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中,有一種人不能殺,日軍不信邪,因此17萬日軍的喪命

導語: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全球都陷入到戰爭的泥潭之中,戰爭無疑是殘酷的,它的背後是遍地狼煙,哀嚎遍野,無數無辜的平民受到波及而丟了性命。但是戰爭中也是有着人性的光輝,由瑞士人亨利杜南建立的紅十字國際委員會以“維護和平,保護平民”為宗旨,保護和援助了不少戰俘與平民。

1863年的日內瓦會議上,不少國家聯名提議:保護傷員和醫務人員的人身安全,使其地位中立化。《日內瓦公約》也隨之誕生,它的主要內容是維護戰爭中最後的人道主義,給予了傷者生命的希望,保障了醫護人員的人身安全,瑞士、法國、比利時等十二個國家都在這份公約上簽署了名字。

图片alt

《日內瓦公約》的簽訂意味着在凶險殘酷的戰場中有了一絲人文關懷的人情味,其實在我國古代的春秋時期,戰爭的發起背後有着一大套繁文縟節,它是一種政治手段而不是為滿足野心才發動的侵略行動

雖然在春秋時期之後禮樂崩壞,禮儀無法約束殘酷的戰爭,孫武在《孫子兵法》中寫的“兵者詭道也”讓戰爭的性質改變為不擇手段的獲取勝利,不管使用什麽陰謀詭計也在所不惜,但是“師出有名”的道理還是流傳了下來。

图片alt

我國古代的戰爭中還是有着人性的底線,比如兩軍交戰的時候雙方要處理好各自軍隊的屍體避免疫情的發生,以及對於醫護人員的基本保護等等。

《日內瓦公約》的出現也說明人們對於戰爭的底線還是有所認識的,但是日本卻是那個“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它竟然無視了國際上的默認規則,在戰場上大肆屠殺手無寸鐵的醫療兵,能乾出“南京大屠殺”這種慘絕人寰的事,它們能做出挑戰國際公約這種事也自然不足為奇。

图片alt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野心日漸膨脹的日本無視了自己盟友德國納粹不要招惹美國的勸告,它派出海軍以及兩百多架戰鬥機前去偷襲停靠美國四艘航空母艦的達爾文港,盟軍在達爾文港並沒有部署比較強勁的防空力量,導致駐扎於此的一萬五千士兵對盤旋在上空的日軍飛機無可奈何,只能被日本戰機炸的潰不成軍

日軍在偷襲達爾文港時,日軍飛機四處投放炸彈導致附近的平民被誤傷炸死,澳大利亞政府對此事十分上心,在戰鬥結束後迅速派出了一支醫療隊伍搶救被炸傷炸殘的百姓。醫療隊伍來到達爾文港附近救援平民時,竟然被日軍士兵包圍抓捕,更令澳大利亞醫療隊伍始料未及的是,日軍高層竟然下令將這支醫療隊伍全部處死

图片alt

這個消息傳回澳大利亞政府後,迫於當時日本軍事力量強盛,澳方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咽,這也導致一直保護中立的澳大利亞加入到盟軍方一同抵抗殘暴的日軍。一次戰鬥中,澳方軍隊配合盟軍隊伍擊敗了日本海軍隊伍,成功將一支日軍隊伍圍困在島上,並且繳獲了日軍的物資,這支隊伍在飢寒交迫的情況只好選擇了投降,這一戰澳方一共俘虜了十七萬日軍士兵

图片alt

《日內瓦公約》中規定,不得殺害投降的俘虜,但是日軍之前殺害澳大利亞醫療隊伍一事讓澳方始終耿耿於懷,既然日本人已經違反了國際規定,那也別怪澳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殘忍的手段對待日軍俘虜了,澳大利亞決定將這十七萬日軍俘虜全部斬首示眾,以慰被日軍殘忍殺害的醫療隊伍在天之靈。

日方聽說了自己的十七萬士兵被澳方屠殺後也無可奈何,它畢竟違反《日內瓦公約》,殺害了澳方的醫療隊伍在先,日本人是沒有資格指責澳方屠殺俘虜一事是不符合國際規則的,更何況作為二戰戰敗國,日方在國際政治層面上並沒有話語權,試圖挑戰國際公約的日本只能吞下了自己所釀成的苦果

图片alt

結語:人在做,天在看!當初風頭正盛的日本殺害澳大利亞的醫療隊伍後,他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不僅將中立的澳方推到了盟軍一方,還導致自己的十七萬士兵遭到了澳方的報復,這可謂是大快人心。

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國際層面上的形象無疑是暴虐殘酷的,日本軍隊在各個國家犯下的罪行簡直是罄竹難書、駭人聽聞,但是日方如今竟然還在欺瞞自己國家的民眾,將自己發起的侵略戰爭美化為一場“聖戰”,拒絕承認自己犯下的罪行,更是扭曲歷史,讓日本的下一代不瞭解自己前輩所犯下的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