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信安可持續性發展面臨考驗,嚴重依賴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重銷售輕研發,內控存在缺陷

來源:估值之家

  湖南麒麟信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擬在科創板上市,發行1321.12萬股,擬募集資金6.6億元,平均每股價格為49.92元。保薦機構為中泰證券,審計機構為天職。

  公司主要從事操作系統產品研發及技術服務,並以操作系統為根技術創新發展信息安全、 雲計算等產品及服務業務。

  1

  公司報告期45%左右的收入為軍品收入

  一、公司報告期45%左右的收入為軍品收入

  麒麟信安可持續性發展面臨考驗,嚴重依賴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重銷售輕研發,內控存在缺陷

  從上表可以看出,公司報告期軍品銷售收入穩定在45%左右,只有2021年度稍微下跌至43.17%,但金額仍同比增長40.68%,可見對軍品的依賴很深。軍品客戶只能統一算作一個客戶,公司在前五大客戶也是這麽列示的。而且,軍品客戶不能審計,由於涉密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訪談,函證,這就給審計、保薦工作帶來一定的障礙,倘若中介機構對收入有任何質疑,也找不到抓手去解決,仿佛遇見了黑洞,被消弭的無影無蹤。

  另外,由於公司客戶主要為軍品客戶以及一些大型國企,報告期內,公司主營業務收入來源於國防以及電力行業的比例分別為 89.55%、96.79%、94.13%,該類客戶通常在每年年底或次年年初進行信息化建設的規劃和預算,項目驗收一般在第三、四季度,因此公司收入確認主要集中在下半年。受客戶結構影響,公司主營業務收入呈現季節性特徵,下半年收入占比較大,報告期公司下半年收入占比分別為84.86%、 89.34%和79.70%。由此反映公司就不是一個市場化的企業,是因某種特殊條件而臨時產生的過渡性產物,就像溫室里的綠植,是被保護的對象,要溫度、濕度、光照等人為因素都滿足的情況下,才能逆環境而生長,但很難長成參天大樹。

  2

  公司重銷售輕研發

  如下附表是公司報告期銷售費用、研發費用中職工薪酬情況:

  單位:萬元

  麒麟信安可持續性發展面臨考驗,嚴重依賴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重銷售輕研發,內控存在缺陷

  截止2021年12月31日,公司研發人員為217人,占公司總人數的比率為42.80%,平均工資為23.26萬元每人每年;銷售人員人數為107人,占公司總人數的比率為21.10%,平均工資為27.96萬元每人每年。銷售人員平均工資是研發人員的1.2倍,每年多出4.7萬元,每月多出3917元。2020銷售人員平均工資是研發人員的1.49倍,每年多出8.46萬元,每月多出7050元。

  這種本末倒置的薪酬制度恰恰反映了公司的科創屬性成色之不足,公司口口聲聲說要撐起中國操作系統之大旗,要上科創版,但現實是公司通過大力提高銷售人員獎金等策略,向社會強力推介其產品,造成銷售人員報告期薪酬待遇大幅高於研發人員,這也從側面反映公司的研發人才可能存在濫竽充數的現象,雖然研發人員占公司總人數比率最高,但有些可能就是普通的工作人員,公司為了加計扣除所得稅,就有可能把生產人員也算作研發人員,這樣就拉低了公司研發團隊的整體薪酬水平,造成研發人員整體薪酬待遇不如銷售人員的現狀。給人造成的印象就是公司重銷售輕研發,但公司是要上科創板的,這就很尷尬了。

  3

  公司內部控制存在缺陷,尚待完善

  (1)個人卡用於員工報銷、薪酬福利獎金等支付

  公司2018年年初將財務人員個人卡作為公司現金賬戶管理,並使用個人卡支付285.73萬元用於員工報銷、薪酬福利獎金等支付。這些做法涉及四個問題,一是涉嫌少交個人所得稅;二是反映公司可能存在小金庫、賬外銷售收入或兩套賬、賬外賬,同樣存在抽逃國家增值稅、所得稅等潛在稅務風險;三是容易滋生腐敗,如個人鯨吞公司財產、行賄受賄等風險。

  (2)通過中介代發銷售提成

  2018年和2019年,為降低銷售人員繳納個人所得稅成本,公司通過2家中介通過轉賬或現金支付的方式代發12名銷售人員部分銷售提成,金額合計438.55萬元。

  這樣的做法就是公司為個人承擔法律、稅務風險,實際上得不償失,銷售人員的提成,體現多勞多得,但按照國家規定,相應承擔個人所得稅法定義務,天經地義,公司沒有必要代替員工個人承擔這樣的風險。

  實際上,金稅四期能清楚的洞見這種避稅行為,而且,根據個人所得稅法,每個人都有義務在每一年的年初就本人全部所得進行綜合納稅申報。

  綜上,公司報告期在支付員工薪酬、福利等內部控制方面存在缺陷,反映公司合規意識淡薄,存在僥幸心理,妄圖通過賬外賬、中介等,通過轉賬或現金方式支付員工工資、福利等,從而規避個人所得稅的做法,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替個人承擔少交所得稅的風險,對公司沒有任何益處,因為金稅四期的強大數據收集能力,個人最終也無法做到少交稅,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是要受到法律的製裁。無論任何時候,都要做到依法納稅,無論是公司還是個人,更何況是公司沖擊IPO的關鍵時刻。

  4

  公司募集資金大量投向新購房產

  麒麟信安可持續性發展面臨考驗,嚴重依賴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重銷售輕研發,內控存在缺陷

  從上表數據可以看出,公司募集資金共投向5大項目,每一個項目都涉及到新購房產,面積共計12880平方米,還有租賃房產面積共計9009平方米,房產金額共計13339萬元,占募集資金總額的比率為20.23%,即超過募集資金金額的五分之一要投向新購房產,這還僅僅是指建築工程費,還不算裝修及設備款項。

  我們認為,一個擬在科創版上市的企業,天然的應該將募集資金投向研發,況且公司的主營涉及操作系統、雲計算和信息存儲。公司任何一個產品模塊的競爭者都是當今世界的科技巨頭,操作系統有微軟、蘋果、Red Hat、 Ubuntu、Novell、拓林思、紅旗Linux、Wind River、麒麟軟體、統信軟體、凝思軟體;雲計算有亞馬遜、谷歌、微軟、IBM、阿裡、華為、騰訊;信息安全則有衛士通、深信服、啟明星辰等。公司想在這些領域做出成績並在強手如雲的競爭對手中脫穎而出,最需要做的就是深耕研發,狂攬人才,在創新上做到極致,而不是考慮把上市募集到的寶貴資金到處購置房產,投入到無限的房地產事業中去。

  5

  公司報告期發生大額現金分紅

  公司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現金分紅金額分別為499萬元、581萬元和991萬元,現金分紅合計2070萬元,占各期凈利潤的比重分別為24.52%、5.87%和230.74%。

  公司現金分紅本無可厚非,但考慮到公司所涉及的行業,全部是技術密集型行業,需要大量資金做研發,但感覺公司已無心戀戰,一方面大比例分紅,一方面要上市融資,一方面計劃融資後大額購買房產。

  殊不知任何一項業務,都要真金白銀投入才能見到成效,才能在刀光劍影的殘酷競爭中幸存下來,所以,我們也由此看到公司的戰略,看到公司的格局,也看到公司的未來:公司身處即使拼盡全力也未必能活下來的行業,但公司已經做好了撤退,留好了後路,準備好了退休金和養老的地方,房產!

  6

  公司報告期收到大額的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

  公司報告期收到大額的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

  麒麟信安可持續性發展面臨考驗,嚴重依賴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重銷售輕研發,內控存在缺陷

  從上表中可以看出,公司報告期利潤總額大部分來自於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占比分別為142%、57%、65%和351%,除2021年上半年因季節性因素影響外,2018-2020年度均真實反映了公司利潤來源的現狀,剔除2021年上半年,2018年至2020年三年間,來自於稅收優惠和政府補助合計金額為11167萬元,占公司三年利潤總額16544萬元的比率為67.5%,即公司超過三分之二的利潤來自於增值稅即徵即退、企業所得稅優惠和政府補助,政府補助主要來自與主營業務研發相關的基礎軟體項目補助、承擔政府課題補助、關鍵軟體及應用示範項目補助、研發補貼、穩崗就業補貼等。

  可見,當操作系統卡脖子難題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後,國家和政府是實打實的希望公司所在行業即國產操作系統、雲計算及信息安全能夠強大起來,實打實的給予公司各項稅收優惠和政府補助,不遺餘力的給予公司呵護和關懷,要資金給資金,要政策給政策,要客戶給客戶,而且是國防、電力等國家核心關鍵企業,可見,國家的決心之大,期望之重。國家只是希望公司能助力國產操作系統自主可控,扛起大旗,挺起民族操作系統企業的脊梁。公司也是妥妥的受益者,最顯而易見的好處就是收到大額的現金補貼,這可是政府真金白銀不計成本的投入。但公司操作系統業務未來的發展前景究竟會怎樣呢?

  7

  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遠低於同行業上市企業平均水平

  麒麟信安可持續性發展面臨考驗,嚴重依賴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重銷售輕研發,內控存在缺陷

  從上表可以看出,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遠低於同行業上市企業平均水平,2021年上半年由於淡旺季的影響,數值有些失真,但也反映出同行業都有這樣的特性,即下半年是旺季,相比上半年,有大量訂單和應收賬款,但公司還是比同行業低1.68,差不多是同行業平均應收賬款周轉率的45%。2018年至2020年,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三年平均值為3.13,相當於同行業上市企業平均值6.78的46%。報告期公司逾期應收賬款金額占應收賬款餘額的比重分別為34.62%、18.30%、45.54%和63.31%。報告期內,公司前五名客戶應收賬款合計金額分別為1386萬元、6345萬元、1772萬元和1972萬元,占各期末應收賬款的比例分別為45.35%、77.09%、33.15%和42.00%。2019年末前五名客戶合計餘額占比較高,其中A1單位應收賬款餘額為5324萬元,占比64.67%。

  這一方面反映公司的客戶結構,即公司大客戶來自於國防、電力和政務,這些客戶的特性都是有很強的預算及決算功能,先有了預算,然後下訂單,公司交付後,記應收賬款,次年客戶決算後付款,故期末應收賬款掛賬較多;另一方面,來自民用的客戶比較少,占收入比率較低,導致收入規模很難上升,所以就表現為應收賬款周轉率低下,其實最終結果是公司經營效率不高,一直處於等靠要的狀態,上半年比較清閑,下半年比較忙碌,像農民一樣,看天吃飯。唯一解決的途徑,就是夯實公司的技術,突破國外同行業科技巨頭的技術壁壘,做出真正自主可控的國產操作系統和打造國內信息安全旗艦,讓員工忙碌起來,方可走出現在的舒適圈,走向深水區,讓公司走上良性循環的康莊大道。

  8

  公司存在重大可持續發展問題

  (1)公司報告期操作系統收入占比持續下降

  下表是公司報告期各主要產品收入金額及占主營業務收入比率情況:

  單位:萬元,%

  麒麟信安可持續性發展面臨考驗,嚴重依賴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重銷售輕研發,內控存在缺陷

  從上表數據中可以看出,公司報告期來自操作系統的收入占比越來越小,從2019年的34.86%,下跌到2020年的20.88%,下跌了13.98個百分點,2021年銷售占比為20.27%,同比下降0.61個百分點,維持下跌趨勢不變。從銷售金額上看,2020年,來自操作系統的收入金額同比也下降了69萬元。

  公司報告期操作系統分別銷售了16650套、12692套和20732套,單套價格分別為2869元每套、3708元每套和3248元每套,2020年操作系統銷售金額和套數雙降,可能來自於銷售單價的提升所致。2021年銷售單價下調460元每套,然後銷售數量和銷售金額才止跌回升。

  我們來看一下公司2020年每套3708元的操作系統這個價格對應市場的行情:

  麒麟信安可持續性發展面臨考驗,嚴重依賴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重銷售輕研發,內控存在缺陷

  3699元可以買一個自帶ios操作系統的蘋果iPad平板電腦,256GB內存,也就是說,以低於公司操作系統售價可以買到一個軟硬體齊全的蘋果平板電腦。是ios操作系統不夠先進嗎?還是公司操作系統溢價太高?公司3708元一套的操作系統,民用肯定不可能,價格太高,沒人買。這充分反映出一個核心問題:公司的操作系統不是一個市場化的產品。這就不難解釋公司操作系統收入占比停滯不前以及公司大客戶為國防、電力、政務等的原因了。

  再看公司報告期的收入增長,主要來源於雲計算的收入拉動。2020年雲計算同比增加金額為2784萬元,同比增長率為235%;2021年雲計算同比增加金額為5213萬元,同比增長率為131%,貢獻主營業務收入增幅 23.13%,對公司 2021 年主營業務收入增長貢獻最大。公司報告期雲計算的合同個數分別為38,68和140個,摺合每個雲計算合同的金額分別為31.16萬元、58.35萬元和65.58萬元,可以看出,公司報告期雲計算呈現量價齊升的態勢。

  公司報告期信息安全產品則穩定維持在54%左右的收入占比,2021年公司信息安全業務主要產品收入增加 4,269萬元,貢獻主營業務收入增幅18.94%,主要是安全存儲產品和電子文檔安全管理解決方案,客戶為軍工和中國電子科技集團有限公司。

  公司一直是以扛起中國獨立自主操作系統這面大旗去科創版上市的,致力於打造中國自主可控操作系統上市第一股。可是公司報告期操作系統這塊業務一直萎靡不前,反倒是信息安全和雲計算業務異軍突起,一馬當先,跑在前面,原三駕馬車中打頭陣的操作系統,反而落在後面。大家可能會問:公司現在的戰略還是以操作系統為主攻方向嗎?還是三駕馬車齊頭並進?如果操作系統業務再繼續萎縮,收入占比就跌至公司20%以下了,這樣就顯得頭重腳輕了。

  (2)公司操作系統基於Linux開源平臺打造,是否能夠持續做到保密、可控、安全,我們對此是保持懷疑的

  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基於開源Linux技術打造出以安全為特色的國產操作系統,實現了對Intel、AMD等國際商用CPU及鯤鵬、飛騰、龍芯、兆芯、海光、申威等國產自主CPU的支持。

  但Linux僅僅是內核,它不是一個完整的操作系統。一個完整的操作系統,包括內核,功能庫,用戶界面三個主要部分。一個成熟的操作系統,需要具備如下條件:1)強大的內存管理和進程管理方案;2)基於許可權的安全模式;3)支持共享庫;4)經過認證的驅動模型。公司的操作系統是否完整,是否成熟,我們沒有用過,不敢妄下結論。但我們知道,一個成熟、完整、安全的操作系統,是需要持續迭代升級,不斷修復Bug,才能形成比較完美的操作系統解決方案,如下是公認的、享有良好知名度的操作系統:

  麒麟信安可持續性發展面臨考驗,嚴重依賴稅收優惠及政府補助,重銷售輕研發,內控存在缺陷

  以上是國際流行的操作系統,其中微軟Windows操作系統和蘋果ios操作系統大家比較熟悉,市場份額也比較大。其他幾個操作系統,以Red Hat為代表,都是以Linux開源平臺為基礎,打造的企業定製版操作系統,類似於為企業做咨詢服務,且有些操作系統收費較高。其中紅旗Linux是中科紅旗信息科技產業集團開發的操作系統,其客戶廣泛分佈在政府、郵政、教育、電信、金融、保險、交通、運輸、能源、物流、媒體和製造等各個行業。紅旗Linux已經升級到10.0版本,在官網可自由免費下載。

  公司2021年操作系統平均售價為3248元每套,是走定製版有償服務路線,客戶主要是以有保密需求的國防、電力和政務為主。如果公司操作系統就局限在這些客戶,由於這些客戶是有限的,公司操作系統業務的可持續性就成為一個大問題。如果開放給民營企業或個人使用,保密性就成為一個問題,畢竟黑客是無處不在的。這就是公司面臨的囚徒困境。

  此外,公司還面臨一個重大的考驗,假設未來某一天,軍品客戶要自行研發操作系統,那公司是不是就失去了43%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