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人抵制俄國的背後,是自身利益,還是戰略無奈?

歐洲人抵制俄羅斯,有骨子裡的倔強,更有戰略上的無奈。一方面是歷史上多次受到俄國的威脅,讓歐洲人對北極熊充滿了忌憚,無時無刻不會忘記沙俄時代、蘇聯時代的往事,尤其是受過侵略的北歐與東歐諸國。與此同時,宗教信仰和民族認同上的差異,也讓歐洲從內心深處,難以認同俄國。另一方面,不斷發展的歐洲,內部面臨分化、外部受人挑唆,最終只能充當美國霸權主義的排頭兵,不得已而向俄“亮劍”。但是其中的艱辛無奈,也許只有歐洲國家最清楚。

图片alt

沙俄時代,俄國作為歐洲警察,四處插手歐洲事務。乾涉法國大革命、出兵德意志,侵略波蘭和芬蘭等。到了蘇聯時代,斯大林、赫魯曉夫甚至勃列日涅夫的霸權思維,又讓歐洲國家飽受摧殘。尤其是劃分波蘭,製造慘案、布拉格之春、乾涉別國內政、出兵芬蘭等,讓東歐和西歐諸國耿耿於懷。熱衷於擴張的大國沙文主義,讓歐洲時刻不忘俄國的野心。雖然俄國面積的大部分在亞洲,但是它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在歐洲部分,這里的莫斯科、聖彼得堡、伏爾加格勒、葉卡捷琳堡等歷史文化名城,都深深刻着歐洲的影子。

图片alt

想要極力融入歐洲的俄國,卻處處被排擠,除了俄國本身的擴張侵略,還有深層次的宗教和民族原因。西歐信奉天主教、基督教,但是東歐與俄國信奉東正教。西歐多是日耳曼人、歐羅巴人或者西斯拉夫人,但是俄國卻是東斯拉夫民族。無論怎麽融合,民族與宗教信仰的差異,始終是難以逾越的鴻溝,更不用說俄國歷史上的不堪手段。

图片alt

到了當今世界,多極化趨勢下的歐洲與俄國的關系,非常微妙。歐洲既害怕俄國,想要孤立、遠離俄國,但是又離不開俄國,在能源、糧食等方面高度依賴俄國。二戰後的歐洲,政治、經濟走向一體化——對外用一個聲音講話,讓歐洲的國際地位提升。但是,綁在美國戰略馬車上的歐洲,有許多不得已的苦衷。

图片alt

軍事組織北約、歐洲內部的離心力、英國的光榮孤立政策、法德內部的極右勢力興起,都在影響着歐洲的決策。他們一方面說着言不由衷的狠話,另一方面又虛與委蛇地與俄國交涉。這其中的艱辛,法國與德國深有體會。至於那些與俄國深惡痛絕的波蘭、芬蘭、捷克、烏克蘭等國,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戰略中立,成為美、俄的戰略緩沖,絕不是單純投靠某一方,淪為大國博弈的犧牲品。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