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北平,傅部311師拒交西三門,陶鑄怒斥:還要腦袋不要

解放戰爭期間,發生了許多故事,當時的國民黨,已經走向了窮途末路,到了1949年,北平城也宣佈瞭解放,但是在北平解放的過程中,還發生了一件事,當時有一個部門拒絕移交西三門的管理權,為此還發生了言語上的沖突,這樣到底是怎麽回事呢?

图片alt

當時東北地區的野戰軍,派了一支先頭部隊去往北平城,根據簽訂好的協議,他們是可以直接接管北平城的城防的,在其他地區,東北野戰軍整個交接過程都非常的順利,但是在西側卻遇到了麻煩。

當時西邊主要還有三個城門,沒有完成交接,這三個城門分別就是西直門,阜城門,還有復興門,這就是西三門,駐扎在這里的是傅部的311師,他們遲遲不肯讓出西三門的管理權,並且不讓東北野戰軍踏入西三門,雙方頓時箭弩拔張,情況非常危急,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沖突。

图片alt

當時負責帶隊的營長直接怒火中燒,因為其他兄弟部隊都已經先後完成了交接工作,只有他們還在拖整個隊伍的後腿,面子上過不去,並且對方的態度也過於囂張,不按照原先簽訂好的協議走。

於是,營長便命令部隊做好戰鬥狀態,在西三門門口,直接就擺上了機槍,小炮,隨時都有可能以武力強行占領城池,對方看到解放軍這樣的姿態,也確實有點害怕了,於是便打電話請示當時的師長孫英年

图片alt

孫英年知道消息之後,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雙方對峙的地點,也就是阜城門,並且向解放軍說明瞭當時的情況,311師之所以遲遲不肯完成交接,是受到了當時一個名叫郭載洋的命令,這個人是華北總部的主任,也是屬於傅方代表,孫英年向解放軍說明情況之後,還附帶了一句並不是自己故意為難他們。

東北野戰軍的士兵們,脾氣都非常火爆,營長直接用非常強硬的語氣告訴他,他們是奉陶鑄的命令來到這里交接城防的,如果對方始終抗拒,那麽他們一定會用武力的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

图片alt

孫英年聽到之後心裡也感到非常的不爽,畢竟自己堂堂一個師長被對方要脅至此,多少心裡會有點難受,最終雙方商定去找高級長官,解決這個問題,陶鑄看到孫英年之後,直接甩上一句話:“還要腦袋不要?”這句話非常強硬,並且陶鑄還親自點評孫英年的為人。

孫英年是傅作義的手下,他曾經也反對過北平和平解放,並且孫英年不是當地人,他是呼和浩特人,後來加入了部隊從大頭兵逐漸升職,最後成為了師長,也算是跟隨傅作義一起打天下的骨乾成員了,並且他對傅作義也非常忠心,但是這個人卻沒有什麽政治眼光,整個人就是一介莽夫,遇見什麽事情,總是想着用武力解決問題。

图片alt

所以遇見這樣的事情,孫英年也並不會想着去和平解決,如果不是雙方商定去找高級長官解決問題的,可能早就在西三門打起仗來了,陶鑄一方面給孫英年進行思想工作,另一方面還斥責孫英年的做法。

後來傅作義知道之後,也親自出面指責孫英年的不是,畢竟雙方的協議早早就簽訂好了,這個時候孫英年,卻遲遲不肯讓門,本來就理虧,反倒還理直氣壯。

图片alt

言歸正傳之後,孫英年陶鑄痛批了一頓,其實這個問題,本身就不復雜,是孫英年故意找茬,並且還拿傅作義當擋箭牌,他之所以不想將出西三門,其實無非就是擔心自己的威望有所下降,所以才會曲解命令。

但是和平解放北平城的大勢是不可能受到任何人阻攔的,即使孫英年心裡不舒服,他也不得不在這個時候低頭,最終還是老老實實交出了西三門,放東北野戰軍進去了。

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孫英年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他所在的部門,直接被裁撤,隨之被撤掉的,還有他本人的官職,由於這件事情中孫英年思想覺悟低下,於是上級部門決定派他去軍政大學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