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國聯軍入京,慈禧西逃的路上有多苦?見到懷來縣令後放聲大哭!

慈禧太後難得地對洋人強硬了一次,不想卻是讓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嚇得她和光緒皇帝倉皇出京西逃。

图片alt

1998年夏天,慈禧太後鎮壓了戊戌變法運動,隨後,北方義和團運動興起。慈禧最初力主清剿,但鎮壓屢屢失敗。後來,義和團舉起“扶清滅洋”的旗號,由此得到迅猛發展,並進入了北京。此時的慈禧太後,看到義和團的聲勢浩大,又想借用義和團對付她一直憎惡的洋人。

義和團殺教民,焚教堂,還殺了德國公使,圍攻各國使館,因此激起各國反對。見清政府無法管束義和團,各國政府組織了八國聯軍,由天津進攻北京。但清軍和義和團都無法抵抗八國聯軍的進攻, 至1900年7月20日(公歷8月14日),八國聯軍攻入北京;次日凌晨,攻紫禁城東華門,而皇宮的慈禧太後還不知道。當天值班大臣載瀾得到消息,趕快進宮通知慈禧太後,嚇得慈禧太後急忙帶着光緒帝、皇後等人倉皇西逃。

慈禧西逃開始幾天有多狼狽?這在劉治寰著的《慈禧太後西狩記》中有詳細記載,其中情形,可以說絕對出乎我們的相像

1900年7月23日,是一個陰天,近幾個月來被當地義和團搞得狼狽不堪、一片散亂的懷來知縣吳永,正當義和團封住懷來東、北、南三門,只留老弱拳民守護西門,大部跑到城外哄搶去了,難得地有了幾天的消停,正在縣衙內和幕僚、親友吃晚飯,忽然接到一個拳民送來的聲稱是緊急公文。

吳永拿過來一看,卻是被揉得皺皺巴巴像破棉絮狀的一團粗紙,又沒有封皮。吳永小心地展開,按平,藉著燈光,仔細一看,上面有幾行字,寫着:兩宮聖駕已在岔道住宿,“皇太後,皇上,滿漢全席一桌;慶王,那王,端王,各一品鍋;……;神機營,虎神營,隨駕官員軍兵不知多少,應多備食物糧草。光緒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三日”,蓋着延慶州的州印。

吳永第一次接到這樣的公文,心中思想,難道這是兩宮要來懷來?要他準備接待?他徵求幕僚的意見。有人說這可能是假的,有人說即使是真的,在這亂慌慌的時期去哪裡辦理食物呢?接待不好還會獲罪,還不如不接待;有人乾脆建議,逃走避開算了。但吳永想,這道公文既蓋有延慶州印一定不會假,並且,既然聖駕來了,無論如何一定要盡力接待,接待好與否,那再說。

他想到,岔道離縣城不過50里地,途中要經過榆林堡,一般官員到榆林堡都要在那裡的驛站休息一下。所以,必須去那裡接駕,並準備食物。

图片alt

想定後,他馬上派人通知榆林堡驛站作好準備,準備馬匹、食物。他怕驛站沒菜,廚師忙不過來,把縣衙的廚師派去兩個,把縣衙的好菜都帶上。他叫來手下進行安排,明天一早他帶上幾個馬勇去接駕,路上如果拳民阻攔,就直接斬殺。留下官員負責把三個城門打開,把街道整理一下,再把城內館驛準備好。可是,廚師不久又回來了,原來走到半路,所帶的食物被路過的潰逃士兵搶光了。吳永也沒辦法。

第二天一早,吳永帶着幾個馬勇騎馬去榆林堡,還好,出西城門時,拳民聽說誰攔殺誰,也沒人敢阻攔,順利出了城。可出城8、9里,天就下起了大雨,他冒雨往榆林堡趕去。半路上,遇到了打前棧的軍機大臣趙舒翹趙舒翹問他在榆林堡是否做了接駕準備,吳永說準備了,可能不太周全。趙舒翹說,有房舍就行,兩宮飢寒已滿兩日,情狀極困苦,兩宮能在那裡稍事休息就行。大駕馬上就到了,你趕快去吧。

吳永趕到了榆林堡,這里的居民早已逃跑一空,街上的店鋪都大門緊閉,到了驛站一看,也就只剩下了一個驛卒。驛卒說,這全堡的人都逃空了,這里的食物馬匹,也被路過的兵匪搶得差不多了。還剩下幾匹老馬。這里有三處騾馬店,稍微進行一下整理,可供休息,也在三個店各準備一鍋粥,可又讓兵匪搶吃了兩鍋,死保住了一鍋。吳永說,那也沒辦法,先把這一鍋粥保住吧。

不一會,肅親王善耆先行來到,見過面後,囑咐吳永認清太後、皇上坐的轎子,和接駕的禮數。這時,後面的車駕已到,吳永按規矩接駕。慈禧進店不久,就讓太監把吳永招了進去。

吳永戰戰兢兢地進屋拜見。吳永看到屋中有張方桌,方桌左右有二把椅子,慈禧太後穿着布質衣服,頭發鬆散,坐在右側椅子上。吳永連忙跪倒叩頭。

慈禧問了吳永的姓名,永字怎麽寫,藉貫,任懷來知縣幾年,這里離縣城多遠,有沒有做準備等。吳永一一作答,說,因為昨晚才接到消息,準備不周全。

吳永剛說完,慈禧放聲大哭,說:“我和皇上連日歷行數百裡,竟然沒見到一個百姓,官吏更是一個也沒見到;今天來到你的懷來縣,看到你身着官服來迎駕,真可謂是我的忠臣了!我沒料到大局壞到如此,見到你,還失地方官員的禮致,難道本朝江山還可以安然無恙嗎?”慈禧哭得很傷心,吳永也禁不住跟着哭了起來。

图片alt

慈禧哭完,又對吳永講起沿路的苦楚:“連日奔走,得不到飲食,又冷又餓。口渴了,讓太監去取水,找到了水井,卻沒有取水器具,有的水井里還漂着人頭。不得已,採來秫桔桿,和皇上一起嚼,得些漿汁,就算解渴了。昨天夜裡,我和皇上僅有一個板凳,我倆背貼背坐着直到天明,那時寒氣凜冽,森然入毛發,真難以承受。你看看我已完全成了一個鄉下姥姥了,皇上也一樣辛苦,到現在兩天了,還沒吃上一頓飯,餓得難受。你這里預備了食物了嗎?”

吳永答道:“本來準備要餚席,但是被潰兵搶了,還煮了三鍋小米綠豆粥,也讓潰兵搶去了兩鍋,還剩下一鍋,但怕這飯太差不敢上進。”

慈禧一聽,說:“有小米粥?太好了,太好了。馬上送來吧。在患難之中,有此也知足了,還敢嫌說好不好呢?”

這時,慈禧又忽然說:“你就當見見皇上。”然後說:“蓮英,你快引他見皇帝。”

其實,光緒皇帝當時就站在左側空椅子旁邊,身上穿着一件半舊的湖縐棉袍,寬襟大袖,上無外褂,腰無束帶,頭發有一寸多長,蓬頭垢面,極其憔悴。吳永跪拜了光緒,可光緒一句話不說。吳永又跪回到慈禧跟前。

慈禧說她累了,讓吳永先下去。吳永到得外面,連忙把小米粥讓太監送了進去。太監又出來要筷子,吳永這時去哪裡找去,還好,他帶的小刀上,有筷子,馬上擦了擦讓太監送了進去。慈禧知道其他人也沒有筷子用,就讓人們折來秫桔桿作筷子用。人們吃着這一鍋粥,吃得還挺

一會,李蓮英從屋裡出來,對吳永豎着大拇指說:“你很好,老佛爺很歡喜!你用心伺候,必有好處。”又說:“老佛爺很想吃雞蛋,你能不能找來?”

吳永說:“這里好久沒人住了,恐怕不好找。我去找找去。”吳永走到街上,看到有的店鋪空着,能進去,就進去到處找,還真不錯,在一個抽屜裡面,找到了五顆雞蛋。吳永連忙拿着跑回去,手下也都沒在,自己親自找鍋竈生火煮雞蛋。又找到一個空碗,找了點鹽,把雞蛋煮好一並讓太監送了進去。

图片alt

不一會,李蓮英又出來了,對吳永說:“老佛爺很受用,剛才送進的五顆雞蛋,她竟吃了三顆,另二顆賞給了皇上,別人就吃不上了。這是好消息啊!另外,老佛爺想抽水煙了,你有找到紙吹不能?”吳永心想,這去哪裡找這玩意去啊,不過一想,自己身邊還帶着幾張草紙,就自己找個地方搓了五個紙吹,交給太監送了進去。

幾分鐘後,慈禧從屋內出來了。手拿水煙袋,自點自吸。看來是吃飽了,過煙癮呢!隨後看到了西廂房裡的吳永,又把他叫了過來。吳永沒辦法,趕緊過來,跪在了院中的泥地上。

慈禧先問了他幾句瑣事,然後說,他們出來倉促,沒來得及帶衣服,皇上和格格們也是,問他能不能找點衣服給他們穿。隨後讓他提早回去準備,一會他們就要啟程到他的懷來縣城。

吳永答應着,但哪敢先走,直到送慈禧等人出發後,才從小路,快馬趕回了縣城,又去進行了安排佈置。

然後,吳永回到家中,翻找衣服。他的妻子已去世,衣服在京城沒帶來,他母親也去世了,她的衣服還放在這里。吳永把他母親的衣服挑了一件好的,準備送給慈禧,又從自己的衣服中,挑了一件給光緒。給格格的衣服,沒辦法,也從自己的衣服中挑了幾件,準備讓她們穿。他的姐夫也在這里,在他姐去世後,剛續娶了新妻子,吳永就把她的梳妝盒一起拿來,準備送給慈禧。

图片alt

慈禧到懷來縣城後,吳永安排得更妥一些,吃飯吃得更舒適了,吳永找出來的衣服,慈禧、光緒、格格們都穿上了。以後的路途上,地方官員的準備就充分,慈禧的日子也就好過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