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庸:建文救星,朱棣剋星,來歷不明的靖難名將,卻死的無奈悲情

一、藍玉死於“嘴皮子”

有句話叫:人群中最沉默的人,往往才是最可怕的狠角色。有否道理?筆者不敢斷言。但在《山河月明》中,卻出現了這樣一位“沉默得可怕”的狠角色。但在談他之前,還是需要先捋順一下藍玉之死。

《山河月明》中,把藍玉之死歸咎於朱允炆,謀得一手好棋局,誘使藍玉“亂咬”,目標便是借朱元璋之手,把尚在的淮西勛貴都乾掉。如此一來朱允炆登基後,便不會受制於人,能迅速掌控一切。

雖這個劇情不是史實,卻反向印證了筆者開篇的那句話:藍玉死在了“嘴皮子”上。

图片alt

如連呂王妃的女兒嫁給誰,藍玉都要蹦過來管。自然這就讓呂王妃和朱允炆這對母子,異常憤怒了——若是朱元璋死了,你藍玉是不是要上天?與其如此,還不如先送你上西天。

那麽正史中的藍玉是咋死的?也是死於“嘴皮子”。朱允炆被立為皇太孫後,朱元璋讓藍玉,當“太子太傅”。可藍玉卻怒了:我堂堂大明第一號戰神,就沒資格當太子太師嗎?憑啥屈尊馮勝和傅友德這兩人之下?(《明史》:我不堪太師耶?

藍玉的這句話,讓朱元璋大怒:本來就糾結你的死活問題,這下不用糾結了,連我老朱的安排你都尥蹶子,還用說別人嗎?於是“藍玉案”開啟。

图片alt

所謂能吃多大屈,就能享多大福。從來都是福禍相依,可惜藍玉卻不懂。不信看《山河月明》中的湯和,為啥他能善終?就算跟朱元璋說話,也是“回憶過去崢嶸歲月”,以此喚醒共同記憶,讓彼此的互信更牢靠。

至於朱元璋如何平衡皇子、太子和皇子、皇孫之間的關系,沒興趣,我老了,就想回家過安穩日子。這其實也是變相的“沉默”,畢竟面對有些事,就算兩人關系再鐵也不能介入——這既是分寸,更是做人的底線之一。

因此藍玉就憑他那張嘴,就註定了必死無疑,雖是狠人一枚,實則卻並不算可怕。

图片alt

二、來歷不明的狠角色

說完藍玉,再看這位“沉默得可怕”的狠角色,誰呢?正是盛庸!《明史》中介紹盛庸,第一句便是:盛庸,不知何許人也!翻譯過來就是:盛庸是哪裡人,曾經乾過些啥事?天嚕啦,太史公也不知道,分明來歷不明!

《山河月明》,卻給了盛庸一個來歷,曾是北元臣子,一齣場就捧着一本《孫子兵法》認真研讀。後來投降大明被朱標看中了,當了朱標身邊的拎包小弟。

朱棣知道後很憤怒,專門跑來告訴朱標:盛庸人品有問題,不能用。結果朱標卻讓朱棣去抄寫曹操的《魏武三詔令》,以此點撥朱棣:用人在才,不在德!

图片alt

此後再看盛庸,雖鏡頭一個跟着一個出現,卻幾乎都是眼神,表情等,台詞少得可憐,幾乎全程沉默。看到這,想必追劇的讀者,都會知道此人了吧,也都必然意識到“這些鏡頭語言”,其實就是告知我們:盛庸此人深不可測,日後必會跟朱棣發生激烈碰撞。

為何《山河月明》要如此處理盛庸?就在於歷史上的盛庸,堪稱是建文救星,朱棣剋星。若是朱允炆早一些啟用他,朱棣就打不贏靖難之役——妥妥的來歷不明的靖難名將!

朱棣起兵後,朱允炆最初根本沒當回事。朱元璋雖殺了藍玉,幾乎團滅了淮西勛貴,卻給他留下耿炳文。於是朱允炆命耿炳文掛帥,盛庸為尋常將佐,統兵撲向朱棣。

图片alt

隨後朱允炆就跟方孝孺、齊泰、黃子澄等人,去搗鼓 “復古周禮”,給大明郡縣改名稱等,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去了——筆者至今都搞不明白,為啥朱允炆對這些事如此上心?這跟削藩和發展生產力,有啥必然聯系?

再說朱棣,得知耿炳文掛帥後,大嘴一咧就吼了起來:“兄弟們都瞅瞅,我大哥朱標死後,被追謚為‘懿文太子’。可這小子卻叫‘允炆’,更不可饒恕的是,他兒子叫‘文奎’,年號叫‘建文’,讓他如今統兵掛帥的這位叫‘炳文’。如此不尊老爸,不知避諱,豈能得到祖先保佑?所以他死定了!”(出自《明朝小史》)

事實證明,朱棣“裝神弄鬼”起了大作用。手下如打了雞血一般,一通狂攻後耿炳文兵敗滹沱河。但畢竟耿炳文是名將,意識到朱棣求速戰速決,於是採取堅守待變策略,要拖死朱棣。

图片alt

若局勢不變,恐怕“司馬懿拖死諸葛亮”的事,會在明初再次上演。但奈何朱允炆不受曹叡。聽聞耿炳文兵敗後,便火急火燎換帥李景隆。由此盛庸又成李景隆手下。

結果李景隆,先敗鄭村壩,後白溝河一戰,又把建文帝手中六十萬精銳,和數不清的輜重物資,一股腦“送給”了朱棣。不但徹底養肥、養壯了朱棣,還造就了“燕王不可戰勝”的神話

那麽盛庸呢,說半天咋沒有他?別急,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盛庸之前一直都是小角色,沒法登臺。如今隨着耿炳文、李景隆戰敗,他終於迎來了橫刀立馬的時刻。但一切,卻要從盛庸後代的家譜和其墓碑說起……

图片alt

三、朱棣的剋星

《明史》雖說盛庸“來歷不明”。但其後代家譜和出土墓碑,卻補全了盛庸資料。據江西樂平縣臨港鄉古田村,盛庸後代的家譜記載:盛庸,字世用,生於元統甲戊年,性格剛悍……臂力過人,善騎射,明《春秋》……

看來《山河月明》不應讓盛庸出場時讀《孫子兵法》,而是應如關公一樣看《春秋》。當然這是笑談了。

總之,從盛庸後代家譜和其墓碑上可以看出,最初盛庸是鄧愈手下,駐守在江西。洪武四年隨軍去了遼東。洪武八年跟隨都督指揮葉旺,先徵金州,後攻伐蓋州,立下大功。

图片alt

也就是說,盛庸是從小兵成長起來的猛人。靖難之役爆發後,便接上了《明史》記載,先跟着耿炳文,後隨李景隆。在李景隆兵敗後,盛庸帶着一隊人馬逃到了濟南城。

一看濟南城,便想到鐵鉉吧。其實正是因為有盛庸和他的那對人馬,才讓鐵鉉有了底氣和能力——最起碼也是兩人互相配合,共同完成了濟南之戰,把朱棣打得大敗,一舉破除了“燕王不可戰勝”的神話。

千萬別小看這種“神話”,須知兩軍打仗打得就是士氣。朱棣兵敗濟南,是靖難之役的第一個關鍵轉折點,讓明軍找回了自信。隨後盛庸一鼓作氣拿下了德州,把朱棣封死在燕京一代。

图片alt

朱允炆大喜過望,也不搗鼓“復古周禮”了,立馬封盛庸為“歷城侯”,還給了一個將軍名號:平燕將軍。這擺明瞭就是針對朱棣的。朱棣怒了,盛庸?從沒聽說過這人,哪冒出來的?別得意,輸給你是因為我輕敵,看我重整人馬,教你如何做人。

於是轉過年來,也就是公元1401年東昌之戰爆發了。朱棣自持燕軍鐵騎勇猛,親自率軍攻擊盛庸大軍。

盛庸深知燕軍鐵騎的威力,不當面硬剛,選擇放朱棣入陣。一面令兩翼迅速包抄合圍,把朱棣困死。一面用優勢火力,如火銃、大炮等,正面阻擊,向死里砸燕軍!

图片alt

朱棣傻眼了,騎兵一旦失去了機動優勢,速度沖擊,那就等於成了被圍攻的活靶子。於是,幾次調整攻擊目標想沖出去,卻殺了一層又來一層,滿眼都是盛庸的明軍,而燕軍卻是越打越少了。

朱棣如困獸一般左突右撞,奈何盛庸大軍如銅牆鐵壁。虧的關鍵時刻,張玉、朱高煦及時趕來,冒死突擊這才把朱棣救出。但朱棣手下頭號大將張玉卻死於東昌,也就是說被盛庸乾掉了。

图片alt

這一戰朱棣輸慘了,朱允炆卻高興得舉行了祭奠太廟儀式,把盛庸打殘朱棣的喜訊告知朱元璋。若這時,朱允炆能再調派重兵交由盛庸,讓其平推向前。朱棣真就玩不下去了。可惜李景隆那次六十萬大軍的送人頭之戰,讓朱允炆也成了沒糧的地主。

這個戰機一旦失去,就意味着進入膠着狀態。隨後盛庸雖再發神威,斬殺了朱棣手下另一大將譚淵,但很快朱棣便在“神風”的助力下扳回一局,盛庸也打不動了,只得回德州修養。

所以說,若朱允炆早些啟用盛庸,何至於被掏了老巢南京?正是因雙方膠着,才給了朱棣奇襲南京的機會。雖盛庸得知後率兵阻擊,奈何手下反水,沒擋住朱棣過江!

图片alt

四、無奈悲憤自盡

朱允炆,最終把自己“玩丟了”。再說盛庸得知朱棣稱帝後,選擇了投降——畢竟朱棣身份變了,是大明天子。隨後盛庸辭官歸養,卻遭到同僚陷害,言稱他有不臣之心。沒等朱棣發話呢,盛庸便在無奈下,悲憤自盡。

所以最後一個問題是,朱棣對盛庸到底啥態度,莫非真是讓盛庸含冤而死嗎?

根本就不是,盛庸的冤案,在其死後的第二年便被查清了。朱棣下旨:賜孝布、銀兩、設祭壇,追增盛庸為“宣武將軍、左右徵國公……原生四子各授封將軍、大夫等職,長子盛震敕封明威將軍”。

图片alt

這還沒完,隨後朱棣親自做主,讓盛庸的孫子盛瑜,娶了他五弟周定王朱橚的三女,信陽公主(郡主)為妻。(永樂二年甲申,以祖蔭襲尚信陽公主。)

所以盛庸雖是朱棣的剋星,但朱棣當了皇上後,對他和其家人是非常優待的——這才是永樂大帝的胸懷,一位放眼四海,敢讓手下七下西洋的雄主,豈能是小肚雞腸,睚眥必報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