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名平民換1噸物資,亞速鋼鐵廠守軍快要抓鳥吃了!“大魚”牽扯澤連斯基?

“像地獄一樣!”一名從馬里烏波爾亞速鋼鐵廠撤離的女人表示,鋼鐵廠內無法呼吸新鮮空氣,也看不到陽光。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日前訪問了俄羅斯和烏克蘭,在其斡旋下,從亞速鋼鐵廠撤離平民的工作已經展開。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說,約100名平民已從鋼鐵廠撤離。俄方也表示,4月30日和5月1日兩天,一百餘名平民從亞速鋼鐵廠及周邊地區撤出。同時,鋼鐵廠內烏軍正面臨物資短缺問題。

图片alt

“亞速營”副指揮官帕拉馬爾3日表示:“目前還有平民躲在廠里,但俄軍的轟炸一直在不停地進行,有坦克炮、齊射炮,每3到5分鐘就有一次空中轟炸……我不確定亞速鋼鐵廠的戰鬥還要持續多少天,但我們已接近彈盡糧絕,這非常可怕。烏軍正與平民分享所擁有的一切物資。”帕拉馬爾說:“若食物沒有了,我們就會去抓鳥,盡一切努力站穩腳跟。”

這不是帕拉馬爾第一次表示守軍彈盡糧絕,“藥品、綳帶、食物和水都快用完了”,之前他就曾敦促世界各國領導人引起重視,想法營救烏軍及平民。帕拉馬爾分析了俄軍的戰術:就像中世紀的圍攻。“不再通過投入大量兵力的方式來試圖突破我們的防線,而是轉而從空中發起攻擊。”

這位副指揮官似乎想展示對平民的保護與分享,仿佛是平民自己不願意出來,然而謊言總是經不起時間的推敲,撤離出來的平民再次將“亞速營”的罪惡暴露於陽光之下。

描述鋼鐵廠內“像地獄一樣”的那位婦女稱,鋼鐵廠內的人不停地哭,人們想不顧一切地離開這里,可是沒有任何辦法,有人開始想自殺。她還擔心男人們的安全,他們用火做飯,“給我們帶來水,讓我們洗一洗”,但藏匿於鋼鐵廠內部的最後一批烏軍不離開,“他們都會被殺死”。一些撤出的平民還表示,他們此前多次嘗試離開,但都被據守鋼鐵廠的“亞速營”等武裝人員強行帶了回去。

图片alt

並且從5月5日開始的一個時間段,俄軍及頓涅茨克武裝停止行動,開放亞速鋼鐵廠的平民生命通道,持續三日。然而在生命通道開放首日,從上午8時截至下午18時,沒有一個人走出烏軍守區。18時後,俄軍恢復了火力襲擊和定點突擊。4日時,烏方表示,俄軍已連續第二天對鋼鐵廠發起攻擊,已經攻入亞速鋼鐵廠。俄方隨後表示,俄軍遵守了普京“不強攻,但不要放過一隻蒼蠅”的命令。

難道是鋼鐵廠內的平民真的不想走?

走投無路之下,亞速鋼鐵廠內的亞速營代表向俄軍提出,用平民交換物資,並且只接受“交換”這種方式。具體條件是:釋放15名平民交換一噸食物和藥品。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表示,該要求與敘利亞恐怖分子的要求相似。

同樣處於絕望之境的還有鋼鐵廠內的外國雇傭兵們。據分析,目前鋼鐵廠內可能還有數個主要掩體,包括約兩百餘人的平民掩體、約七百人的傷兵掩體,還有約四百餘人的外國雇傭兵掩體。這些雇傭兵分別來自美國、英國、法國、波蘭、羅馬比亞等北約國家。目前據守亞速鋼鐵廠的是亞速營武裝人員及烏克蘭海軍陸戰隊的一個聯隊,其他還有一些邊防和警察部隊的武裝人員。

頓涅茨克武裝力量的新聞發言人表示,目前在鋼鐵廠內的北約軍官及外國專家、雇傭兵將在法庭上為他們所有的罪行負責,目前外國軍事人員處於無望境地,他們的國家放棄了他們,一旦被抓,根據他們的罪行完全可以處以死刑及終審監禁。

图片alt

連日來,消息人士透露出的“加拿大前陸軍司令卡迪爾中將被困亞速鋼鐵廠,並在夜間試圖逃跑時被俄軍抓獲”,該消息甚囂塵上,傳得有鼻子有眼,卻又迷霧重重。俄方一直未證實此消息,而卡迪爾退役並前往烏克蘭的消息最早也是由加拿大媒體曝出的。

並且從亞速鋼鐵廠撤離的一名員工稱,烏軍談到亞速鋼鐵廠內有一名雇傭兵將軍,“他在地下室的某個地方。他得到了任命。他是亞速營的。他是雇傭兵,其本人與澤連斯基有聯系。”

此前烏方曾提出,要用所有的俄羅斯俘虜交換馬里烏波爾的守軍。放出這消息時,馬市的守軍大概有兩千餘人,不得不讓人感嘆這兩千餘人“含金量十足”。如今鋼鐵廠地下形勢愈發惡劣,這些西方的雇傭兵要想不被餓死困死,活着走出鋼鐵廠,的確夠讓烏克蘭政府頭疼。

猜測版本眾多:美國陸軍少將、加拿大將軍、西方國家教官,再加上換俘隱情、俄軍的作戰方式……這一切讓亞速鋼鐵廠愈發撲朔迷離。

图片alt

而陽光下的罪惡還不止這些。

俄方發現烏克蘭國家邊防局赫爾松邊防支隊和檢方的文件,文件證明基輔未履行其所承擔的引渡罪犯的國際義務,其中包括正被國際通緝的罪犯。報道還稱,基輔還將這些罪犯編入“民族主義營”中作戰,甚至允許其逃到歐盟國家。

一名在頓巴斯被俘的烏軍士兵還承認,烏克蘭民族主義武裝部隊使用了軍用毒品來消除對戰爭的恐懼,大部分都被“亞速營”、“艾達爾組織”和頓巴斯的烏軍使用,“有志願者向我們提供……我們什麽都不怕,並可以平靜地投入戰鬥”。俄方此前曾表示,這類藥劑美國正在大量供應,並進行持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