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見《本草綱目》不是在劉畊宏的直播間,而是張家界人的飯桌

如何三句話讓張家人破防?很簡單,“我,天天爬山,胖了”。 图片alt初來乍到的游客們可能難以想象,在“辣統天下”的湘菜宇宙里,坐擁三千奇峰的張家界,早已憑着出其不意的巧思,打下了一片“土家菜江湖”。山野美味,是張家界人的拿手好戲。在天門山999級台階上苦苦掙扎的游客,可能做夢也想不到,自己與《本草綱目》的初見不在劉畊宏的直播間,而在土家飯店餐桌上的那碗“岩耳燉土雞”。 图片alt岩耳,又名石耳,生長在砂岩絕壁上,極難採摘。如果你在半山腰看見懸崖峭壁上飛着一個人,可能並非趕上雜技表演,而是碰見了摘岩耳的“岩耳客”。沒點功夫傍身,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張家界人。岩耳營養價值之高,《本草綱目》中曾有記載:“石耳性甘平無毒,能明目益精”。據說早在明清時期“岩耳燉雞”便成了貢品,味極鮮美,被稱為“民間珍品,食中佳餚”。張家界的山野美食除了岩耳,還有與其並稱為“張家界三寶”的葛根粉、蕨粉。從挖掘野生葛根到製成粉末,需要花費九道工序製作三天兩夜。雖然最後提煉出的粉末只有原料的十分之一,但其營養豐富,還享有“千年人參”之美譽。葛根粉、蕨粉的沖泡方式和藕粉一樣,講究水溫和手速,想要獲得一碗成功的“糊糊”,建議先炫幾場乒乓比賽預習手法。 图片alt尋常人家發掘山野美味多以“口味”為重,而張家界卻在養生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甭管爬山有多累,咔咔一頓滋補,皮都給展開咯。除卻讓人頭皮都展開的養生野食,張家界人還將“腌酸”玩得爐火純青。相比山西人釀醋都能讓賈思勰總結出22種辦法,張家界人腌酸的套路倒淳樸得有些可愛。不論葷素,統統放進陶土壇子里,唯一的區別是素食壇口向下倒放;葷菜壇口向上正放。土家族中流傳着一句諺語:“三日不吃酸和辣,心裡就像貓兒抓”,如若說吃酸宇宙的天花板是山西人,那“以酸貯鮮”的課代表,一定是張家界。畢竟五花肉被做成“湘西酸肉”之前也沒想到,除了化身趙子龍最愛的香辣壇子肉,自己有一天還能成為老壇酸菜的貴替。將肥瘦七三分的新鮮五花肉去毛切片後,放入鹽、剁椒,再與粘米粉、糯米粉充分混合,入壇腌制三個月,取出煎至兩面金黃,便得到了一碗酸鮮脆香的湘西酸肉。 图片alt張家界的酸味特產還包括糯米酸辣子、酸蘿卜、苞谷酸、魚兒辣椒等等,甚至連本地人最愛的涼面都是酸口的——用西紅柿熬煮出來的酸湯提鮮。其實張家界人對酸的偏愛,與地理位置有很大關系。張家界地處武陵山區腹地,古時交通不便,少有貨物交易,鹽鹹味道匱乏,故只能以酸貯鮮。張家界人因地制宜的奇思妙想,還在另一菜品上得到了更富創意的詮釋。那便是稱霸夜市的土家三下鍋。據說,來張家界不吃三下鍋,就好比喝酸奶不舔蓋,去東北不搓澡。 图片alt張家界砂岩地貌居多,地表崎嶇,過去土家人大多住在山區,居住分散,辦酒席往往不能及時趕到,為了待客,主人會把提前烹制的菜餚各取一小份用鍋燉煮,讓客人隨到隨吃。食材需要下鍋三次,因而被稱為三下鍋。另一流傳較廣的說法是,明代嘉靖年間,為不誤軍機,在年關趕在出徵前為戰士準備的“合菜”,在後世逐漸演變為“三下鍋”。三下鍋多以肥腸、豬肚、牛肚、羊肚等內臟為主角,俗稱“邊角料”。除此之外,張家界還有打鼓皮、合渣、油渣等“邊角料”美味,將它們逆襲為不可多得的特色美食,無一不體現着張家界人另闢蹊徑的樂觀與智慧。在夜市上把再來一碗喊出氣吞山河之勢的游客,絕不會承認幾個小時前自己正趴在400米高的玻璃橋上狼狽喊媽。畢竟,他們可是在張家界街頭開出隱藏款美食——魔芋乾的人。 图片alt生長在我國南方丘陵地區的魔芋,不僅靠原滋原味占據了日本美食界C位,在張家界,人們更是憑着對美食登峰造極的創造力,成功讓魔芋擁有了獨一無二的前世今生——從平平無奇的草本植物,到斷層出道的辣條界頂流。 图片alt魔芋乾究竟有多令人上頭?張家界不允許任何一位手握魔芋乾的人不成為社牛(俗稱社交達人)。大學室友初見——分享魔芋乾;同事破冰——安利魔芋乾;甚至第一次去按摩,也忍不住用魔芋乾替自己social。 图片alt 图片alt 图片alt一口口香辣柔韌的魔芋乾下肚,仿佛看見了人生的走馬燈,熱淚盈眶(辣的),停不下來(香的)。謝謝你,張家界。 图片alt(魔芋中富含葡甘聚糖,吃多了容易腹脹、腹瀉)張家界美食江湖之大,一文裝不下。連魔芋都能做成頂流的張家界人,早已掌握了美食界的山水密碼,靠堅守和巧思不斷碰撞出代代相傳的美味。在流連於三千奇峰之時,別忘了多爬幾道山提前預支卡路里,為山腳下的美食占個胃。來源 | 瀟湘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