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日:拜登訪韓,韓國緊緊捆綁於“同盟戰車”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李成日】2022年5月20日至22日,美國總統拜登訪問韓國,韓國成為拜登訪問亞洲的第一個國家。自1952年12月時任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首次訪問韓國以來,拜登的這次訪問是美國總統第21次訪韓。此次訪韓,在美韓關繫上留下了三個新紀錄:一是拜登打破了慣例,在韓國新任總統訪美之前先訪問了韓國,給足了新任總統尹錫悅面子;二是尹錫悅剛上任11天就跟美國總統會面,在總統任期最短的時間內率先實現了韓美首腦會談;三是美國總統首次訪問了位於首爾龍山的韓國新總統府。在此次訪韓期間,拜登先是參觀了三星電子半導體工廠,再跟尹錫悅舉行首腦會談,發表了“韓美首腦會談聯合聲明”,舉行了共同記者會見,還訪問了美韓空軍作戰司令部。從訪問日程、首腦會談及聯合聲明內容來看,韓美兩國將從軍事安全、經濟安全方面進一步加強兩國同盟關系,試圖將傳統安全同盟提升為“全球全面戰略同盟”。之前的文在寅政府在外交上採取了“戰略模糊”策略,如今尹錫悅政府看來已明確外交方向和重點,尤其是在經濟安全領域緊跟美國,表態加入美國主導的“印太經濟框架”(IPEF),韓國將進一步搭上美國的“戰略同盟車”。 图片alt資料圖來源:路透社一、牢固美韓軍事同盟,加強軍事安全合作韓國總統府國家安保室(NSC)第一次長金泰孝強調,此次韓美首腦會晤的重點是“經濟安全”與“軍事安全”。在軍事安全領域,韓美首腦通過會談和聯合聲明,重新確認根據《韓美相互防衛條約》,美國將動員包括核、常規武器及導彈防禦在內的防衛力量向韓國提供延伸威懾承諾,並達成共識盡快重啟“延伸威懾戰略磋商機制”(EDSCG)。為顯示美韓軍事同盟合作的牢固性,5月22日韓美首腦一同訪問位於京畿道平澤市烏山的韓美空軍作戰司令部航空航天作戰本部(KAOC·Korean Air And Space Operations Center)。該作戰本部作為指揮、協調戰時海陸空導彈作戰的韓美空軍的最高指揮部,是韓美同盟聯合防衛的象徵,實際上也是韓軍的“戰略司令部”。同時,為應對朝核及導彈危險,該作戰本部也承擔統合運用“韓國導彈防禦系統”(KAMD)和“殺傷鏈”(Kill Chain)的所謂“K2作戰”任務。此外,自2016年4月以來,為加強韓美軍事情報共享體系,通過視頻跟美軍太平洋司令部、駐日美軍司令部建立了數據鏈接系統。需要明確的是,韓美之間外交安全渠道眾多,級別也較高。目前,韓國總統府國家安保室室長金聖翰和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國家安保室第一次長金泰孝和美國總統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印太協調官坎貝爾、韓國國家安保室外交秘書官李文熙和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東亞及大洋洲事務高級主任埃德加·卡根之間等多個渠道,為此次訪韓發揮了重要的架橋、溝通作用。此外值得關註的是,韓美兩國首腦在聯合聲明中也宣稱,關註中國南海的和平與穩定,支持合法而不受妨礙的商業,並尊重航行、上空飛行自由和海洋的合法利用,強調印太地區安全及繁榮的核心因素——台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這是自2021年5月美韓首腦會談以來,又一次公開涉及臺海、南海問題。二、構建韓美“技術聯盟”,開啟經濟安全合作拜登在韓國的首先訪問地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半導體生產基地——位於京畿道平澤市的三星電子半導體工廠。5月20日,拜登和尹錫悅在三星電子集團副會長李在鎔的陪同下,參觀了最尖端的P3生產線。先前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特朗普在韓國的首訪地是駐韓美軍烏山空軍基地、漢弗萊營、柏尼法斯營或板門店等,都是與軍事安全相關的地方。而拜登此次訪問三星電子平澤園區,算是美國總統首次訪問韓國國內的半導體工廠。 图片alt當地時間2022年5月20日,美國總統拜登和韓國總統尹錫悅訪問京畿道平澤的三星電子半導體工廠(圖源:視覺中國)拜登訪問三星,錶面上是為感謝2021年5月三星在美國得克薩斯州泰勒市投資20兆韓元(約170億美元)建造新的半導體加工廠,其實更重要的是美國選擇三星作為重組供應鏈的主要核心夥伴。平澤園區是三星電子新一代半導體的前哨基地,不僅生產新一代存儲晶元,還製造超微晶圓代工產品。韓美首腦共同視察三星半導體工廠,旨在凸顯兩國互為“半導體夥伴”的形象,此舉被評價為宣告韓美“技術聯盟”的啟動。另外,尹錫悅和拜登將首次會晤地點定在三星電子半導體工廠,也意味着韓美在中美技術博弈中將聯手加強高端技術合作。這一舉動無疑將對中韓關系產生一定影響,因為韓國半導體的最大出口國是中國,世界最大的半導體市場也是中國。5月22日,拜登總統會見了韓國現代汽車集團會長鄭義宣,鄭表示截至2025年將向美國追加投資50億美元,在機器人、城市中心航空交通(UAE)、無人駕駛軟體、人工智慧等領域加強跟美國企業的合作;而在此前一天,現代汽車已宣佈55億美元的投資,所以單單現代在美新投資加起來能達100億美元以上。此外,韓化集團也宣佈將追加投資1.7億美元,計劃建造1.4GW規模的太陽能組件廠。據韓媒報道,韓國國家安保室經濟安保秘書官王允鐘和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會(NSC)國家技術與國家安全高級主任塔倫·查布拉通過首次通話達成協議,將新設韓國總統府與美國白宮之間的“經濟安全對話渠道”以議論兩國之間的經濟安全懸案,而且美方已邀請韓方相關人士今年6月訪美。之前,韓美兩國曾開通過多種“安全對話渠道”,啟動共商經濟安全問題的常設渠道是首次。三、韓國雖向美國傾斜,但完全“一邊倒”很難行得通此次韓美首腦會晤的另一個重點,是讓韓國加入美國主導的“印太經濟框架”(IPEF)。《韓美首腦會談聯合聲明》指出,兩國首腦認識到印太自由、繁榮、開放的重要性,為此基於開放、透明、包容的原則,雙方將通過“印太經濟框架”緊密合作,尤其是在數字經濟、強韌的供應鏈、清潔能源、可持續經濟發展等領域加強合作。韓美之間構築“技術聯盟”,將聯手制定供應鏈、數字經濟及技術等方面的標準,從而加強兩國安全同盟。雖然韓國總統府表示,“韓國加入‘印太經濟框架’是為了供應鏈管理和經濟安全,並不排斥中國”,但眾所周知,美國倡導“印太經濟框架”就是為了針對和牽制中國。因此韓國的這種表態,既不能改變“印太經濟框架”的性質,也不能掩蓋韓國聯手美國牽制中國的戰略意圖。 图片alt資料圖來源:路透社目前,韓國經濟界和企業界高度評價拜登訪韓及韓美首腦會晤成果,但政界還是有一些人士對此次首腦會晤成果表示擔憂和疑慮。韓國國內也有一些團體和民眾示威抗議,認為拜登訪韓將激化朝鮮半島局勢,迫使韓國加入美國的新冷戰。總體來看,尹錫悅指出的“韓國加入‘印太經濟框架’並不認為是對華關系的零和博弈,中韓關系只要搞好經濟關系就可以了”這種片面的認識,在韓國新政府的執政團隊中普遍存在,也反映到韓國的對外政策上。中韓建交30年以來,經濟合作確實發揮了“壓艙石”、“推進器”的作用,但同時圍繞供應鏈穩定等經濟安全合作也已成為兩國合作的重要議程,需要兩國關系全面而均衡的發展。當前,美國企圖製造排他性“小圈子”、搞“新冷戰”,這不可能成為時代的潮流,和平、發展、合作、共贏才是時代發展的方向。韓國新政府雖然通過此次拜登訪韓鞏固和擴大了韓美同盟合作,但涉及中國南海、臺海等議題,觸及了中國的核心利益,必然影響中韓關系的正常發展。也因此,一些輿論指出,今後韓國新政府的主要課題並不能局限於韓美同盟,也應包括如何處理好對華關系,歸根到底其實就是如何平衡好中美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