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警告立竿見影,拜登臨走前一刻拒絕:韓國想加入,還不夠資格

美國總統拜登結束了為期3天的韓國之旅,於5月22日傍晚抵達日本。而在登機離開韓國的前一刻,拜登通過隨行的美國官員發表聲明,拒絕了韓國關於加入美澳印日“四國集團”的請求,給出的原因很讓韓國人傷自尊。

當地時間5月20日下午,拜登乘坐專機抵達韓國,正式開始他上任以來的首次亞洲之行。值得註意的是,這是60年來美國總統第一次打破傳統,在上任後出訪亞洲的行程單上,把韓國排在日本之前,也是韓國歷屆新政府上臺後,最快舉行的一次韓美峰會。韓國總統尹錫悅上臺不到半個月,拜登就急吼吼趕來跟他會面,可見美國對韓國這一屆新政府罕見重視。根據美國媒體和官員的言論,拜登此行就是為了“針對中國”,而韓國,是需要他親自出馬搞定的最重要一環。

图片alt

美國總統拜登20日抵達韓國

美國拒絕讓韓國加入“四方安全對話”

而在拜登開始訪亞行程之前,美媒還放風稱,他此行的另一個重頭戲,是參加在日本舉行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峰會,同時還會跟尹錫悅討論讓韓國加入這個機制。“四方安全對話”由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組成,專註於“對抗”中國在所謂印太地區“日益增強的經濟、外交和軍事實力”。一段時間以來,美國一直希望把這個“四國集團”機制,擴張成“四方安全對話+”,試圖拉攏更多國家“圍堵中國”,甚至有觀點認為,美國想將“四方安全對話”機制發展成對付中國的“印太版北約”。而尹錫悅,已經多次對此公開迎合,而且躍躍欲試,表示韓國將正式參與“四方安全對話”,甚至還一度將其寫入自己的競選綱領。這次拜登訪問亞洲,外界普遍猜測,美韓雙方可能會就該問題達成一致。不過,在拜登22日離開韓國之際,卻給尹錫悅政府“潑了一盆冷水”,明確表示拒絕韓國加入“四方安全對話”機制。

图片alt

2021年9月24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主持“四方安全對話”峰會

據隨拜登訪韓的美國高官表示,“四方安全對話”是一個相對全新的機制,目前仍在尋找最佳的合作方案,因此對接納新成員持謹慎態度。美方認為,比起接納新成員,當前更應將這一機制的構想發展壯大。這個意思已經非常明確,就是你韓國目前想加入,“還不夠資格”。而沒有了美國的支持,再加上一直以來日本的反對,短期內尹錫悅政府想要加入,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不過也有人註意到,之前拜登對韓國加入“四方安全對話”,一直保持着“曖昧”的態度。去年2月,日本《讀賣新聞》還報道稱,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會見韓國時任國家安保室長徐薰時,曾經強烈要求韓方加入這個四方機制,結果被當時的文在寅政府拒絕了。所以說,從之前美國的主動要求,到拜登這次訪問亞洲前美媒放出的消息,可以看出美國是有意把韓國納入“四方安全對話”的,但怎麽事到臨頭又突然改變主意了呢?這,就要提到我們中國的態度了。

图片alt

中美國旗資料圖

中方警告立竿見影

早在拜登開啟這個亞洲行之前,中國就比較罕見而且直白地,對美國和韓國分別發出了警告。5月16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同韓國新任外長樸振舉行了視頻會晤,明確表示兩國應該“防止新冷戰的風險,反對陣營對抗”。18日,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與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通電話時,表達了更為強硬的立場。楊潔篪表示,一段時間以來,美方採取一系列乾涉中國內政、損害中方利益的錯誤言行,中方對此堅決反對並予以有力應對。他特別強調,任何出於一己私利損害亞太地區各國根本和長遠利益的行為,都註定走不遠也行不通。任何拉幫結派、搞分裂對抗的企圖都不可能得逞。此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也在20日表示,希望美國不要在亞太密謀分裂對抗,不要拼湊封閉排他的小圈子,也不要在這個地區製造動盪與混亂。汪文斌表示,中方認為任何地區合作框架,都應該順應和平與發展的時代潮流,增進地區國家之間的互信和合作,不應針對第三方或損害第三方利益,也不應帶有明顯的選擇性、排他性。

中方這些警告,不僅發布時間密集,而且發聲的規格相當高、場合非常正式。一連串罕見外交信號的釋放,不但引起國際輿論高度關註,也讓拜登政府明白了過來,中國這次立場極為堅定,底線不容撼動。對於這一點,韓國媒體說得更直白,認為拜登選在臨走前一刻才宣佈,拒絕韓國加入“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既沒有觸碰中方的底線,也好歹沒讓尹錫悅政府太尷尬。當然,這只是韓媒一廂情願的觀點。

图片alt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資料圖

完全倒向美國,尹錫悅政府仍有顧慮

拜登這次訪問亞洲,還有一件事不得不提,那就是美國炒作的所謂“印太經濟框架”。按照行程,拜登將在訪問日本期間正式推出這個框架。

關於“印太經濟框架”,相信近段時間大家也有一定瞭解,這其實是美國“印太戰略”的一部分。在特朗普宣佈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後,拜登政府想用“印太經濟框架”,來填補美國在亞太地區出現的“經濟影響真空”。該框架針對中國的意味非常明顯,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就曾聲稱,“印太經濟框架”包括出口管制規則,以“限制向中國出口‘敏感’產品”。美國貿易代表戴琪更是露骨地表示,它是“獨立於中國以外的安排”。

很明顯,拜登政府想藉此將中國擠出全球供應鏈。而對這個具有濃厚的對華牽制性質的框架,尹錫悅政府表現得同樣積極。5月18日,韓國政府決定作為初始成員國加入“印太經濟框架”。不過,韓方隨後又第一時間強調,由美國主導、韓國已經決定加入的這個框架“不排斥中國”。韓國總統辦公室21日在記者會上總結了韓美首腦會談成果,專門強調此次會談“完全沒有討論”將中國排除在供應鏈之外。韓國口中的“不排斥中國”,明顯跟美國官方的表態不一致。看來,韓方在“印太經濟框架”和對華經貿合作之間,還在自我糾結。而對中美兩國,尹錫悅政府並不敢明擺地選擇其中任何一邊。

图片alt

拜登與尹錫悅會面資料圖

最後還得註意一點,那就是韓國民間的聲音。韓國新任政府雖然跟美國互動頻繁,但這次拜登訪韓卻遭到了韓國民眾的集體抗議。據韓國媒體報道,20日下午,多個韓國市民團體代表在首爾街頭舉行集會,其中一項要求就是“反對尹錫悅政府參與美國的新冷戰”。可以看出,目前尹錫悅政府在經濟安全領域緊跟美國,進一步搭上美國“同盟戰車”的舉動,已經引發了韓國輿論的擔憂。

未來,韓國新政府的主要課題顯然不能局限於韓美同盟,也應包括如何處理好對華關系,這將是尹錫悅政府面臨的最重大考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