材料價格暴漲侵蝕利潤空間 寧德時代憑什麽獲得長期成功?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4月29日,全球動力電池龍頭企業寧德時代(300750)披露了2022年一季報。財報顯示,今年一季度,寧德時代實現營收486.78億元,同比增長153.97%;歸母凈利潤14.93億元,同比下降23.62%。

  今年一季度,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延續高增長,動力電池需求旺盛。中汽協數據顯示,一季度汽車累計銷量為650.9萬輛,同比僅增長0.2%。不過,新能源汽車市場延續高增長態勢,一季度新能源汽車累計銷量為125.7萬輛,同比增長1.4倍,市占率達到19.3%。

  據SNE research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寧德時代全球動力電池使用量為33.3GWh,市占率從去年的32.6%提升至35%,遠超第一名和第二名使用量之和,行業龍頭地位進一步鞏固。

图片alt

  不過,今年以來,動力電池原材料價格持續上漲,位於產業中下游的動力電池企業和車企犧牲了部分利潤空間,以減輕價格因素對終端電動汽車消費可能帶來的沖擊,以推動我國新能源汽車消費市場可持續性健康發展。

  因此,無論是動力電池企業還是整車企業,在今年一季度的利潤空間都有所收窄。A股上市的4家動力電池企業,凈利潤下滑幅度均超過了20%。

  不過,在今年一季度我國汽車銷量小幅下滑的情況下,新能源汽車銷量仍逆勢大增1.4倍,市場滲透率持續走高。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勢不可擋,動力電池市場規模也將繼續擴大。

  此外,有關部門已經開始重視上游原材料價格對產業發展帶來的沖擊,並出台相關舉措,隨着上游材料價格回落,動力電池行業的盈利能力也有往隨之改善。

  原材料漲價將得到緩解

  2021年初,碳酸鋰的價格還不足5萬元/噸,今年年初漲到25萬元/噸左右,到3月已經漲到50萬元/噸。電池廠商和主機廠面臨着巨大的壓力。

  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及電池產商深知,一旦貿然將材料成本上漲的壓力直接轉嫁到車價之上,很可能會對我國辛苦培育的新能源汽車良好消費環境造成沖擊,因此,更多的成本壓力需要由電池企業和整車企業承擔。

  事實上,作為行業中極具影響力的電池供應商,寧德時代與全球大多數車企都已經達成合作。一有風吹草動,就有可能影響整個行業的發展信心。

  寧德時代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蔣理表示,寧德時代對產品的定價一直比較謹慎,因此面對上游漲價時,公司首選的方式自己扛下成本壓力。

  不過,他也指出,今年以來,電池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已超出合理水平,因此公司也與客戶進行了協調,對價格進行動態調整。目前來看,通過一段時間的調整,動力電池原材料的價格遲早會有所回落。

  事實上,今年以來,有關部門的領導已經多次對電池原材料價格上漲表態,並採取行動降低原材料價格上漲對新能源汽車產業和動力電池行業的沖擊。

  工業和信息化部相關領導今年3月底在一場論壇上表示,動力電池原材料大幅漲價問題需要高度關註,認真研究解決。他提到,將適度加快國內資源開發進度,堅決打擊囤積居奇、投機炒作等不正當競爭行為,引導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強化協作,共贏發展,推動關鍵原材料價格回歸理性。

  國家發改委相關領導則表示,將加強鋰、鈷、鎳等資源保障體系建設,持續抓好保供穩價,加快構建開發採購並舉,國內國際互濟的多元化資源保供體系。

  事實上,從總體上看,短期內電池原材料價格問題突出最主要的原因是需求快速增長而帶來的供需失衡。但是,從行業的長期發展來看,供需不匹配則是短期的。

  一方面,需求將會回歸基本面,雖然電動汽車銷量增長驅動力將長期存在,但由於恐慌性庫存儲備等因素帶來的需求放大則是暫時性因素,隨着碳酸鋰供應能力提升,將逐步回歸基本需求面。另一方面,從供應側來看,隨着加快鋰礦的開採以及動力電池材料回收的發展,長期看,鋰資源儲量充足且可開採量持續增加。

  事實上,當全行業都面臨着原材料價格上漲沖擊的時候,龍頭企業寧德時代表現出了更強的抗風險能力和體系能力。

  與此同時,寧德時代也在一直打造更具韌性的供應鏈體系。自2018年以來,寧德時代已經逐步往上游佈局並持續加碼,印尼鎳項目、剛果鈷項目、宜春鋰項目、宜昌材料一體化等項目,將為原材料自供提供極大保障。

  隨着供需關系改善帶來的電池原材料價格回落,動力電池企業的利潤空間也有望隨之改善。

  加快構築護城河

  2021年,寧德時代在業績騰飛,營業收入首次突破1千億元。而今年一季度營收已經逼近500億元。從行業發展趨勢來看,今年公司營收規模有望再上一個台階,大概率有望突破2000億元。

  盡管全球多個國家開始發力電動汽車產業,加劇着動力電池行業競爭,但寧德時代多年來鞏固的全球霸主地位依舊非常鞏固。

  目前,寧德時代是全球動力電池產能利用率最高的電池企業之一,並在積極擴充產能。隨着全球動力電池產業的需求加速邁向TWh時代,對應30%的市占率,為了實現2025年455GWh的銷售,寧德時代在2025年之前產能佈局應達到約520GWh。

  寧德時代持續加大研發力度,通過技術優勢確保行業地位。今年一季度,研發費用為25.68億元,同比增長117.49%。截至2021年底,寧德時代研發人員突破1萬人,其中超過一半是30歲以下的年輕研發力量。

  具體而言,通過構建材料體系、系統結構、極限製造和商業模式四大創新體系,成果顯著。

  寧德時代在2021年發布了第一代鈉離子電池,並發布了AB電池方案。

  系統結構創新上,寧德時代推出了第三代CTP技術,我們內部稱其為麒麟電池,其系統重量、能量密度及體積能量密度繼續引領行業最高水平。在相同的化學體系、同等電池包尺寸下,麒麟電池包的電量,相比4680系統可以提升13%。

  此外,寧德時代還正在研究 CTP 的下一代技術 CTC,將動力電池電芯、有關組件和底盤進行集成,進一步降低製造成本,提升新能源車續航表現。

  寧德時代也在探索更多的商業模式,通過佈局換電業務,寧德時代則希望構建基於車電分離模式下的電池租購、換電運營、回收等新商業模式,打造電池全生命周期服務閉環。目前,寧德時代已經在廈門開展換電業務,並在積極擴充自己的換電“朋友圈”。

  在儲能領域,去年寧德時代儲能系統銷售收入增長6倍,今年保持高速增長。根據ICC鑫欏資訊數據,2021年寧德時代全球儲能電池產量市占率名列榜首。在國內,寧德時代積極參與各地儲能商業模式的探索,助力國內首個 GWh 級共享儲能項目群落地山東。海外市場方面,公司產品遠銷全球 35 個國家和地區,涵蓋新能源發電、調峰調頻獨立電站、綠色礦山等多種應用場景。

  隨着佈局擴大和業務落地,儲能市場也將為寧德時代帶來新的利潤的增長點。

  作為一家市值萬億的高科技創新型企業,技術的領先性和創新性是寧德時代在動力電池行業笑傲群雄的核心優勢。

  在傳統汽車領域,由於核心技術掌握在外國車企和零部件巨頭手中,中國汽車產業發展舉步維艱,如今新能源汽車已經成為了全球汽車產業發展大趨勢,在新賽道上,以寧德時代為代表的創新科技力量是我國汽車產生由大到強的底氣。

  任何一家優秀的企業在快速成長階段都將經歷“成長的煩惱”,盡管考驗如火,但能萃煉真金。通過上下游投資保障產業鏈安全,通過創新持續保持技術領先和競爭力,寧德時代的“護城河”將愈發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