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瑞新冠口服藥翻車了?已出現多起治療轉陰後復陽案例

關於輝瑞的抗新冠藥物Paxlovid,是一個小分子的抗病毒藥物,在三期臨床實驗中顯示出了顯著的降低重症風險作用,近期還被世衛組織強烈建議作為有重症風險的新冠病毒感染人群服用,但這個藥物真的那麽靠譜嗎?在現實世界中應用的情況又如何呢?我們來看看這個藥物在美國應用後的一些報道情況。

前些日子就看到網路上有自媒體談到關於服用Paxlovid轉陰後復陽的相關信息,但由於信源不明確,而且也沒有官方消息,因此也就沒有給大家進一步的詳細介紹相關情況,而4月27日美國著名媒體CNN,對輝瑞抗新冠藥服用後可能出現復陽的情況進行了全面報道,作為一家主流媒體,這樣的信息還是比較可靠的,我們就結合CNN的相關報道,來為大家說一說輝瑞抗新冠藥Paxlovid,在實際應用中出現的一些“意外”情況。

图片alt

我們先來看CNN報道的一個典型病例。

艾琳·布萊克尼 (Erin Blakeney)今年43歲,是華盛頓大學護理學院的一名研究員,也是一名乳腺癌緩解幸存者,她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不存在免疫功能低下的問題,她和她的丈夫也都已經完成疫苗的加強接種。她在3月下旬與丈夫參加了一個大型追悼會的幾天後,一夜之間忽然出現了發燒和喉嚨痛的症狀,雖然他們在出現追悼會時佩戴了口罩,但還有很多人並沒有佩戴,她自我進行了新冠病毒的抗原檢測,發現呈新冠感染陽性。

雖然她接種了疫苗,並沒有免疫功能低下的問題,但由於她症狀服用藥物來預防癌症的復發,因此當她在4月3日新冠檢查呈陽性時,她通過遠程醫療聯系了醫生,並獲得了Paxlovid的處方。布萊克尼知道,Paxlovid起效的最佳服用時間是出現症狀的最早幾天內使用,於是她和她的丈夫都服用了足夠療程的Paxlovid,由於他們都屬於輕症,服藥後也出現了進一步的好轉。在完成5天的用藥後,她在第二天進行了核酸測試,結果顯示已經轉陰,她自己也認為她的新冠感染已經被治愈了。

图片alt

但就在檢測結果轉陰後的第五天,她又開始出現了不適症狀,而她的丈夫也是一樣,再次的快速測試證明,他們又出現了復陽的情況。

除此之外,報道中還提到了醫生見到的服藥後轉陰又復陽的病例。

來自波士頓萊根婦女醫院的神經學家邁克爾·查內斯博士說,他有一名患者是71歲的哮喘患者,由於年齡和潛在的重症風險,這位患者在出現症狀的第一天就服用了Paxlovid,而服用後的效果也非常顯著,在服藥的第二天,病人的症狀就幾乎完全消失,而在五天用藥完成後,到第七天進行家庭測試(抗原檢測)時也已經顯示結果為陰性。但就在2天後,該患者的症狀,包括流鼻涕,喉嚨痛以及氣喘等情況又再次出現,而再次檢測的結果顯示為陽性。

查內斯博士Charness 和他的同事對該男子的冠狀病毒基因組進行了測序。測序結果表明,該患者感染的病毒並沒有發生任何突變,在兩次陽性過程中都是一樣的,醫生們認為這不是再次感染,而是復陽。他們也沒有找到任何病毒的突變,使病毒對藥物產生了抗藥性,同時他們還對該患者進行了另外21種可能使患者生病的呼吸道病原體檢測,但並沒有發現任何其他病原體。

图片alt

醫生分享和研究的這個病例可能更值得我們重視,畢竟醫生通過相關研究對病人復陽的可能性進行了研究,而研究結果表明,並非是重復感染,也並不是病毒突變導致的抗藥性問題,也就是說,按療程服用Paxlovid後症狀減輕轉陰後再次復陽的更可能原因,應該是藥物並沒有達到完全抑制病毒的作用,而只是使病毒蟄伏,在停藥後很快就會復陽。

如果我們要舉個例子來比喻這種情況,這就好比是殺菌劑和抑菌劑的區別,殺菌劑能夠徹底殺死細菌,但抑菌劑多數時候只能抑制細菌的生長,卻不一定能夠殺死細菌。Paxlovid是抑制病毒復制的抗病毒藥物,按療程治療後出現的病人轉陰又復陽的情況,就是藥物在某些感染者體內的抗病毒能力沒有達到預期的作用,而使病毒再度復制發展,引起相關症狀,這種情況帶來的另一種風險就是,如果這種情況經常發生,病毒有可能在藥物作用的壓力下,進一步加快突變的幾率和風險,藥物反而成了一種促進病毒突變的“推進劑”。

图片alt

實際上,在輝瑞公司的臨床試驗數據中,也在一小部分病例中發現了這種現象。在輝瑞的臨床數據中,大多數的復陽都發生在開始服用Paxlovid後的第10到14天,但這種情況的發生率有多高還並不明確。臨床研究中,因為在安慰劑和服用Paxlovid的患者中都出現了服藥後10到14天病毒載量更高的情況,但研究人員認為由於安慰劑也有相同的情況,因此患者病毒載量的增加與嚴重疾病和藥物之間沒有關聯性。但這種推斷其實是站不住腳的,安慰劑出現病毒載量的增加是正常的,畢竟安慰劑沒有治療作用,但治療藥物出現這種情況,卻沒有引起重視,當然就是有一定問題的。

對於Paxlovid服用後症狀減輕,最終轉陰,然後又出現復陽的情況,還是應該引起足夠重視的。這種問題發生的幾率有多高?會不會造成病毒突變的加劇?到底哪些情況的患者服藥後出現復陽的幾率更大?這些也都是有待進一步的臨床數據去證明的。

任何一個新型藥物在臨床應用的過程中,都有可能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但就目前的輝瑞抗新冠藥臨床應用情況來看,說它足夠安全有效,還有點為時過早,也希望藥物開發公司能夠憑着公開公正的態度,進一步的評價藥物的真實療效和潛在問題,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而不要為了一些其他的因素,而影響了對藥物的真實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