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武沒戲了,兩漢四百年

本文轉載自 局外人的視界 公眾號,原創作者:卡夫卡不忙了

图片alt

漢景帝能那麽輕易地廢掉劉榮,一門心思想當皇太弟的劉武很是出了不少力。

做母親的竇太後其實已經隱約操控了朝野中相當一部分勢力,權勢總是讓人心醉的東西,西漢的老太後也不能免俗。

想想看,當初獨子漢惠帝死了,呂後因為擔憂失去權柄,連眼淚都流不出來。父死子繼,漢惠帝的兒子都是呂後的孫子,為什麽她一定要殺母奪子,把這些孩子都記在親外孫女兒張嫣名下呢?無非是強調自己以血統論,對孫子皇帝擁有絕對的控制權。

為了這份權力,外孫女兒在她活着的時候連個皇太後的名分都沒有。

如果竇太後是跟在呂後身邊長大的,老主母的手段看在眼裡,記在心裡,那她一心想立自己的小兒子劉武當皇太弟肯定不止是出於偏愛那麽簡單了。

孫子們都有自己的親娘,太皇太後掌權可沒有皇太後那麽容易,小兒子劉武孝順有能力,他如果接兄長的位子當皇帝,那麽大漢朝最煊赫的外戚還是竇氏一族。

图片alt

出於維護自己的利益考量,竇太後幾乎是促成了太子劉榮被廢。

這邊廢了孫子,那邊就開始計劃着怎麽暗中去操作劉武當皇位繼承人的事。

然而,老謀深算的漢景帝早就看透了老娘的心思,自己出頭去勸諫老娘,除了落得個不孝的名聲,最後被老娘一頓胡攪蠻纏,說不定一時把持不住,胡亂答應了,這就很難輓回了。

縱兵洗劫了富裕的吳楚兩國以後,劉武算是當時天底下最有錢的人,因為當藩王比皇帝自在,可以無拘無束地瞎花錢。

他愛好文學藝術,因此建起了漂亮的宮殿,請了當時各地各種著名的文人雅士過來,由此還形成了一個叫梁園文學派,其中知名文人有:鄒陽、嚴忌、枚乘、司馬相如、公孫詭、羊勝等人。

但你若以為一群文人聚集在一起,就是為了吟風弄月,那就太不瞭解古時候的文化人了。

图片alt

古時候的文人最大的愛好就是摻和政治,這看起來風雅的一群人,其實背地裡都是劉武的謀士天團。像鄒陽這種,當年還在吳王劉濞手下當過重要謀士,知道吳王要造反,上書勸諫無效以後,改投梁王。

既然梁王身邊圍繞着一群屬於自己的心腹文臣班底,這就遭了中央政府一幫人的忌,倘若梁王按照竇太後的心意當上了儲君,人家文武班底齊全,又在七王之亂里深入磨合過,倘若這樣的人當了新皇上,朝中的老臣們只怕集體要回封地吃老米飯去。

這是萬萬不行的。

群臣們的心思,當皇帝的劉啟不能說洞若觀火,起碼也看得七七八八,這就好辦了,瓦解老娘的心結,要從敵人內部入手。

這時候袁盎、竇嬰就派上用場了。

袁盎代表了依附於竇氏家族的功臣勢力,說話很有分量,當年平亂進言,一下子就能錘中皇帝的要害處,親信晁錯說殺就殺了。

至於竇嬰,他代表了竇氏家族裡最有能力的中堅力量。

這兩位跑到竇太後那裡輪番勸說,史書上說袁盎拿出了春秋時候宋國因為繼承紊亂國家動亂的典故說動了竇太後。

宋宣公把君位傳給了自己的弟弟宋穆公,弟弟臨終時又因為心中感念哥哥的恩,打算把君位傳給自己的侄子,結果引發了兒子們的不滿,於是雙方大打出手,一直亂了五世才算完,期間公子公孫不知道死了多少,釀成了一場骨肉相殘的慘劇,最後國力也因此衰竭。

图片alt

當然,一個人動了幾十年的小心思是不可能被別人三言兩語給勸消停了。

但過來勸諫的人全部都是竇氏外戚里引以為心腹的人,這說明自己這邊的力量已經聯合起來一起反對這個立梁王的計劃了。

老太後堅持立小兒子無非是迷戀權力不願意撒手,但權力的基礎是自下至上的服從,倘若沒有人支持,皇帝都能輕易被廢掉,死的不明不白,何況皇太後?

於是竇太後在權衡利害之下,再也不談傳弟的話,小名叫彘兒的劉徹太子之位看來是穩了。

但這可把遠在睢陽的劉武給氣壞了,自己的好事就被一幫老臣子給攪和黃了。

謀士堆里的羊勝、公孫詭給劉武分析了局面,你看事情明擺着,我能看出來老臣們內心反對的真實原因,又有漢文帝天降帝位的歷史擺在那裡,老臣們滿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看起來是為了維護漢家傳承禮法,實際上都在籌劃自己的小算盤,這可把一向視皇位為自己囊中之物的劉武給氣壞了。

私下裡一商量,都覺得要是把朝中的一幫老貨給集體乾掉了,那麽以侄子劉徹這個小男娃,即便接位也算是孤立無援。

好在當年吳楚各國亡命徒也沒少搜羅,只要價格給的足,殺手團總是容易找的。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荒唐了,一個諸侯王居然聘請殺手團刺殺朝中大臣,總讓人產生一種荒謬的感覺,以為其中另有隱情。

其實你看看社會新聞,很多嬌生慣養,從小到大順利的二代們,比如說某位W公子的做派,這得虧他爹不過是個前首富,真要是皇上不定怎麽作呢。

王爺總算還念着竇嬰是自家親戚,沒有把他列上大名單,另一位領頭的袁盎那就必須要殺。

於是袁盎身上又多了一個傳奇,派來行刺的殺手居然被袁盎的廉潔奉公給感動了,從潛伏處現身納頭便拜,告訴袁盎自己是劉武派過來的殺手,被袁公品格感化,甘願放棄任務,同時又提醒袁盎,自己沒殺成,後面還會有人跟着來的。

隔了兩千多年,袁盎到底廉潔與否,真的很難說,畢竟之前吳王劉濞的禮金,袁盎可是沒少收,不僅收了,收了以後還幫吳王說了不少好話,以致於被政敵晁錯當做藉口,請皇帝用通敵的罪名殺之,但漢景帝寬容了袁盎,只把他給革職了事。

袁盎朋友很多,在吳王的軍營里有人救,梁王的殺手不敢下手,莫得感情的殺手們,紛紛都在袁盎這里動了感情,哪裡有無緣無故的感情呢?

图片alt

之前晁錯作為皇帝的第一心腹,長期組織特務網路,幫皇帝打探諸侯王的動態,後來晁錯死了,但諜報工作卻不能就此停掉,劉啟一直很忌憚自己這個親弟弟,明面上的打壓礙着老母親的面子是不敢有的,但背地裡總會派點情報人員刺探消息,假如負責情報工作的剛好是袁盎,殺手又剛好是自己這邊的眼線,過來行刺是假,接頭是真,把梁王殺大臣的猛料報告給上線。

袁盎一聽,趕緊稟報給了漢景帝,但腹黑的皇帝將計就計,再給派了個殺手把袁盎給殺了,並且留下完整的證據鏈,把梁王的罪名給坐實了。

為什麽我以為這才是最有可能的真相呢?因為皇帝其實打心眼裡想除掉袁盎這種妨礙皇權的老人,更想為自己的兒子除掉野心勃勃的叔叔。

劉武殺掉袁盎,誰是最大贏家?漢景帝!

連提出建議的羊勝、公孫詭都透着一股子邪氣,正經八百的才子謀士,誰出這種腦殘主意啊。

袁盎是在鬧市被殺的,這就更有意思了,晁錯也是鬧市朝服被腰斬的。大臣鬧事當眾被殺,影響極大,很容易被當成街頭巷尾議論的八卦話題,這下子誰都沒法掩飾了。

於是袁盎跟之前的刺客發生的故事也在八卦群眾之間傳遞開來了,這下子等於是大漢帝國人人都知道劉武派人刺殺大臣,在後宮的竇太後一聽,當場就懵了,立刻絕食抗議,逼得皇帝跪在面前發誓,絕不會讓弟弟有事,最後老太後才算是不鬧騰了。

皇帝派去查案子的田叔和呂季主都是政治覺悟相當高的,很快就體會到了脅從必殺,首惡放過的辦案原理,把案捲里但凡牽涉到梁王的一律塗掉,就追着羊勝、公孫詭兩個從犯不放。

但梁王也是個敞亮人,紈絝性子爆了,堅決要保護自己人,把羊勝、公孫詭收留在自己王宮里,就是不給皇帝的使者帶走。

這樣僵持着也不是辦法,劉武再怎麽仗着太後的寵愛,一宗傳遍帝國的醜聞總得要平掉,不然帝國的顏面何在?

這時候就需要擅長調解的中間人出面了,內史韓安國出面勸諫梁王,勸着勸着羊勝、公孫詭就雙雙自殺了,這叫死無對證,所以辦案的田叔和呂季主立刻就渾身輕松,高高興興的帶着死人回京銷案去了。

做皇帝的都是看人下菜,想要滅滿門,就派出郅都這樣的酷吏,想要大事化小,就派出和事佬。

法律背後站着的都是人,所以那些鼓吹法律至上的,基本都是玩弄法律的訟棍。

在竇太後主張下,劉武被包庇了下來,啥事都沒有,當然,因為這宗醜聞傳遍天下,劉武也就徹底喪失了當儲君的資格,漢景帝的目的總算是達成了。

然而兩兄弟之間的矛盾算是擺在了明面上,於公於私,劉武必須到長安去當面向皇帝請罪。

然而這位當年的大漢朝第一紈絝,到這時候終於暴露了色厲內荏的底子。

梁王的車隊到達函谷關的時候,按照禮儀,朝廷派出使者迎接,一接接到一個空車,把使者嚇壞了,趕緊往皇帝太後那裡報告。

竇太後一聽,當場就哭得幾乎暈厥,一邊哭一邊罵漢景帝,認為是漢景帝派人把弟弟給殺了。

有一句話叫知子莫如母,這位竇太後眼睛瞎了,心裡明白的很,劉啟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兄長,都在這一片哭聲里反饋出來了。

皇帝沒有殺弟弟,到這時候,殺弟毫無意義,皇帝不是什麽好哥哥,但絕對不是蠢貨。

图片alt

當弟弟的跟當媽的想到一起去了,沒有把皇帝的聰明看透,倒是把皇帝的狠辣給看明白了,劉武逃到自己親姐姐館陶公主家裡躲起來了。躲了一晚上,第二天打探到朝中的動向,知道自己的老娘控制了局面,於是在長公主的陪伴下,玩了場負荊請罪,兄弟二人抱頭痛哭,勉強算是和好了。

但從此以後,漢景帝就開始明着疏遠劉武,動不動就挑刺,把個平時飛揚跋扈的梁王給憋屈出一肚子病來,等到漢景帝中元六年,劉武奏請覲見,沒有被批準,當年六月份,劉武就病死了。

這下子又把竇太後給傷心死了,一肚子火氣都撒在了皇帝身上,非說小兒子是被大兒子害死的,被逼無奈,漢景帝只好用超高規格安葬了弟弟,並把弟弟的五個兒子都封做諸侯王,五個女兒都賞賜了湯沐邑,最後才算是安撫住了老太後。

90年代,梁孝王劉武的墓地被考古發掘了,這位王爺的王陵因為陪葬品豐厚,曹操的摸金校尉職業盜墓團早就盜掘過,值錢的東西被洗劫一空,但留下的氣勢宏大的陵寢也是難得可貴的文物,現在已經開發成了旅游景點,有興趣的可以到芒碭山去參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