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6年再開“群聊”,拜登攪局東南亞有啥意圖?|京釀館

图片alt▲繼去年的美國-東盟線上峰會後,拜登又要與東盟領導人面對面 “開群聊”,其“經營東南亞”的意圖十分明顯。圖/新華社當地時間5月12日,一波三折的第二次美國-東盟特別峰會,終於要在華盛頓召開了。2016年奧巴馬任期末期,美國與東盟曾在美國安納伯格莊園舉行了首次美國-東盟特別峰會,迄今已經6年時間。特朗普任期內,也曾籌劃舉辦第二次特別峰會,但終因疫情等原因取消。去年10月,拜登參加了美國-東盟線上峰會,是美國總統4年來首次在這個場合露面。如今,又要與東盟領導人面對面 “開群聊”,拜登政府“經營東南亞”的意圖十分明顯。 图片alt▲2022年2月17日,柬埔寨首都金邊,東盟外長非正式會議現場。圖/新華社峰會籌備幾經波折早在今年2月,此次美國-東盟峰會就已宣佈要舉行,美方更將其形容為“歷史性”的峰會。但尷尬的是,由於美方屢次擅自修改日程,引發諸多東盟國家不滿,原擬在3月召開的峰會最終被推遲舉行,只有新加坡總理李顯龍3月份去了一趟美國。之後,是拜登致信東盟領導人,確定將舉辦第二次峰會而且不會無限期推遲,東盟國家才與美方重新商定了日程。而且,東盟10國領導人並非全部到場,而是只來了8位。緬甸因受美國製裁不參會,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則在4月底就通知美國將不到會,理由是峰會召開時,菲律賓已選出下一任總統,而“新政府未必同意本屆政府和美國達成的任何協議或做出的承諾”。5月10日在菲律賓大選中大勝的小馬科斯,確實不是美國中意的人選。美國更傾向於支持羅佈雷多。小馬科斯14歲時就曾陪同母親馬科斯夫人訪華。他曾向媒體表示:“如果你讓美國進來,你就會讓中國成為你的敵人。” 图片alt▲2022年2月17日,東盟外長會議承諾確保全面有效實施RCEP。圖/新華社美國攪局意圖明顯自拜登政府上臺以來,在東南亞動作頻頻,主要原因是希望東盟在印太戰略中發揮出美國期待的作用。在《印太戰略文件》中, “加強賦能和統一的東盟”是列出的十大行動計劃之一,主要包括了三個方面。在外交方面,是提高外交交往層級,讓美國與東盟曾經疏離的外交關系機制化,激活美國-東盟外長會、“湄公河-美國”夥伴關系會議、美國-東盟對話會等一系列機制。此次美國-東盟特別峰會,也是其中之義。在經濟方面,是通過加強對東盟的投資和貿易,讓東盟產生加入美國正在推進的“印太經濟框架”的意願,推動東盟取代中國在中低端供應鏈的地位。在安全方面,是以幫助東盟國家加強島嶼防衛能力為名,讓南海事務國際化、復雜化,重新激活泰國、菲律賓這兩個與美國有安全合作機制的東盟國家的互動關系,推動實施所謂的“印太海洋安全倡議”。顯然,美國攪局東南亞的主要意圖,就是圍堵中國。但這一目的恐怕很難達到。 图片alt▲2021年9月13日,參觀者走出廣西南寧國際會展中心。當天,第18屆中國—東盟博覽會和中國—東盟商務與投資峰會在南寧落幕。圖/新華社東盟不會選邊站隊這次美國-東盟峰會舉行前,一些東盟國家領導人說了一些希望加強東盟與美國關系的場面話,但對於美國設置的“中國議程”,東盟國家則不會積極配合。去年美國高調召開所謂民主峰會,東盟國家只有三國出席。“京釀館”此前也談過,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3月訪美行程中就已表示,不要因俄烏軍事沖突試圖孤立中國,使兩個大國之間本已緊張的關系復雜化。李顯龍還表示,不要順理成章地把中國在沖突中的立場定義為“中國已經站在錯誤的一邊”。對於美國推動的印太經濟框架,李顯龍也均以“亞太經濟框架”代替。柬埔寨是東盟輪值主席國,故柬埔寨首相洪森已經啟程赴美。但美國也承認,“柬埔寨已經成為中國在該地區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印尼是G20輪值主席國以及東盟-美國關系協調員,在美國施加諸多壓力的情況下,仍堅持邀請普京出席11月召開的G20峰會。泰國是APEC輪值主席國,但5月4日,泰國與柬埔寨、印尼發表聯合聲明,表示今年11月舉行的東盟峰會、G20峰會和APEC峰會,將“為所有成員國或經濟體共同推進全球和地區議程和努力提供獨特機會”,表明不會把俄羅斯排除在外。其實,數據更能說明問題。中國是東盟第一大貿易夥伴,2021年中國-東盟貿易額達8782億美元,美國是東盟第二大貿易夥伴,2021年貿易額為3790億美元。這本賬很好算。因此,美國想藉此次峰會,把美國-東盟關系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系,這個目標不難實現;但要想讓東盟選邊站隊,則註定要落空。撰稿/徐立凡(專欄作家)編輯/何睿校對/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