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價飆漲!俄烏沖突引發糧食危機,專家:本不缺,大家一搶就缺了

本文來源:時代財經 作者:陳佳慧

糧食安全問題備受關註。

近日,世界銀行行長大衛·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警告稱,烏克蘭危機引發食品價格飆升,世界正面臨一場“人類災難”。他表示,當前的糧食安全危機將持續數月,甚至可能持續至明年。

4月8日,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以下簡稱“糧農組織”)發布的數據顯示,隨着黑海地區沖突對主糧和植物油市場造成沖擊,世界糧食商品價格在3月份大幅躍升,達到歷史最高水平。

具體為,糧農組織穀物價格指數3月份平均為170.1點,環比上漲17.1%,創下1990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俄烏沖突發生以來,全球大宗農產品價格上漲,基本上是50多年來最高的了。”4月24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農產品貿易與政策研究室主任胡冰川對時代財經表示。

在胡冰川看來,這個世界本來不缺糧,但是發生沖突後,人們都會增加一些保障供應的措施,這進一步惡化現階段的糧食危機。

同時,近期全球石油價格飆升,作為替代品的生物燃料需求大增。據央視財經報道,生物燃料油主要包括生物乙醇和生物柴油,目前主要以糧食為原料生產。美國2021年乙醇產量約4500萬噸。按照1噸生物燃料乙醇大約需要3噸糧食原料推算,美國共消耗約1.35億噸糧食,約為澳大利亞一年糧食總產量的2.5倍。

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僅美國、巴西、歐盟生產生物燃料所消耗的糧食約3億噸。

糧價飆漲是否會影響國內糧食安全?胡冰川坦言,“我們不存在糧食危機。”他認為,全人類都在承受高糧價帶來的代價,對中國的最大影響是增加進口成本。“我們長期重視糧食安全,保障‘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目標,所以我們稻穀小麥的生產實際上相對過剩”。

VCG31N1239400870.jpg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俄烏沖突影響人們對未來預期的判斷

糧食價格創紀錄的上漲或將使數億人陷入貧困,造成糧價上漲的主要原因則是俄烏沖突。

聯合國糧農組織數據顯示,俄羅斯是全球最大的小麥出口國,烏克蘭是第五大小麥出口國。它們提供了全球19%的大麥、14%的小麥和4%的玉米,占全球穀物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

聯合國糧農組織總乾事屈冬玉此前表示:“鑒於這兩個主糧商品出口國的農業活動可能被迫中斷,在國際糧食和農資價格已經處於高位且波動不定的情況下,或將嚴重加劇全球糧食不安全狀況。”

“俄烏沖突發生以來,全球大宗農產品價格上漲,基本上是50多年來最高的了。”胡冰川分析,俄烏沖突增加了很多不確定因素,首先是雙方的糧食產出會受影響;其次,傳統的貿易秩序被沖擊,“也就是環黑海運輸的物流中斷,那麽不光是糧食,跟糧食有關的農業投入品也會受到影響”。

糧農組織分析,3月份指數上行源於世界小麥和粗糧價格飆升,主因是沖突導致烏克蘭和俄羅斯出口中斷。黑海地區出口的預期損失加劇了本已緊張的全球小麥供應形勢。

“俄烏沖突也會影響人們對未來預期的判斷。”胡冰川解釋,這個世界本來不缺糧,但是發生沖突後,大家都覺得糧食不安全。人們為了確保自己的安全,都會增加一些保障供應的措施,這樣就會進一步惡化現階段的糧食危機。“本來不缺,但大家一搶,就缺了”。

胡冰川補充道,糧價大漲後,有一部分國際資本為了牟利,會炒作糧食安全的話題,“只要大家相信糧食價格會上漲,那麽對於這些資本來說,就有套利的空間”。

已攀至高位的糧價是否還會持續飆升?胡冰川認為這與俄烏沖突會不會往更嚴峻的方向發展有關。

他對時代財經分析,在俄烏沖突的第一周,全球穀物以及大宗農產品的價格攀升到一個非常高的高位。隨着俄烏局勢僵持以後,它們的價格雖然維持在高位水平,但是相對來說增長比較平緩,也沒有進一步沖高。

“至少從俄羅斯、烏克蘭兩國以外的信息中,我們能看到美國、歐盟,包括中國,乃至印度、巴西,這些主要發達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它們對未來的預期是呈現中性和往穩定格局方向發展。”胡冰川說。

全球飢餓人口進一步增多

胡冰川表示,全人類都在承擔糧價上漲帶來的影響。

3月14日,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表示,烏克蘭春播出現中斷將加劇全球糧食供應短缺問題;同時,全球40%的化肥產品來自俄羅斯,如果這類產品供應中斷也將導致糧食收成減少約50%。

為了守好各自的糧袋子,最近幾周,全球實行糧食出口限制的國家總數達到35個,增幅為25%。截至3月底,各國已實施了53項與糧食貿易有關的新乾預措施,其中31項是限制糧食出口,九項涉及小麥出口限制。

“這是這些國家對未來感到不安全而採取的手段,這種手段會進一步加深恐慌情緒,加劇全球糧食安全危機的狀態。”胡冰川說,實際上這35個國家採取的措施對全球的農產品市場影響有限,因為全球農產品主導的出口國在南北美洲,“什麽時候美國、巴西不出口農產品了,那才是最危險的時候。”

對於此次糧價上漲的影響,“影響最大的就是俄烏交戰雙方,”胡冰川表示,其次就是邊緣國家的貧困人口。實際上,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以來,全球飢餓人口大概增加了一億人,俄烏沖突進一步推高糧價後,全球範圍內總飢餓人口還會進一步增加。

“世界正面臨一場‘人類災難’”,馬爾帕斯呼籲世界各國政府盡可能增加糧食、能源和化肥的供應,而不是降低產量或提高物價,同時對全球最貧困的那部分人提供針對性援助。

胡冰川坦言:“我們不存在糧食危機。”他表示,糧價上漲對中國的最大影響是增加進口成本。據農業農村部公佈數據,2021年,我國穀物進口6537.6萬噸,同比增長82.7%,進口額為200.7億美元,增長1.1倍。

當前,中國的口糧消費基本是飽和的,“老百姓的消費在升級,就是在肉類、水產品、水果、蔬菜等方面的消費很多,而在穀物消費,也就是米面上的消費是飽和的”,胡冰川說。另一方面,從政策的角度來說,“我們長期重視糧食安全,保障‘穀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目標,所以我們稻穀小麥的生產實際上相對過剩”。

4月19日,國家發改委政研室副主任、新聞發言人孟瑋透露,“自2004年以來,我國糧食生產實現“十八連豐”,2021年全國糧食產量再創新高,連續7年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中國糧食庫存較為充足,36個大中城市主城區以及市場易波動地區,成品糧油的儲備已經達到了15天以上,防範市場風險的能力增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