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寧易購遭ST,三年巨虧571億,臺南漁村長大的黃明端會有辦法?

图片alt

蘇寧易購連續虧了三年,且三年扣非後凈利潤高達-571.86億元,最終慘遭ST,成為“ST蘇寧”。

張近東創辦的蘇寧,曾是江蘇省最大的民營企業、電器連鎖龍頭,32年過去了,蘇寧陷入了巨大的困境,張近東也失去了蘇寧的控制權。在去年年中,經歷一個月“群龍無首”真空狀態後,臺南漁村長大的黃明端,這位昔日“贏了所有對手卻輸給了時代”的大潤發的沖鋒大將,被阿裡系指派為蘇寧易購掌舵人,他會有辦法扭轉局面嗎?

图片alt 图片alt

三年巨虧571.86億元,蘇寧易購慘遭ST

图片alt

蘇寧雲倉的蘇寧物流快遞盒

今年“五一”假期後,對於許多股民而言,心情是無法平靜的。節後開市首周,有29家上市公司“披星戴帽”,股票簡稱為ST,被實施風險提示,這當中不乏有股民熟知的明星個股,如蘇寧易購、中信國安、獐子島、泰禾集團、龍凈環保等。

其中,因連續三年虧損且經營能力存在不確定性,自5月6日開市起,蘇寧易購將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也變更為“ST易購”。

蘇寧易購在公告中稱,公司因最近三個會計年度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後凈利潤孰低者均為負值,且最近一年審計報告顯示公司持續經營能力存在不確定性,觸及深交所股票上市規則相關規定,公司股票於2022年5月6日開市起將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

在公告中,蘇寧易購表示,2021年公司遇到了較大的流動性壓力,在江蘇省、南京市黨委政府、戰略股東的支持下,正在逐步恢復各項工作,並取得一定的成效。公司董事會積極採取各項舉措,增強企業的持續經營能力,爭取撤銷風險警示,消除影響。

图片alt

蘇寧易購創辦人張近東

1990年12月,南京寧海路60號,張近東創辦了一家200平米的空調店,催生了蘇寧電器之前身“蘇寧交電”。

完成了原始積累後,在1993年4月,蘇寧電器在南京空調市場一戰成名,“聯合艦隊”與“小舢板”正面交火的“空調大戰”之後,蘇寧電器有了自己的江湖地位。此後,張近東最引以為傲的戰績就是“國美-蘇寧大戰”,2004年7月21日,被勉勵“蘇寧要成為中國的沃爾瑪”的蘇寧電器,成功在深交所掛牌上市。

2012年4月23日,“雲集蘇寧,易購天下”蘇寧易購總部基地奠基儀式在蘇寧集團總部隆重舉行。光陰如梭,時光易逝,恍然間十年過去了,崇尚“勝者為王”、善戰的蘇寧創辦人張近東,可能無法成為那個堅持到最後的人。這一、二年,特別是過去的2021年,蘇寧零售帝國風雨飄搖,頹勢難掩,張近東也變成了商業零售業界最失意的人了,他失去了蘇寧易購的控制權。

欲望無邊,沖動是魔鬼!

2013年,張近東在美國斯坦福大學演講時,登高一呼,提出了“O2O線上線下融合”概念。張近東可能以為,憑借經營理念的創新,就足以迎對攻城略地的京東、來勢洶洶的淘寶、拼多多、美團,但事與願違,他一番大舉擴張之後,沒有“守得雲開見月明”,眼下的蘇寧和昔日的勵志型企業家張近東,恐怕成了他人眼中的“反面教材”了。

2022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上,已經不見昔日富豪榜常客張近東、張康陽父子名字了。

图片alt

張近東、張康陽父子

2021年7月底,蘇寧易購董事會換屆,失去公司控制權的蘇寧創辦人張近東退出,生於1991年的“蘇寧太子”張康陽,代表張近東及其一致行動人蘇寧控股集團一方,成為蘇寧易購的非獨立董事。

作為蘇寧易購的創始人的張近東,也是昔日徵戰商業沙場的激進開拓者,堪稱中國零售業革命的領軍人,而今已經失去了蘇寧易購的控制權,心裡自然是最難受的;但也沒有辦法,他必須為此前“買買買”之策略來買單。

在2020年底至2021年,蘇寧的資金和債務危機曝光之後,張近東無可奈何要面對這樣殘酷現實:蘇寧的“張近東時代”已然落幕了。

連續三年虧損,蘇寧易購而且是巨虧571.86億元,已經令蘇寧易購的經營面臨着諸多不確定性,被戴帽ST,風險如果要真正排除,更須看以黃明端為首的經營團隊如何輓救局面,前路坎坷不易走。

已公佈的蘇寧易購2022年一季報顯示,除了營收大幅下滑64.13%至193.74億元,歸母凈利潤為-10.29億元,扣非後的凈利潤為-11.55億元。在過去的2019-2022三年間,蘇寧易購扣非後凈利潤高達-571.86億元。

2019年度,蘇寧易購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98.43億元,扣非凈利潤為-57.11億元。2020年度,公司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2.75億元,扣非凈利潤為-68.07億元;2021年度,蘇寧易購公司業績大幅虧損,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32.65億元,扣非後凈利潤為-446.69億元。三年扣非後凈利潤累計571.86億元。

图片alt

臺南漁村長大的黃明端會有辦法輓救局面嗎?

图片alt

蘇寧易購董事長黃明端

蘇寧易購連虧三年慘遭ST,對於去年7月底獲任董事長的黃明端來說,自然是個不小的壓力,他有辦法輓救局面,讓“後張近東時代”的蘇寧易購重返經營正軌嗎?

2021年7月,在經歷一個月“群龍無首”真空期後,經過“混改”後的蘇寧迎來新一屆經營層,代表“阿裡系”的黃明端出任蘇寧易購董事長。

去年蘇寧易購的董事會換屆時,股權結構顯示,張近東及其一致行動人蘇寧控股集團、淘寶中國、新新零售基金二期、江蘇新新零售創新基金(有限合夥),持有蘇寧易購的股權比例分別為20.35%、19.99%、16.96%、5.59%。由於“阿裡系”在新新零售基金二期的持股比例為30%,股權穿透後,“阿裡系”持股已超過了創辦人張近東,成為蘇寧易購第一大股東。順帶提及,黃明端的蘇寧易購非執行董事,是由淘寶中國提名的董事會席次。

張近東退出,蘇寧易購換帥,昔日的大潤發(中國)沖鋒闖將黃明端成了公司掌舵人,外人自然聚焦蘇寧易購如何解決經營權資金不足、未來出路在何方等問題。作為主帥,黃明端曾表示,蘇寧易購已經構築起國內最完整的線上線下零售服務體系,下一步發展將明確三大戰略路徑——做好零售服務商、做強供應鏈和做優經營質量。

說一千道一萬,對於黃明端來說,蘇寧易購除了要解決業績下滑,更主要的還是如何扭虧為盈這一核心問題。賺錢是硬道理,若是一直虧下去,除了增大經營風險壓力,公司恐有退市風險,生存都是個問題。

同樣是做電商,卻是兩樣情。且不說行業巨頭里的淘寶、天貓,京東、美團,連黃崢的拼多多都已經逆襲轉勝了,昔日勁敵黃光裕的國美又是捲土重來。蘇寧易購董事長黃明端不僅面對新老對手的夾擊,更要面對自身的盈利焦慮和財務壓力,其壓力和挑戰不小呀!

图片alt

有“台灣第一香”之稱的“西港刈香”民俗

黃明端,今年67歲,出生在臺南西港鄉南海村。

提起臺南西港,最富盛名的莫過於有“台灣第一香”之稱的“西港刈香”民俗。三年一科的“西港刈香”,自1784年以來200多年歲月從未間斷過。每年西港“慶安宮”都會舉辦請媽祖、“燒王船”、以及王船花車繞境等相關踩街活動;特別是繞境“三日香”,家家擺好香案,民眾虔誠跪拜,隊伍綿延數公里長。

早年,西港鄉南海村是個貧窮的小漁村,村裡大部分是佃農,黃明端和很多窮人家的孩子一樣,經常是有上頓飯不知道下一頓在哪裡。

少不經事,黃明端小時候不愛讀書,他曾把課本賣了換麥芽糖吃,而且是個愛打架的少年,甚至到過賭場當過圍事。直到有一天,他親眼看到母親為了籌措他的高雄高工學費而犯難,找親戚家借錢遭到奚落,他的心靈深受刺激,才從高中起開始發憤讀書,苦讀後成功考入台灣大學。黃明端在臺大商研所求學,是靠獲得獎學金來完成學業的。

图片alt

大潤發

贏了所有對手卻輸給了時代”這話被很多人無端地附在了大潤發開創者之一的黃明端身上。事實上,黃明端以前在某論壇演說時是這樣講的:“輸給了時代,時代還在嗎?”他說的“時代”,指的是“時代超市”。

黃明端的女兒曾說他是“中國電商界年紀最大的CEO”,曾任潤泰全球股份有限公司、大潤發零售總經理的黃明端,後來擔任高鑫零售董事,再到去年出任蘇寧易購的董事長,他在零售業的資歷的確相當的豐厚。

2021年10月22日晚間,台灣的全聯福利中心宣佈收購台灣第二大量販店大潤發,預計將於2022年年中完成交易。在此期間,歐尚集團也宣佈,將出售其持有的64.83%的大潤發股權給全聯,伴隨着黃明端的“前東家”尹衍梁的潤泰集團將出售其持有的大潤發股權,全聯集團對大潤發的持股比例可望達到95.97%。

大潤發,是1996年由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梁所創立的,其第一家在台灣的門市位於桃源縣平鎮市,是僅次於家樂福的台灣第二大量販店。受尹衍梁指派,黃明端在1997年赴大陸開闢市場,於1998年7月在上海開辦了大潤發首間在大陸的門市。在2020年他卸任大潤發(中國)CEO時,大潤發在大陸的門店將近500家。而今,大潤發(中國)及台灣的總公司均被老東家尹衍梁賣掉了,黃明端的名字也只能寫在大潤發發展的歷史簿上。

图片alt

黃明端

當年,在臺大商研所讀書時,黃明端與影響他人生最重要的人物——潤泰集團尹衍梁結識。

尹衍梁是個“富二代”,他的父親尹書田到台灣後,從紡織業起家,創辦潤泰集團。少年時的尹衍梁,由於是家裡唯一的男孩子,整天調皮搗蛋,從七八歲起就經常被父親用皮帶抽打,手臂上常常是一條條淤血痕。整天到晚在外頭打架鬧事,尹衍梁書也念得一塌糊塗,到讀初三時,26個英文字母都沒認全,14歲時被作為“失足少年”,被送到彰化進德中學“管訓班”讀書。

尹衍梁雖不喜歡讀書,但他是將“人脈學”研究得透徹的人。昔日的進德中學導師王金平,後來成了台立法機構負責人,也是他的重要人脈。在臺大商研所讀碩博士班的同學,不少人成了尹衍梁乾事業的“左膀右臂”,比如中國大潤發董事長黃明端、潤泰全球總經理徐志漳、興業建設董事長鄭銓泰等。

尹衍梁是父親尹書田“老來得子”,上面有5個姐姐,他是家裡唯一的男性繼承人。他是有錢人的孩子,有本錢“混混”,黃明端就不一樣了,母親當年為了湊集讓他讀高職的學費,四處借錢,後來是等第二年將豬養大了還上。黃明端小時候被母親支差去打醬油,由於是賒賬,耳邊經常被問什麽時候還錢。

因為認識了尹衍梁,臺大商研所畢業後,黃明端就直接到尹衍梁家族的潤泰集團紡織部門工作,後來出任潤泰紡織總經理。潤泰決定進軍商超,從沒在零售服務業乾過的黃明端,為了籌辦大潤發,他從台灣最北部的基隆,跑到環島的屏東,考察了包括“萬客隆”在內的所有量販店。

本文內容為一波說原創內容

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的轉載和摘錄發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