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駐美大使:現在是外企同中國人民共渡難關的重要時期,中方傾聽其要求和困難並積極回應

图片alt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網站5月5日消息,4月29日,秦剛大使接受美國福布斯雜志記者範魯賢(Russell Flannery)採訪,主要就中美經貿關系及雙邊經貿協議、企業投資、營商環境等回答提問。部分問答實錄如下:

範魯賢:即使沒有加徵關稅,往前追溯,許多美國企業尤其是中小型企業,他們在中國沒有家人,對中國商業文化或者說對整個中國文化都不熟悉。您在美國結識了很多不同的美國人。對目前那些不在中國但開展對華業務的美國企業,在進入中國市場方面有什麽建議嗎?

秦大使:我認識許多來自美國的中小型企業主。他們中大多數對與中國做生意有很大興趣,但一些人不知道怎麽做才更好。我告訴他們,中國將繼續實行對外開放政策,對外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只會越開越大。實際上,有很多中小微外資企業在華開展業務,在華投資的外企中90%以上屬於中小型。我剛才說了,中國將繼續對外開放,這一點不會改變。我們將盡最大努力為外企提供更好的營商環境。我鼓勵美國的中小企業看看中國市場的廣闊未來。中國有14億人口,其中4億為中等收入群體,這個數字還在增長。全球投資者都面臨巨大機遇。中國對內外資和大中小企業都歡迎並將一視同仁。我們將盡最大努力提供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如果要給美國小企業提建議,那就是首先要對中國巨大的市場抱有積極態度和充分信心。其次,要更加關註中國的政策規劃和發展戰略,這些都是公開透明的,在中國的報紙和網站上都能看到。所以要做一些功課,找出關鍵的優先發展領域是什麽,好的市場機遇在哪裡。他們還需要熟悉中國的法律法規,更好適應中國的營商環境和中國社會、中國文化。

範魯賢:讓我們再回到外國企業,但我認為這個問題也與中國企業相關。過去幾年企業遇到的一大障礙是中美間航班數量減少。無論是CEO要去考察一個亟需母公司支持的大項目,還是小企業主要去尋找合作夥伴,航班數量不足確實是這些工商界人士面臨的阻礙。這方面有改善的希望嗎?

秦大使:疫情持續給經商和往來帶來了很大困難。當前全球正經歷疫情新一波反彈,在中國一些地方也有所抬頭。中國政府始終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採取了非常嚴格和果斷的措施來遏制疫情蔓延,我們稱之為“動態清零政策”。我們努力防止病毒從國外輸入,所以國際航班有所減少。旅行是不方便,一些人甚至無法成行,但都是暫時的。許多美國企業人士告訴我,他們在中國奉行“在中國,為中國”。我認為現在是外國公司同中國人民共渡難關的重要時期。疫情遲早會緩解或結束,期望旅行能恢復正常。中方充分瞭解外企在華情況,這就是為什麽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更密切地與外企互動,傾聽他們的要求和困難,並更積極作出回應。

範魯賢:過去幾年,我牽頭組織了一個會議,將美中兩國的癌症專家聚在一起,目標是建立人與人的交流來加快新藥試驗進度。在這種項目里,知識產權都是公開的,國際合作可以加快新藥入市。我認為這是一個有意思也有意義的雙邊合作領域。兩國有許多癌症患者。您認為在哪些領域人文合作能夠帶來共同利益並有助於兩國關系發展?

秦大使:國之交在於民相親。我們每天工作的宗旨是造福兩國人民,造福世界人民。過去幾十年間,中美兩國民間往來非常密切。新冠疫情暴發前,兩國每年人員往來達500萬人次,有234對友好城市。民間友誼是中美關系的基礎。我認為,兩國人民對發展兩國良好合作關系的熱情和興趣仍然存在。

最近,我訪問了美國腹地地區,印象深刻,美國人民熱情、勤勞和對中國人民的友誼深深打動了我。我去到田間地頭,瞭解他們如何從事現代農業,也瞭解到對華出口對他們的家庭有多麽重要。我走進教室,聽學生們分享對漢語的熱愛和對中國文化的理解。我走進大學,校長們告訴我,中國學生是好學生並為所有學生設立了很高的標準。我和他們都進行了交流。訪問紐約時,我參觀了著名音樂學校茱莉亞學院,他們告訴我,他們在中國天津開設了分院,吸引國際學生、培養音樂人才,目前進展順利。這些都是非常積極的進展,讓我們對中美關系的未來充滿希望。

但同時,中美民間交往中的負面因素令人擔憂。例如,在美國“仇亞”情緒和針對華裔的犯罪增多。針對中國留學生、華裔科學家、學者的所謂審查引起他們恐懼並引發“寒蟬效應”。兩國人民友誼和交往不應被阻斷,不能讓虛假信息、謊言和偏見阻礙民間往來,造成兩國人民的隔絕和分裂。

作為大使,我的職責就是盡最大努力促進中美兩國人民之間的相互瞭解和友誼。在許多領域我們可以做得更多,例如氣候變化、文化、教育和醫療。你剛才提到了癌症,過去40年來中美癌症防治合作進展順利,目前仍是雙方合作亮點之一。我們很高興看到,在福布斯雜志的支持下,過去兩年每年都會舉辦學術研討會,兩國專家共同討論癌症和臨床試驗。這很重要,因為中國有很多癌症患者,每分鐘就會新增8名癌症患者。癌症也是美國的主要疾病之一。美國有先進的技術和藥物,中國有很多患者,同時在中醫診療癌症方面也有優勢。中美專家和醫生在一起交流、開展共同研究很有意義,將造福兩國人民。希望這種合作能夠像其他人文領域合作一樣繼續下去。

範魯賢:大使先生,盡管您見到了很多對美中關系持樂觀態度的中西部人,也有像我們這樣一直在努力架起兩國間橋梁的人,但我不得不提起皮尤中心昨天公佈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目前大多數美國人對中國持負面看法,比例比一年前略有增加。您是否看過了這個民調?對此有何看法?

秦大使:我認為這個調查未能展示中美關系的全貌,特別是民間關系,並不客觀。在美國我結識了方方面面的人士,去了一些州和地方,和商人、農民、學生、教師、工人交談,沒人告訴我不喜歡中國,大多數人表示對中國感興趣,希望中美關系發展好。他們想和中國做生意,想學漢語,想去中國。大家都問我,疫情限制措施什麽時候解除,希望明天就能去中國。所以兩國民間友好基礎仍在。如果有負面看法,我認為是一些反華政客編造和散佈的虛假信息和謊言造成的,同時被一些媒體炒作放大。這不是中美關系的全部和真實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