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礙執行“耍潑橫” 見勢不妙忙履行

“法官,不是非要麻煩你們,實在是這個人太不講理了!”
包河區法院執行局收到拍賣房屋買受人李某的電話,匆匆趕到濱湖某小區。電梯中,李某臉上滿是無奈,“這個人我們和他聯系了很多次,他每次電話里都說好好的,但是根本不走。”
屢次變卦拖延時間,拍賣期間私自租賃

這是一起民間借貸糾紛,被執行人在法院判決生效後始終不願履行,原告吳某向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在案件進入執行程序後,法官曾多次上門。然而,在房屋拍賣前,被執行人前妻孫某突然出現,要求自行處理房屋,房款用於償還欠款。此時案外人表示願以400萬價款購買其房屋。被執行人芮某同意後,案外人將400萬價款打到法院賬戶。但此時,孫某再次出現,表示自己孩子需要該房屋落戶辦理入學,退回了案外人的價款。因孫某再三阻撓執行,法院依照程序將房屋以“精裝房”進行網路詢價並上拍,經過143次加價,最終該房於2021年10月13日以340萬成交。

在法院拍賣過程中,被執行人芮某將房屋對外租賃,租賃時間長達10年,且租客已經支付全部租金共計14萬元。2022年3月25日,法院將扣除了已承租年限的剩餘租金10.7萬元退回承租人。不料,在租客搬離的當日,芮某自己又住進了該房屋。

強占房屋不悔改 現場耍賴被拘回

法官抵達該處房屋時,被執行人芮某不在屋內,經過聯系,芮某表示自己在外辦事暫時無法回來。法官請來物業工作人員見證後,安排開鎖公司開鎖。買受人李某也拖家帶口在一旁等待,準備當日搬進這個已經過戶達4個月之久的房子。

因房屋內部分傢具拆除不便,若是有被執行人不願帶離的傢具,而買受人又願意花錢買下,則需要較為公正的機構提供價格表,方便雙方協商。正當評估機構對屋內所有傢具電器進行評估時,被執行人芮某帶着一名壯漢趕到現場阻撓執行。

芮某見法院強制執行態度堅決,當場報警。在接警員向其詳細解釋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的必要性後,芮某發現無法通過警方躲避執行,便在執行現場耍起了賴,拒絕配合法院對屋內貴重物品進行登記,最終被法警帶回法院。

前妻登場 要求加價 言語恐嚇 矛盾激化

法官現場詢問了買受人李某意見,李某表示不需要芮某家中的任何物品。法官立即讓李某聯系搬家公司,讓其給芮某租一套房子或者安排放置傢具的場所,將芮某傢具全部搬離。在等待搬家公司的過程中,被執行人的前妻孫某接到被執行人的電話後出現在執行現場。進門後孫某便對着買受人言語恐嚇:“你這個房子你住不安的,會死人的。”引發買受人不滿,矛盾進一步激化。

隨後,孫某以房屋拍賣價過低為由賴在屋內不走。她表示該房屋價值遠超400萬,要求買受人再支付其30萬價款。在買受人拒絕後,孫某表示屋內裝修花費巨大,要求買受人支付相應費用,買受人表示希望孫某將全部傢具拆除,僅留毛坯房。見買受人不願搭理,孫某再次提出生命威脅,被法官現場警告。

佯裝配合拒執行 見勢不妙願履行

見孫某一直阻撓執行,法官細數這對前夫妻從執行開始後的種種。法院允許其自行處理房屋時,其反悔不願;要求其騰房時,其私自租賃;張貼拍賣公告後,其不提出書面異議;在房屋上拍後,又要求法院修改起拍價;一言不合還以死亡進行威脅。芮某對外有多筆欠賬,房屋辦理了多次抵押登記,與孫某離婚後也一直沒有支付孩子的撫養費。房屋拍賣款在償付其他優先受償的抵押權人後,剩餘款項本身就極低,因孫某的多次阻撓,加入分配的申請執行人越來越多,導致其孩子能分配到的撫養費越來越少。在法官情理兼具的勸說下,孫某提出願意配合騰房,但要讓其前夫芮某從法院回來。

芮某回到執行現場後,這對前夫妻再次扮起了紅白臉。男方笑嘻嘻說:“請法官務必先支付我孩子的撫養費,其他人我不管。”女方氣沖沖說:“這房子我裝修花了好多錢,必須給我補償。”

見倆人這幅“死磕到底”的樣子,法官決定以拒執罪將芮某移送公安偵查。見狀,這對離婚多年但默契十足的前夫妻又提出願意騰房,並簽署了騰房承諾。

來源:包河區法院
編輯:張愉

【來源:安徽高院】

聲明:此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來源錯誤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權益,您可通過郵箱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