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號唯一活下來的日本人,一生背負罵名,死後真相才被公開

1912年4月15日,號稱“永不沉沒”的泰坦尼克號,卻在首次出海航行中就因為撞上冰山而沉沒於大西洋海底了。在全船2224名船員及乘客中,有1517人喪生,泰坦尼克號的沉沒也因此成為了人類和平時期死傷人數最慘烈的海難。

图片alt泰坦尼克號

多年以後,電影《泰坦尼克號》為我們再現了這艘夢幻巨輪沉沒的景象。在逃生的過程中,婦女老幼被優先送上救生船,船長愛德華·約翰·史密斯、銀行大亨本傑明·古根海姆、美國梅西百貨創始人伊西多·施特勞斯、管弦樂隊華萊士·哈特利等顯貴人士,都沒有選擇逃生,而是在船上靜候死亡。

但在這些幸存下來的婦女兒童中,卻混入了一個中年男人,他的名字叫做細野正文,是個日本人。細野正文因此成為了泰坦尼克號沉沒事故中唯一幸存的日本人,這本應是件幸事,但細野正文卻因此背負了一生罵名。因為在他回國後不久,便被其他幸存者舉報,說他男扮女裝推開人群跳進了救生船,這才苟活下來。

图片alt細野正文

細野正文也因此被推上風口浪尖,直到去世都備受指責,可以說他的餘生都生活在非議與恥辱之中。真相到底如何,細野正文真的如此懦弱,靠男扮女裝才活下來的嗎?本文就讓我們來瞭解泰坦尼克號沉沒事故中唯一幸存的日本人——細野正文的故事。

永不沉沒的泰坦尼克號,載着兩千乘客首航撞上冰山

1912年4月10日,載着2224名船員和乘客的夢幻巨輪泰坦尼克號,從英國南安普頓出發,駛往大西洋彼岸的美國紐約。泰坦尼克號綽號“永不沉沒”,這絕非浪得虛名,因為這艘巨輪的排水量足足有46000噸,這也使它成為了當時世界上體積最龐大的客運輪船。

图片alt泰坦尼克號

泰坦尼克號之所以夢幻,還因為它擁有豪華的內部設施,泰坦尼克號分為三級艙位。三等艙位於整艘輪船的最下層,一般都是普通人,船票也最便宜,條件也比較一般。但泰坦尼克號的二等艙位的條件就要好得多,基本上相當於其他輪船的一等艙了,所以購買泰坦尼克號二等艙票的乘客都算是有錢人了。

當然,泰坦尼克號最負盛名的莫過於它的一等艙位,一等艙富麗堂皇,宛如宮殿一般,只有最尊貴、最有錢的人才有資格乘坐。因此一等艙里的乘客都是達官顯貴,當時全世界最有錢的幾個人都在一等艙裡面。

图片alt泰坦尼克號的船票

在泰坦尼克號啟程之前還有一個小小的插曲,因為南安普頓港的煤炭工人當時正在罷工,導致泰坦尼克號的加碳工作受到耽擱。因為泰坦尼克號作為世界最有名的輪船,早已受到萬眾期待,因此,擁有泰坦尼克號的英國白星航運公司不想再推遲首航了。

於是公司派人把當時南安普頓港里停泊的所有輪船里的煤炭搜颳得一乾二凈,這也使得原本要乘坐其他輪船的乘客轉移到了泰坦尼克號上。

图片alt

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號駛離了南安普頓港,開始了它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航行。在那個年代,英國還是世界老大,而美國則是一顆耀眼的新星,這艘夢幻輪船里的乘客,都滿懷着對於美國的嚮往登上了船。

對於英國人來說,移民美國是迫不得已的決定,因此三等艙的乘客大多都是窮人,他們是為了生存才上的船,而一等艙和二等艙的乘客則更多的是享受,對於他們而言,這次航行本應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图片alt約瑟夫·布魯斯·伊斯梅

在泰坦尼克號上有一位特殊的乘客,他就是英國白星航運公司主席兼總經理的約瑟夫·布魯斯·伊斯梅,他也被稱為導致泰坦尼克號沉沒的罪魁禍首之一。

伊斯梅在設計建造泰坦尼克號時就做出了一個錯誤的決定,他為了讓輪船的甲板更加開闊,竟然把原先設計的48個救生艇減少為16個。16個救生艇是像泰坦尼克號這樣的巨型郵輪所需配備的最少額度了,可以說伊斯梅的這一決定直接導致了在沉沒事故中救援的失敗。

图片alt約瑟夫·布魯斯·伊斯梅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泰坦尼克號航行在大西洋上時,伊斯梅竟然命令船長將航速提高到23節,這在海況復雜的大西洋上是十分危險的。而伊斯梅這樣做的原因居然是為了對航速進行測試,這無疑是在拿全船兩千多條人命陪他冒險。

4月14日晚上,大西洋的海面風平浪靜,一點風也沒有,讓這個夜晚靜得有些詭異。泰坦尼克號早已接到了附近船隻的通報,提醒他們海面上有許多冰山。船長命令瞭望員仔細觀察海面,但當時泰坦尼克號上唯一的一副雙筒望遠鏡靜靜地躺在櫃子里。

图片alt泰坦尼克號二副

瞭望員也想用望遠鏡,但無法打開櫃子,因為櫃子的鑰匙在二副手裡,可二副根本沒有上船!於是瞭望員只能用肉眼觀察海況,更離譜的是,這艘巨輪仍然保持着22.3節的航速,這在漆黑一片的大西洋上無疑是一種冒險行為。

4月14日23:40,擔任瞭望員的弗雷德里克·弗利特突然發現不遠處有一塊黑影,這個黑影不大,只有兩張桌子大小。弗利特立刻意識到情況不妙,他立刻連敲三下駕駛台的警鐘,然後抄起電話大喊:“正前方有座冰山!”接到警報的大副立刻下達了左滿舵和全船推進器緊急倒退這兩個指令,這兩個指令後來在分析事故時被認為是錯誤的。

图片alt

總之,在瞭望員看到冰山,然後大副下令左滿舵時,泰坦尼克號這艘46000噸的巨輪,距離冰山只有不到400米遠了。泰坦尼克號實在太大了,而且在減速以後船體轉向太慢,在大副下令37秒後,泰坦尼克號的右舷便撞上了冰山。

無法得到及時救援,船長下令棄船離開

巨大的撞擊使得船頭右舷的底部破裂,海水源源不斷地涌入,短短十分鐘後,也就是23:50分,泰坦尼克號的船頭就已經涌入了4000多噸海水。因為泰坦尼克號實在太大了,所以如此劇烈的撞擊也只是讓這艘巨輪稍稍一顫,底部的乘客感受比較強烈,而一等艙的乘客則幾乎沒有感覺到震動。

图片alt泰坦尼克號

到了15日0:00,7000噸海水已經灌入了泰坦尼克號,並開始淹沒三等艙了,泰坦尼克號沉沒只是問題了。

0:10分,泰坦尼克號開始發射求救火箭,當時距離泰坦尼克號最近的是加州人號,它距離泰坦尼克號只有10到19海裡。加州人號上的許多船員都看到了白色求救火箭,但船長卻認為並不是求救信號,而加州號試圖用莫斯燈語與泰坦尼克號聯絡,結果莫斯碼燈出現了故障,也就不了了之了。

图片alt泰坦尼克號內部圖片

五分鐘後,泰坦尼克號又發出了SOS信號求援,大多數附近船隻都收到了信號並向泰坦尼克號駛來,但最近的卡帕西亞號也需要4個小時才能趕到沉沒現場。令人遺憾的是,加州人號的電報員竟然關閉了電報機,因此沒有收到求救電報。在這一系列的意外中,泰坦尼克號失去了最後的救援機會。

當時的乘客已經知道情況有多麽危險了,但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好,為了平復乘客的情緒,船上的管弦樂隊一直都在演奏,避免乘客慌亂。這些管弦樂隊員最終都隨着泰坦尼克號沉入了海底。

图片alt泰坦尼克號內部圖片

0:25分,船長史密斯下令,婦女和兒童先登上救生艇,這個時候其實乘客還沒有那麽慌亂,因為他們堅信所有人最終都能登艇,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因為救生艇最多只能搭載1178人!

十五分鐘後,7號救生艇終於被放下,他們也成為了第一批離開泰坦尼克號的乘客。令人無語的是,這艘原本應該搭載65人的救生艇,只坐了十幾位乘客,而這十幾位乘客也都是來自一等艙的婦女兒童,這實在是救援資源的極大浪費。

图片alt

0:55分,隨着船體的逐漸傾斜,救援現場開始逐漸失控了。當時船的左舷只允許婦女兒童登艇,而右舷則允許男性在女性都上去後登艇。但不管左舷還是右舷,都有船員持槍把守,只讓一等艙和二等艙的婦女兒童登艇,那些三等艙的乘客和工人都沒有權利求生,人與人之間的等級差別直到死亡來臨時依然束縛着人們!

求生欲滿滿,最終選擇逃生

那麽此時的細野正文在乾什麽呢?時年42歲的細野正文是日本的運輸大臣,當時剛剛結束在歐洲的考察,準備搭乘泰坦尼克號經由美國返回日本。作為日本政府高級官員,細野正文當時購買的是一張二等艙的船票。

图片alt細野正文

像其他的二等艙和一等艙乘客一樣,細野正文在撞擊發生時,也沒有什麽感覺。直到後來逃生行動開始,還在睡覺的細野正文才被其他人的聲音吵醒。細野正文當時穿着睡衣,睡眼惺忪地從床上爬了起來,他還沒搞清楚事情的危險性。

不過隨着船體的傾斜和人們的呼喊,細野正文才意識到情況有多麽嚴重,他也變得慌張了起來。細野正文連件外套都沒穿,只穿着睡衣來到了甲板。當他來到甲板時就被眼前的一幕給驚獃了,泰坦尼克號宛如一座快要倒塌的大廈,他已經感覺腳下站不穩了。旁邊突然出現的服務員把他嚇了一跳,但服務員只是塞給他一件救生衣就匆忙離開了。

图片alt

更讓細野正文恐慌的是,船員們正在拿着槍指揮着人們登上救生艇。看着身邊簇擁着的男人,和救生艇上的婦女兒童,細野正文開始絕望了,他知道自己作為男人是沒有資格登上救生艇的,也就是說,他可能要面臨死亡了。

在死亡的恐懼下,細野正文有些慌不擇路,他像一個女人一樣大聲呼喊,相比之下他身邊的那些歐美男性則沉默得多。這些歐美男人有濃厚的女士優先思想,他們像紳士一樣,淡定地站在甲板上看着女士和兒童一個個登船。這也是為什麽那麽多富豪沒有選擇逃生的原因,因為他們把求生的機會讓給了婦女兒童。

图片alt

可隨着大量人群涌上甲板,人們的“紳士”思想也逐漸被拋棄了,三等艙的乘客抱怨為什麽不讓他們登艇,有些人甚至想強行登艇,但被船員的槍聲所阻止。此時的細野正文倒顯得淡定了許多,他在日記里寫道:“我企圖讓自己鎮定地站到最後一刻,不要有任何有辱日本人尊嚴的舉動。”對於像細野正文這樣的日本人來說,尊嚴要比生命重要得多,他也是這麽想的。

但細野正文並沒有因此放棄求生的希望,因為他畢竟也是二等艙乘客,是有權利登艇的,而且細野正文也不是不怕死的人,他也想活着,也想回家見老婆孩子。細野正文在日記說:“但是我卻意識到自己在搜尋、等待任何可能逃生的機會。”其實對於此時的他來說,求生的本能已經漸漸壓垮他所謂的“尊嚴”了。

图片alt

沒想到,逃生的機會這麽快就來了,有個負責人在甲板大喊:“還能再上兩個人!”細野正文在聽到的那一刻就忘記了所謂的“尊嚴”,“我將再也見不到妻子和孩子,便驚恐萬狀。”強烈的求生欲望讓他推開人群,縱身一躍跳上了救生艇。

幸運逃生卻遭漫天辱罵,放棄辯駁懷着恥辱離世

這場逃生行動無疑是失敗的,因為管理不善和嚴重的恐慌心情,很多的救生艇都沒有坐滿,而這些下到海面上的救生艇又因為擔心被捲入泰坦尼克號沉沒的漩渦,選擇迅速離開,沒有救援那些跳到海面上的乘客。

图片alt

因此,原本能最多搭載1178名乘客的救生艇,只救下了710人。大多數乘客最後都穿着救生衣絕望地跳入了冰冷的海水中,他們沒有等到救援力量的到來,基本在海面上凍死了,實在令人唏噓。

但細野正文獲救了,兩個月後,他乘坐“喀爾巴阡”號返回了日本東京,如願見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但此時的細野正文沒有想到,自己的餘生會受到多大的非議與指責,他將終生活在折磨與恥辱之中。

图片alt

在細野正文返回東京後,世界各大媒體都紛紛指責他的懦弱行為。因為當時泰坦尼克號上的大多數男性乘客都選擇把生存機會讓給婦女兒童,只有細野正文“男扮女裝”跳入了滿是婦女兒童的救生艇,他因此受到世界人民諷刺也就不足為奇了。(註:當時細野正文穿的是睡裙,被人誤以為是女性。)

當時的日本人特別崇尚尊嚴與榮譽,對於他們而言,失去尊嚴遠比死亡要嚴重得多。特別是日本自詡“脫亞入歐”,認為自己是亞洲文明國家的典範,日本人應當跟歐美人一樣,具有較高的文明修養。歐美國家媒體對於細野正文的指責,可以說是狠狠地羞辱了當時的日本政府,而且讓日本國民感到了巨大的恥辱,細野正文也成為了日本人眼中的敗類,是一個失敗的男人。

图片alt細野正文一家

在巨大的輿論壓力下,日本政府於1914年解除了細野正文的大臣職務,他直到1923年退休都沒有再擔任過重要職務,只能做些簡單的工作。從1912年逃生到1939年離世,細野正文再也沒有提到過一次泰坦尼克號,這無疑成為了他心中一道邁不過去的坎。因為懷有強烈的負罪感,細野正文並沒有為他的行為作出任何辯駁。

但細野正文的恥辱並沒有隨着他的離世而消失,在日本的報紙乃至教科書中,都指責細野正文的懦弱行為是對日本民族的侮辱。

图片alt細野正文(右)

書信日記揭開事實真相,“尊嚴”和“求生”是兩難的選擇

直到後來細野正文的日記和書信被公開,並得到官方的承認,人們才瞭解到事情的真相。當年率先跳出來指責細野正文的是個英國乘客,根據他的說法,細野正文當時是推倒別人後強行登上救生艇,但真實情況並非如此。有人對此作了考證,這個所謂的英國乘客,當時登上的是13號救生筏,而細野正文則是10號救生筏,也就是說這個英國人可能都沒見過細野正文。

並且,當時10號救生筏確實有兩個座位,在細野正文之前,有個一等艙的男性乘客已經上去了,所以細野正文也跟着跳了上去,抓住了最後的救命稻草。細野正文是二等艙乘客,他是有權利登艇的,而且細野正文也曾說,他上救生筏是得到水手同意了的。

图片alt細野正文

這個事實也推翻了細野正文男扮女裝混跡於救生艇的說法,因為救生艇上有別的男性乘客,他根本就沒有必要男扮女裝。

細野正文留下的書信和日記還記錄了當時三等艙乘客被攔在了底層甲板的情形,這個情形在電影《泰坦尼克號》也出現過,因此細野正文的說法也更具有了真實性。

但不管怎麽樣,細野正文直到離世,都生活在羞愧之中。有人說,細野正文是男人的敗類,沒有把生存機會留給婦女兒童,也有人說細野正文只是為了活着,求生有什麽好丟人的,而且他作為二等艙乘客,在當時也有獲救的優先權。這兩種說法爭論不休,各說各有理。“尊嚴”還是“求生”,這確實是一個兩難的選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