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豪捐款國外高校,是利用美國高校潛規則護犢,有錢就是任性

中國人有錢了會乾什麽,有人說我賣兩碗豆漿,喝一碗,倒一碗。這只是一句戲言,真正有錢了,古代中國人是買官,近代是捐款,不是捐給希望工程,中國的頂級富豪是紛紛捐助高校,國外的高校。

為何中國富人要捐助國外的知名高校,哈佛、耶魯、加州理工等,這是為什麽呢?科技無國界?少來,這個世界無事獻殷勤,非姦即盜。

在揭曉答案之前,我們先瞭解一下中國古代的賣官鬻爵。中國古代的賣官,其實很多時候幕後真正的莊家是皇帝老兒本身。

图片alt

古代政府的收入一般來自鹽稅和鐵稅兩個大頭,不像現在有各種各樣的消費稅,如煙草稅,你不抽煙不要緊總不可能不開車吧,還有燃油稅……

因而古代政府一遇到戰爭、瘟疫就國庫告急,即便不是緊急情況,就是皇帝出去多游玩幾次,資金都捉襟見肘。

隋煬帝下揚州獵艷,玩得腎虛加庫虛,被宇文化及截胡,弄死在牡丹花下;乾隆就聰明多了,也喜歡外出泡妞,沒錢怎麽辦,讓和珅出面創收,買官賣官。有錢後,乾隆七下江南,和珅全程陪嫖看賭人生痛苦,但也因此走上人生巔峰。

試想想,大清朝的言官,王傑、劉羅鍋這些會不彈劾和珅才怪,乾隆也算一代明君能不知道,只因乾隆才是真正的莊家,和珅是他推到前面的擋箭牌,所以乾隆才會睜隻眼閉隻眼。

中國賣官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秦朝。在古代,士農工商中商人被認為投機倒把,是萬惡的中間商,地位是最下賤的,但搞商業也是最容易創造一代財富神話的。

商人有了錢會做什麽?自然是要改變地位。有需求就有市場,賣官就出現了,並形成一個成語“賣官鬻爵”。

公元前243年,秦始皇剛剛橫掃六國,也打得國庫空去建立霸業的秦國,時逢蝗災和大疫,賑災抗疫哪樣不是錢,秦始皇無奈下令“百姓每交納1千石粟,可以授予爵位一級。”

1000石粟便是600石小米,換算成現代計量單位,約為21噸小米。按目前的小米的行情折算成人民幣,約10.93萬元至12.33萬元人民幣。最低一級的“公士”爵,相當於現在的村乾部或者小科員。

图片alt

到了漢武帝時期,打匈奴連年徵戰,加上漢武帝也是一個享樂的主,導致國庫空虛,為了彌補虧空,漢武帝允許買官和犯法者以錢贖罪。

賣官,秦始皇是收米,所售賣官職均不掌握實權,非關鍵崗位,更多的是名氣;漢武帝是收錢,剛開始也是效仿秦始皇不給實權,結果漢朝老百姓個個是人精,不見兔子不撒鷹,買者較少。

無奈之下,漢武帝賣官賦權,但價格高昂,升一級要8.5斤黃金,相當於人民幣160萬元。

後來的安史之亂後的唐朝、元朝和清朝末年均出現了政府層面的賣官,但最奇葩的當屬漢武帝的“那孫子”漢靈帝和元順帝這兩個奇才。

漢靈帝執政時,設立了專門的官吏交易所,不僅搞出了一整套的價目表,明碼標價賣官,還出台競標法,出價最高者上任。

最扯淡是允許“打白條”,想買官卻又沒錢怎麽辦,不怕,餓死膽小撐死膽大的,可以先賒欠,上任後搜颳了民脂民膏再補交,所以天下大亂,很快群雄割據,三國鼎立。

元順帝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當時的政策不管你有否才乾,只要納粟兩萬石,就授以正五品的實職,相當於州的州尹,權力夠大,但兩萬石粟相當於400多萬人民幣,而且元末,民間疾苦,老百姓易子而食,那是叫花兒腳桿上刮油——白忙。

花錢買官沒有回報,傻子才乾,因而當元順帝的賣官政策推行下去時,響應寥寥,元朝看到這種情況,想出來人類歷史上最荒誕的辦法——強制要求富人當官。

朝廷派出人到江南,把每個縣的富戶拘押起來,輒施拷掠,即嚴刑拷打,目的只有一個逼迫你做官,所以元朝末年是窮人造反,富人也造反。

說完古代,我們談當代。時代的進步是翻身農奴把歌唱,曾經最卑賤的戲子成了最賺錢和年輕人趨之若鶩的職業,商人也成了受人尊敬的職業,從第4位直接擠掉農和工沖到第二位,坐二望一。

那麽中國的頂級富豪在做什麽?2014年,時任SOHO中國董事長的潘石屹和CEO的張欣夫婦,代表SOHO中國基金會與哈佛大學簽訂“SOHO中國助學金”協議,哈佛大學捐款1500萬美元,不久後又向耶魯大學捐贈了1000萬美金。

夫妻倆的理由是用於資助在這兩所大學攻讀本科的中國貧困學生。但問題是中國高校裡面也有很多貧苦學生啊,而且能去美國讀這兩所名校的,不是自己家裡有錢,就是公派或者已經拿到獎學金的,真正的窮學生連機票錢都買不起,談什麽去美國。

图片alt

2014年,恆隆集團主席陳啟宗給美國哈佛大學捐款3.5億美元,相當於人民幣23億元,這是哈佛378年校史上收到金額最大的單筆捐助。

對此陳啟宗解釋說:“我捐給哈佛,實際上是為了幫助全人類應付健康危機。還有就是國外捐款手續比較簡便,在內地行善,有時候簡直就是自找麻煩。”

實際是7年後的2021年,新冠疫情出現後,美國迅速研製出疫苗,但卻以美國優先禁止向國外提供,這就是美國幫助全人類應付健康危機的實例。

至於國內國外捐款手續,霍英東先生當年也由此感慨,作者我窮光蛋一個,竭盡所能都無法享受這種經歷,就不發表意見了。

2016年,靠韓國網游“傳奇”致富的盛大網路董事會主席和首席執行官陳天橋夫婦,向美國加州理工學院捐贈1.15億美元。

夫妻倆的理由是之所以不給國內大學捐款,是因為之前捐的錢被莫名其妙的花掉了,他感到痛心疾首所以停止了國內捐款。

我想問的是,你都有錢捐款1.15億美元,為什麽不自己成立一個基金會管理捐款用途,看看李連傑的壹基金,姚明的姚基金,你就來個“陳基金”或“橋基金”,“翹基金”也行。

你說捐給國內不清不楚,我承認,但捐給麻省理工就不會被莫名其妙用掉嗎?麻省理工允許你派財務人員駐扎該校進行財務審核嗎?

一代香港天驕李嘉誠從80年代就開始向斯坦福捐款,總額高達3700萬美金,為感激他,加上示範作用,學校醫學院用了李嘉誠的名字冠名。

為何李嘉誠沒有被噴呢?那是因為汕頭大學那就是李嘉誠投資創辦的,對汕大的捐款累計已高達80億元人民幣。李嘉誠是海內海外都捐,比前面的富豪捐外不捐內自然是一碗水端平了,尤其作為中國人沒有厚此薄彼。

其實對於這些頂級富豪的捐款,早有人看透,玻璃大王曹德旺對這件事的評論就一句話:“潘石屹夫妻總是鬼精鬼精的。”

事出異常必有妖孽,其實這些富豪的捐款是有他們自己的考量的,誰會無事獻殷勤啊。

看看他們的子女,潘石屹夫妻的兒子前幾年入讀哈佛大學,李嘉誠的兩個兒子李澤鉅跟李澤楷也都是入讀的斯坦福大學。陳天橋的女兒,沒有報道在哪裡讀書,其實還用說嗎。

說白了,這些富豪捐款的目的是為自己的兒女鋪平求學之路。其實他們大可光明正大說出來,艷照門曝光後,面對指責和非議,阿嬌哭得天昏地暗,一句很傻很天真被大家嘲弄;

而張柏芝則硬太氣多了“那個時候我單身,個人的私生活想怎麽玩就可以怎麽玩,管你們什麽事。”

图片alt

有受虐傾向的廣大媒體和網友被懟後反而怒贊張柏芝真性情,是啊,別人單身,想玩什麽花樣或姿勢,想和誰玩都是別人的自由。

中國國內名校的運營和招生機制與國外名校差別巨大。美國大學像哈佛大學、耶魯大學、斯坦福大學這些名校都是民辦學校,不從政府那裡獲得運營資金,自然所有的制度和規則,政府說了不算數,敢指手畫腳,校董就敢回復:“你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

那美國名校資金從哪裡來呢,靠學費?美利堅大學學費每年為46000美元,每年的食宿費為14408,再算上其他水電網費、交通費等每年的總費用在7萬美元左右,摺合人民幣40萬元,和我們在國內讀大學比,真的太貴了。

其實不然,國內培養一個大學生吃喝拉撒,一年也要6、7萬人民幣,按購買計算,7萬美元還不如7萬人民幣,其實也差不多。

言歸正傳,學費這點錢對於一個學校的運作那是杯水車薪,再提高學費呢,不可能,美國大學雖然是私立,但建立時都是靠資助和慈善的方式,一開始就定了基調,不以盈利為目的。

那錢從哪裡來?美國高校的運營其實主要仰仗捐贈,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是捐贈,然後會直接使用一部分捐贈,剩餘的成立基金,由專業團隊進行基金投資。

進行捐贈中很大一部分來自校友,名校的校友捐贈率一般為30%~40%,哈佛大學的捐贈率為48%,排名第一的普林斯頓大學捐贈率更是高達68%;另一部分來自各國的富豪,一般為25%左右。

為了獲取更多捐助,有奶便是娘,美國各大名校在平常運營的時候對校友和富豪的資源非常重視,使勁渾身解數,吹拉彈唱。

美國各大名校的招生政策上就有極大傾斜和因地制宜,他們會根據捐款源頭來決定該地區的招生名額,甚至直接發給“入場券”,潘石屹捐款的次年,即2015年,哈佛給中國學生的名額就翻了一倍,潘石屹等人的子女也直接獲得那張舊船票。

這在中國則是不可能的,中國國內大學大都是公辦學校,經費有國家兜底,根本不愁,所以不會把富豪當上帝,自然在捐款制度上不會很完善,更重要一點,在中國,高考實在太重要了,它承載了太多人的希望,也背負了太多人的命運改變。

沒有人敢拿高考開玩笑,那時要騎木驢游街,再來滿清十大酷刑的,所以中國的高考相對公平許多,不會出現靠捐款入校的富二代。

中國的富豪也不敢碰這條導火線,學校也不敢,一旦發現會被罵死,校長大概率要引咎辭職或至少招生辦主任要遭起。

在美國則不同,捐款進名校,這是美國百年來教育界約定俗成的規則,當灰色規則被官方化和普世化,就不是潛規則了,中國富豪也就能光明正大的用這種方式給自己的孩子鋪路,畢竟我自己的錢想怎麽花就怎麽花,豆漿喝一碗倒十碗都行,不服,來戰,你也可以這麽乾。

哎,有錢就是可以任性,錢不是萬能的,但能解決99%的事。在富豪捐款國外高校這件事上,我們應該用理性的眼光去看待這些頂級富豪的捐助,護犢之心人之常情。

如果我有錢,我也會採用這種方法為自己的子孫踏平荊棘,保駕護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讓他隨風去吧,我們老婆娃娃熱炕頭,該怎麽過還是怎麽過。

图片alt

中國捐款的富豪中也有悲催的——鐘馨稼,出生於醫學世家,卻喜好理科,他自主研製出了一款新型電池,幾年內席捲市場,成為響當當的“電池大王”。

2011年,鐘馨稼一次向美國的一所大學捐款7000萬美元,因此還獲得了該校榮譽學士的學位。然而在捐完款後,鐘馨稼才知道自己的公司在財務上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結果在給美國捐款後不久,鐘馨稼被法庭判處支付給合夥人2億元的賠償,然而正是這次給美國的捐款讓鐘馨稼公司流動資金枯竭,最終他只能宣告破產!如此戲劇化的人生,真是讓人不敢相信!

人生無常,但也讓人不得不說,一個連自己公司財務狀況都搞不清楚的老闆,豈能做大做強,時代的風暴來了,豬都能上樹,只有風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