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被裁後,一位地產投資總的轉型故事

图片alt

過去一年,地產圈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如何轉型了。
作為一個從業十幾年的地產投資人,我曾經一度認為我的職場道路,已經走到了盡頭。
在我猶豫徘徊之際,一個不能說很好,但也還算未來方向的機會擺在我面前。
下麵就是我從地產投資轉型物業的心路歷程。
1
我叫老張,今年40歲,畢業於一所普通一本院校的市場營銷專業,過去十多年分別效力於兩家TOP50房企的投資部門。
前幾年,我在集團本部工作,要到處幫區域看地,開疆拓土,可以說滿世界跑,女兒剛出生的前幾年,幾乎沒在家待過一個禮拜。
後來歲數漸長,又有了二寶,再加上老婆頗有抱怨,我就跳槽去了現在東家的城市公司,還是乾原先投資拿地的活。
雖然我們公司進駐的時間不長,但近幾年的市場占有率還是在穩步提升,每年都能拿到幾個新項目。
因為工作的緣故,我們乾投資的普遍也會跟風“炒房”,過去幾年市場好時,我也賺了不少。
我記得上一家公司還有着更名和員工房折扣等各種政策,一進一齣就能賺別人一年的工資。
看地,測算,出報告……曾幾何時,我認為這樣的日子會穩穩當當地過下去。
2
人算不如天算,行業巨變帶來人員縮編,投資可以說是重災區。
那段時間,我已經預感自己身處險境,也聯系了一些業內朋友尋找出路,但到最後都是石沉大海。
當時就有段子調侃:江浙滬上空,起碼飄着600個乾投資的簡歷。
我們部門8個人被砍到只剩3個,集團公司也明確一段時間都不會再拿地,這也直接宣判了我們的“死刑”。
我也算城市公司老員工了,年底的時候,人力還算體面地給出了兩個方案:1)拿經濟補償走人;2)調往其他城市。
第二種方案家裡人不接受,只能選1。
那段時間我還未雨綢繆,註冊了網約車司機去試了幾個晚上。
乾投資這麽多年,每天都在看地,城裡每條路我都盡在掌握,想着也能把乘客送到家。
但現實是殘酷的,年紀大了,真不是乾這塊的料,開了一個多小時腰就痛得不行。有一次不按導航走,以我自己認為的“捷徑”把顧客送到家,還被投訴。
身累+心累,讓我很快就選擇了放棄。
正當我為前路發愁的時候,人力又給了我第三個選擇:物業公司正好缺個搞項目拓展的,領導覺得你在政府人脈以及溝通協調這方面挺有長處,要不去試試。
說實話,之前在地產的時候,和物業打交道不多,總覺得是一群客服、保安、維修和保潔,沒啥技術含量,壓根也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會滑落到去物業。
中年轉崗,總好過中年失業,臨近年底又不好找工作,我想大丈夫能屈能伸,先去再說吧。
3
今年2月,我正式入職物業,負責給物業公司外拓項目。
物業投資和地產投資,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方向。
地產是重資產,花大價錢拿地必然要有利潤要求,所以對開發要求、經濟指標和產品定位有着非常嚴苛的要求。
而物業屬於輕資產,除了第一年會有一些額外的投入之外,往後幾年基本是處於盈利狀態,而且是比較穩定的收入,只是利潤不高而已。這也是前幾年物業被資本市場看好的原因。
脫離了傳統的價高者得的招拍掛市場,我對物業打分制的定標方式還挺不適應,因為這裡面存在不小的主觀性,好幾次我以為萬事俱備,最後的競標環節還是功虧一簣。
目前,我在外拓方面還沒有實質性的進展,離公司的考核目標也還很遙遠。
大的小區,拼不過中海、萬科這些已經在本地深耕十年以上的頭部房企。小的項目,測算後沒有接管的必要,因為該有的配置都要有,規模上不去,成本管控也比較難。
跑市場,難免涉及與人打交道。原來在地產,對公關費這塊的力度支持還是比較大的,應酬送禮,只要是合理範圍內都能批準。
但是現在,我就連給街道管物業的領導送點水果,都是自己掏腰包的。對方賣你面子,更多也是基於地產公司的知名度。
歸根到底,不管外界怎麽評論地產開發在走下坡路,但是地產終歸還是物業公司的大腿,如果沒有這根大腿在前方開疆拓土,建立品牌,提升規模,物業頂多管管自己的項目,更別提外拓。
當然,經過前期的摸索,我也基本熟悉了物業外拓的幾種主流方式:
1、認識各小區的業委會成員,一般小區成立業委會後,會重新評估物業服務並尋求更替;
2、走訪各地的物業辦,看看哪些小區的物業投訴率高,看是否可以介入;
3、看政府網站上的物業服務招標文件,參與競標。主要是公建類項目。
4、收購一些已經不太參與地產開發的公司的在管項目。
但這中間也有不少潛規則在。一般而言,自己公司開發的項目,前幾年都會有本公司的物業公司去接管,其他公司不會參與競標,大家心知肚明,守衛一方領土。
說白了,江湖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人情世故。用我們領導的原話就是:不該參與競標的項目就別去碰,惹怒大佬,連自己小區都保不住。該維護的關系就要常走動,給誰做不是做。
4
前幾天,和原來地產的同事一起聚餐,一個個都在唉聲嘆氣,還感慨我找到了好機會,都問我轉物業這條路,值不值得走。
我的回答是,人各有志,值不值得完全取決於你對現狀的評估。
就拿我而言,如果我還不到30歲,我肯定頭也不回地選擇轉行。
但現實是,我上有老下有小,房貸在身,年紀不輕。各種現實擺在我面前,繼續乾投資肯定沒出路,去物業至少是我當下最好的選擇。
雖然薪水相較從前減半,但做得還是自己相對熟悉的工作我就很滿意了,也有更多的時間可以照顧家庭。
最最重要的是,相比於地產這種已經能看到天花板的行業,物業未來還有無限的發展空間。外拓不行,我也可以申請去當個項目經理,雖然苦點累點,但總歸沒有太大的年齡焦慮。
這幾天,我也不停和客服講,我們要把這次疫情防控中的一些暖心故事和溫馨瞬間整理出來,多宣傳,讓更多的人看到我們的品質服務,這樣我後期對接業務也會更順暢。
這麽多年地產乾下來,給我最大的啟發就是無論什麽時候,都不能停止學習。
乾投資十多年,面對五花八門的土地出讓方式,我們不知道打過多少電話,查過多少數據,做過多少測算,踩過多少樓盤。
現在,白天我會去和物業各個工種的同事對接,瞭解他們的服務特色,這樣才能更好地傳達給意向客戶。晚上,我也會去拜訪一些頭部物業企業的同行,向他們取經,也給自己多增加點經驗。
總結一句話:只有學習,才是應對挑戰最好的方式。我相信也是地產人轉型成功的基礎。
關於今天分享的內容,大家有什麽評價?歡迎留言告訴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