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越南全面趕超中國的,太扯了!

最近投資圈發生了一個大事件。

從英國全身而退的亞洲首富李嘉誠沒有來內地,反而去了越南。

图片alt

他旗下的長實集團攜着巨額投資奔赴越南胡志明市,將在這里搞一波房地產建設。
敢在疫情期間大手筆入局,李嘉誠如此着急地投資,必定是對越南經濟前景有極強的預期。
事實證明,他的判斷沒錯。
今年一季度以來越南實際利用外資44.2億美元,同比增長7.8%,為5年來新高。
全球各大巨頭,富商都在持續加大對越南各行各業的投資,僅僅房地產行業一季度的投資總額就超過了越南去年全年投資額。
外資如此爭先恐後入局,連李嘉誠都搶着分一杯羹,這種場面放在十年前甚至是五年前,都無法想象。
我認為這種外資投資熱潮和越南一季度經濟強力復蘇有關。
從數據上看,越南一季度出口額達到891億美元,同比增長13.4%,這種增速和總額已經連續3年力壓中國外貿第一城深圳,並且差距還在持續拉大。
雖然拿一國和一城比有點苛刻,但要知道深圳作為我國外貿主力,出口額長期占據國內第一,外貿總額占到全國總額的10%以上。
這背後反映出的是,大量外貿訂單正在從我國流失,部分外資正在逐步撤離中國,流向以越南為首的東南亞。
這個趨勢,是我們需要警惕的。
1、越南幾乎在照搬中國的路。
1986年,越南追隨中國搞改革開放,招商引資,與外企合資辦廠,給予便利的投資條件,幾乎都照搬中國經驗。
而這種革新確實帶來了成效。
十年前臺企富士康從中國陸續遷廠到越南後,越來越多外資甚至是中國國內企業都開始跟隨這個趨勢。

图片alt

三星、英特爾、諾基亞等全球巨頭企業先後從中國撤離進入越南辦廠。
國內的輕紡工業和玩具輕工業巨頭也緊隨其後逐步轉移到了越南南部。
直到去年,越南已經集聚了大量從中國轉移過來的電子和輕工產業鏈,僅僅三星一個企業貢獻的GDP就達到越南經濟總量的24%。
越南,正在一步步蠶食中國的製造業產能。
而這種趨勢,在疫情的加持下更加快速地轉變。
從今年開始越南主張防疫躺平,開放復工復產,並在上個月中旬直接放開了入境限制。
這基本等同於宣告越南外貿產業已經準備好迎接全球訂單。
根據媒體報道,承接外貿訂單的越南各行各業都對未來十分樂觀,因為他們接到的外貿訂單已經排到了第三季度末..
一邊是國際投資熱錢瘋狂涌入越南,一邊是大量外貿訂單正在快速壯大越南製造業。
越南,正在復制中國經濟崛起的路程。
甚至是對美的出口數據上越南也一路爬到了第二名,成為了美國第二大進口來源國,僅次於中國。
2、越南會取代中國製造嗎?
既然越南那麽猛,那他們會取代中國嗎?
我認為,很有可能。
但取代的只是中國的低端製造業,一切並不算悲觀,其中緣由,有幾個。
第一,此刻越南就像30年前的中國。
當年外資願意投資我國產業,願意來我國投資設廠的原因有兩大點:一個是人工成本低廉,一個是生產成本低廉。
如今的越南便是如此。
目前越南的最低薪資標準分為三個類別。
一類地區最低1326元人民幣,二類地區最低1029元人民幣,三類地區是921元人民幣。
當然,這是最低工資。
正常來講,越南實行單休制度,每天工作8小時,以這個標準越南工廠員工平均工資在2000到2400元。
別看錢不多,但這樣的工資都有大把越南人搶着乾,因為他們的人均收入也就1500元..

图片alt

反觀國內,因為生活成本提高,再加上學歷結構變動。
現在的年輕人已經不願意到低端血汗工廠工作,大部分工廠開出5000元以上的月薪都難以招到工人。
如果你是老闆,5000元和2000元的人工對比,你肯定也選擇越南。
其次是生產成本。
我國當年之所以能吸引外資辦廠,除了人工,還有一個就是環保問題上。
為了創造一個有利外資投資的環境,我國採取了先破壞後治理的方針。
高耗能,高污染的低端製造業得以涌入我國。
他們不但享受低廉的人工成本,工業廢品還能毫無處理直接排入我國江河湖海。
以犧牲環境和國民健康為代價來發展經濟的路子讓我國吃盡苦頭。
不僅是居民的患病率上漲,沙塵暴,土地鹽鹼化等問題十分突出,甚至霧霾一度變成了我國的代名詞。

图片alt

07年開始,國家開始扭轉方針,提出建設青山綠水,高耗能高污染企業不是關閉就是嚴格治理。
工業廢料不能再隨便排走,工廠必須設置無公害化設備,讓生產成本大幅度提升。
而相比較下,外資在越南就沒有這方面的煩惱,當地政府願意接受這些高污染高耗能的低端製造業。
這幾乎就是30年前的中國。
商人都是逐利的,在成本不占優勢的情況下,他們撤離中國是肯定的。
第二,危機是有的,但機遇更大。
別看很多外資在逃離中國就認為中國的製造業不行了,這些撤離到越南的企業類型並不算什麽高端產業鏈。
手機代工,紡織品成品,電子設備組裝,這些都是勞動密集型產業,屬於低端製造業。
說白了,就是血汗工廠。
這種產業看似可以製造巨額利潤,但實際上外資是兩頭賺,一頭賺專利費,一頭賺凈利潤。
吃完肉喝完湯,最後一點渣渣才是代工廠的。
這些企業就算他們不逃,在我國產業升級的趨勢下也是必然被淘汰的。
高層早有意識到,如果一直依靠這些血汗工廠來創造GDP,我們就永遠都是西方的代工廠,一個只會製造低利潤廉價工業品的國家。
所以在2013年我們喊出了產業升級,兩年後發布《中國製造2025》。
具體內容就是十年內我們要從高耗能高污染的低端製造業,轉型到信息技術,航空航天,機器人等高新技術產業上。
這說明我們想要進入高端市場,到產業鏈中上游和歐美國家競爭,也試試吃肉喝湯的感覺。
一些人以為這些低端製造業遷到越南,就說明中國被替代了。
可實際上,通過產業升級和完整的工業體系,中國其實依舊在整個產業體系中。
撤走的不過是中國產業鏈中的一個部分。
綜上所述,我們似乎不用那麽悲觀,那真的有成果了嗎?
實際上,有的。
青山綠水這個大家都能明顯感受到跟之前大搞工業年代的區別,就沒啥好講,我說點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內幕。
其實我們的汽車工業,已經實現了彎道超車。
中國製造業規模前十中,排名第一是汽車工業,後面的鋼鐵、裝備製造、電子信息、有色金屬等都與汽車行業有強關聯。
而中國的汽車工業產業升級,最主要的一個就是國產車替代。
如果把時間倒回10年前,我們最直觀的感受就是街上日本車是最多的,其次就是歐美的傳統品牌,國產車唯一的生存空間就是小型麵包車。
而生存的唯一方式還是主打性價比,別人吃肉你喝湯。
可如今,一切開始改變。
中國的新能源汽車跑得,連老美都開始害怕。
拿我國的數據顯示,截止去年12月,新能源汽車滲透率達到20%,其中有8成是國產車。
連特斯拉這個國外的品牌,都已經做到了95%的國產化,比亞迪甚至做到了完全國產。
消費者對國產新能源的信心,不比bba差。
還有就是冶金等重工業的技術轉型。
在以往,我國的冶金行業的精煉技術和精煉設備幾乎全盤依賴歐洲企業。
甚至還傳出一些歐洲企業就直接拿成套的工程圖紙做幾點小修改,就能賣給無數個中國廠家。
但中國用了十年時間突破技術壁壘,基本上所有的技術設備都能做到完全替代,不僅是把日本和歐美的一些公司擠出中國市場,還開始在國際搶占市場。
類似德國著名的冶金企業西馬克,為了和中國冶金行業對抗,都開始搞價格戰了。
同樣的,還有特種鋼材,石油化工業的技術轉型。
另外一個是IT行業,雖然現在軟硬體上我國還不能做到自主可控,但是在另一個領域:互聯網應用上已經足以和歐美搶占全球市場。
例如電商產業,國內兩大巨頭已經在南亞和東南亞搶占了大半江山。
甚至在馬來西亞,中國的電商平臺已經拿下了60%的市占率,直接踢走了歐美競爭者。
雖然產業升級路漫漫,但如今的一系列突破,都是我們以前無法奢望的,而從城市角度來看,一些低端製造業城市也成功轉型。
例如人們印象中只會做羊毛抽紗,紡織品這類毫無話語權的低端製造業的東莞和江陰,如今已經成功轉型為高新技術產業城市。
如今的東莞經濟支柱以電子製造業,電子設備和電汽機械為主。
而江陰這邊主打晶元領域。
晶元有三大產業,分別是設計,製造和封測,而江陰主打的就是封測。
有人說這是晶元領域的“低端環節”,但沒人知道這個所謂的低端環節放在以前的江陰都不可能做到。
誰能想到,現在江蘇最強的晶元封測企業,竟然是由江陰的一家內衣廠轉型而來?
江陰通過這些技術轉型,甚至還能一定程度決定全球晶元供應。
看完我國產業升級的進程,再回過頭看看越南製造業的迅猛發展,我們可以發現產業都不是一個等級。
低端製造業遷出中國確實可惜,但長期來看是必然。
不然我們花了這麽多年搞教育普及是為了啥,難道是為了爭奪人均月薪1500的訂單嗎?
最直觀的,你見過西方人當年會因為把低端製造放在我們這里搞得他們經濟衰落嗎?
沒有吧?
當然,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畢竟人口數量多也是我們的基本現實,我們依舊需要大量的製造業來振興經濟。
越南的崛起,的確要堤防。
但我相信,這一點國家智庫早就看到了,像是這陣子網上傳得沸沸揚揚說中國只要防疫不要經濟,搞得人心惶惶,甚至不少有心人還借越南的事情來增加人民群眾的焦慮感。
結果,老大直接出手。
29日,高層會議直接表明「我們要經濟」,馬不停蹄,30日又召開相關會議,更是直言「要發揮資本作為重要生產要素的積極作用」
就這效率和重視,可見國家層面對經濟的敏感度,已然不是我們這些普通百姓所能感知的。
至此,所謂的越南全面替代中國,更像是危言聳聽。
我們承認越南正在崛起,但我們更得看到他走的每一步幾乎都是抄襲我們,也只是在走我們的後路。
通過抄襲學霸然後超越他,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學霸「擺爛」。
目前我所看到的是國家層面沒有擺爛,勤勞的中國人也沒有擺爛。
賭國運這事,我絕對ALL IN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