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德時代,手裡還有哪些牌?

图片alt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黎明

編輯 | 魏佳

寧德時代最近有點“煩”。

市值從1.5萬億跌破萬億,只用了5個月;上游原材料瘋狂漲價,中游電池廠壓力山大;二線電池廠大反攻,要從老大哥手中搶市場。

這還沒完。

4月29日下午,寧德時代發布2022年一季度財報,最引人註目的,不是大漲153.97%的收入,而是下滑23.62%的凈利潤。這是過去兩年多以來,寧德時代少有的出現凈利潤下滑,去年同期,還是增長163%,而上一個季度,是增長267%。

很多人感到驚訝:寧德時代的神話破滅了嗎?

作為中國的動力電池“一哥”,寧德時代跟隨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爆發而崛起。它以相對領先的技術,龐大的產業鏈佈局,占據絕對優勢的市場份額,在去年登上市值巔峰,成為“寧王”。

如今,在這個稱號之下,它似乎正面臨嚴峻考驗。

對於寧德時代,很多人還對它有更高期待。重回萬億市值,攀上更高的頂點,寧德時代手裡還有好牌嗎?

增收不增利,寧德時代怎麽了?

危險的信號,往往是先從外部開始的。

寧德時代所處的動力電池行業,很容易受上下游影響。上游,是正極材料、負極材料、隔膜、電解液等電池材料廠商;下游,是各大使用動力電池的汽車廠商。原材料受鋰、鎳、鈷等大宗商品或化工原料價格影響較大,汽車銷量則取決於消費需求,甚至政府補貼。

图片alt

鋰電池上下游產業鏈

去年下半年以來,整個動力電池行業最頭疼的事情,是上游原材料價格瘋狂上漲,尤其是必不可缺的碳酸鋰。

今年一季度,電池級碳酸鋰的每噸均價為42萬元,而去年同期只要7.5萬元,一年之內價格漲了5倍多。4月中旬,鋰價進一步上漲至每噸50萬元,再創紀錄。

“沒想到碳酸鋰能從3萬漲到50萬,以前覺得漲個20%-30%,沒想到漲了20倍。”一季度財報會上,寧德時代高層這樣說。

瘋漲的鋰價,帶來了兩個結果。一是上游原材料廠商賺得盆滿缽滿,二是中下游的電池廠和汽車廠承擔了漲價壓力。

上游,國內主要的鋰生產企業鹽湖股份,一季度凈利潤同比去年翻了3.4倍;鋰鹽加工企業雅化集團,凈利潤翻了10倍。

下游,蔚小理、比亞迪、長城、上汽、廣汽等幾乎所有的車企,都對旗下電動車型進行了漲價,幅度從幾千到幾萬元不等。

中游,頭部鋰電池企業凈利潤紛紛下滑。一季度,寧德時代、國軒高科、億緯鋰能的凈利潤分別比去年同期下滑23.62%、32.79%、19.43%。不只是寧德時代,整個行業都呈現出增收不增利的尷尬局面。

這也非常直觀地體現在了毛利率的變化中。在寧德時代的成本構成中,直接材料的占比超過 75%。過去兩年來,寧德時代每個季度的毛利率,都維持在25%以上,但是今年一季度,直接降到了14%。

图片alt

所以,寧德時代一季度凈利潤不及預期,主要是上游原材料拖累。

通常情況下,上游漲價,中游為了轉移成本,也會跟着漲價。但寧德時代方面表示,為了維護行業的發展,一季度之前自己承擔了原材料的漲價壓力。

電池廠跟主機廠之間,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系。從寧德時代的角度,作為行業龍頭,如果第一時間宣佈電池漲價,那麽二線電池廠勢必會迅速跟進,不利於整個行業的良性發展。

寧德時代董秘蔣理稱,寧德時代在價格方面是非常謹慎的,和客戶維護了很好的關系。但今年確實漲價太快太猛,所以不得已跟主要客戶協商,共同應對供應鏈壓力,現在協商的效果是不錯的。

那麽問題來了,上游漲價的影響會持續多久呢?

應該不會太久。

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主要是因為鋰資源開發周期長、下游需求旺盛,短期內出現了供需錯配。在市場的調節下,這種錯配不可持續,一定會被修復

而且,監管部門已經開始介入。3月中旬,工信部、發改委和市場監督總局三部委召開了保供穩價會議,要求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加強供需對接,引導鋰鹽價格理性回歸。4月初,鋰價開始企穩,並出現了今年首次下滑。

原材料價格上漲,對寧德時代的影響也是短期的。

三年前寧德時代就開始佈局上游,啟動了印尼鎳項目、剛果鈷項目、宜春鋰項目、宜昌材料一體化等項目,這些項目的產能會在未來一到兩年內慢慢釋放出來,為寧德時代的原材料自供提供保障。

除了鎖定上游資源外,寧德時代還在四川佈局了採礦業務,作為戰略儲備,另外,寧德時代的電池回收業務也能起到一定作用。

據悉,寧德時代對鋰的回收率已經做到了91%,鎳和鈷到了99%。寧德不僅回收鎳鈷鋰,還計劃回收LFP、負極石墨、6F裡面的鋰等。有觀點認為,當電動車的滲透率達到80%-90%,甚至都可以不用新挖礦了。

廣發證券電新行業首席分析師陳子坤認為,產業鏈中的六大材料——正極、負極、隔膜、電解液、銅箔、鋁箔,寧德時代都有相關佈局跟合作。“中期看,寧德時代對供應鏈的管理能力和佈局,會在未來三五年逐步反映體現在盈利上。”

這輪原材料價格沖擊波,應該快過去了。

“寧王”的地位還穩嗎?

原材料漲價的影響還只是一方面,外界擔心的是,寧德時代是否正在失去它的優勢地位。

去年以來,價格更低的磷酸鐵鋰電池再次獲得市場青睞,裝車量快速上升,這在一定程度上擠壓了三元鋰電池的市場,而後者正是寧德時代的優勢所在。論出貨量,寧德時代的磷酸鐵鋰也是排全球第一,但競爭對手虎視眈眈,擴產能、搶客戶,想要縮小和寧德時代的差距。

根據中國汽車動力電池產業創新聯盟的數據,今年1-3月,國內動力電池企業裝車量排第一的是寧德時代,市場份額49.75%,這比2021年的52.1%下降了2.35%,第二名的比亞迪,市場份額從16.2%上升至20.31%,其他頭部玩家的份額也有不同程度的上升。

图片alt

但這個變化並沒有改變行業格局,寧德時代依然牢牢占據半壁江山。

而在全球市場,寧德時代的地位同樣沒有受到太大挑戰。

今年初,寧德時代最大的競爭對手LG新能源上市,刷新韓國IPO最高記錄,外界一度認為這將沖擊寧德時代的市場地位。但這個情況並沒有發生。

韓國市場研究機構SNE Research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1-3月,寧德時代市占率為35%,排全球第一,LG新能源為16%,排第二,但大幅落後於寧德時代。2021年底,寧德時代和LG新能源的市占率分別為32.6%、20.3%。一升一降,二者差距進一步拉大。

图片alt

動力電池行業的競爭,現在已經從單一市場升級為全球市場。車企的工廠選址、消費市場,都是全球佈局。電池廠商想要保持保持領先,離不開全球市場。

寧德時代已經提前佈局,在德國設立子公司,在美國和加拿大設立辦事處,還在德國建設了首個海外工廠,和特斯拉柏林工廠相距僅300公里,並在今年4月獲得了電芯生產許可,計劃年底投產。

業內人士稱,寧德時代過去幾年大力研發高鎳,就是為了歐洲市場2022年新一輪的招標做準備,這一輪基本鎖定2025年-2030年的市場份額。

图片alt

寧德時代財報數據顯示,境外市場的收入,在公司總收入中的占比,從2017年的2%,逐年上升至2021年的21%。從2017年以來,寧德時代的動力電池出貨量已經連續四年排名全球第一。當前尚沒有一家電池廠商,能在綜合實力上超越寧德時代。

隨着競爭加劇,電池行業的發展,正在從第一階段的拼技術,跨越第二階段的拼產能,進入第三階段的拼綜合實力,尤其是產業鏈的佈局。

在技術方面,寧德時代一直在大力投入,而且有很多創新,涵蓋材料體系、系統結構、極限製造等多方面。接下來寧德時代還會推出M3P和鈉離子電池,進一步引領行業技術的發展。這是二線玩家不具備的。

在產能方面,寧德時代完成了十大基地佈局,450億元的定增在今年初獲得交易所審核通過,接下來會在福鼎、肇慶、常州、寧德四大基地投建工廠,進一步擴充產能。根據寧德時代披露的數據,截至2021年底的產能和在建產能加起來是310GWh。

產業鏈的佈局一直是寧德時代的強項。從電池相關的生產製造,到下游的整車廠,到跟汽車相關的晶元、底盤、自動駕駛、激光雷達技術,再到電池上游的原材料,一直到最上游的鋰礦,寧德時代通過投資或成立合資公司,提前都有佈局。打造產業鏈生態,也是寧德時代能夠快速崛起的重要原因。

這些能力的建立需要時間、資金和戰略眼光,非短期內所能完成。而一旦建立起來,則會成為堅固的護城河。

寧德時代,手裡還有哪些牌?

寧德時代不甘心只做一個電池廠,事實上也不只是一個電池廠。

如果說動力電池業務奠定了寧德時代這家公司的底色,那麽儲能和換電業務,將擴大它的外延。

寧德時代的儲能電池產品,包括電芯、模組/電箱和電池櫃等,可用於發電、輸配電和用電領域。

相比動力電池,儲能業務的毛利率更高。2020年和2021年,寧德時代儲能業務的毛利率分別是36%、28.5%,而動力電池只有26.6%、22%。

儲能業務的大爆發,是從去年開始的。2017年到2019年,寧德時代儲能業務對公司貢獻的營收,每年都不足10億元,2020年增至19億元,2021年大幅增長至136億元,其在公司總收入中的占比,從不到5%躍升至10%。寧德時代一舉拿下全球儲能電池市場19%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

儲能市場還處在高速發展階段,按照目前的發展,儲能業務未來會成為寧德時代新的增長來源,也會改善公司利潤率。

另一個潛力業務是換電。今年1月中旬,寧德時代發布換電服務品牌EVOGO“樂行換電”,把電池設計成“巧克力塊”,正式殺入換電市場。4月18日,寧德時代首批4座快換站落地廈門,隨後愛馳汽車加入寧德時代換電陣營,首款車型愛馳U5計劃於今年四季度推向市場。

換電對於寧德時代的意義,不只是增加了一塊收入來源。

图片alt

來源 / 視覺中國

CIC灼識咨詢總監柴代旋對深燃指出,換電讓寧德時代有了直接面對消費者的場景,還能通過APP終端直聯終端消費者,未來的商業模式及場景更有想象力。另外,基於換電,寧德時代可參與電池資產的實際運營,瞭解電池的具體情況,且換電有助於電池梯次利用回收,讓電池的再資源化形成商業閉環。

在這種模式下,寧德時代已經已經脫離了製造企業的範疇,成為一個新能源服務平臺。

再往深了看,換電還可以降低社會電池總需求,導致市場存量電池數量下降,對上游漲價形成抑制,讓其回歸常態。

智充科技創始人、董事長丁銳對深燃表示,寧德時代很早之前就是蔚來等換電車企業的供應商,佈局換電業務實際上也是想發揮標準化能力,減少整車企業定製研發對成本的沖擊。

過去,因為動力電池業務過於亮眼,外界對寧德時代的認知,一直停留在電池上。但在電池之外,儲能、換電等業務高速發展,其背後的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都不可小覷。

還有一些新技術值得期待。

比如寧德時代正在研究CTP的下一代技術CTC,將動力電池電芯、有關組件和底盤進行集成,進一步降低製造成本,同時提升新能源車續航表現。最近有傳聞稱,華為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智能車控領域總經理蔡建永,已經離職並加入寧德時代,負責CTC電池底盤一體化業務。

寧德時代的第三代CTP技術,將應用在即將發布的新款“麒麟電池”上。寧德時代首席科學家吳凱稱,麒麟電池系統重量、能量密度及體積能量密度將引領行業最高水平。

此前行業里風頭最盛的產品是特斯拉的4680電池,寧德時代試圖挑戰它。據悉,在同等電池包尺寸下,麒麟電池的存儲電量比4680電池提升13%。

盤點下來,雖然一季度凈利潤下滑,但寧德時代的行業地位依然穩固,它手裡的好牌似乎還有很多。

我們已經很難用製造企業的標準去定義這家公司,它深度介入到了運營服務環節,而且越來越像一家科技公司。

重回萬億市值,寧德時代需要一場價值重估。

*題圖來源於視覺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