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歷史:亂成一鍋粥的春秋(二百七十七)

在晉國和齊國通過聯姻加強關系的這段時間里,鄭國內部又發生了一次不大不小的動盪。公元前540年秋天,公孫黑意圖發動叛亂,想除掉游氏,由自己代替他的地位。

游氏是“七穆”之一,先祖是鄭穆公的兒子公子偃,因為他字子游,所以後代以“游”為氏。一年前和公孫黑爭娶徐吾犯妹妹的公孫楚就出身游氏;這個家族現任的族長是游吉,也就是子大叔。

公孫黑做好了打算,不料上天不給他行動的機會。就在他準備實施計劃的時候,從前的舊傷發作,讓他疼痛難奈,只得卧床休養,叛亂的計劃只得延後。

公孫黑的家族是駟氏,駟氏的族長駟帶卻不支持公孫黑一次又一次的向其他家族挑釁,駟帶和鄭國的大夫們想聯手,抓捕了公孫黑,想把他處死。

子產當時不在新鄭,他擔心事情鬧得不可開交,嚴重動搖鄭國的政局,就乘坐傳車(古代驛站的專用馬車)趕回了新鄭。子產讓官吏歷數公孫黑這些年來的罪狀,主要有以下幾條:

第一條:伯有之亂。公孫黑與鄭國的前任執政伯有(良霄)爭鬥,公孫黑放火焚燒了伯有的家宅,良霄出逃後又反攻,最終被殺。

第二條:與公孫楚爭妻。公孫楚是公孫黑的堂弟,且已經與徐吾犯的妹妹訂婚,公孫黑強行下聘,遭到徐氏拒絕後惱羞成怒,意圖殺死公孫楚,搶奪其妻。

第三條:強行參加薰隧之盟。爭妻事件結束後,子皮、子產、公孫段、印段、子太叔、駟帶新鄭閨門外的薰隧結盟,沒有邀請公孫黑,然而公孫黑假托鄭簡公之命,硬要參加結盟,讓太史寫下他的名字,與其它六人並稱“七子”。

子產說:“你犯下的這三條罪行都是死罪,沒有人能夠繼續容忍你。你自行了斷吧,免得被處死。”

公孫黑此時終於不再強橫,他叩拜懇求道:“我遲早會有一死,您就不要幫着上天來索取我的性命了。”

子產怒道:“誰不會死!凶惡的人不會得到善終,這是天命。做了凶惡的事情,就是凶惡的人。我不幫助上天,難道要幫助凶惡的人嗎?!”

公孫黑知道自己無法逃脫,便請求子產不要讓自己的兒子姬印受到牽連,讓他去擔任褚師,也就是管理市場的官吏。

子產說:“姬印如果有才能,國君自然會任用他;如果他沒有才能,早晚會隨你而去。你自己的罪過尚未贖清,還敢提什麽請求?如果再不自我了斷,司寇就會來處刑了。”

七月初一,公孫黑上弔自盡。鄭國人把他的屍體丟棄在周氏之衢,就是周氏領地的要道上,把寫着罪狀的木牌豎立在屍體旁,讓往來的行人都知道他究竟犯下了何等罪行,才被治以死罪。

燕國在春秋時期是一個存在感很低的國家,因為偏居北方,很少參與中原事務,所以《春秋》和《左傳》中難得見到關於這個國家的記載。齊桓公應燕莊公的請求,北徵山戎那一次,是與燕國有關的一次比較詳細的記載。

图片alt

《左傳·昭公三年》也有一次關於燕國的記錄。此時的燕國國君是燕簡公,這位國君有很多寵臣,他為了提拔這些寵臣,就打算削奪大夫們的官職,讓自己的寵臣姬宋掌管朝政。

很多年前,晉厲公也有過這樣的打算。《左傳·成公十六年》記載:“晉厲公侈,多外嬖。反自鄢陵,欲盡去群大夫,而立其左右。”晉厲公自鄢陵之戰取勝以來,自以為天下已定,四海皆平,可以放心地享樂,便打算把自己的寵臣都提拔成大夫,讓他們管理政務。晉國因此爆發了嚴重的內亂,“三郤”被殺,欒書和中行偃險些喪命,隨後二人發動叛亂,囚禁並殺死了晉厲公,迎立孫周為君,就是大名鼎鼎的晉悼公。

燕簡公想貶黜眾臣,重用寵臣,自然會引起大臣們的強烈反對。公元前540年冬,燕國的大夫們聯合起來,殺死了姬宋。燕簡公擔心大夫們再對他動手,趕忙逃亡到齊國。《春秋》記載說:“北燕伯款出奔齊”,說明這件事罪在燕簡公。

關於燕簡公後來的經歷,《左傳》和《史記》的記載有很大出入。

《史記》稱,燕簡公在齊國住了四年,齊景公請求與晉平公一同出兵攻打燕國,送燕簡公回國。晉平公同意了這個請求,於公元前536年將燕簡公重新推上君位。不過,這位流亡在外多年的國君幾乎剛一回國便去世了,君位傳給了他的兒子,就是燕悼公。

《左傳》的記載則是,齊景公打算和晉國一起護送燕簡公回國,晉平公同意了。 但是晏嬰認為,攻打燕國沒有問題,但是就不要把燕簡公送回去了。因為燕國已經有了新的國君,而且得到了百姓的擁戴。如果齊景公因為貪財而把燕簡公送回去,不符合信義。所以,齊國只是出兵攻打了燕國,沒有提讓燕簡公復位的事情。燕國與齊國議和,將燕姬嫁給齊景公,並且奉上了玉瓮、玉櫃、玉杯等財物,這場爭端就此結束。

楚靈王即位後,數次派使臣前往鄭國,則被鄭簡公為何不親自去郢都朝賀。鄭簡公一方面害怕楚靈王的咄咄逼人,另一方面又擔心自己如果去了郢都,會引起晉國的不滿,於是他首先派當國罕虎出使晉國,祝賀晉平公的新婚之喜,同時試探一下晉國對於自己前往楚國的態度。

罕虎找了個機會,詢問韓起:“楚國的新君每天都派人來質問寡君為何不去朝賀,寡君感到很為難。如果去楚國,害怕貴國會認為他存有二心;如果不去,就是違背了當年弭兵會盟的約定。因此,寡君特派下臣前來貴國,請貴國代為做主。以您所見,寡君是去好呢,還是不去好呢?”

韓起說:“如果貴國國君心裡有晉國,就算去楚國朝賀又有什麽關系?如果他心裡沒有晉國,就算每日都來新絳,寡君也會對他有所猜疑。讓他只管放心去吧,只要心裡有晉國,身在楚國就如同身在晉國一樣。”

得到了晉國的許可之後,鄭簡公於公元前539年的十月動身前往郢都,子產陪同他一起前往。楚靈王表現得很高興,設享禮招待鄭簡公,並在席間賦了《詩經·小雅》中的《吉日》這首詩:

吉日維戊,既伯既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從其群醜。

吉日庚午,既差我馬。獸之所同,麀鹿麌麌。漆沮之從,天子之所。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儦儦俟俟,或群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

既張我弓,既挾我矢。發彼小豝,殪此大兕。以御賓客,且以酌醴。

這首詩描繪了周宣王打獵並宴請賓客時的場面。楚靈王很可能在飲宴的時候就有了去游獵的想法,所以才會誦念這首詩。子產心領神會,享禮一結束,他就準備好了打獵用具。果然,楚靈王很快派人送來消息,邀約鄭簡公一起去雲夢打獵。

图片alt

楚文化非常浪漫綺麗,充滿了熱情和想象力,楚辭絢麗華美,絲織品多以祥雲和飛鳥圖案為為主,色彩斑斕。楚國的地名也充滿了浪漫氣息,雲夢就是其中的代表。這是一片星羅棋布的湖泊群,地處江漢平原,有極其豐富的出產,這里也是楚國王室行獵的地方。

楚靈王這次出獵歷時數月之久。第二年正月,許國的許悼公到楚國朝見,楚靈王讓他留下。鄭簡公想回國,楚靈王沒有同意。楚靈王打獵玩得開心,在雲夢狩獵幾個月之後,又轉道去了江南,繼續打獵,鄭簡公和許悼公想走卻走不了,只得陪着他去了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