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充當“拱火”俄烏局勢急先鋒,用意何在?丨北京觀察

俄烏沖突爆發以來,英國頻刷“存在感”。當地時間4月27日,英國外交大臣伊麗莎白·特拉斯批評中方尚未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還說“中國如果拒絕按規則辦事,將難以繼續成為大國”。英國《金融時報》將該言論形容為一次“事先精心安排的鷹派”演講。

深圳衛視直新聞註意到,配合特拉斯出演的還有英國國防參謀長、海軍上將拉達金。他在4月26日出席一場研討會活動時聲稱,英方認為俄羅斯是一個嚴重的威脅,而中國是一個競爭者和挑戰者。此外,他還表示,“如果中國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違反國際規則’,可能面臨‘各種後果’”。

在今天(28日)的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針對特拉斯的言論予以回應。

汪文斌首先提出質疑——我也註意到,她提到了規則。國際規則指的是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基礎的國際關系準則,而不是小集團、小圈子的“家法”“幫規”。特拉斯女士還提到北約。冷戰早已結束,北約作為冷戰產物和全球最大軍事聯盟,理應審時度勢,作出必要調整。然而北約卻長期固守舊的安全觀念,搞陣營對抗,淪為個別國家謀求霸權的工具。北約口口聲聲稱自己是“防禦性組織”,實際上卻在不斷製造對抗、製造事端。

图片alt

隨後,汪文斌再次闡明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我們的立場是一貫和明確的。我們向來根據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獨立自主地作出判斷。

作為俄烏沖突中“抱薪救火”團隊一員,英國扮演的角色並不光彩。其種種行為背後的意圖,值得琢磨。

“拱火”行為一:軍援

英國在俄烏局勢中的“拱火”行為體現在多方面,首當其沖便是對烏軍援。

图片alt

英國向烏克蘭提供的“星光”防空導彈

英國是最早向烏克蘭提供“致命武器”的國家之一。據英國國防部最新數據顯示,俄烏沖突以來,英國已向烏克蘭提供5000枚反坦克導彈、1360份反結構彈藥、4.5噸炸藥和5套防空系統。未來,相關數字不排除有進一步上升的可能。半島電視台便以“空前的慷慨”來形容英國向烏軍援的支持力度,在該方面也只有美國超過了英國。

深圳衛視直新聞註意到,近些天來,又有多位英國政府高官敦促各國向烏克蘭提供軍援,如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英國武裝部隊國務大臣希佩等。

其中,希佩的表態尤引人側目。他表示,“支持烏克蘭使用英國及其他西方國家提供的武器攻擊俄羅斯本土”,並稱這一做法“完全合法”。隨後英國首相約翰遜也為該言論撐腰,“我們不希望俄烏沖突升級,並外溢至烏克蘭外。但正如希佩所說,烏克蘭人有權保護自己。”

對此,俄羅斯國防部26日予以嚴厲警告,如果英國繼續直接煽動烏克蘭打擊俄羅斯境內的行動,俄方將立即作出同等回應。

俄方多次指責美西方向烏克蘭運送武器是在“火上澆油”,並強調要把在烏克蘭境內運送武器的美國和北約車輛視為合法打擊目標。英方選擇無視此等警告且“行動”升級的背後,自然是有所求。這一點,英國國內看得也十分清楚。英國《泰晤士報》此前披露,英國希望烏克蘭不要過早與俄羅斯簽署停火協議,以惡化俄羅斯的軍事態勢,從而削弱其談判立場。

“拱火”行為二:製裁

此外,英國的“拱火”行為還體現在對俄製裁一事上。

目前,俄羅斯是世界上被製裁最多的國家。深圳衛視直新聞通過Castellum.AI數據註意到,截至4月28日,俄羅斯共受到9915項製裁,其中有7161項製裁來自於俄烏沖突爆發之後。這個數字中,英國對俄實施的製裁就占了1124項,僅次於美國的1858項。

對於這些製裁,俄羅斯也實施反製裁。當地時間4月27日,俄羅斯宣佈對英國下議院287名議員實施製裁。法新社援引俄外交部的聲明說,這是對英方3月11日將386名國家杜馬(議會下院)議員列入製裁名單的回應。據俄方聲明,這些議員即日起被禁止入境俄羅斯。俄方稱,這份名單中的議員在制定反俄製裁措施方面發揮了“最積極的作用”,並助長了“恐俄情緒”。

此外,俄方6日曾宣佈禁止英國首相鮑裡斯約翰遜、外交大臣伊麗莎白特拉斯和國防大臣本華萊士等13人入境。俄方聲明說,俄方決定把英國政府重要成員和政界人士列入“禁入”名單,是因為英國政府對俄採取“前所未有的敵對行動”,尤其是製裁俄方高級官員。

英方一系列單邊強制製裁行為不僅沒能為局勢降溫,反而進一步煽動了對立。

“拱火”行為三:外交行動和輿論造勢

事實上,英國在俄烏局勢中還善用“外交戰”和“信息戰”。

图片alt

4月9日,英國首相約翰遜訪問烏克蘭首都基輔,成為到訪基輔的首位西方國家領導人。彼時,約翰遜表示英國及其合作夥伴將繼續加強對俄羅斯的製裁,並盡力提供烏克蘭所需的經濟和軍事支持。這也進一步鼓勵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變得更加“活躍”起來。分析指出,約翰遜此舉是為了提高民意支持率的一場“政治作秀”,進一步樹立起自己“反俄”的形象。

英國政府高層也頻頻碰瓷“作秀”。當地時間4月27日,英國副首相、司法大臣拉布抨擊稱,俄羅斯暫停對波蘭供應天然氣的決定,將令其愈發成為政治和經濟上的“賤民”。分析認為,此舉或是附和美方此前類似言論。

而在輿論造勢一事上,英國更是在俄烏沖突爆發前就走在國際前列,積極地將俄羅斯描繪為“邪惡的入侵者”,卻甚少提及自身國家政治企圖。最鮮明的例子便是,約翰遜在個人微博上用中文向俄羅斯喊話。此外,英媒在“布恰事件”未水落石出之前,便單方面定性俄羅斯為“幕後凶手”。

有分析指出,英國在俄烏局勢中的種種“拱火”行為所圖的便是政治利益,即緊隨美國步伐,協助美國完成既定戰略目標,進而借助美國力量維護自身大國地位,實現“大陸均衡”政策(即由英國操縱歐洲的政治天平,維護英國在歐洲大陸的海外利益,保持英國的海上霸權)。

英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哈利特·卡爾曾用一句“善於利用善良外衣掩蓋自私的國家利益”來形容美國,如今這句話用來形容英國也是恰好不過。

“政治利益”獲得了,可是然後呢?

然而,戰爭面前,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

目前,英國人民正在為俄烏沖突的持續而埋單。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預測,英國明年將成為七國集團(G7)中表現最差的經濟體,生活成本危機和增稅計劃預計將使英國的經濟活動放緩至極其緩慢的程度。這也進一步將英國保守黨“低增長、高稅收”經濟戰略中的問題再一次暴露無遺。英國最新民調結果顯示,英國民眾支持對俄羅斯製裁的意願已顯著降低。

除了對英國本國民眾“不負責”外,英國政府在接收烏克蘭難民問題上的處理同樣令外界不滿。對於烏克蘭難民“簽證難”一事,英國交通大臣沙普斯的辯言是,之所以發放簽證速度緩慢,是因為澤連斯基希望烏難民不要逃離家園太遠。分析指出,這是由於約翰遜害怕破壞保守黨支持“低移民率”的政黨形象而導致的。

图片alt

深圳衛視直新聞註意到,4月13日,聯合國難民署發表聲明,呼籲加強對英國“烏克蘭家園”計劃的監督。難民署表示,已經意識到越來越多的報告稱,烏克蘭難民婦女對於其擔保人行為感到不安。一些難民報告收到來自擔保人的不當暗示或信息。

需要指出的是,在英國尋求安全避難所的烏克蘭難民在申請簽證前,須有一名擔保人。“烏克蘭家園”計劃是為了連接英國收留者(擔保人)和烏克蘭難民而設立的計劃,最初處於任何監管框架之外,通過社交媒體團體或其他方式將雙方聯系在一起。目前,無論是對擔保人進行審查,還是處理擔保人的補貼申請,英國仍有一段路要走。

作者丨何王子彧,深圳衛視直新聞駐京記者

編輯丨李汶思

排版丨董怡

【來源:直新聞】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