肅王後裔是如何逃過李自成追殺的?蘭州河口張氏家族是這樣說的

肅王世子是如何逃過李自成農民軍追殺的?

蘭州河口張氏家族是這樣說的

明朝末年,天下大亂。李自成在西安建立大順政權後,派遣部將賀錦西徵,平定甘肅各地。蘭州城的士紳,聞聽李自成農民軍逼近,便開城投降。一時間,毫無防備地肅王家族,大禍臨頭。賀錦指揮農民軍各部,大肆追殺肅藩之後。一時間,蘭州城內外,亂作一團。大部分肅王宗族被屠戮一盡,少部分四散逃命了。

在河口的民間傳說中,肅王世子逃過了農民軍追殺,最後化為張姓,在河口小鎮隱居了三百多年。這個民間傳說被,究竟隱藏着什麽樣的真相呢?

明肅王世子是如何逃過李自成農民軍追殺的?蘭州河口張氏家族,他們又是怎樣說的?

蘭州河口,這是一個西出蘭州的一個重要站點和碼頭。它的歷史,似乎可以追溯到兩千年前。

图片alt

兩千年前,大漢武帝時期,年輕的霍去病,奉漢武帝之命,在這里渡過黃河,遠徵河西走廊的匈奴。此後,從千里之外遷移而來的中原移民,就在這里落戶定居,為遠徵的漢軍將士提供後勤支持。

就在霍去病遠徵河西走廊勝利返回不久。為了安置投降的匈奴部族,為控制今西固一帶的黃河渡口群。漢王朝在黃河岸邊設置了漢金城縣。後來,又在黃河對岸一帶建立安置匈奴羌人金城屬國。

河口,作為蘭州黃河上游的重要渡口,其對岸不遠,就是黃河歷史上的重要古渡口——青石津。

青石津,因黃河岸邊的青色石頭而得名,在今新城鎮上游大約五里處。至今,黃河岸邊的青色石頭上,還有當年留下的方形石孔。青石津北岸為八盤山,現在叫張家台;南岸為青石山,故亦稱此峽為青石峽,渡口稱青石津。

據《蘭州府志》記載:西漢神爵元年(公元前61年),趙充國曾率萬餘名騎兵,由此過黃河,出擊羌人。《三國志》記載:蜀國大將薑維討伐魏國,圍攻狄道(今甘肅臨洮),魏國從河西調來軍隊解圍,也是從這里過黃河的。

史料記載,趙充國採取了夜渡黃河的辦法。在渡黃河的時候,趙充國採取了非常措施。半渡而擊是對付敵軍渡河的最好辦法,這一招羌人也會。為防備羌人半渡而擊,趙充國先分出小部分精銳提前過河的辦法。一個夜晚,他派出三校騎兵,利用夜色的掩護,銜枚過河,然後在渡口邊,安營扎寨,保護登陸場。次日天亮,大軍才正式渡河。

這是千年前的河口古鎮。千年後,河口古鎮又是一番腥風血雨。公元1643年,建立了近三百年的大明王朝,已經是風雨飄搖,岌岌可危了。從蘭州城到河口,這段五六十里路上,上演了一幕幕的血腥追殺。農民軍對盤剝他們龍子龍孫,深惡痛絕,追殺起來毫不留情。

图片alt

這夥從蘭州城跑出人,大概十餘位。他們身背包裹,倉皇而逃。漸漸地,陸續有斷後掩護的護衛被殺死。不久,護衛侍從便被殺的一乾二凈。只剩下一對三旬夫婦,沿着山間小路,繼續逃命。無奈,追兵勢大,越追越近。那女子,為了保護,那個男子。於是,故意將追兵引到了一條岔路上。最後的中年男子,這才逃過一劫,跑到在山下一個小村內,找了一戶人家,敲門進去……

這個男子便是,肅王世子,名為朱獻龍,而山下村子,就是河口張氏的定居一個村落。河口張氏由來已久。據說,他們的家譜記載,原是漢末桓侯之後。桓侯就是名將張飛,張翼德。劉備登基後,封張飛為桓侯。到了唐代,張飛後裔中,有人擔任咸陽令。於是,就在關中定居了。到了宋仁宗慶歷元年,定居在關中的張氏後裔,到蘭州做生意,便在金城定居了。最初,他們居住在黃河北的廟灘子一帶。在宋夏之際,這里是囤積大軍糧草的地方,故而商旅雲集。到元太祖時,張家人又遷移到了張家河灣,然後逐漸四散到張家台等地,耕田種地,繁衍生息。

不過,一部分張氏族人對他們是桓侯張飛之後的說法,並不認可。他們認為,這是附會之詞,不足為信。

他們更認可,家譜中的另一個記載。這個記載認為,張氏祖先來自山東濟南府石橋村,他們祖先貿易來蘭,遂在蘭州定居,或為農,或為商……在蘭州,他們或定居在王保保城,或定居在黃峪溝……

图片alt

這段記載中,王保保城和廟灘子一帶大體相差不遠,可見是比較可信。時間大概就是洪武初年了。

人們總結張氏家譜的記述認為,張氏祖先是洪武二年,在今西固和紅古之間的押地的。所謂的押地,就是向官府畫押,承諾上糧數目,而獲得了耕種權,最後根據上糧年限,而最終擁有所有權。這是明初為恢復民生而採取的措施。獲得官府的許可後,他們就開始耕種張家河灣、張家台等地,繁衍生息。

後來,張氏家族繁衍壯大,成為遠近聞名的大家族。原來的合族經營的模式就不適應了。於是,張氏家族,便商議分家。“當時,張家有三大支戶,每戶兩個兒子,孫子多少不等……”便按照六個兒子,將所有田產分為100份,再留下三份作為姑娘們的脂粉地。剩下的97份,便由六門分了,不同的門,分得各不同的份數。第一門分的25份;第四門,只分得11份。於是,河口張家就得到了“百份張家”之稱。

據人們考證,河口張氏的16份(即第六門)大、二、三房即為明肅王之後。我們繼續接着說,那個被追殺的故事

那個男子甩開追兵後,逃入的這個村子就是,黃河邊八盤船巷子。他慌不擇路,看到一家人,就推門進去,看見有人,就跪下磕頭,說明情況。此時,追兵已經追到村裡了。這家主人名叫張興龍,今年三十歲,於是他便將逃難男子視為兄長。而這個逃難男子就是肅王後裔,據說是肅王世子。

图片alt

在這位善良人的幫助下,肅王世子便換姓改名,為張獻龍。又背熟了,張興龍的父、祖輩名諱,及生辰年歲。

很快,追兵包圍了村落,挨家盤查。由於肅王世子,背熟了父祖三代名諱,故而輕松應對過盤查,總算躲過一劫。所以,他的真實身份是肅王世子,因逃難落戶張家,便改名為張獻龍,字御天。而為了掩護他而死的女子,就是他的夫人。後來,人們找到了她的遺骸,頭已經不見了。張獻龍便捏了面頭,匆匆安葬了。這便是人們所說的“面頭太太”。

再後來,張獻龍娶了達姓人家的女兒為妻,生了三子。從此在河口定居至今。這些內情,或流傳在他們家族內部,或在支族家族的家譜中,能見到蛛絲馬跡。具體情形,已被歲月所湮沒。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