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問武將要何賞賜,一個要官,一個要女人,二人下場截然不同

雕弓懸滿月,羽箭迅流星。 為問赳桓輩,能通黃石經?——乾隆

在許多作品當中,乾隆的藝術形象總是偏向風流、優雅、風趣,卻又不失能力的一位明主。

然而,作為能夠繼承康熙盛世,並順利完成康乾盛世進行的乾隆皇帝,卻不僅僅是只會附庸風雅而已。

图片alt

乾隆的帝王之術早已被他運用得出神入化。

不僅是清朝第一大貪官和珅對他不敢有二心,就連朝中的各個武將們也不敢對乾隆有所不滿。

乾隆曾經賞賜過兩名武將,這兩名武將一名要官要權,另一名卻要女人,這二人的要求不同,他們的命運也截然相反。

他們就是海蘭察與烏爾登,故事還要從金川之戰說起。

01 金川之戰

當時,金川地區發生了叛亂,乾隆想要派遣能徵善戰的海蘭察率兵平亂,可不巧的是,海蘭察有病在身,不能參與這次行動。

图片alt

考慮再三後,乾隆決定任命溫福為主將,並派遣同樣戰績頗優的烏爾登擔任副將,二人共同領兵平叛。

原本,乾隆以為派遣經驗豐富的他們一同前往,一定萬無一失可是讓乾隆沒有想到的是,叛軍對金川的地形十分熟悉。

他們占據了極為有利的地理優勢與清軍作戰,並且當地的百姓們還對於叛軍十分擁戴,幫助叛軍共同抵擋清軍的進攻,致使清軍損失極大,就連主將溫福都喪命於敵人的刀下。

烏爾登縱然作戰驍勇,但是也是寡不敵眾,因此只好火速向乾隆求援。

图片alt

乾隆得知後極為震怒,但是又找不到合適的將領領兵增援。

所幸,此時的海蘭察傷病已無大礙,乾隆便命他馬上擔任主將,率兵去支援烏爾登。

海蘭察不愧勇將之名,他領兵到達金川後,便火速地與烏爾登會在一起。

在烏爾登的配合下,二人很快就率領剩下的清軍們穩住了劣勢,並開始進行有效地反擊,成功地等到了後續的支援部隊,並將叛軍徹底消滅。

這場戰役歷時整整五年之久,朝廷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死傷上萬清軍。戰役勝利後,乾隆歡喜異常。

待他們二人勝利回歸,乾隆設宴犒賞,並且在宴會上詢問他們二人要什麽賞賜,無論是良田美宅還是金銀財寶,都將會滿足他們。

图片alt

大勝之後犒賞將領,這本無可厚非。

誰也沒想到,這次犒賞不僅僅是對他們的一種賞賜,更是對他們的一種試探,而二人在這次犒賞上所提出的要求也註定了他們不同的命運。

02 試探

面對可以自由提出要求的賞賜,烏爾登十分興奮。

他出身自權貴之家,因為家境顯赫,他起點就比別人高出許多,因此他成年之後便用家中的關系當上了一名皇家侍衛。

在那之後,他更是憑藉著自己的機靈懂事,漸漸地引起了乾隆的註意,慢慢地成了乾隆眼中的紅人,並且大放異彩,最終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图片alt

經歷過數次戰役的烏爾登,更是對於領兵打仗那種熱血激情十分喜愛,所以,他對乾隆提出,希望能夠永遠為大清鎮守四方,保護國家安定。

話雖如此,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烏爾登想要封官加爵的同時,還要掌握更多的兵權。

聽了烏爾登的要求,乾隆笑而不語,只是微笑着看了幾眼烏爾登,便轉頭詢問起了海蘭察。

海蘭察出身平民,自幼從軍,完全是靠着自己敢打敢拼的性格,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之上的。

毫不客氣地說,他的每一次晉升之路都是拿着自己的性命博出來的。

图片alt

海蘭察深知人心的多疑,更懂得該如何讓帝王放心。

為此,他對乾隆說道,“我沒什麽太大的願望,只要是皇上賞賜的我都喜歡,當然如果能夠賞賜臣幾個美女,那臣就感激不盡了。

海蘭察地回答引起了在場所有大臣們的哄堂大笑,包括乾隆也開懷大笑了起來,並且當場表示,會滿足海蘭察的這個願望。

至於對烏爾登的賞賜,乾隆則並沒有如他所願,給他更多的兵權,轉而換成了其他的賞賜。

這一次的犒賞讓人們都以為烏爾登是心懷壯志之人,而海蘭察則是一個胸無大志,目光短淺之輩。殊不知,在乾隆眼中,卻恰恰相反。

图片alt

身為盛世之君,清朝乾隆年間能人輩出,乾隆手下當然也不缺乏各種人才,但是究竟選用誰,對乾隆來說才是一件值得註意的事情。

根據這次犒賞,烏爾登給乾隆留下了一個既有能力,又有欲望的人。

這樣的人固然可以帶領好軍隊,建功立業,但是他們的欲望卻難以滿足,弄不好最後會反叛之事,因此不能重用。

相反,海蘭察則沒有什麽太大的欲望,縱然領兵能力很強,但是卻極好滿足,這樣的人乾隆用起來才會放心。

03 不同的命運

犒賞過後,乾隆便按照對二人的印象,作出了區別對待。

烏爾登故意疏遠,漸漸地遠離了權力的中心,而海蘭察則得到了乾隆的重用。

不僅如此,總是後來二人領命,共同去邊疆平亂,平亂失敗後海蘭察被貶官革職,而烏爾登則直接被問斬。

這樣的區別對待可謂是相當明顯。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海蘭察再次被乾隆啟用,封官加爵、仕途之路一片順暢。

這二人不同的命運,其實早在他們當年對乾隆提出獎賞的要求時就早已註定。

身為君主都擔心臣子擁兵自重,因此會時刻對臣子進行提防。

海蘭察正是知道了這一點,於是才在乾隆面前暴露出自己胸無大志,容易把控的一面,方便讓乾隆對他放下戒心。

图片alt

烏爾登則太過鋒芒畢露,最終被乾隆所疏遠,落得個身首異處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