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嚴監管、企業金融化與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

前言

基於2010-2020年中國A股上市公司數據,分析金融嚴監管對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的影響,並進行基於企業金融化的中介效應渠道檢驗。企業產權性質及市場化水平的異質性檢驗表明,金融嚴監管對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均表現出促進作用,但企業金融化的中介作用效果表現出異質性,具體體現為非國有企業以及處於市場化較低水平環境中的企業更容易因金融化行為受到金融嚴監管政策的影響。

系列嚴監管文件陸續發布中國進入全面嚴監管時代金融嚴監管政策的實施有助於規範金融市場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實現金融與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推進金融監管的體制機制改革加強對監管體系的機構整合和制度建設形成嚴監管的市場態勢能夠有效推動金融與實體經濟關系的轉型升級

金融監管也可能通過加強金融順周期性提高金融風險從而對實體經濟產生消極影響金融監管通過信貸渠道即通過縮減融資軟約束企業的信貸減少非正規金融的資金供給促進企業脫虛向實”,而金融監管的完善有利於實現金融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一直以來中國實體經濟都面臨着實體投資率下降現象由於金融部門收益率顯著高於實體經濟的投資收益率實體企業不斷將生產性投資轉向金融資產投資導致實體企業金融化行為嚴重擠壓了實體投資當然企業的金融化行為也可能對企業在實業領域的投資產生促進作用

图片alt

企業的金融資產持有有企業投資的蓄水池作用而當金融化表現為蓄水池作用時其有利於緩解實業投資的融資約束促進實業投資的增長企業從金融渠道獲得的資金一方面增加了企業的可支配資金另一方面可以促使企業參與更多的金融活動最終可以促進實體投資的增加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資管新規”)的出台使通道業務非標業務等受到嚴格管控金融產品層層嵌套等行為得到抑制有效減少了資金空轉優化了金融市場環境穿透式監管方法更為多樣和靈活表現為功能穿透行為穿透主體穿透等有利於實現監管的一致性避免監管套利

穿透式監管約束了地方債務平臺的融資活動導致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增速下降實體投資受到明顯抑制由此金融嚴監管政策為實體經濟營造了緊縮的融資環境此外穿透式監管等監管措施限制了企業通過層層嵌套方式進行的股權投資和各種非標金融資產投資而抑制了企業的金融化企業的金融資產配置會因為金融資產供給收緊而大幅減少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企業的金融化行為緩解了企業金融化擠占實體投資現象對實體經濟的資本配置效率產生了積極影響

图片alt

通過梳理分析相關文獻本文可能存在以下邊際貢獻一是豐富了相關研究關於金融嚴監管政策會對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產生怎樣的影響已有研究持有不同的觀點本文旨在通過實證檢驗的方法得出本文的研究結論並加以分析二是為研究金融嚴監管如何影響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提供了新的思路本文從企業金融化的視角切入研究企業進行金融投資活動如何受到金融嚴監管政策的影響及如何進一步影響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

金融嚴監管政策的實施對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產生的影響是不確定的一方面資本監管的加強會影響單個銀行的資產負債組合和信貸供給進而影響銀行體系的信貸總量供給存貸比監管的加強會迫使商業銀行為規避監管而減少信貸投放從而降低了商業銀行的流動性創造能力資本充足率監管的加強會使銀行調整信貸行為降低風險偏好進而導致銀行信用緊縮銀行信貸對實體經濟具有顯著的促進作用信貸緊縮以及信貸資金價格的提升則會提高企業的融資成本影響企業的投資活動以及實體經濟發展

此外信貸歧視等現象的存在會導致信貸資源的錯配不利於實體經濟的發展另一方面金融嚴監管政策會通過嚴格規範金融機構運作提升金融市場效率以更好服務實體經濟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從而更好發揮金融工具的信號傳遞分散風險的功能進一步提高經濟運轉效率

图片alt

金融嚴監管政策實施後銀行資產管理公司等金融機構受到的監管不斷加強宏微觀審慎監管框架為統一監管提供了制度保障宏觀審慎監管考核的實施將表外理財同業負債納入監管範圍有利於對影子銀行體系實施全面監管影子銀行的規範與監管控制了游離在監管之外的金融活動防止了金融貨幣資本的無序擴張抑制了金融的泡沫化有助於發揮金融促進資本流轉的作用實現資本的有效配置此外資管新規明確了統一的監管標準促進不同監管主體之間協調配合和信息共享實施穿透式監管提高金融市場運作效率進而促進實體經濟發展

基於企業產權性質以及市場化水平的異質性檢驗結果顯示以企業金融化為中介變數的傳導機制在非國有企業組以及市場化水平較低組顯著存在非國有企業以及處於市場化較低水平環境中的企業更容易因金融化行為受到金融嚴監管政策的影響進一步研究發現金融嚴監管企業金融化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傳導機制的存在是由於金融活動收益較低的企業引起的即金融活動收益較低的企業更容易因金融化行為受到金融嚴監管政策的影響

图片alt

針對以上研究結論本文提出以下政策建議

首先貫徹金融嚴監管抑制企業金融化行為一是針對企業金融化行為以及實體投資的實際情況實施差異化監管對於金融化行為對實體企業資本配置效率產生顯著負面影響的企業要加大監管力度二是識別企業金融化行為與企業實際投資需求之間的匹配程度並施以不同的監管措施適應企業基本情況的金融資產配置有利於增加企業投資的多樣性防範經營風險但是與企業投資需求不匹配的金融化行為將嚴重擠占實體投資不利於企業的資本積累阻礙企業正常發展惡化實體經濟環境三是針對企業金融化的監管要將銀行通道業務監管及非正規金融監管等共同推進嚴格監控企業的不理性金融化行為

其次規範實體經濟發展一是金融亂象叢生的大環境下企業金融化問題嚴重擠占了企業實體投資資源可以通過限制實體企業的金融獲利通道進而遏制經濟金融化的無序擴展促使實體經濟發展盡快步入正途二是要提高實體投資回報率營造良好的實體投資環境提升企業的生產性投資積極性重視國有企業等實體經濟的生產效率的提升三是企業進行投資活動時不僅要關註不同投資活動潛在的收益率更要關註其背後可能存在的風險與損失此外企業要更加重視經營活動註重資本積累實現長足發展

图片alt

最後,提高市場化水平市場化水平會影響企業的投融資以及生產經營活動不同市場化程度環境下的企業會在不同程度上減少對實體投資和金融資產的配置市場化水平越高越有利於縮小實體投資收益率和金融資產收益率之間的差距有利於企業進行適度的金融資產配置促使企業專註於實體投資活動優化實體投資與金融資產之間的配置結構實現實體經濟資本的有效配置

結語

金融嚴監管顯著提高了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且企業金融化行為在其中起部分中介作用本文研究了金融嚴監管政策如何影響實體經濟的資本配置效率並識別出了以企業金融化為中介變數的傳導機制結果顯示金融嚴監管通過抑制企業金融化行為從而提高了實體經濟資本配置效率進一步研究發現上述異質性的存在是由金融活動收益水平較低的企業引起的即金融活動收益較低的企業更容易因金融化行為受到金融嚴監管政策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