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有道CEO周楓:政策、疫情、中概“三座大山”之下,企業家如何保持進擊與樂觀|鈦度專訪

图片alt

網易有道CEO 周楓,受訪者供圖

今年大家都很難,很難,很難,三年前不是。

但再也沒有哪個行業,能體會到在線教育美股上市公司那樣的艱難處境——教培、互聯網、美股中概股——這個賽道幾乎集齊了所有“黑天鵝”事件的關鍵詞。

網易有道來說,亦是如此。“生活之中到處充滿鮮花和玫瑰。”網易有道2019年在紐交所掛牌上市之後,CEO周楓向鈦媒體APP描述彼時的感受。

即便是到了2020年,疫情爆發之後,整個行業對未來也非常樂觀。在重視教育的東亞文化體系之下下,還有什麽比用科技重做一遍教育更有前景的事業呢?

然而,隨着2021年7月“雙減”政策的落地,一夜之間,所有主營業務為教育培訓的公司被迫轉型,商業模式必須重塑。

行業幾乎默契地集體以“躺平”的姿態應對,周楓卻願意冒着風險走向台前,接受媒體採訪,並且落地了一項相對於互聯網產品來說更“重”的新業務——一款對當前物流和供應鏈都極具考驗的新的硬體產品“智能學習燈”。

執掌網易旗下首個獨立上市的業務,周楓與眾多教培公司同行們一道,已經調轉船頭,駛離K12航線,他將公司定義為“科技+消費”公司,不過,據鈦媒體APP長期觀察,作為教育行業新崛起的年輕企業家,周楓與上一代傳統教培公司的創始人相比,還是着有很多不同的之處。

當現今整個輿論場都沉浸在一種悲觀和焦慮的論調之中的時候,周楓近日在朋友圈分享的內容,多半是與硬體行業相關的進行,以及與病毒有關的科學方向上的內容,冷靜、理性、進取,似乎略顯格格不入。

同樣,在去年在面對行業在“雙減”之下巨變的時候,你也沒有見到有道在輿論場上打什麽溫情牌和賣慘牌。而日前發布首款智能學習台燈,是其在“雙減”之後,最重要的一個動作。

不過,智能學習燈在教育硬體賽道不是什麽新物種。此前,位元組跳動旗下的首個獨立拆分的品牌大力教育,首次品牌亮相就發布了大力智能學習燈,一炮而紅,迅速占領市場重要角色。作為一家教育賽道老牌企業,網易有道智能燈的推出,也是他們首次對大廠入局教培的一次正面“還擊”。

近日,周楓接受了鈦媒體APP專訪,聊了聊當前教培行業轉型,疫情之下的挑戰,以及資本市場中概股動盪等當前熱門話題。

以下是鈦媒體APP對話網易有道CEO周楓實錄,有刪節:

20年前就有的學習產品,值得重做一遍

鈦媒體APP:智能學習台燈在行業內也不是什麽新鮮產品了,為什麽有道之前沒有做,今年才正式發布?

周楓:其實我們之前準備挺久了,有兩年。我們一般是多個項目同時跑。跑的過程中間,有一些項目要加速拿出來,就會出現前後順序不一樣。在做燈的項目過程中,我們發現我們的用戶需求是比較大的,我們的產品力也達到了一個不錯的狀態,這是為什麽我們在這個時候把它拿出來的原因。

我的智能學習硬體品類是比較多的。今年詞典筆也肯定會更新,那是一個比較大的項目。包括最近的聽力寶,一個人工智慧的復讀機,也賣的挺好的。我們目前的想法,對自己的定位是“科技和消費”,通過人工智慧賦能的智能硬體,它對消費者應該是可以產生很大價值的。

做產品幾個方面東西要考慮,第一,對用戶有沒有價值,第二,用戶願意為這個產品付費,第三個物料成本和研發成本。三個方面一湊,很多時候湊出來是負的,只能打消念頭這事別乾了。我覺得燈現在屬於湊起來發現都挺好,實際情況還得看產品跑下來的情況。

鈦媒體APP:在商業上是怎麽考慮的呢?

周楓:硬體是很好的商業模式,硬體大部分都是工具。就像,車是什麽東西?很多人說,想在車里賣東西,我覺得有點扯。車最核心的屬性就是從A點到B點的一個轉移的工具,這就是車。當然,可以在這個中間更環保,駕駛體驗更加好。

從我們的角度,因為以前我們做互聯網工具的時候,比較困難的是,能有一大堆用戶,但是很難變現。現在相當於把能力都拿出來,變成一個好用的產品,這個產品也能吸引用戶來關註,看完之後他覺得好,願意為產品功能本身付費,商業模式更直接。

我認為,現在中國的很多商業模式應該是越做越直接,因為以前咱們經濟沒有那麽發達的時候,互聯網就是先做流量再變現,現在很多都不需要,多數用戶是願意為好的產品和體驗買單的

鈦媒體APP:你剛才提到希望產品越簡單越好,其實要做這一點,對互聯網公司來說還挺不容易。去年有道還有個舉措,是要將有道詞典這樣的工具產品,做成小紅書那樣以圖文視頻為主的流量平臺。

周楓:這是因為APP這個模式就有局限性,如果一個APP賣100塊錢,大家還願意買的話,我就不需要做流量變現了。但是硬體就可以這樣。不過,硬體領域最大的問題是,之前有一些拿到投資的,或者之前家裡有礦的,想要通過流量掙錢。

鈦媒體APP:之前我與行業內一些頭部公司的產品研發部門聊,為什麽他們沒有去做學習燈?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覺得現在學習燈,本質上是一個平板級的解決方案,沒有很多的創新性的東西。而所謂的燈的護眼功能,其實也是業內很普及的一個應用,您怎麽看這樣的觀點?

周楓:我覺得這個話有一定道理,但我們找到了做差異化的辦法,最開始我們有很多想法,有一些跑不通,就不出了。

我們的智能學習燈,最主要的是從交互角度來看,手指交互和語音交互為什麽我們沒有把屏幕做那麽大,是因為我們認為手指交互和語音才是最重要的,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優化查詞,達到了0.5s的速度,這個是我們的基於對用戶的需求和我們的優勢所做的創新。查詞我們做了很多年了,之前也有賣的成熟方案的。

鈦媒體APP:你們的燈定價的依據是什麽?有聽說友商有賣一臺虧一臺的情況,有道會這樣嗎?

周楓:我們不做虧錢的硬體,不能把自己做死了。我覺得教育這件事,其實家長願意為好產品付費。我們詞典筆已經反復證明瞭,我們做了一個有價值的產品,家長覺得值這個錢,他不猶豫的。有一些家長會試一下那個便宜的,試完之後他不覺得自己賺了便宜,過了一段時間他又回來了。

鈦媒體APP:但也有遠低於成本價銷售的,產品也不錯,家長也會選。

周楓:那是不可持續的。之前發生過這種情況,有很知名的廠商,之前把詞典筆賣得很便宜,最後也漲價了,因為他做段時間就發現虧了,商業模式跑不通。

鈦媒體APP:那同樣價格的情況下,作為消費者,為什麽要選有道的新產品?

周楓:我們把用戶需要且常用的功能做到了極致,相信用戶是可以在使用中感受到的。比如0.5秒超快點查,是很能打動用戶的。

鈦媒體APP:你不怕價格戰?

周楓:我不是不怕價格戰,如果特別有錢的玩家沖進來乾,我就不乾了。我認為,現在發生這種事可能性不大,因為其實大家都做過這樣的事,最後發現沒有意思。

定價是非常重要的,團隊不能貪婪,不能說你產品只值這麽多錢,但你定得價格更高,那是會出問題的,是砸牌子的事。也不能用一些虛無縹渺將來的商業模式,去定現在的價格,那也很容易出事。

鈦媒體APP:如果沒有“雙減”政策的話,智能學習燈會在這個時間點上市嗎?

周楓:有可能會晚一點,最近我們肯定是加大了硬體的投入。

鈦媒體APP:“雙減”之後,你提到有道在“科技+消費”方向發力。不過,現在消費市場變化實在太大了,今年宏觀環境挑戰也很大,普遍都認為消費信心受挫。你怎麽看?

周楓:共度難關吧,有些話我也不能講,因為財報還沒有發出來。可以講的,去年有一些困難,今年也有一些不同的困難。關於消費市場,我之前有看到手機行業有一些數據已經公佈出來了,Q1降了20%,這個跟我們的體感有一些類似。

我們這個領域稍微好一點,它本身是一個上升期,相當於是學習和家用,孩子用的硬體的一個重新發現。其實,20年前就有這個東西,電子詞典這些東西當時就有,只不過核心的區別,現在有人工智慧,那個時候沒有,大家相當於把這些需要用的設備,用一些新的模式,拿出來重新做一遍。這是一個上升領域,會抵消掉一部分消費需求下降的問題,但整體而言也是很困難的。

有困難,就要想辦法走出來

鈦媒體APP:智能學習台燈立項也很久了,之前有沒有預期到今年這樣一個不大好的局面?

周楓:我們是2020年開始做的,當時大家還是非常樂觀的,生活中間都是鮮花和玫瑰。我們在2019年上市了,其實2020年大家會有一些新的方向嘗試,後面就會發現壓力比較大,但我始終覺得如果產品足夠好就應該堅持做。

鈦媒體APP:現在確實我們每天看到很多負面的消息,幾乎所有的大廠都在裁員,收縮戰線,控製成本過冬,以應對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和監管的不確定性,有道卻在這個時候開拓新的產品,是基於什麽考慮?

周楓:新產品總是要出的,大家都在開發新產品,有困難要想辦法走出來,企業肯定是做自己能做的事。對於我們來說,從去年開始就是一個轉型的過程,我們策略還是比較清楚的。其中,智能硬體方面是我們投入最大的方向,所以我們還是希望新產品能夠有更多的消費者關註。

鈦媒體APP:“雙減”之後,有道確定了四個轉型的方向(智能硬體、成人教育、素質教育、教育信息化),為什麽把硬體押得最重?

周楓:因為這四個方向中間,硬體和成人教育兩個方向,從原來業務規模就比較大,按去年體量,差不多10億左右業務水平。另外,素質教育和教育信息化比較小,我們長期對素質教育非常看好的,素質教育我們也比較有優勢。教育信息化在政策鼓勵下我們也長期看好,相信我們的技術優勢能夠賦能教育數字化的高質量發展。

但是,因為硬體本身就是處於高速增長的階段,我們覺得比較順理成章的,去年Q3和Q4業績都很不錯,Q4是3億多一點。

鈦媒體APP:今年和去年的困難有什麽不同?

周楓:去年供應鏈困難特別大,去年缺芯。今年目前看起來需求端有一些困難,我覺得現在如果能夠比較快的解決掉這些問題,好轉的話,再加上政策工具箱還是很強大的,我相信後面還會有轉機。

鈦媒體APP:聽說最近上海因為疫情的沖擊對有道硬體銷量影響也挺大的。

周楓:上個月上海在我們銷量榜裡面掉出了前10名,對我們還是有點震撼的,難以見到的情況。也可能是因為物流的問題。

鈦媒體APP:現在疫情反復不斷,對物流和供應鏈都有壓力,你們如何應對?

周楓:跟供應鏈的夥伴一起努力,我們有一批非常長時間合作的,能力很強的供應鏈夥伴。硬體生產和軟體非常不一樣,硬體分非常多的階段,我們也至少做了七八代的迭代,中間如果某一個工廠被封了,最終產品就出不來了。

關於中概股危機,企業能做的有限

鈦媒體APP:現在資本市場的變化,對你們產生了什麽影響?

周楓:對業務肯定會有各種各樣的壓力,去年到今年,我們有一些項目停下來了,有一些業務也在變化。基本上,我們比較幸運的是,我們比較看好的方向,本來就做了比較充分準備,基本上把它保住了,現在也能夠有業務的增長。

這裡面一個原因是,有道的業務本來就比較多元化,因此,不管是哪一方面的壓力,我們都還能比較好應對。比如說,像這幾塊業務的劃分,之前K12的教培占到40%,受到政策影響的時候,剩下的業務還有60%,。最早我們做業務比較多的時候,有股東對我們有很大意見,覺得課程這麽掙錢,應該全部做課程。

鈦媒體APP:當時你怎麽回答他們的?

周楓:資本還是比較貪婪的。其實我們目的挺單純的,實話實說,我一直認為教育科技特別重服務、特別重人力的不是終極形態。上課是一個很重人力的事,我一直認為這不是終極的最終方案。即便課程生意很好做的時候,我們也願意花一些精力嘗試不太那麽重人力的路線,發揮我們科技公司的優勢,所以才有了其他的業務佈局。

鈦媒體APP:作為一家之前主營教育業務的公司,對當前資本環境有過擔心嗎?

周楓:資本市場可能沒有辦法短期給你很多彈藥,這是比較困難的點,我的想法是大家都一樣。不過如果真的有機會,未來十年二十年都很難碰到的一些機會,我覺得投資該做還是要做的,要做價值積累的事情。

但的確要把握好平衡,總體上機會還是很好,不僅僅是學習,我們想做消費和科技,最主要的是人工智慧。消費和科技有交點的地方,還可以有其他拓展的機會,從這個角度看空間很大。

鈦媒體APP:現在中概股集體都處在風口浪尖,作為一個在美股上市的中國公司,怎麽看現在這樣的局面?

周楓:對企業來說,肯定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我們相對來說特殊,我們有大股東,網易現在持股還是超過50%的。一方面,我要把有道的策略跟大股東溝通清楚,另外一方面,網易對有道各方面工作還是非常支持的,我們也是非常的感恩,一起渡過艱難的轉型期。

鈦媒體APP:你在意股價漲跌嗎?

周楓:在意也沒用,我們還是把更多精力聚焦在盯產品和業務。

鈦媒體APP:那投資者的利益誰保護呢?

周楓:現在問題是很多是各種因素交織在一起。我們肯定跟外界的溝通工作以及各方面都是要做好的,對股東肯定是負責任的態度。

鈦媒體APP:有沒有採取一些策略應對資本市場的風險?

周楓:企業能做的事相對比較有限,我們能做的事會認真做,目前也沒有什麽特別可以去講的東西。肯定還是希望能夠找到未來發展的好路徑,各種辦法都會想。

鈦媒體APP:外部環境的變化,影響到你們決策方向上的調整了嗎?

周楓:我覺得會對預期有影響,但不會影響當前的工作。我們管理層做判斷的時候,有一些東西需要把預期放進去考慮的。

有一些事情跟預期沒有關系,台燈這事要不要出?絕對不受這事影響。我們的責任也是要把團隊保護起來,讓不受到外部東西的乾擾。團隊如果心神不寧,也乾不好。

但會影響我們的預期。比如說,我投新項目要花錢的時候,我可能就會比較小心。要招一些很貴的人的時候,可能就得考慮考慮。包括到底哪一些業務方向比較有希望,說實在話,特別長周期的事,可能就得謹慎。比如說,如果我投一個事情進去,需要3年才有結果的。

鈦媒體APP:會不會有賭一把的心態就投了?

周楓:有的公司會有。大家都不投我投,將來可能會比較有機會,但是少數。企業家要管控風險。

鈦媒體APP:現在有一種說法是全球化時代正走向終結,你怎麽看?

周楓:終結沒有終結不好說,但我堅定看好中國。

(本文首發鈦媒體APP,採訪、撰文|李程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