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小國,加入歐盟?

图片alt

地中海東北部,坐落着一個傳奇般的小島——塞普勒斯島。這里是希臘神話中的愛神和美神——阿芙羅狄忒誕生的地方,所以這座島也被稱為“女神之島”。塞普勒斯共和國就位於這座頗具神話色彩的島上。

就地理位置而言,塞普勒斯共和國屬於亞洲國家,但它卻在2004年成功加入歐盟。塞普勒斯加入歐盟的原因可以從其歷史、內需和外因三個角度來探尋。

图片alt

塞普勒斯入盟的首要原因是它與歐洲同根同源的歷史文化背景。塞普勒斯的地理位置非常獨特,位於“兩洋三洲五海”之地,扼守着亞、非、歐三洲的海上交通要沖,具有極其關鍵的戰略意義。同時,塞普勒斯又有着極為發達且悠久的海上貿易傳統。以上兩種優勢,使塞普勒斯成為歷來兵家必爭之地。

考古發現證明,大約在9千年以前,塞普勒斯島就已經有人類生活。公元前16至12世紀,希臘人在該島發現了銅礦,後開始向這座島嶼移民。自此希臘人再也沒有離開過這座島嶼,成為島上的主體民族。同時,他們傳播古希臘文化,建立自治城邦,使塞普勒斯同古希臘一起經歷了邁錫尼文明和希臘城邦時期的文明。

图片alt

公元4世紀,基督教開始傳入塞普勒斯,島上居民逐漸確立基督教信仰。這也為塞普勒斯的文明歷程添了一抹歐洲文化的特色。雖然多種文明曾經徵服過塞普勒斯島,但是希臘人為主體的人口結構和希臘文明的底色都未曾褪去。

從亞述王朝到馬其頓王國再到東羅馬帝國,這些徵服者都帶有深深的希臘文明烙印。歐洲文明的色彩也在隨後的歷史中被渲染得更加清晰,塞普勒斯經歷了聖殿騎士團、塞普勒斯魯西格南王朝和威尼斯共和國的統治,這進一步強化了塞普勒斯的歐洲文化特徵。

图片alt

1571至1878年,奧斯曼帝國統治了塞普勒斯。在長達三百多年的統治中,奧斯曼帝國為鞏固統治向該島大量移民,最終島上居住着占總人口77%的希臘人,占總人口18%的土耳其人,和占總人口5%的亞美利亞、馬龍、拉丁族等少數民族。其中土耳其人主要集中在塞普勒斯島北部居住,希臘人則集中在南部居住。

1878年,塞普勒斯被奧斯曼帝國租讓給英國,並在1925年成為英國直轄殖民地。二戰之後,英國元氣大傷,塞普勒斯人民也積極反抗英國殖民統治,最終迫使英國同意塞普勒斯獨立。同時,塞普勒斯也為獨立付出了代價:允許英國在島上保留兩個軍事基地。1960年,塞普勒斯宣佈獨立。

同年,塞同英、希、土三國簽訂“保證條約”,共同保證塞普勒斯的獨立、領土完整和安全;同時,塞普勒斯同希、土訂立“同盟條約”,允許兩國在塞有駐軍權。

图片alt

縱觀塞普勒斯的發展歷程,雖然塞普勒斯經歷過亞、歐、非三洲不同國家的占領,但由於希臘文化最早在此扎根,來自希臘文化圈的統治者在該國的統治時間最長,塞普勒斯的主導文化一向是希臘文化。

1993年,歐盟委員會“確認了塞普勒斯歐洲身份和特徵,也肯定了塞普勒斯加入共同體的使命”。同宗同源的歷史文化和得到高度認可的身份和使命,奠定了塞普勒斯加入歐盟的基礎。

图片alt

然而,奧斯曼帝國統治時期大量土耳其人的遷入,以及獨立後簽訂的兩個條約,都為塞普勒斯的內亂埋下伏筆。自獨立後,塞普勒斯國內局勢一直受希、土兩族鬥爭的影響而動盪不安,進而造成南北分裂。1964年,聯合國維和部隊也入駐了塞普勒斯。

1967年,塞島土族另立“行政當局”,企圖分裂國家尋求獨立。1974年7月,希臘軍人集團在塞策動政變,土耳其借助“保證條約”以“保證國”名義出兵塞島,占領北部37%的領土,並將土族居民全部北移。同時,這場戰爭後居住在北部約18萬人的希族人南遷。在這一過程中產生了大量難民及失蹤人口。自此塞普勒斯長期處於南北分裂狀態。

图片alt

1983年11月15日,塞普勒斯島北部的土族宣佈成立“北塞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迄今為止,這個 “國家”並未得到塞普勒斯政府的承認,在國際社會上也僅獲土耳其一國承認。從此,塞普勒斯長期深陷分裂危機的泥潭中。

《裡斯本條約》第49條規定了加入歐盟的條件,其中最基本的一點是:申請國必須是歐洲國家。雖有同根同源的文化基因,但塞普勒斯的亞洲身份和動盪形勢遠不足以使它滿足加入歐盟的要求。還有什麽其他因素推動了塞普勒斯成為歐盟成員呢?

图片alt

最終推動塞普勒斯加入歐盟的原因,可以從其內需和外因兩個角度解釋。就塞普勒斯國內原因而言,首先是其國家安全和發展戰略的需要。歷史上,塞普勒斯完全獨立的時間不多,對國家安全十分敏感。然而,塞普勒斯北部卻一直與土耳其有“剪不斷理還亂”的糾纏。

為了國家獨立和安全,塞普勒斯關註到了歐共體的共同安全與防務政策,1990年便開始計劃加入歐共體,以此來有效遏制非歐共體國家土耳其對塞普勒斯的進犯,保障國家安全。時任塞普勒斯總統克萊里季斯在一次演講中稱:“塞普勒斯成為歐共體成員國後,土耳其在塞普勒斯發生危機時,對塞普勒斯的乾預就不可能付諸行動。”

由於聯合國並不能為塞普勒斯的統一提供有效保障,塞普勒斯希臘族政府對聯合國失去了信心。另外,塞普勒斯與土耳其簽訂的“保證條約”以及“同盟條約”使得土耳其在塞島駐軍和發動軍事行動的行為合法化。與此同時,聯合國維和部隊未能有效阻止1974 年土耳其對塞普勒斯的入侵並對其北部的長期占領。

图片alt

土耳其族人和土耳其對解決塞普勒斯統一問題的態度消極,使聯合國主導的兩方談判皆以失敗告終。此僵局中,塞普勒斯若加入歐盟,不僅能借助歐盟這樣一個新的地區性組織來協助調解國內爭端,還能借助歐盟成員國的身份促進塞普勒斯的統一。

冷戰結束後的多極化趨勢帶來更多不確定性。塞普勒斯深知歐盟在多極格局中是重要的一方力量,加入歐盟,更有利於保證塞普勒斯的獨立地位。

图片alt

塞普勒斯加入歐盟,除卻它內驅的動力和需求外,還有外部因素的推動,最為重要的便是希臘的“鼎力支持”。出於共同文化和自身安全戰略的整體考量,希臘堅定支持塞普勒斯加入歐盟。

希臘素有“千島之國”的名稱,愛琴海上大小島嶼分佈密集,其中2400多個島嶼歸屬希臘,60多個島嶼歸屬土耳其。兩國在領土、領海領空等多方面問題上各執一詞,又都因為事關主權和領土完整不肯退讓妥協,幾次險些走向軍事沖突。

兩國的爭端集中在愛琴海海域,而希臘國家安全戰略的核心就是確保愛琴海海域的安全。希土兩國的領土爭端給希臘的國家安全帶來巨大威脅。

由於只有土耳其承認的“北塞普勒斯土耳其共和國”的存在,塞普勒斯對土耳其有重要地緣戰略意義。塞普勒斯入盟後,將受歐盟集體防務原則的保護,這意味着希臘可以利用這一點,有效牽制土耳其對塞普勒斯的行為,進而以此為籌碼保衛國家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也曾申請加入歐盟,但最終失敗。其原因可以歸結為三個,一是土耳其未能達到哥本哈根標準,經濟發展水平上,土耳其與歐盟差距較大,且長久受到高通貨膨脹率、高財政赤字等困擾;在政治方面,土耳其民主化程度低,雖然自凱末爾革命起就進行了西方化改革,但它的半總統制仍具有集權的特點。

二是土耳其與歐洲文化認同困難,伊斯蘭教與基督教差別顯著。而土耳其人的思維方式、社會生活和政治結構都深受伊斯蘭教教義的影響,這使得歐洲國家難以接受這樣一個“異教邦”。

三是土耳其入盟會挑戰法德的軸心地位。土耳其人口增長較快,入盟後很快會超越法德兩國成為歐盟第一人口大國。而歐洲議會是按各國人口比率分配席位的,土耳其入盟後所占席位數將與法德兩國齊平,在處理事物時將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綜上所述,土耳其的入盟進程一直難以推進。

與此同時,為了推動塞普勒斯加入歐盟,希臘使用了一票否決權,推遲了歐盟東擴的進程。歐洲理事會是歐盟的最高決策機構,而其決策需協商一致方能通過。最初,大部分國家對塞普勒斯加入歐盟的合理性存疑。它們最大的擔心便是接受一個“分裂的”塞普勒斯會將“分裂”危機裹挾進歐盟境內,對歐盟整體安全造成不利影響。

歐洲諸國遲遲未對塞普勒斯入盟問題予以積極反應,這一定程度上損害了希臘的利益。1993年希臘公開宣稱將對歐盟的第四次擴大使用否決權,除非歐盟開啟塞普勒斯入盟談判。希臘政府聲稱,“如果不對塞普勒斯入盟問題做出表態,歐盟的進一步擴大將會受阻”。

图片alt

1996年11月,希臘外長潘加洛斯針對塞普勒斯加入歐盟進程發表聲明:“如果塞普勒斯未加入歐盟,那麽歐盟就不會有進一步的擴大,並且如果沒有歐盟的進一步擴大,目前進行的條約修訂談判將不會結束,故此歐盟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在1999年12月10—11日歐盟赫爾辛基峰會上,希臘表示要再次使用否決權,拒絕給予土耳其歐盟候選國地位,迫使歐盟首次保證塞普勒斯問題的解決不再是塞普勒斯入盟的前提條件。

由於希臘強硬的態度,籌備東擴的歐盟成員國不得不順應希臘的意願,因為對塞普勒斯的擔憂遠不足以與歐盟東擴所帶來的地緣政治、國際戰略競爭、經濟發展、文化等各方面的巨大利益相提並論,若塞普勒斯入盟問題不早日解決,歐盟東擴進程勢必會延緩。在多方斡旋以及希臘的“威逼利誘”下,塞普勒斯順利成為歐盟成員國。

綜上所述,塞普勒斯加入歐盟是其歷史、內需和外因共同導向的結果。然而,塞普勒斯的境況並沒有因為它加入歐盟而迅速好轉。政治上,這座小島上依然存在着四方勢力:希臘族人聚集的南塞普勒斯、土耳其人聚集的北塞普勒斯、聯合國緩沖區以及英國主權軍事基地。

雖然從1975年開始,包括聯合國、歐盟等在內的國際組織一直在進行努力斡旋,希土兩族領導人也曾進行過一系列的談判,但終因雙方分歧太大,加之土耳其的暗中阻撓,迄今就塞普勒斯統一的議題一直未取得突破性進展。

图片alt

值得註意的是,由於北塞政權得不到國際承認,只有得到國際社會普遍承認的南塞政權(即塞普勒斯共和國)才是真正的歐盟會員國,因此,歐盟對塞普勒斯的統一無法發揮實質性作用,歐盟的力量或許並沒有塞普勒斯當時想象中的那麽強大。“塞普勒斯何時實現統一?”依舊是個遙遙無期的難題。

經濟方面,塞普勒斯共和國獨立後,曾依靠銀行業取得短期內的經濟繁榮。然而,銀行業風險極高,2013年3月塞普勒斯因為存款稅的問題成為新一輪國際金融漩渦的中心。由於脆弱的經濟結構以及與希臘的密切聯系,塞普勒斯在歐債危機中難逃一劫,經濟發展歷程坎坷。

但憑借絢爛的自然風光,塞普勒斯的旅游業發展繁榮,其優越的地理位置也使它成為商業中心之一。總體來看,塞普勒斯的未來充滿希望,但也頗具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