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亞急尋“停氣”替代方案

图片alt在保加利亞首都索非亞拍攝的保加利亞天然氣公共供應商Bulgargaz公司大樓。新華社記者 林 浩攝保加利亞是歐盟中對俄羅斯天然氣依賴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俄羅斯停止向該國供應天然氣,使該國經濟發展面臨巨大難題。保加利亞試圖用替代方案解決,但沒有人知道,期待中的“藍色燃料”能否在採暖季開始之前到來。如果替代方案遲遲不能落實到位,那麽保加利亞將會面臨一個寒冷的冬季,結局無疑是災難性的。保加利亞總理基里爾·佩特科夫5月3日視察了保加利亞和希臘之間的天然氣連接工程項目,對該項目充滿期待。這是因為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4月27日發表聲明,宣佈從當天起暫停向波蘭和保加利亞供應天然氣。這兩個國家成為俄方“盧布結算令”發布後首批被“停氣”的歐洲國家。這讓保加利亞經濟發展遇上了大麻煩。佩特科夫表示,俄羅斯停止向該國供應天然氣的決定是擺在保加利亞面前一個巨大的難題。保加利亞試圖用替代方案解決,但是沒有人知道,期待中的“藍色燃料”能否在採暖季開始之前到來。俄羅斯能源在歐洲國家能源供給中占重要地位。而保加利亞是歐盟中對俄羅斯天然氣依賴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該國每年消耗大約3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其中90%從俄羅斯進口。在獲悉俄羅斯暫停向保加利亞供應天然氣的消息後,保加利亞政府就表示,“盧布結算令”威脅保加利亞能源安全,保方正尋找俄羅斯天然氣的替代供應方案。保加利亞所謂的替代供應方案,目前看主要是從兩個途徑獲得天然氣。一是通過位於希臘北部亞歷山德魯波利斯港附近的液化天然氣終端項目獲得液化天然氣。保加利亞擁有該浮式儲存再氣化站20%的股份,通過該液化天然氣終端為保加利亞提供來自美國、卡達等國的液化天然氣,以期實現保加利亞多元化天然氣供應的目標。但是亞歷山德魯波利斯港附近的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明年才能建成並接入向保加利亞輸送天然氣的管道。二是通過希臘—保加利亞天然氣管道項目(IGB),讓亞塞拜然的天然氣通過該管道輸送至保加利亞。根據保加利亞天然氣公司與亞塞拜然石油公司簽訂的合同,在未來25年內,亞塞拜然每年將向保提供10億立方米天然氣。希臘—保加利亞天然氣項目年輸氣能力為30億立方米至50億立方米。項目全長182.5公里,保境內約151公里,約占83%,其餘部分在希臘境內。但截至目前,該天然氣管道項目尚未建成。保加利亞天然氣公司稱,希臘—保加利亞天然氣管道最遲應於今年7月1日投入運營,以便保加利亞能夠通過該管道從亞塞拜然獲得協議購買的天然氣。也就是說,在最樂觀的版本中,燃氣能在採暖季開始之前流入保加利亞,如果不順利,則將在新年前後才能到來。保加利亞工業資本協會董事會主席威列夫表示,俄羅斯暫停天然氣供應意味着更高的價格,這對保加利亞的化工、冶金、化肥和玻璃生產十分不利,將對以出口為導向的行業產生非常糟糕的影響,這些行業對保加利亞出口的貢獻最大,許多生產過程又都使用天然氣,同時還會對麵包廠、市政、醫院、學校和幼兒園,包括全國超過15萬戶氣化家庭用氣產生重大影響,形勢十分嚴峻。目前,當局正在向人們保證,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不必過度恐慌。但專家認為,“斷氣”的第一個影響是更高的價格和競爭力的喪失。如果替代方案遲遲不能落實到位,期待中的“藍色燃料”無法如期而至,那麽保加利亞將會面臨一個寒冷的冬季,結局無疑是災難性的。 (經濟日報駐索非亞記者 田曉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