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臺難搶!董事長丁雄軍:我天天申購都沒搶到,網友:套路太深

紅星資本局4月30日消息,4月29日下午,貴州茅臺(600519.SH)通過上證路演中心舉辦了2021年度及2022年第一季度業績說明會。業績說明會上,貴州茅臺董事長丁雄軍回應了i茅臺平臺情況、茅臺酒價格等熱點話題。丁雄軍表示,飛天茅臺酒的定價權在市場手上,價格由市場說了算。此外,針對i茅臺平臺上“茅臺難搶”的問題,丁雄軍稱,他天天都在申購,但也沒搶到。不過,網友對此並不買賬。 图片alt貴州茅臺2021年凈利潤突破500億超額完成營收目標2021年,貴州茅臺實現營業總收入1061.9億元,同比增長11.88%;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24.6億元,同比增長12.34%。今年一季度,貴州茅臺實現營業收入322.96億元,同比增長18.43%;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72.45億元,同比增長23.58%。針對茅臺業績,丁雄軍稱,2021年,茅臺穩中有進、開局良好。面對疫情影響和內外環境變化,茅臺主動應對市場和發展變化,把握了“穩”的基調,釋放了“改”的活力,超額完成年度營收目標,順利實現“十四五”良好開局。今年一季度,茅臺穩中有優、開門即紅,創下近三年來單季度最大增幅和茅臺上市以來最大單季增長數額,圓滿實現了年度“開門紅”。丁雄軍指出,對於茅臺發展的潛能、後勁,信心十足。茅臺難搶!丁雄軍:我和總經理都沒搶到最近,茅粉最關心的可能就是在i茅臺上搶購茅臺了。丁雄軍稱:“有些朋友講每天都在約,就是沒有申購到。我也一樣,我天天都在申購。我哪天申購到了,我一定把我申購的截圖發給大家,我現在也沒有,總經理也沒有申購到,我們今天坐的這一排,就蔣焰董秘申請到了。”紅星資本局註意到,對於丁雄軍的上述發言,網友們並不買賬,不少網友回懟:“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你申購不到可以去倉庫拉”“套路太深”“你自己說的自己信嗎?”……據瞭解,i茅臺自今年3月31日上線以來,預約人次超過2億,每天預約的人次700多萬,累計投放77萬瓶,這意味着申購成功的比例僅為0.39%。丁雄軍說,“現在i茅臺看起來像是一個申購平臺、預約平臺,但5月19日正式上線以後會有其他功能。”通過改革解決經銷商利潤過高問題股東:打太極有投資者提問,茅臺經銷商高額利潤嚴重侵犯了股東利益,股東已經準備起訴茅臺的管理層,請問茅臺對經銷商有沒有具體的辦法?“這位投資者關註的應該是飛天茅臺出廠價969元,官方指導價1499元,而終端價格可能高於1499元。他希望把高過1499元的那部分利潤歸於股東,我非常能夠理解他的想法。”丁雄軍指出,“對於這件事情,我認為解決辦法就是兩個字——改革。但改革是系統性的,不是簡單地調高或調低價格。改革的根本是要繼續現代化的管理。”對此,一位茅臺股東告訴紅星資本局,這位投資者其實有兩層意思。第一、經銷商的渠道利潤本來就很高,“出廠價969元/瓶到指導價1499元/瓶之間,經銷商獲得的利潤本來就很高,就有損股東利益。”第二、經銷商又不執行官方指導價,市場價目前已經在2600元左右/瓶,“經銷商獲得的利潤更多。”對於丁雄軍的回復,上述股東認為,“丁董回復了第二層意思,但對於第一層意思他其實迴避了。”在該股東看來,丁雄軍所說的“改革”其實就是在“打太極”。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告訴紅星資本局,丁雄軍之所以“打太極”,是因為他知曉廠商利益是一體的。“經銷商合理的利益要得到保障,畢竟只有這樣才能驅逐劣幣,而不是以維護股東利益的名義來整頓經銷商,從而導致廠商關系破裂,最終會影響茅臺發展。”不過,蔡學飛也指出,經銷商的不合理利潤確實需要打擊茅臺價格市場說了算經銷商:市場已經漲了很多還有投資者問,飛天茅臺已經4年多時間都沒有提價,飛天茅臺酒到底有沒有定價權?如果沒有,定價權在誰手裡?對此,丁雄軍表示:“定價權就在市場手裡,茅臺價格由市場說了算。一位茅臺經銷商向紅星資本局透露,2017年飛天茅臺漲價後,其官方指導價由1299元/瓶漲至1499元/瓶。“雖然這些年官方指導價沒有漲價,但市場價格卻漲了很多。”據稱,2017年市場價格在1700元/瓶左右,但如今已經漲至2600多元/瓶,4年時間市場價格幾乎漲了近1000元/瓶。蔡學飛分析稱,飛天茅臺市場價格持續上漲,本質上是供需不平衡所致,“飛天茅臺已經具備消費品、奢侈品、投資品‘三品合一’的屬性,市場需求非常旺盛。”同時,在一些經銷商及黃牛的炒作下,價格居高不下。“從丁雄軍所講的內容來看,茅臺的出廠價可能會上漲,但可能是通過擴大直營化、推新品來提高整個產品線的價格,從而實現‘變相漲價’。”在蔡學飛看來,飛天茅臺敏感度太高,社會關註度太高,如果直接提價的話,容易造成輿論負面影響。“貴州茅臺作為國企,還是要考慮到相關影響。”紅星新聞記者 俞瑤 李晨編輯 陶玥陽(下載紅星新聞,報料有獎!)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