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憲宗的子嗣數量僅次於朱元璋,為何還有人抓着萬貴妃不放?

有明一代,兒子最多的是朱元璋,有二十六個。僅次於朱元璋的,就是明憲宗,有十四個兒子。既然明憲宗有這麽多孩子,那為何萬貴妃還會背着“善妒殺嗣”罪名呢?

個人認為,萬貴妃有可能是被明清文人黑了。

第一,按照《明史》的記載,萬貴妃是個心理變態的人,自己沒孩子,便強迫後宮懷孕的妃子打胎,導致明憲宗長時間都沒兒子。

時萬貴妃專寵而妒,後宮有娠者皆治使墮。柏賢妃生悼恭太子,亦為所害。

图片alt

但根據《明憲宗實錄》的記載,萬貴妃還活着時,雖然言官多次彈劾她,列舉了很多關於她的罪狀,如恃寵而驕、縱容本家親戚禍亂朝綱等。

但在言官的彈劾中,卻沒提到“善妒殺嗣”。

要知道,《明憲宗實錄》是明孝宗在位時期命人修撰的。

都已經是孝宗時代了,揭萬貴妃老底,還擔心被打擊報復?不可能嘛。

如果萬貴妃真的是個打胎隊長,憲宗的實錄裡面就不可能完全沒記載。

當然,也存在明孝宗“為尊者諱”的情況。

這個事情說出去太難聽了,孝宗不希望老爸的名聲太難聽。

可是,這只是一種猜測。並沒有依據能證明。

所以,關於萬貴妃逼妃子打胎的記載,大概率是編的。可信度不太高。

也就是說。萬貴妃確實是個小心眼的人,這點不能否認。女人嘛,誰都希望自己的男人專寵自己。但要說她逼其他妃子打胎,這就是在抹黑了。她只是小心眼,並不是一個變態毒婦

图片alt

第二,成化六年之前,明憲宗之所以只有三個兒子。很大一個原因,是由於憲宗當時只有三個後妃

一個是憲宗專寵的萬貴妃,另外兩個是明英宗生前為憲宗指定的王皇後和柏賢妃。

其實還有一個吳皇後,也是明英宗生前為憲宗指定的妃子。但吳皇後在明憲宗繼位僅一個月,就被打入了冷宮。

大體來看。

成化四年以前,憲宗只臨幸萬貴妃一人。而萬貴妃由於年紀大,生下一個兒子後(也就是憲宗的皇長子),就再也不能生育了。故而也就導致在此期間,憲宗只有一個兒子。(結果還夭折了)

到了成化四年,滿朝文武都為憲宗的兒子問題操心。為了堵住眾人之口,憲宗便臨幸了柏賢妃。而柏賢妃也很爭氣,在次年就為憲宗生了皇次子,這便是悼恭太子朱祐極。

成化五年,明憲宗偶然臨幸女史紀氏,明孝宗因此於次年出生。

現在很多人都說明憲宗是色批,後宮一群後妃不臨幸,看見一個女官就睡了。

這可真是冤枉明憲宗了。因為成化五年的大明後宮,仍然只有三個後妃

一個是明憲宗不願意碰的王皇後。

一個是已經生不出孩子的萬貴妃。

還有一個是正在坐月子的柏賢妃。

後宮沒人,且大臣們又催皇帝趕緊生兒子。憲宗自然也就只能找女官生孩子了。

這里要註意了。明孝宗出生時,他的二哥朱祐極還活着。

图片alt

因此,《明史》說萬貴妃善妒殺嗣,專盯着孝宗的母親紀氏迫害,是因為她擔心紀氏會誕下皇子,影響自己的地位,這明顯是錯誤的,也不符合邏輯。

我要是萬貴妃,肯定是優先弄死朱祐極。畢竟,這孩子已經被封為太子了。而紀氏當時還只是懷孕了而已,誰也不知道她肚子里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

成化六年至十二年期間,憲宗為什麽一個兒子都沒有,我不知道原因。

但很有意思的是,憲宗的第四個兒子,也就是興獻王朱祐杬的母親邵氏,她在生下朱祐杬之前,地位也不高。直到朱祐杬出生之後,她才被封為宸妃。

另外,朱祐檳和朱祐楎的母親張德妃;朱祐橓和朱祐楷的母親楊恭妃。也是一樣情況。

她們原本也是身份不高的宮女或嬪,是在生下皇子後,才陸續晉升為妃子。

這說明,憲宗中前期的後宮,正兒八經的妃子很少。而憲宗不廣納妃子的原因,可能就是因為他太愛萬貴妃了,太想讓自己最心愛的女人給自己生孩子

直到憲宗30歲,見到萬貴妃已經47歲,已經無法生育了。他這才改變想法,為了明朝的江山社稷考慮,開始臨幸其他女人,陸續又生了11個兒子。

图片alt

景德鎮造鬥彩雞缸杯,拍賣價值將近三個億。這是萬貴妃生下皇長子後,憲宗命景德鎮專門燒制的。

之所以會以雞為繪畫主題,是因為萬貴妃懷皇長子的當年是雞年。杯外壁所畫的一隻公雞帶着一隻母雞和一群小雞,代表了明憲宗和萬貴妃以及他們的孩子。

憲宗通過這件瓷器,表達了他對自己與萬貴妃如同尋常百姓般的夫妻生活的嚮往。

图片alt

第三。按《明史》的記載,萬貴妃讓張敏弄死還未出生的明孝宗。但張敏沒有遵萬貴妃的懿旨殺害孝宗,而是瞞着憲宗和萬貴妃,將孝宗偷藏在宮中供養。直到有一天,他見憲宗感嘆自己一把年紀還沒孩子時,才把孝宗的事情和盤托出。

而憲宗看到孝宗後,說這孩子像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便直接就認了兒子。

衣以小緋袍,乘小輿,擁至階下,發披地,走投帝懷。帝置之膝,撫視久之,悲喜泣下曰:“我子也,類我。”

也就是說,按《明史》的說法:六年未見一面的兒子,憲宗直接相認的依據是爸爸認為兒子長得像自己。

但是,我們只要看憲宗和孝宗的畫像就可以發現,這父子倆人,根本就不像。

图片alt

明英宗和明憲宗一看就是親生父子。

但明憲宗和明憲宗,長得根本不像。

图片alt

既然不像,那《明史》的說法就不成立。

所以,《明史》中關於“張敏從宮外拉了一個六歲的孩子給憲宗,說這是他親兒子,憲宗直接就認了”的記載,明顯是有bug的。

憲宗之所以相信孝宗是自己兒子,真正原因是憲宗從一開始就知道孝宗的存在。他是看着孝宗長大的。

能證明這個論述的史料有很多。

如商輅的奏摺《商文毅疏稿》;

如尹直所著的《謇齋瑣綴錄》;

還有陳宏謨的《治世餘聞》。

成化中,皇妣紀氏得幸,有娠。萬貴妃既覺,恚而苦楚之。憲廟乃密托病,出之安樂堂,以痞報,而屬門官照管——《治世餘聞》

孝宗還在娘胎時,憲宗就知道了消息。

只是憲宗聽說萬貴妃因為這事吃醋了,才以紀氏生病為由,將其安置在安樂堂,讓萬貴妃眼不見心不煩。

之後的幾年,孝宗從出生,到長到六歲,憲宗都派了心腹內侍全天候照顧孝宗和紀氏。

既誕,密令內侍近臣,謹護視之——《治世餘聞》

直到張敏把孝宗的事實告訴萬貴妃。加之當時乾清門起火,憲宗認為這是老天爺對他隱藏兒子的報應,這才大大方方地把孝宗和紀氏接回了宮里。

而萬貴妃在知道事情後,還埋怨憲宗,說怎麽能只瞞着我一個人呢?

為了表達誠意,萬貴妃以極高禮儀接待了孝宗和紀氏。

註意,前面說了,王皇後是擺設,而憲宗又專寵萬貴妃。此時的萬貴妃,實際是僅次於周太後的後宮二號人物。所以,不要小看了她對紀氏和孝宗的客套之舉。

因為這相當於是後宮真正的皇後,接納了紀氏和孝宗母子。意義很重大。

至是,太監張敏厚結貴妃主宮太監段英,乘間說之,貴妃驚雲:“何獨不令我知?”遂具服進賀,厚賜紀氏母子,擇吉日請入宮——《謇齋瑣綴錄》

图片alt

孝宗回宮後,還有兩點需要註意。

一是萬貴妃與明孝宗的關系。

按《明史》的記載,周太後因為擔心孫兒被害,不允許萬貴妃靠近孝宗。所以他們的關系很一般。

但是按照當時一手史料的記載,明孝宗被接回宮後,負責撫養孝宗的人,是萬貴妃。不是周太後

證據就是商輅的奏摺。

重以貴妃殿下躬親撫育,保護之勤,恩愛之厚,踰於巳出。凡內外群臣以及都城士庶之門聞之,莫不交口稱贊,以為貴妃之賢,近代無比,此誠宗社無疆之福也。但外間皆謂,皇子之母因病另居,久不得見,揆之人情事體誠為未順。伏望皇上勅令就近居住,皇子仍煩貴妃撫育,俾朝夕之間便於接見。——《商文毅疏稿》

這份奏摺簡單翻譯一下就是,聽說萬貴妃像對待親生兒子一樣扶養孝宗,大家知道後,都對萬貴妃稱贊有加。但孝宗生母紀氏的身體不好,大家希望皇帝能把紀氏安置在離孝宗近一些的地方,以便於孝宗盡孝。

明孝宗和萬貴妃的關系可能不太好,但他們肯定不是仇人。

第二是紀氏的死因。

眾所周知,孝宗和紀氏回宮後不久,紀氏就病死了。

按《明史》的記載,是萬貴妃害死了紀氏。

可無論是商輅,還是尹直,他們都知道紀氏的身體不好,也都猜測紀氏可能命不久矣。

這就說明,紀氏患病的事,其實很多人一早就知道了。不僅內廷的人知道,就連外朝的官員也知道。這並不是秘密

如果,孝宗生母真是萬貴妃害死的,這事能瞞得住?大明朝的後宮,藏不住秘密。

外朝的那些言官聽說後,豈不是要噴死萬貴妃!

可實際上,並沒有人因為紀氏之死而向憲宗彈劾萬貴妃。

包括繼位後的明孝宗,也沒有把母親的死歸罪於萬貴妃。

插一句,商輅是憲宗時期的內閣首輔,尹直是憲宗時期的兵部尚書,陳宏謨是武宗時期的江西巡撫。陳宏謨的年紀稍小,成化年間的事情應該是聽說的。但商輅和尹直都是成化時期的見證人。他們留下的資料,是有可信度的。

图片alt

第四,按《明史》的記載,太監張敏把孝宗活着的秘密透露給憲宗後,就在萬貴妃的脅迫之下,吞金自殺了。

但在尹直和陳宏謨的史料中,供養孝宗之事與張敏無關。在整個事件中,張敏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他把孝宗活着的消息透露給了萬貴妃

這方面的史料記載,前面已經列舉了,這里不再贅述。

由此來看,張敏不僅不是萬貴妃的眼中釘。

相反,他應該還是萬貴妃的寵臣。

而另據福建《金門縣志》的記載,張敏的死亡時間是1485年,比《明史》的記載時間晚了九年左右

(成化)二十一年,敏疾,帝遣太醫診視。訃聞,震悼,遣司禮、御馬二監治喪,賜寶鈔二萬貫、冠帽、牙牌、玉帶;祭二壇,戶部給齋糧麻布、工部造墳——《金門志·張敏傳》

這從側面也能證明,張敏應該不是萬妃的眼中釘。他也沒有搭救過兒時的明孝宗。

歷史上真正的張敏,可能是個牆頭草,為了巴結萬貴妃,不擇手段。

既然張敏不是萬貴妃殺的。那萬貴妃明顯就是被《明史》潑了臟水。

值得一提的是,《明史》關於張敏的記載也有bug

在萬貴妃的傳記中,說他死於成化十一年。

但在著名清官楊繼宗的傳記中,卻記載張敏在成化十三年,構陷楊繼宗,然後被明憲宗罵了一頓。

數與中官張慶忤。慶兄敏在司禮,每於帝前毀繼宗。帝曰:“得非不私一錢之楊繼宗乎?”敏惶恐,遺書慶曰:“善遇之,上已知其人矣。”——《明史·楊繼宗傳》

難道當時有兩個叫張敏的?不太可能。因為無論是《明史》中的張敏,還是《謇齋瑣綴錄》中的張敏,都是大太監。不是小角色。很多事跡都是重疊的。這就說明成化一朝,只有一個叫張敏的大太監。

那麽,作為正史的《明史》,為何會有這種明顯的低級失誤呢?

眾所周知,《明史》不是一個人編的。

編《明史》後妃部分的史官叫毛奇齡。編大臣本傳的史官,另有其人。

很可能是這些清朝史官在修史過程中,只負責自己的部分,沒有相互比照。於是也就產生了內容上的沖突。

图片alt

第五,關於萬貴妃善妒殺嗣,以及她殺害張敏的記載,最早出自《古山筆塵》,作者叫於慎行

純皇之誕孝廟也,時萬貴妃寵冠後廷,宮中有孕者,百方墮之。孝穆太後舊為宮人入侍,已而有孕。貴妃使醫墮之,竟不能下,乃潛育之西宮,報曰:“已墮。”上不知也。——《古山筆塵》

於慎行是萬曆年間的東閣大學士,在朝中的地位很高。但他畢竟是萬曆時期的人,並不是成化朝的見證者。

所以,他所著的《古山筆塵》,相比於尹直的《謇齋瑣綴錄》,可信度並不是很高。

也正因為可信度不高。所以,於慎行在文章的結尾處,還專門強調——“萬曆甲戌,一老中官(太監)為予道說如此。”

這是我從一個宮中的老太監那裡聽來的,至於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

說到這里,明朝史料對萬貴妃的記載,已經很清晰了。

大體可以分為兩類:

一是成化年間的人,以尹直為代表,記載了萬貴妃是個小心眼,但沒有關於她迫害妃子和皇子以及殺害張敏的記載。

二是明朝萬曆、崇禎時期的人,以於慎行為代表。不僅說萬貴妃是小心眼,而且還說她善妒殺嗣,心理極其的變態。

這兩種史料,明朝人其實更相信前一種。

比如創作《萬曆野獲編》的沈德符(萬曆時期的舉人)就曾說過:那些宮里的老太監,凈喜歡胡謅,傳前朝的宮廷事,十句話里有九句都是假的。

“初年老中官,不知宦寺傳言訛舛,更甚於齊東。予每聞此輩談朝家故事,十無一實者,最可笑也。”

图片alt

但是不知道為什麽,毛奇齡編《明史》的過程中,卻只收錄了於慎行的記載,而忽略了尹直等親歷者的記載。並且,毛奇齡還抹掉了於慎行在原文里的“免責聲明”。

把於慎行強調的“我也是聽說的”,直接變成了正史。以致影響了後來的人。

對於《明史》對萬貴妃的記載,有人說這是清朝故意抹黑明朝,有意而為之。

但是,乾隆皇帝在看過《明史》關於萬貴妃的章節後,很不滿意,認為史官抹黑了明憲宗和萬貴妃,氣鼓鼓的專門寫了一篇小論文,對內容進行了駁斥。

图片alt

乾隆這篇論文叫《駁明憲宗懷孕諸妃皆遭萬妃逼迫而墮胎》。內容就不列了,感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

所以我覺得萬貴妃被黑,應該不是清朝統治者的意思

有可能,是明末的部分文人為了黑明憲宗而有意之為。(毛奇齡也生於明末)

畢竟,只有如此寫,才最能突出明孝宗的人生傳奇性。能更好的抬高明孝宗。

至於文人為什麽要抬高明孝宗,這是顯而易見的事。

明朝皇帝中,孝宗對文人士大夫的態度最恭敬。不誇張地說,自宋朝滅亡後,元明清三代文人最有牌面的時代,就是孝宗在位的十八年。

這種對文人客客氣氣的文治皇帝,當然要捧了。至於那些視文人為奴才的滿清皇帝,重用宦官的明朝皇帝,當然要暗貶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