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跌”寧德時代?為時尚早了

寧德時代開始走下坡路了嗎?

由於近日寧德時代股價出現起伏,以及剛剛公佈的2022年一季度財報部分數據不似從前亮眼,讓許多看客開始發出了這樣的質疑。

所謂看客,多半都是只能看到眼前的所謂“事實”。他們既不會去探究“何以至此”的原因,也不會用發展的眼光去看未來可能發生的變化。如果我們將寧德時代第一季度的財報數據掰開揉碎地看便不難得知,上述問題的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從今年一季度的表現來看,“寧王”在動力電池領域的地位不僅沒有被動搖,甚至領先地位愈發鞏固。與此同時,寧德時代為了未來的發展而做出的投入在可見的周期內將為其帶來巨大回報。

2022 Q1逆風而上

寧德時代的 2021 第一季度財報數據顯示:

  • 一季度營收總收入達 486.78 億元,同比增長 153.97%;
  • 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 14.93 億元,同比下降 23.62%。

图片alt

寧德時代2022年一季度營業總收入大幅上漲(圖片來源:寧德時代財報)

從直觀數據不難看出,寧德時代 2022 年第一季度的營收和凈利潤增長呈現出“冰火兩重天”的狀態。究其成因,在於原材料價格上升導致成本支出增加。

“2021 年以來碳酸鋰、電解液等材料的漲價為公司的經營帶來了壓力,公司承擔了部分原材料的漲價壓力”,寧德時代方面表示。

從一季度的財報數據可以看出,寧德時代 2022 年第一季度的營業成本達到 416.3 億元,同比上漲了 198.66%——其背後原因,除了銷售增長帶來的成本增加,其餘則是上游材料價格上漲造成的成本上升。

以鋰價作為切麵來看,今年一季度碳酸鋰的價格一度飆升至 50 萬元/噸,而去年同期僅不足 5 萬元/噸,增長了十倍不止。

图片alt

上游原材料持續漲價不斷擠壓中下游產業鏈利潤空間,尤其是動力電池廠商。即使強大如寧德時代也難逃影響,出現了短期陣痛反應。

“前期是我們承受這些價格的上漲的壓力”,寧德時代方面表示,但由於今年以來漲幅實在太快太猛,已經遠超了合理的價格水平,直至近期,寧德時代才不得已與客戶進行協商,共同面對供應鏈的壓力,對價格進行動態的調整。

不過,需要明確的是,上游原材料上漲僅是短期現象,目前工信部已開始高度關註動力電池原材料漲價問題,打擊囤積居奇、投機炒作等不正當競爭行為。

同時,寧德時代也積極向原材料端佈局並持續加碼,陸續投資了印尼鎳項目、剛果鈷項目、宜春鋰項目、宜昌材料一體化等項目,在保障原料自供的同時,也能夠抵禦來自上游漲價風險。

“隨着產能釋放,價格的回落應該是趨勢之中的事,預計今年下半年供需關系會得到比較好的扭轉”,寧德時代董秘蔣理說道。

可以預見,當上游原材料價格回歸正常水平,寧德時代的成本支出將相應減少,屆時毛利率也將有所回升。

據廣發電新等券商機構預估,二季度上游碳酸鋰價格將高位回落階段性企穩,寧德時代毛利率將有望見底回升,疊加中長期對宜春鋰雲母、印尼高冰鎳、貴州磷氟資源等佈局落地,其長期盈利中樞及其確定性還將有望大幅提升。

事實上,從短暫的財務表現也不難看出,即使面對飆漲數倍的原料價格,寧德時代也表現出了行業巨頭應有的韌性和抗風險能力。

图片alt

寧德時代把福建的一座小城變成了全球都給鋰電池重鎮(圖片來源:寧德時代

全球市占率超過35%,動力電池王座依舊穩固

回到營收層面,相較去年同期的 191.67 億元,寧德時代 2022 年第一季度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長了 153.97% 至 486.78 億元。

作為支撐寧德時代營收的主力業務,其動力電池業務的“一舉一動”就顯得尤為重要。

先看一組數據,2021 年,中國動力電池裝機量為 81GWh,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為 296.8GWh。在這之中,寧德時代在國內的市占率為 52%,居於首位;在全球市場的市占率達 32.6%,遠高於曾經的動力電池霸主 LG 新能源和松下。

在剛剛結束的一季度,寧德時代在全球的市占率已經超過 35%,進一步拉開了競爭差距。可以說,在動力電池領域,寧德時代依然穩居頭部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車企走向自研動力電池的道路,將業務觸角伸向中上游,某種程度上影響了二級資本市場對動力電池廠商未來價值的評估。

但結合實際情況來看,動力電池其實具有強大的技術壁壘,車企自研自產可能會帶來極高的成本壓力,尤其在面對去年開始的原材料飆升這類意外狀況時,小批量自產更難承受市場波動。

從宏觀層面來看,動力電池所處的新能源行業依然處在高速發展時期,隨着產業政策加碼,新能源汽車滲透率提升,電池行業規模還將繼續擴大。

國內市場上,相關數據顯示,今年3月,中國市場上的新能源汽車銷量跑贏了乘用車大盤銷量,並在持續飛速增長之中。得益於此,以寧德時代為代表的中國動力電池企業依然保有廣闊的市場空間。

在國際市場,隨着全球第二大新能源汽車市場——歐洲新能源汽車市場加速爆發,動力電池需求得到快速增長,據 T&E 估計,歐洲電池需求量在2025 年有望達到 174GWh,到 2035 年將達 485GWh。

從動力電池供給來看,由於歐洲本地動力電池產能較低,當地車企多依賴於進口中日韓企業的電池。可以說,現下正是搶占歐洲動力電池市場的黃金期,寧德時代對此早有前瞻性佈局。

早在 2019 年,寧德時代位於德國圖林根州的首個海外工廠就開始投產建設,總投資 18 億歐元,規劃產能 14GWh。四月初,寧德時代德國工廠正式獲得 8GWh 的電芯產能生產許可;這不僅對寧德時代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對中國動力電池行業而言同樣如此。

图片alt

寧德時代德國工廠(圖片來源:寧德時代微信公眾號)

此外,看一下德國地圖便能發現寧德時代在歐洲選址的小心思:寧德時代德國工廠位於德國的“心臟地帶”,距離特斯拉柏林工廠僅有 210 英里,同時連接着大眾、賓士、寶馬這幾家德國車企——而這四家企業都與寧德時代保持着長期戰略合作。

佈局換電,或再造一個萬億市值新神話

除了在海外市場的前瞻佈局,寧德時代還在把握動力電池產業發展趨勢的基礎上,在換電領域進行深入佈局。

今年一月,寧德時代全資子公司時代電服發布了換電服務品牌EVOGO及組合換電整體解決方案,這被視為寧德時代在“換電”路上邁出的實質性第一步。同時,時代電服的成立,也標志着寧德時代完成了從研發、製造、使用、回收的電池全生命周期價值鏈閉環

寧德時代官方介紹,組合換電整體解決方案由“換電塊、快換站、APP”三大產品共同構成,將在 10 個城市首批啟動 EVOGO 換電服務,目前已經於廈門落地。
寧德時代的EVOGO 換電服務將在十個城市啟動(圖片來源:寧德時代)

寧德時代的EVOGO 換電服務將在十個城市啟動(圖片來源:寧德時代

以往制約換電行業發展的最大掣肘來自於行業標準的缺位,非標準化帶來的一系列問題使得車企做換電只能服務自家品牌,無法與其他車企通用以提高效率,唯一的希望便是來自於電池設計的技術創新。

寧德時代在組合換電整體解決方案中推出的“巧克力換電塊”或許會成為希望之所在。它使用了寧德時代最新推出的CTP技術,重量能量密度超過了160kWh/kg,體積能量密度超過325Wh/L,單塊電池可以提供200公里左右的續航里程。針對不同的車型與不同的消費者,寧德時代可以與合作車企將電塊以樂高組合的形式靈活搭配出續航里程長度不同的電池包。

這種標準化的產品能夠適用於從A00級到B級、C級乘用車乃至商用車的所有車型,對於推廣換電模式的應用範圍大有裨益。根據寧德時代與當下主流車企的合作情況來看,“巧克力換電塊”已經能夠適配全球八成以上已經上市以及未來三年內要上市的正向開發純電車型。

“巧克力換電塊”的出現,最大的意義在於可能打破車企之間的壁壘,實現動力電池模塊的標準化。這不但能夠節約車企定製化研發電池的時間與成本,更能降低消費者的購車成本,推動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快速發展。

根據《換電站(電動汽車)行業研究報告2022》數據,預計2025年我國電動汽車換電站有望達 2.2 萬座、運營市場規模有望達 2631 億、換電站設備市場有望達 693 億,對應換電站建設、運營、換電設備 2021-2025 年 CAGR 達 80%-107%。

不難看出,我國換電行業市場空間在千億規模級別,而目前這個市場正處在發展初期。屆時,寧德時代的換電業務或許可以再造一個萬億市值的新神話。

押註儲能,抓住新能源發展的核心

基於在新能源領域的深厚積累,寧德時代在動力電池之外,也率先佈局了另一核心領域——儲能。根據ICC鑫欏資訊數據,2021年寧德時代全球儲能電池產量市占率名列榜首。

曾毓群此前曾公開表示:“能源轉化和存儲是新能源發展的核心”,隨着“雙碳”升級為國家戰略目標,儲能產品安全性、循環壽命等各項性能指標的提升,能源和交通領域的關鍵技術“電化學儲能”也迎來了發展上升期。

根據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統計,2021 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新增裝機 257GW,其中風電、光伏新增裝機占比合計 88%,風電新增裝機 93GW,同比增長 13%,光伏新增裝機占比 133GW,同比增長 19%。風電、 光伏裝機增長帶來電化學儲能需求增長,根據 ICC 鑫欏資訊數據,2021 年全球儲能電池產量 87.2GWh, 同比增長 149.1%。

此前,寧德時代曾牽頭承擔的國家重點研發計劃“智能電網技術與裝備”中的重點專項“100MWh 級新型鋰電池規模儲能技術開發及應用”項目,攻剋了 12,000 次超長循環壽命、高安全性儲能專用電池核心技術難題,掌握了大規模儲能電站的統一調控、電池能量管理等系統集成技術。

图片alt

寧德時代晉江百兆瓦時級儲能電站內景(圖片來源:寧德時代微信公眾號)

在 2021 年,其戶外液冷 EnerOne 產品也已實現批量交付,並且基於長壽命電芯技術、液冷 CTP 電箱技術,推出了戶外預制艙系統 EnerC,在安全性、占地投影能量密度、充放電效率、長期可靠性方面都具備顯著優勢。

國內市場方面,寧德時代助力國內首個 GWh 級共享儲能項目群落地山東。海外市場方面,公司產品遠銷全球 35 個國家和地區,涵蓋新能源發電、調峰調頻獨立電站、綠色礦山等多種應用場景;產品競爭力突出。

寧德時代的“朋友圈”來看,其已經與國家能源集團、中國能建、中國華電、三峽集團、陽光電源、阿特斯、伊頓(EATON)等企業都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不過,儲能並不好做,其經濟性要具備一定的水平,發電側要與光伏、風電同壽命,做到25年到30年才好,這對可靠性要求很高。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的電網側站房式鋰離子電池儲能電站——寧德時代晉江百兆瓦時級儲能電站項目首度成功應用12000次超長循環壽命儲能電池,標志着科技進步突破產業化瓶頸,儲能市場發展將邁入快車道。

寧德時代看來,其在電化學領域深耕多年帶來的技術儲備將成為儲能賽道上的競爭壁壘,將競爭壁壘高、出貨量大的發電側與電網側市場作為主攻方向。

莫看一時短長,風物長宜放眼量

事實上,無論是儲能、換電技術的開發,亦或是動力電池技術的提升,其背後都離不開寧德時代強大的技術研發實力以及主力軍。

图片alt

寧德時代2021年研發人員情況(圖片來源:寧德時代財報)

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寧德時代擁有研發技術人員 10079 名,其中,擁有博士學歷的 170 名、碩士學歷的 2086 名,整體研發團隊規模和實力在行業內處於領先地位。

在技術專利方面,截至目前,寧德時代及子公司已擁有和正在申請的專利總數達到10222項。

在技術研發投入上,寧德時代一直不遺餘力。財報數據顯示,僅是在一季度,寧德時代的研發費用高達 25.68 億元,較去年的 11.8 億元同比增長 117.49%。

图片alt

從中長期價值來看,強大的技術實力將成為寧德時代業務運轉的源動力,讓寧德時代“跑得快”的同時也能“走得遠”。

由此也不難看出,寧德時代的本質是技術性企業,而不僅僅是一家電池製造商。

而一家真正有價值的企業,必然基於長期主義,因此也能夠超越周期性阻礙,具備持久性的競爭力;當然,在堅持長期主義的同時,它也要立足於當下,着眼於未來,持續地進行技術的積累和前瞻性佈局——顯然,這也正是寧德時代的“攻守道”。

對於一家闖入萬億市值俱樂部甚至可能還會再造一兩個萬億市值神話的企業,只看一個季度的財報數據便妄下結論是極不科學的做法。我們要以發展的眼光去看待寧德時代的過去、當下與未來,畢竟風物長宜放眼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