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惠文王決計定巴蜀,完全確立對東方六國地緣優勢!

秦惠文王決計定巴蜀,完全確立對東方六國地緣優勢!

戰國七雄之時,秦國經過秦孝文王時代20多年的商鞅變法和國力積蓄,在孝文公末期,終於開始崛起為天下強國。

到秦惠文王之時,便開始圖謀東出。

那麽當秦國收復河西之地與三晉隔黃河對峙和收復函谷關後,秦國初步確立了對東方六國中的趙魏韓三國在地勢上,形成了居高臨下的有力態勢。

當時放在其眼前的利害就是怎麽利用好這一有利態勢,從而逐步大舉東出,與六國爭天下。

當時三晉大地之上,之前有着百年霸業的魏國,先後被齊秦兩國的圍魏救趙、馬陵之戰、河西之戰三大戰役徹底打趴下後。

中原腹地無強國,天下形成新的天下三強格局——西秦、南楚、東齊,都欲謀取中原腹地。

當時的齊國,正值齊威王“鄒忌變法之後的齊威王、齊宣王時候的鼎盛時期;

楚國在長江中下游地區自三峽東至大海,北臨黃河,國土占了當時天下的將近一半,楚懷王承接楚威王時期給其留下的豐厚家底,也為三強之一;

而秦國經過商鞅變法之後,也初步恢復到秦穆公在世時候的戰略態勢。

如果以當時天下格局而論。

图片alt

中原腹地以魏國為代表的三晉逐漸衰微,新崛起的秦齊楚 三強在此應當主爭中原腹地。

但是當時秦國目歸長遠,偏偏看上了當時還不怎麽發達且在西西南方向的巴蜀地區。

以秦國長遠眼光而言,八百裡秦川,居高臨下,以函谷、黃河為鎖鑰,足以震懾黃河沿岸中原腹地的山東五國。

當時在長江中下游地區的楚國太大了,地盤都占了半個中國。

光在黃河上游還不足以對楚國形成地緣上的上游威懾。

於是秦惠文王高瞻遠矚,在爭中原三川之地從而問鼎二周和取巴蜀之間做出了明智的抉擇。

秦國取巴蜀,徹底在黃河、長江上游,居高臨下,威懾六國。

同時巴蜀之地後來也發展成為了秦國僅次於關中平原的第二大糧倉,為後面秦國一統天下奠定了豐厚的物質基礎。

同時也為30多年後,秦國主力從秦巴山脈方向東出,然後偏師由川入楚,配合主力攻下楚國首都江陵埋下了伏筆。

從而逼迫楚國遷都,楚國從此一蹶不振。

可以看到秦國的這次行動是非常高瞻遠矚的。

當時六國攻秦的大背景下,秦國兵力吃緊,巴蜀內亂。

秦國君臣,硬是抽出主力雄兵,遠涉巴蜀。

全據中國上游,以臨天下。

為後世幾代君王,提供了最好的戰略位置。

可以這樣講,秦國歷經孝公變法圖強、惠王明智抉擇,選拓疆土。

後才為後面的主要是秦昭襄王時的大舉削弱東方六國,秦始皇時期的剪滅六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秦惠文王在此之中起到了承前啟後的重要推動作用,秦惠文王決計定巴蜀之舉,則首創了由巴蜀順江東下,統一南半中國的先例。

後面的晉滅吳、隨滅陳、元滅南宋等大都是先占據關中和巴蜀上游,從而東下完成一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