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如果九爺胤禟不求情,年羹堯真的敢動這十名大內侍衛嗎

年羹堯之前只是個揚州小小的偏將,都敢殺了八爺黨的人,況且現在已經升級了“西北王”,他是有先斬後奏的職權,權謀之術,就看殺了有沒有利於他自己了,滿洲鑲藍旗大將富寧安,不是照樣以“屢抗軍令”為由,被年羹堯亂箭射死了,殺河南一個三品官員都不眨眼的。況且西北天高皇帝遠的,如果九爺胤禟不求情,年羹堯有很多種理由殺掉穆香阿他們幾個。

首先我們來瞭解一下,雍正為何突然要派九爺和這十名大內侍衛來年羹堯西北大營?

图片alt

為了堵住“流言”,雍正決定讓十名御前侍衛和胤禟和前往西北大營效力

《雍正王朝》中,雍正登基之後,為了嚴格控制了西北大軍的糧草供應,所以讓年羹堯牽制西北大軍統帥的十四阿哥,並且進而召十四阿哥胤禵回京,立馬剝奪其兵權。

然而,此時青海的羅卜藏丹津叛亂不斷,西北無首,所以雍正則冊封自己親信年羹堯為撫遠大將軍,統領朝廷二十三萬兵馬,節制西北四省的軍政事務,全力剿滅叛亂。

初任撫遠大將軍的年羹堯,雖然有着雍正的器重,但是位置並未坐穩。此時他統帥的西北大軍中,存在着明顯的三種勢力。

图片alt

其一以岳鐘琪為代表的年羹堯舊部。這批人都忠誠於年羹堯,跟隨他出生入死多年,這是年羹堯在西北軍中最為倚重的力量。

其二,以伊興阿為代表忠於雍正的將領。由於雍正重用年羹堯,這些將領進而對於年羹堯很敬重,雖不像岳鐘琪帶領的舊部言聽計從,但是,服從年羹堯的統帥,同時,也是替雍正監視西北大軍的實際情況。

其三,以富寧安為代表的八爺黨的舊部。盡管已經失去了兵權,但是在西北大軍中,仍有加強的勢力,並且這些將領與十四阿哥以及八爺黨有着密切的聯系,這些人對於年羹堯的到來並不歡迎,因而對於年羹堯非常的抵制甚至是採取了敵對的態度。

图片alt

這樣的情況下,年羹堯想要統帥隸屬於不同勢力範圍下的二十三萬兵馬,齊心合力地平定叛亂,並坐穩位置,可以說是困難重重,因而年羹堯先要做的,就是確立自己在軍中的絕對威信,從而建立對大軍的絕對控制權,這樣才能保證自己的將領能夠順利的執行。

而在這三股勢力中,自己的人是絕對聽自己的話,雍正的人在雍正的授意下也會以大局為重服從自己的軍令,但富寧安為首的反對派卻公然抗命,讓年羹堯顏面無存,所以此時富寧安成為了年羹堯的眼中釘。

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富寧安的不服從,且公然叫囂,死也成為了必然。

富寧安兵敗後,年羹堯以“屢抗軍令”,在軍前射殺了冒進兵敗的富寧安。結果十四阿哥將富寧安的妻兒帶到皇太後烏雅氏面前。

图片alt

要知道,富寧安是烏雅氏家族的親戚,年羹堯卻對其先斬後奏,烏雅氏不僅對年羹堯充滿了憤怒,也對他的妹妹年秋月懷恨在心,甚至對於兒子雍正也是愈發的不滿。

這時候,雍正正準備起身去安撫烏雅氏,十三阿哥胤祥向雍正講述了一件事情。

胤祥說:“皇上,您知道外面怎麽傳的嗎?”

雍正詫異地轉過頭望着胤祥。

胤祥說:“外面傳皇上心裡只有漢人,沒有滿人;眼裡只有奴才,沒有兄弟。”

雍正皺了皺眉頭:“這話是從哪裡傳來的?”

胤祥:老九的門人。

图片alt

胤祥的一番話,讓雍正感受到極度的不安。在此之前,雍正經歷了“山西諾敏案”、“科場舞弊案”,盡管雍正用跪拜的方式向天下人謝罪,並且也將涉事的兩位“主犯”諾敏和張廷璐處死。

然而這並沒有改變雍正的不及輿論處境,反而成了朝堂上下以及市井之間對雍正的不滿聲音。

首先,詬病用人方面。

除了錯誤用諾敏和張廷璐,釀成了兩起弊案,讓雍正顏面盡失之外,雍正還破格提拔劉墨林,引發了朝中傳統勢力的抗議。重用大字不識的李衛,為“酷吏”田文鏡護短,眾人對此也頗有微詞。

更關鍵的是,雍正讓年羹堯替代原來的大將軍王十四阿哥胤禵,更是讓人認為“任人唯親”,就連太後烏雅氏都予強烈的反對。

其次,西北龐大軍需開銷引起不滿。

年羹堯平叛進展緩慢,雍正皇位又未坐穩了,為了支持年羹堯在西北平叛,不惜得罪滿朝大臣,幾乎耗盡了國庫,但都兩年時間了,年羹堯遲遲尋找不到叛軍,而且龐大軍需開銷喪國家貝上了沉重的財政負擔,就在這時候,出現了對於雍正的反對聲音,讓雍正陷入了更加被動的局面之中。

雍正再聽到“重用漢人,不用滿人;重用奴才,不用兄弟”的“流言”時,內心的憤怒可想而知了。

图片alt

於是乎,雍正開始了他的“反擊”行動!

所以在會議上,雍正當眾宣佈,派“上三旗”的十位大內侍衛前去西北年羹堯大營效力。

緊接着又說:“不是有人說,朕心裡只有奴才,沒有兄弟嗎?那好,擬旨,叫胤禟也前去當差歷練。”

雍正此舉,是用實際行動來應對外部對他的質疑之聲,同時是藉此來威懾那些編造對他不利言論的人,特別是“八爺黨”的成員,這下好了,全部是滿人,既可以讓謠言不攻自破,又可以給他們進行反擊。

再就是,雍正的主要心思是擔心年羹堯,因為富寧安死後,年羹堯就是“西北王”,手握的是二十萬重兵。他必須得防年羹堯別有用心,鄔思道也曾經提醒過雍正要防着點他。所以派去十個御前心腹去監視年羹堯,同時也可以監視九阿哥胤禟。

但雍正沒想到,他的計劃最終功虧一簣,而破壞計劃的不是別人,恰恰正是年羹堯。

图片alt

年羹堯狼子野心:殺十名大內侍衛不是年羹堯的目的,真正目的是收服

年羹堯得知雍正派十名大內侍衛和九爺胤禟前來西北大營的消息後,就已經揣摩到雍正的用意了,一是來監視他的;二是讓他“管教”九爺胤禟。

但此時的年羹堯並不想得罪八爺黨,所以對雍正的暗示,他並不準備執行,可又不能不顧及雍正的“命令”,在這樣的情況下,年羹堯決定拿穆香阿為首的大內侍衛開刀。

因為年羹堯知道這十名大內侍衛的厲害,不僅僅是皇親國戚,手中都有着“密折專奏”的權力,軍中的信息和他的一舉一動直接為雍正所知,所以年羹堯解決辦法,就是使出同樣坑富寧安的伎倆,激怒對方犯錯。

图片alt

年羹堯先是派大內一等侍衛護送九爺胤禟前往軍營,見到九爺胤禟時,年羹堯微笑上前打招呼,直接忽視了十名大內侍衛的存在。

十名大內侍衛畢竟是皇親貴族,哪受得了年羹堯這樣奴才出身的冷眼與不屑啊,心裡不爽喝悶酒了,結果跟西北軍營的將兵鬥毆。

當侍衛來報,年羹堯得知十名大內侍衛喝酒鬧事後,一陣邪笑,露出嘴角那一道“斷殺紋”,這時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图片alt

所以年羹堯準備藉由軍令將這十位大內侍衛處死,不過年羹堯不是真的想處死他們,而是想讓他們乖乖聽命於他。所以使眼色授意手下去通知九爺胤禟,其實,就是九爺胤禟和年羹堯心有靈犀合演的一齣戲。

說白了,胤禟和年羹堯就是演一齣戲,就是給不知天高地厚的穆香阿等人上了一堂課。而且,在來西北的路上,九爺胤禟就已經收買了這十名大內侍衛了。所以,年羹堯和胤禟一拍即合,給十名大內侍衛一個“下馬威”。

這時胤禟火急火燎趕來,用下跪懇請的方式,為穆香阿等人求情,年羹堯看這十名大內侍衛是個慫包,也就順坡下驢,不殺他們了。

图片alt

其實,不是九爺胤禟下跪求情,年羹堯給他面子不殺穆香阿的,權謀之計,年羹堯也會權衡利弊,殺與不殺,只有他來決定。

如果這十個大內侍衛很有骨氣,很有能力,沒有不辜負雍正,那麽這十侍衛的出現對年羹堯的在軍中的影響力形成了巨大挑戰,以年羹堯的秉性,不殺他們是不可能的。

就算九爺胤禟下跪懇請,用錢來砸,年羹堯照樣也會殺,不可能給自己留下十把刀子的。

從後期年羹堯治軍的嚴格程度來看,他在前期肯定是殺了很多敢於違反軍令的人。比如西北大捷後,雍正檢閱年羹堯部隊時,因為天氣炎熱,命令將士脫掉盔甲,但沒有年羹堯同意,這樣將士都不動,這樣的部隊紀律,絕對是年羹堯一路殺出來的。

图片alt

所以如果九爺胤禟不求情,軍令就會被破壞,這是年羹堯不能容忍的,所以年羹堯就坡下驢,以九爺出面求情達到自己目的罷了。

年羹堯是雍正的心腹沒錯,但他敢殺太後的親戚富寧安,敢殺雍正的女婿哈慶生。這說明雍正賦予它了絕對大權。但是九阿哥不是雍正的心腹,雍正和老九一直有嫌隙。

因此殺與不殺,真的不在九爺求情能阻止的,而且前面也說了,年羹堯有先斬後奏的權力,而且這十名大內侍衛確實也犯了軍規,年羹堯可以找很多種理由他們下手。

图片alt

最到最後

所以說,年羹堯殺不殺這十名大內侍衛,不在於九爺的求情,而是在於年羹堯權衡利弊,權謀之計,選擇了一個絕佳的解決辦法,先是試探穆香阿等人是否有骨氣,結果幾個人都是草包,再巧妙地演一齣“恩威並施”心理戰,進而在年羹堯面前徹底“服軟”,不僅不敢再對年羹堯冷嘲熱諷,反而極力討好年羹堯。加上之前九爺胤禟又用一疊銀票將這些人成功“收買”,這使他們的“密折”中,都是稱贊年羹堯的好,所以年羹堯的目的終於達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