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才華關鍵時刻就是比別人多條路,李斯是咋憑一篇文章成功逆襲的

公元前238年四月二十日,秦王嬴政行冠禮,佩戴寶劍,開始接管秦國軍政大權。

同一年,服侍他母親太後趙姬的假太監嫪毐(làoǎi)身份被人“好巧不巧”地揭穿。嫪毐因為害怕,就詐用秦王的御璽徵調部隊,想去攻打蘄年宮作亂、殺死秦王嬴政,被秦王嬴政派出大兵鎮壓。滅嫪毐的三族,凡是他的同黨都被車裂、滅三族;他的門客中罪行輕的都發配到蜀地,一共有四千多家。秦王又把太後遷往雍地的萯陽宮,並殺太後與嫪毐所生的兩個兒子。

仲父呂不韋有推薦嫪毐“失察”的過錯,秦王嬴政因為他事奉先王功勞卓著,加上不斷前來求情的人絡繹不絕,就不忍心將他殺死。第二年十月, 呂不韋被罷免相國之職,離開京城,到他的封國河南洛陽。

图片alt

但這件事遠遠沒有結束。

秦國的王族大臣們趁熱打鐵,對怒氣未消的秦王嬴政建議說:“看看,現在從山東六國來到咱們秦國作官謀職的人,大都是像鄭國一樣帶着任務過來,都沒安着什麽好心。其實都是為他們自己的君主來辦事,經常挑撥離間我們君臣上下之間的關系,都是居心叵測、兩面三刀的卧底、姦細。因此,請大王將他們一律驅逐出境、永不錄用,以保證咱們秦國組織關系的純正與和諧。”

於是,秦王嬴政下令全國實行大搜索,驅逐外來人。客卿楚國人李斯也在被逐之列。

關於這段歷史上有名的秦王嬴政發布的“逐客令”,歷史上有兩個版本。

图片alt

史記《李斯列傳》里說是當初韓國水利工程師鄭國來秦國搞水利想疲敝、拖垮秦國,中途被秦國發現了,經過論證,還是讓鄭國繼續修下去,在公元前238年左右徹底完工。

逐客令就是因為這件事、在這個時間被秦國的王族大臣抓住機會,攛掇年少氣盛的秦王嬴政一怒之下在整個秦國實施的。

但是,同樣是史記,在《秦始皇本紀》中,司馬遷卻又對李斯上《諫逐客書》的原因做出了另一番截然不同的解釋:十年,相國呂不韋坐嫪毐免。大索,逐客,李斯上書說,乃止逐客令。——《史記·秦始皇本紀》

司馬遷對這兩種秦國逐客的解釋不置可否,他老人家是正史、野史一起收錄,分類記載。但究竟哪一種更接近歷史的真相呢?

到司馬光《資治通鑒》,乾脆就是在呂不韋被免相後緊跟着錄入,不做任何解釋。

那麽,到底秦王嬴政是因為鄭國的原因還是呂不韋罷相的原因引發的呢?

我個人傾向於是因為呂不韋被罷相的連鎖反應。

图片alt

我們知道,鄭國渠是公元前246年開始興建,到公元前238年左右竣工。

如果是因為鄭國渠事件,這也太性急點了吧?過河拆橋、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翻臉無情、不講道義雖然符合後世史書對秦國作風的評價。但是,如果秦國是因為鄭國曾以韓國間諜的身份而報復從六國來秦國的人才。那麽,這條新修建的渠為什麽還叫“鄭國渠”,而且一叫就是兩千多年,這樣啪啪狠抽秦國人臉的事,秦國人咋就能做得出來呢?他們為什麽不把它叫“嬴政渠”或者“秦渠”,反而非留下一個讓人嘲笑的把柄呢?

相比之下,呂不韋曾經門下三千門客,我想絕大多數都應該是六國來的,李斯是其中之一。而且,這些門客以後都根據各自的能力進入到秦國不同崗位上為秦國出力。

呂不韋出事,那些在秦王面前為他求情的應該就是這些人,這些人都與他有或多或少的交情,秦國的宗室大臣是絕不可能幫他說一句話的。因為求情的人太多,所以,秦王嬴政沒有馬上動手,心裡不快那是肯定的。所以,當那些宗室大臣趁機拱火、上眼藥要求清君側、驅逐這些外來戶時,秦王嬴政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

呂不韋以及他推薦的那些人都不可靠,現在秦王嬴政只能依靠這些秦國遺老遺少們了。

图片alt

話說李斯接到逐客令,被勒令限期離開咸陽。當李斯走到驪邑(離咸陽150里左右),來到驛站。

他在簡陋的房間里來回踱步,迴首自己奮鬥的一生,焦躁不安:自己來秦國已經十幾年,今年已經四十四歲了。先是投奔秦國最有權勢的相國呂不韋,從一個門客做起,一步一步逐漸走到今天客卿的地位。可誰知,就在自己漸漸看到奮鬥的曙光時,一個晴天霹靂、禍從天降。

先是秦王仲父呂相國被免,就在大家感念他的知遇之恩、兔死狐悲的時候,一群秦國的遺老遺少們竟然給秦王進讒言,要把我們這些外來戶一網打盡、全部驅逐出境,還他媽美其名曰說什麽“恭喜順利畢業”!

媽的!欺負人也不帶這麽囂張、跋扈、不講理的!

你們以為趁着這個機會讓秦王對我們痛下殺手、趕盡殺絕,我們就是待宰的羔羊?永遠沒有出頭之日了?

我現在這個樣子是絕對不能回去的,這樣我咋面對剛去世不久的師傅荀子和現在在韓國著書立傳的韓非子,我咋跟他們解釋我這麽灰溜溜失敗的經歷呢?

姥姥!既然你們不仁,那就別怪我不義了!

图片alt

你們可別忘了,我可是戰國最後一個儒家大師荀子的兩個高足之一,不給你們露一手,你們還真不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別以為你們有秦王罩着就可以橫行霸道,只要是擋住我升官發財的路,誰我都不慣着!

這次,我就連秦王跟你們一勺燴了。

想當年,我師父一篇《勸學》,讓全天下莘莘學子整篇背誦了兩千兩百多年。我雖然筆力不如師父,但是對付你們這些半文盲是綽綽有餘了;別以為你們有秦王罩着,你們瞭解秦王嗎?你們可以騙他一時,不可能騙他一世。

今天,我就要給你們的秦王一個當頭棒喝,把你們從我手裡奪走的一切連本帶利地再奪回來。

主意已定,李斯現在心裡構思一番,然後,坐下來,拿起竹簡,一字一字地刻上去。於是就有了被魯迅先生贊賞的“秦之文章,李斯一人而已”的《諫逐客書》。

這次李斯可一點也沒有客氣,開篇就沖着秦王嬴政的肺管子捅過來:你們秦國現在是牛了,可你們是咋牛的?忘記了吧?那好,忘記了我就給你們提個醒。你們引以自豪的什麽秦穆公、秦孝公、秦惠文王、秦昭襄王為什麽能稱霸、開疆拓土?是他們自己能嗎?還不是百裡奚、商鞅、張儀、範雎還有呂不韋(這個沒敢說)這些人幫他們奠定的?你們秦國出過什麽人才呢?

你們秦國人現在喜愛、追捧的那些美食、音樂、玉器、服裝、游戲,有哪個是你們秦國發明的?你們自己都有什麽?油潑面加上腌制酸菜用的大缸和泥瓦做樂器,還有那可以跟流行音樂比拼的秦腔,你們這些引以為豪的東西現在你們自己為什麽不要、不用?還不都是單一、老土、自己都嫌棄嗎?

图片alt

你們秦國現在有這麽好的基礎,你秦王又有“包舉宇內,並吞八荒”之雄心壯志,而且,你也廢寢忘食、夜以繼日地工作,你對有文採、才華的人才求賢若渴、禮賢下士。可是現在,你把好不容易從六國匯集來的人才都趕回去,只想用你們秦國的這些人。

我們這些人回去就是你們秦國的對手和敵人,我們太瞭解你們的做事風格和國內虛實了。等我們回去,你們秦國的好日子就到頭了。如果你想用你們秦國、當初你們自己都瞧不上的人來跟我們爭鬥,你就做夢吧?

《諫逐客書》,加上標題一共897個字,大氣磅礴、一氣呵成、可謂字字千鈞重。

李斯的《答逐客書》是秦朝歷史、中國歷史也是世界歷史上的一次發人深省、振聾發聵的國家、民族未來走向、強盛衰敗的歷史性提問!

那就是人才,特別是外國的人才,對一個國家的命運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如果一個國家只用自家的人才,那能不能達到“並吞八荒、包舉宇內”的世界頂級霸主地位?

秦始皇答對了,秦國就統一了六國而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大一統的封建王朝—–秦朝。

图片alt

將近二千二百年後的美國,在二戰結束的前夜,執行了羅斯福的“人才大戰”計劃,從德國、乃至全世界,廣泛地吸收人才,一度據說擁有全世界70%的頂尖人才,這才成為今天獨霸天下的“世界警察”地位、成就了全世界的美國。

如果美國有一天擁有全世界7%的頂尖人才會怎樣?那就只能是美洲的美國,世界的重心就必然會轉移出去了。

所以,人才是國家強盛的一個最重要的基礎。

看來,一個強大的國家,不僅要擁有本國的人才,更要吸引世界的頂尖人才,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李斯把竹簡寄出去,他憑藉著對秦王嬴政的理解和判斷,決定採取這種“響鼓用重錘”的警示方式進行最後一次絕地反擊,他確信自己會贏。

幾天以後,李斯掐指一算,轉機應該就在這一兩天就見分曉了。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夜已深,李斯站在驛站的窗前眉頭緊鎖、來回徘徊、久久無法入睡。

突然,與驛站相連的驛道上,微風中傳來車轔轔、馬蕭蕭、斷斷續續、人喊馬嘶的呼喊:“李斯大人!你慢些走!請你慢些走……”

李斯仔細側耳聽了聽,眉頭舒展、嘴角微微向兩邊翹起,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