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昌寧:春天是一種持久的回味

图片alt

歲月無痕,還沒來得及擁抱春天,就已手握夏天。春夏之交時,恰逢“五一”假日,該如何度過這不長不短的五天呢?在昌寧,有一種不錯的體驗,那就是採摘製作春尾茶,用這片神奇樹葉的浴火重生,把春天轉化為持久的回味,融入到生命里。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是多重的。茶是大自然對人的饋贈,人類發現和利用茶的歷史悠久,茶在進化在演變,人在探索在創新,這些元素交織在一起,就構成了多重的茶味世界。

图片alt

昌寧的茶有自然的味道。扼瀾滄江優質茶區上游的昌寧,雖然沒有下游茶區的聲名,卻因境內豐富的茶葉種質資源,在專家多次的深度考查之後,獲得了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宗懋題贈的“千年茶鄉”命名,全國獨有一份。而昌寧的茶,也沒有辜負這一稱呼,20餘萬株古茶樹,既有野生型大理茶種,又有栽培型普洱茶種,還有在進化過程中形成的過渡類型,既是茶起源和發展史研究的寶庫,也是人們品味大自然味道的一種載體。

图片alt

昌寧的茶有歷史的味道。昌寧什麽時候開始發現和利用茶葉,沒有準確的依據,但從古茶樹特別是野生型的大理茶古茶樹的分佈可以看出,茶伴隨了昌寧這片土地上人類繁衍生息的歷史,從靠採集植物、狩獵動物時代,就開始走入了人們的生活。成書於明朝景泰六年(1455年)的《雲南圖經志》記載了兩處雲南茶,其中之一就是當時屬灣甸州今天屬於昌寧縣的孟通山:“其孟通山所產細茶,名灣甸茶,穀雨前採者為佳。”這段記載說明,當年灣甸土司別出心裁地進貢幾籮不起眼的茶葉而得到皇帝的贊賞,開創了雲南茶葉宣傳、推介的先河。從那個時候開始,茶界里便有了昌寧味,一種上得了朝廷,入得了凡間的味。

图片alt

昌寧的茶有時代的味道。昌寧茶不僅是源頭和歷史,在現代茶業發展的版圖上,也占有重要的地位,每一個時代里的昌寧茶,都在那個時代的茶經濟、茶文化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1986年,昌寧與福建安溪、浙江富陽、安徽岳西一起,成為了全國首批四個優質茶葉基地縣。之後,又獲得了一個又一個稱號,無論是官方的還是民間的,無論哪一級評定出來的,都是從一個側面對昌寧茶的認可。如今,昌寧的31.43萬畝茶園里,這片小小的樹葉,正在當地經濟發展中抒寫着新的奇跡。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是多元的。同樣一片綠色的茶葉,經過不同的加工方式,就會變化出不同的味來,曬青、紅茶、烘青、白茶,以及它們的衍生品,每一種茶都有不同的形、色、香、味,讓不同喜好的人能找到對味的茶。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很醇厚。從老輩人手裡一代代傳承下來的曬青茶,製作標準是條索緊致的“黑條白芽”,因此也一直被稱為黑茶。這應該是昌寧茶葉加工利用的最初形態,如今看似不變其實從製作方式、外形、湯色、味道等方面,都不斷的創新着、變化着,而且還在此基礎上衍生出了普洱生茶、普洱熟茶等形態,但無論怎麽變,總離不開通透、澄澈的“根”。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很香甜。“滇紅之父”馮紹裘先生開創了滇紅茶後,近水樓台的昌寧也開始了學習和探索,漸漸的,滇紅茶的大家族裡有了一個越來越響亮的名字——昌寧。自1958年昌寧紅茶廠建成,昌寧就一直是滇紅的核心產區,並一直風風雨雨地堅持到了今天。2014年3月註冊獲批的“昌寧紅茶”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翻開了昌寧紅茶新的一頁。紅茶的湯色在傳承了“紅”的基礎上,衍生出了“金”;味道在傳承了“香高馥鬱”的基礎上,衍生出了“溫潤清甜”。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很清爽。在茶葉的分類上,曬青和烘青都被歸為綠茶類。但在昌寧人的“茶字典”里,綠茶其實只指烘青。這種方式,源於雨天用竹蔑編織的小烘籠用柴火餘炭烘乾茶葉,在很長的時間里屬於小眾茶。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有企業開始引進加工機械逐漸批量生產。這種用雲南大葉種茶生產出來的綠茶,湯色並非如小葉種綠茶般翠綠,而是如即將成熟的小麥般黃綠,味道沒有曬青濃釅,卻多了些清新爽口,時至今日依然是茶消費中的一股主流。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很清新。白茶,雖然是近幾年來興起的一種茶類,卻應該是人對茶葉進行“不加工的加工”的最初形態,猜想還在茶為食、茶為藥的時候,先人從山裡採回茶葉,隨手放置於陰涼處的一個無心之舉,卻發現了茶葉的一種保存和利用方法。如今又重新回到了昌寧人的茶生活中。而且,大約受“一年茶、三年藥、七年寶”說法的影響,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追逐,還給它取了個詩意的名字叫月光白。白茶的湯色比曬青、烘青要淡,味道也沒那麽濃烈,細細品味,清甜的味道里還有自然清新的氣息。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是多變的。昌寧人喝茶,可以土得掉渣,也可以洋得出花,還有更多的人喝得隨意。不同的喝茶方法,讓茶這片神奇的樹葉變化出了不同的味道,滿足着不同人的味蕾。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變化是烤出來的。烤不僅是用太陽用火對茶進行乾燥,還有一種最土的喝茶辦法,是用土陶罐子烤茶喝。一個小小的土罐,其實是人類戰勝自然進程中的智慧結晶。小罐也是有講究的,雖然形狀沒有標準,是罐就能烤茶,卻唯有底平肚大嘴嘬的才為最好。烤茶的過程,也充滿了生活的哲學,太急不行、太慢不行,得一切剛剛好,才能烤出不糊不生的香茶來。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變化是沖出來的。在很長的時間里,昌寧人喝茶給人的印象是不講究,不過這幾年已經逐漸雅了起來,在很多人家都能看到茶具的影子,來了客人怎麽也得擺開架式,按照茶藝師們培訓的程序,有模有樣地泡上一泡功夫茶,才覺得夠熱情。邊泡茶邊還得聞聞茶香,說說水溫、出湯、掛杯、回甘、生津等行話,只有這樣才覺得有面子。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變化是泡出來的。對於大多數喝茶人來說,他們既沒時間去烤小罐茶,也沒有泡功夫茶的雅興,喝茶是只是解渴的一種方式。於是,他們就選擇了最簡單的喝茶方法——泡。在家時,拿一個玻璃杯或陶瓷杯,抓一撮喜歡喝的茶葉放進去,用開水一泡即成;出門時,則用一個便攜的茶杯,或保溫或不保溫,或茶水分離或茶水混合,泡一杯自己喜歡喝的茶,不斷喝不斷續水,一杯茶就可以在一天里,喝得有滋有味。

图片alt

昌寧茶的味道變化是有季節性的。同一棵茶樹同一片茶葉,不同季節採摘的茶葉,就會有不同的味道。不用說一年春、夏、秋茶的變化,就是春茶一季不到兩個月,都有不同的味道呈現。清明前的茶鮮甜,清明至穀雨的茶甘醇,穀雨後的茶厚重。也正因為這種變化,不同的人才有了不同的選擇,追早的,喜晚的,還有更多隨緣而喝的,真正體現了適合的就是好茶,喜歡的就是好味道。

图片alt

春天裡,許多人見面都會問一句“喝春茶了嗎?”茶無論是開門七件事之一,還是生活七種雅之一,都是許多人生活的一個組成部分,是許多人的一種生活方式。茶似乎也很懂得人的心思,時至春尾,即使那些長在瘠薄地方的茶樹,也會用一個春天的努力,發出兩片對開的新葉,彰顯生命的價值。

图片alt

過完“五一”假日,就到立夏了。今年的春茶還給了人最後的機會,讓人抓住春天的尾巴,採一些乾物質積累已很是豐富的茶,品味醇厚的茶本味,用持久的回甘留住整個春天。

图片alt

圖/文 吳再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