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惡意欠薪,規範用工行為——博羅法院以實際行動優化法治化營商環境

按時足額向勞動者支付勞動報酬,是每個用人單位應盡的法定義務。拖欠勞動報酬並不是小事,以轉移財產、逃匿等方式逃避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數額較大,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仍不支付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近三年來,博羅法院充分發揮司法職能作用,嚴厲打擊惡意欠薪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違法犯罪行為,共審結各類刑事案件5宗,為150名勞動者追回勞動報酬近310萬元,有效保障了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图片alt

轉移財產又逃匿?獲刑!罰款!

被告人曹某春註冊成立某實業有限公司並負責該公司的業務發展、催收貨款、發放工人工資、報稅等全面工作,曹某俠任公司法定代表人。2020年7月,因該公司拖欠55名工人薪資共107萬餘元,博羅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對曹某春開展調查,並對該公司下達勞動保障監察改正指令書、行政處理告知書、行政處理決定書,責令在規定時間內足額支付工資。隨後曹某春不僅逃匿,期間還與其妻子離婚並約定夫妻一共同房產由其妻所有。同年8月,公安民警將曹某春抓獲,公司法定代表人曹某俠與工人代表等簽訂了欠薪處理協議書,解決了56萬餘元的欠薪,仍剩51萬餘元薪資被拖欠。

博羅法院經審理後認為,曹某春存在以逃匿、轉移財產的方法逃避支付勞動者勞動報酬的行為,根據刑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被告人曹某春有期徒刑1年6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

欠薪又逃匿?設備被強制變賣且獲刑

被告人單某是某電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東、實際經營者,負責公司日常經營、財務等。在經營過程中,該公司拖欠40名工人薪資共61萬元,工人多次聯系單某未果。隨後,博羅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經調查處理,依法定程序責令該公司支付勞動者的勞動報酬,但該公司和單某仍拒不支付。後博羅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將該案移送至縣公安局,並採取了主持變賣公司生產設備、回收貨款及對外借款等措施,支付了部分薪資48.8萬餘元,仍拖欠薪資12.2萬餘元。後單某被捕歸案,檢察機關向博羅法院提起公訴。

法院經審理後認為,該公司以逃匿方式逃避支付勞動者報酬,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支付仍不支付,單某作為該公司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行為已構成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法院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年2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

勞動者的勞動報酬,包括工資、獎金、津貼、補貼、延長工作時間的工資報酬及特殊情況下支付的工資等,關繫到每個勞動者和家庭的切身利益,如果處理不當,極易引發社會群體性事件。《刑法修正案(八)》將部分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的行為“入刑”,目的就是要加大對勞動者獲得勞動報酬合法權益的保護力度,規範企業用工行為,形成“勞動者工資支付有保障”的良好社會環境。今後,博羅法院將持續對惡意欠薪行為進行嚴厲打擊,切實維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助推法治化營商環境持續優化。

來源/博羅縣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劉江濤

編輯/吃兔兔

校對/玉米

【來源: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