是伯克希爾唯一選股的人。他說,我看到一些媒體頭條時不時說,巴菲特買了什麽什麽,其實不是我買了這個那個,是伯克希爾在買。提問的投資者說,伯克希爾的其他專業人士可能選過巴菲特從未聽說過的股票。巴菲特說,但如果媒體頭條寫巴菲特買了這個,而不是伯克希爾買了這個,會吸引更多讀者,我們不知道這是不是管用,頭條就是要吸引人去看新聞的。

  關於伯克希爾能源股權結構

  巴菲特談到伯克希爾能源公司的股權結構時稱,美國不同地方政府的監管機構希望私營公用事業公司通過大量借債來運營,而不能持有股權太多,否則擔心對消費者收費過高。如果未來伯克希爾會持有100%的能源子公司股權,也還是會遵守政府對公用事業公司的監管規定。 巴菲特一直對伯克希爾能源公司(BHE)贊賞有加,稱該公司和鐵路公司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 Fe(BNSF)是伯克希爾龐大非保險業務中的“兩只領頭羊”。BHE的股票不公開交易,91%的股份由伯克希爾持有。 巴菲特好友、去年9月去世的沃爾特·斯科特(Walter Scott)曾持有BHE 8%的股份,他的遺產委員會可能會拋售更多股票套現或換成伯克希爾的股票。現任伯克希爾副董事長、未來CEO的第一接班人選阿貝爾也持有BHE 1%的股份,價值約5億美元,他也可能將BHE的股票換成伯克希爾的股票。BHE公司表示,目前其520萬美國客戶支付的電費低於平均水平。

  關於浮存金

  關於浮存金問題,巴菲特說,我們的浮存金非常適當,我們的判斷目前還是可以的,比其他公司做得好。 我們最喜歡浮存金。1980年代投資車險公司GEICO的時候我們也沒想到GEICO會做得這麽好。這是一個商機。當時天時地利人和,董事會沒有人說它不好。伯克希爾沒有什麽官僚作風,這讓公司變得更富有,我一直為此感到愉快。“機遇到來的時候,你就可以行動。”

  巴菲特還說:“我把伯克希爾看成一幅畫,它有無限大的尺寸,它有一直在擴大的畫布,我可以在上面按自己想法盡情作畫。”他承認不是很懂藝術,但又說,現在別人看畫的時候看到一些東西,以後他們又會看到更多的東西。

  關於通脹影響

  巴菲特表示,人們的態度決定了活動。這次我們所看到的通脹非同尋常。大規模刺激措施是現在價格上漲的一個關鍵原因。“政府已經向人們發出了大量的錢,在某些時候,這些錢不可能像以前那麽值錢了。”鑒於大量資金註入美國經濟,巴菲特說:“我們經歷了很多通貨膨脹,幾乎不可能沒有通貨膨脹。”

  然而他指出,如果美聯儲沒有在2020年春季刺激經濟,每個人的境況都會變得更糟。他並沒有批評美聯儲在疫情危機期間採取的增加貨幣供應和穩定市場的行動。

  巴菲特說,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他看來是個英雄,這很簡單,他做了他必須做的事。芒格說:“它以我們從未見過的規模發生。他們用金錢淹沒了這個國家一段時間。”

  巴菲特指出,關於現金消亡的預測還為時過早,因為近年來流通的美元數量已飆升至2萬億美元以上,這相當於美國人均7000美元。

  關於收購Alleghany細節

  巴菲特被問及在3月下旬決定收購財產及意外事故再保險公司Alleghany Corp時,如何得出每股848.02美元這種奇怪的收購價,他炫耀稱這是Alleghany公司自行支付高盛咨詢費用之後的價格,此前每股收購價是850美元。 他隨後回憶了1970年代後期如何說服兩家投行,以付給每家投行僅6萬美元的超低價格尋求收購交易中定價的“公平意見”(fairness opinion)。他稱這也是芒格給出的建議,即聯系10家投行並提供一個很低的價格,可能是具有侮辱性的低價。給10家銀行都提供同樣報價,如果還沒有達成提供公平意見的協議,就再回到第一家銀行並提供稍微多一點點的報價。 分析指出,巴菲特用了很長篇幅來炫耀自己如何規避投行的高昂咨詢費用。他喜歡用超級低價來“貨比三家”以獲得投行對收購定價的公平意見,恰好說明他一直在追求“撿便宜、找打折”,即便只是與收購相關的咨詢費。

  被問及如何看待GAAP會計準則時,巴菲特表示,GAAP並不代表企業實際的價值,而且很難制定適用於每家公司的會計準則。GAAP作為一個慣例更像是為了保護審計師,否則他們就會被起訴。

  關於比特幣

  巴菲特和芒格有沒有改變對比特幣和虛擬貨幣的看法,過去你們說它是欺詐,但它是否還有些用處。 巴菲特:我是不會買比特幣的。他舉例說,如果能提供假設總資產250億美元的美國所有農場1%的利率,或者擁有美國所有公寓1%的權益,他會做這筆買賣。但如果要25美元賣比特幣,他不會買。農場和公寓是有生產能力的,他們有產出、有租金,但比特幣什麽都沒有。比特幣不是有生產力的資產,它的價值取決於下一個買家願意付給賣家多少。現在有很多人參與這場賭博的游戲,但這些資金在不同的人之間轉手,只是所有者不同,這其中有人賺有人賠。巴菲特還說,歸根結底,美國政府沒有理由讓另一種貨幣我們現在更青睞的美元。

  芒格說,在我一生中,我試圖要避免一些既愚蠢、又邪惡、還讓我顯得和別人比起來更差勁的東西,我覺得比特幣三點都占了。說它邪惡,是因為它削弱美國金融系統的能力。

  給青年人的建議

  問題:你很早就知道自己想當投資人,如果還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麽,你有什麽建議嗎

  巴菲特:我想做投資人,恰好我爸爸就是做這個的而且喜歡這個。我家裡有足夠的書讓我看。這是個偶然。但是我確實認為,找到你真正想做的事情然後一生從事,找到你想要生活的世界是什麽樣的,為自己真正尊敬的人打工,這就是我畢業之後做的。我想要(“現代證券分析之父”)本傑明·格雷厄姆的世界。後來他確實雇傭了我,然後我就給自己工作了,我就是想要給自己打工。

  芒格:我的建議是,找到你真正不擅長的,然後規避它們。就算你很聰明,你也不可能做好你不感興趣的事情。

  關於石油存儲和生產

  關於石油存儲和生產,美國是否應該改變做法,未來十年不再變革會怎樣。

  芒格說,我希望有很多油儲,我更青睞從中東買油,要保留美國國內的資源。未來兩百年,石油將是非常珍貴的資源。他承認這不是大多數人的看法,又說“我不在乎,我就是覺得他們都是錯的。” 巴菲特:這個問題是有彈性的。不同的族群會有不同想法,這不是壞事。現在美國聯邦政府有上十億的存儲量。現在大家覺得,這個國家有這麽多儲油是好事,仔細想想其實不夠多。三年到五年這些儲量就沒了,你也不知道三五年後會怎樣。

  關於股票回購

  巴菲特再次討論股票回購,稱如果他們可以在購買自己喜歡的企業或股票回購之間做出選擇,伯克希爾會選擇前者。他說,重要的是改善股東的情況。巴菲特說,如果周一讓交易的話,我們不會買自己的股票。

  關於獨立董事

  巴菲特:你們以為的獨立董事其實沒那麽獨立。

  有股東提問,未來的伯克希爾CEO阿貝爾是否能像巴菲特時代一樣,數百億美元的收購決策不需要經過董事會同意而快速作出決定。

  巴菲特承認,接任者的董事會可能需要比他在任時期對CEO作出更多約束。他隨後用很長篇幅討論了人們眼中的“獨立董事”如果收入完全依賴公司董事會的收入,則不能算做真正的獨董。媒體提到,有股東希望用一位“獨立董事會主席”來取代巴菲特的董事長職務。

  伴隨着回答完這個問題,長達五個半小時、分為上午和下午兩場的問答環節結束。伯克希爾真正僅面向股東開放的年度大會即將開始,股東們屆時會投票是否免除巴菲特作為伯克希爾董事長的職務,而僅就任CEO。目前這一股東動議遭到伯克希爾董事會的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