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總統不承認烏東“獨立”,還扯上臺灣問題,讓普京下不來台

在出席第25屆聖彼得堡經濟論壇時,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當着普京的面直言不諱地表示,他不會承認烏東頓盧兩州的獨立地位,就像不承認科索沃、南奧塞梯及台灣地區“獨立”一樣。

科索沃原屬於塞爾維亞領土,後來在西方的支持下宣佈獨立,不過塞爾維亞並不承認其獨立地位,中國和哈薩克等國也未承認。

南奧塞梯原屬於喬治亞領土,在俄格戰爭之後,南奧塞梯宣佈獨立,不過承認其獨立的國家除了俄羅斯之外寥寥可數。

图片alt

至於台灣地區,那就不用多說了,這是中國自古以來的神聖領土,除了與之“建交”的幾個彈丸小國,全世界大多數國家都不承認其“獨立”地位,美國多次打擦邊球試圖以台製華,不過終究不敢公開宣佈承認“台獨”。

頓盧二州是烏克蘭領土,但烏克蘭危機爆發後,在俄羅斯的支持下,這兩州宣佈獨立建國,並計劃並入俄聯邦。事實上,頓盧二州已經脫離了烏克蘭,現在是在俄羅斯的控制之下,不過大多數國家並不承認其獨立地位。

哈薩克作為中亞領土面積最大的國家,是中俄兩國的鄰國,與中俄皆保持着良好關系。由於曾是蘇聯成員國,所以哈薩克受俄羅斯影響較深。

图片alt

盡管後來蘇聯解體,哈薩克宣佈獨立,但俄羅斯仍將哈薩克等中亞國家視為自己的傳統勢力範圍,對其施加持續影響力。

哈薩克之於俄羅斯,就像加拿大之於美國,除了是鄰居,還是盟友關系。

從蘇聯分家出來後,哈薩克出於自身安全考慮加入俄羅斯主導的集安組織,繼續與俄羅斯保持各方面的合作。

今年年初哈薩克突然變天,反對派煽動騷亂向托卡耶夫“逼宮”,哈薩克面臨生死存亡,一場“顏色革命”之火就要燒至全國各地。

图片alt

關鍵時刻,作為集安組織領頭羊的俄羅斯迅速出兵幫助托卡耶夫鎮壓了騷亂,保住了他的總統地位,讓哈薩克歸於平靜。

俄烏沖突爆發後,雖然哈薩克並沒有跟隨西方一起製裁俄羅斯,但也沒有像白俄羅斯一樣堅決支持俄羅斯,而且還發表了一些普京不想聽的言論,比如不支持烏東獨立。

對此,很多人批評托卡耶夫,認為他是“白眼狼”,不僅知恩不報,而且還落井下石。

其實,這就有點冤枉他了,他並非知恩不報,他是情非得已,有自己的難處,不得不這麽做。

图片alt

哈薩克雖然領土面積大,但綜合國力較弱,在西方群情激奮製裁俄羅斯的背景下,如果托卡耶夫堅決支持普京對烏軍事行動的話,估計哈薩克會被西方視為俄羅斯“同黨”,連同其一起製裁,甚至會在該國再次發動“顏色革命”,這是托卡耶夫不願意看到的,作為總統,他必須要優先考慮本國的安全、穩定。

而不承認烏克蘭頓盧二州獨立,其實也是從哈薩克本國利益出發,符合本國國情。

托卡耶夫認為,國家領土完整性與民族自決權在現行的國際法中存在矛盾。

所謂“民族自決權”,起初是由美國威爾遜總統提出的,其內容大概就是一個地區的主體民族有權決定獨立或加入某個國家。這一概念起初對亞非拉民族反抗西方殖民統治,爭取民族獨立是有積極意義的。

图片alt

當然,美國沒有這麽好心,它之所以支持殖民地獨立,完全是為了與殖民地眾多的英法競爭。

後來,美國到處搞“顏色革命”,對他國進行文化殖民,起初具有積極意義的“民族自決權”就變樣了。比如科索沃地區的獨立,其實就是美國及其盟友打着“民族自決”旗號搞的一場“顏色革命”,對此,中俄是堅決反對的。

按照美國“民族自決”理論,烏克蘭東部居住着大量俄羅斯族,他們有權決定是否獨立。俄羅斯支持烏東獨立,不過是“摸着美國過河”,是美國的模仿者

不過,霸權主義美國認為,我可以支持科索沃獨立,但你不可以支持烏東獨立,我是合法的,你是非法的。

图片alt

對於托卡耶夫而言,美國和俄羅斯的做法都不值得提倡。既然當初沒有承認科索沃獨立,那麽現在同樣不能承認烏東獨立。

要知道,哈薩克北部住着大量俄羅斯族,受俄羅斯影響極大。如果現在托卡耶夫承認烏東獨立,那麽以後哈國北部的俄羅斯族有樣學樣,也宣佈脫離哈薩克而獨立,那情況就大為不妙了。

雖然與俄羅斯關系較近,但哈薩克一直提防着俄羅斯,將首都從靠近中國的阿拉木圖遷往靠近俄羅斯的努爾蘇丹,其實就是便於控制北部領土,防止北部的俄羅斯族鬧獨立,頗有些“天子守國門”的味道。

图片alt

蘇聯剛解體時,哈薩克境內的俄羅斯人占37.8%,哈薩克人占39.7%,可以說是平分秋色。經過一系列努力之後,到了2020年,哈薩克境內的俄羅斯人只剩下21.%,而哈薩克人已升至65.5%。

這說明,遷都至努爾蘇丹是正確的選擇,有利於削弱俄羅斯的影響力,避免哈國北部成為下一個烏東。

俄羅斯幫助哈薩克鎮壓了騷亂,托卡耶夫是應該感激,但牽涉到本國核心利益,托卡耶夫不可能為了討好普京而承認烏東獨立,因為這樣做會埋下很大的隱患。

图片alt

當然,托卡耶夫的做法有些欠妥,這種事私下裡跟普京說就好了,何必當着媒體記者的面公開講,這多少讓普京有點下不來台,或許會影響俄哈兩國的傳統友誼。

托卡耶夫很聰明,他不僅舉科索沃與南奧塞梯的例子,也搬出了台灣問題,其目的就是拿中國堵住普京的嘴。

畢竟,俄羅斯未承認台灣“獨立”,中國也未承認科索沃、南奧塞梯的地位,對烏東是否獨立一直持謹慎態度。

图片alt

而且,中俄現在是一個戰壕里的戰友,需要聯手對抗美國霸權,所以普京也不會強迫中國承認烏東獨立。

所以,面對托卡耶夫的發言,普京雖然不高興但也不好反駁。

不過,需要指出的是,烏克蘭問題與台灣問題有着本質區別,前者屬於兩國之間的矛盾,後者屬於一國內政,不可混為一談。另外,兩岸的主體民族都是漢族,都是中國人,“民族自決”並不適用於兩岸關系。

图片alt

希望托卡耶夫下次舉例時註意,不要輕易提起中國,更不要將烏克蘭問題與台灣問題混為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