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月明:不準親王回京弔唁登基就削藩,朱允炆腹黑深得呂氏真傳

朱元璋駕崩後的第六天,朱允炆就大張旗鼓的舉行了登基儀式,第七天就迫不及待的把皇祖父葬入了帝陵。

图片alt

七天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長到足夠朱允炆準備登基事宜,足夠他把爺爺安葬妥當。

短到不夠各位藩王入京。

——從得知死訊到趕往京城,七天遠遠不夠。

图片alt

最意外的是,朱允炆登基後的第一道聖旨——不準藩王入京弔唁。

他說這是先皇遺詔。

事實上,朱元璋臨死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朕多想再見見兒子們啊”。

在這之前,弔着一口氣的朱元璋連說了四次“不要為難你的叔叔們”。

图片alt

朱允炆是怎麽做的呢?

——軟禁燕王三個兒子,一口氣殺了五個叔叔,準備對湘王動手的時候,湘王在盛庸趕到之時,燒了王府和自己。

图片alt

看到這里,真想不出用什麽樣的詞語來形容這位新帝王。

他有沒有想過,並不是所有的親王都任他宰割,也不是所有人在面臨已知的不公平命運,以及必死的結局時,都選擇坐以待斃。

图片alt

燕王就是不會等死的其中之一。

徵戰半生的燕王在面臨要麽安安生生地做個閑散王爺,等着啥時候皇帝不高興了,削他的藩,要他的命,要麽自我了結————三個兒子還在京城當人質,他不能反。

怎麽走都是死局!

图片alt

可是湘王的死卻給了他第三條路。

所有人都知道他和湘王的感情,包括朱允炆。而接受不了湘王離世變傻也好,怕了皇帝的雷霆手段也好,燕王此時發瘋,都合情合理。

图片alt

更重要的是幾次三番試探之後,建文帝相信他是真的傻了,把他的三個兒子放了回來。

是不是很諷刺?

——說建文帝聰明吧,他放虎歸山了。說他不聰明吧,能在朱元璋那麽多兒子都在的情況下,順利地繼承了皇位。

图片alt

可是,針對燕王的所有手段,最後都是自掘墳墓。

比如想盡辦法和朱元璋說燕世子是如何憨傻,利用一切機會讓自己的爺爺拿掉燕王的王位等等。

可是老天幫了他第一次,不可能再幫他第二次,要不然對別人也太不公平了。

图片alt

所以,朱元璋召燕王回京領罪的聖旨還沒有蓋章的時候,晉王的死訊先到了。

燕王躲過了一劫

图片alt

打定主意削藩,又因為燕王的三個兒子全在京城,建文帝決定從他的五叔開始。

燕王躲過了第二劫。

裝瘋賣傻躲過了第三劫。

图片alt

所謂否極泰來,等來了三個孩子的朱棣如果再不反,恐怕就真的不配是朱元璋的血脈了。

相信看到這里的觀眾都不免有這樣的疑問:

朱標那麽仁慈,對弟弟們關愛有加,對大臣也是人盡其才,以及給予足夠的尊重。為什麽到了朱允炆這里,就容不下叔叔們,容不下藍玉、容不下鐵鉉了?

图片alt

這和他接受的教育不無關系,和呂氏也關系匪淺。

朱允炆從一個庶子一路過關斬將,最後坐上龍椅,呂氏功不可沒。

朱允炆出生的時候, 太子府有正妃,有嫡子。

图片alt

但呂氏並沒有因為前面這兩座大山,就覺得自己兒子和皇帝寶座無緣。

而是一邊利用超強的社交能力讓馬皇後和太子對她側目,一邊按照皇位繼承人的標準教養朱允炆。

图片alt

有例為證:

  • 五公主想讓海別教她騎馬,呂氏就讓太子妃去和馬皇後說讓海別做宮中女官,這件事既解決了馬皇後的難題又滿足了公主的願望,還讓太子妃落得個好名聲。

而她自己得到的更多——馬皇後知道是她的主意,覺得這個兒媳婦不錯,太子則更加寵愛她了。

图片alt

  • 十二王爺、朱雄英都很喜歡和朱棣一塊兒玩,朱允炆也喜歡,但呂氏從來不許,她認為皇子必須學知識而不是玩耍。

話說文韜武略朱雄英學會就行了,為什麽非得讓自己的兒子也學會呢?

图片alt

  • 鼓動太子讓父親當朱雄英和朱允炆的老師。

真是一舉兩得的好辦法,姥爺教外孫肯定盡心。就算最後朱雄英成了太子,她爹也是太子的老師是不是?

图片alt

  • 推薦藍玉做徵北大將軍。

這個時期的藍玉因為侮辱王保保王妃的事賦閑在家,對於一個武將來說,讓他重新領兵打仗,就是莫大的恩情。

這份恩情算在了太子頭上,也讓他對呂氏刮目相看。

图片alt

步步有目的、步步算計,呂氏終於等來了兒子成為皇太子。

這是一個長達十幾年的漫長過程,誰敢說這個過程呂氏沒有用見不得人的手段?誰又敢篤定朱允炆沒有看見、或者說不知道是母親的手段,才有他的今天?

图片alt

最重要的一點是,呂氏一定會讓朱允炆明白,秦晉燕三王,尤其是燕王是他帝王之路上最大的危險,讓兒子防着他們,或者是趁朱元璋在世的時候,假爺爺之手,除掉他們。

朱允炆終究是繼承母親的性格多一點。

图片alt

一連除掉五個秦王,湘王自盡,燕王瘋癲,建文帝以為終於坐穩了爺爺坐過的椅子。隨即把他能成為皇太孫最大的功臣鐵鉉放了外任,對他忠心耿耿的徐輝祖,他利用完了之後,就不再搭理。

而是一心一意地重用外祖父留下的黃子澄、齊泰、方孝孺三人。

图片alt

他忘了一點,此時的他已經沒有朱元璋為他撐腰,也沒有了鐵鉉之類鐵骨錚錚的大臣為他出謀劃策,但凡行差踏錯一步,對於一個剛剛登基,有外敵環伺的帝王來說,都將是滅頂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