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沅江游泳溺亡,家屬向常德詩牆公園管理處索賠58萬,判了!

幾人結伴在沅江游泳,

其中一未成年人不幸溺水身亡。

死者家屬將管理處訴至法院索賠58萬餘元!

……

現場是否有警示標志?

在天然河道游泳溺亡誰擔責?

近日,

常德市武陵區人民法院審結了這起

未成年人下河游泳不慎溺亡

而引發的生命權糾紛案件!

图片alt













案件經過















图片alt

2021年6月15日下午,未成年人楊某與同學汪某某、周某某相邀去中國常德詩牆公園游玩,4時許3人在公園所處沅江段下河游泳,游泳過程中楊某不幸溺水身亡。楊某的父母與汪某某、周某某父母達成調解協議後,認為常德市中國常德詩牆管理處(以下簡稱詩牆管理處)作為公園的管理方,亦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應對兒子溺亡承擔賠償責任。

因協商未能達成一致意見,楊某父母遂將詩牆管理處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令詩牆管理處賠償58萬餘元。

图片alt













法院判決















常德市武陵區人民法院判決駁回楊某某與簡某的訴訟請求。楊某某與簡某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图片alt

詩牆管理處是否具有安全保障義務?

楊某溺水的沅江系天然形成的河流,詩牆管理處對該河道不具有經營權和管理權,詩牆管理處的管理職責和範圍並不包括該河道的管理,只“負責詩牆公園安全保衛及公共設施、健身器材、公廁的維護管理和公園公共秩序、經營秩序的巡查監督管理工作;負責詩牆公園所轄場地,綠地,河坡、沅江北岸水域50米範圍內的衛生潔理與保潔工作;負責詩牆公園綠化、花化的日常維護管理和綠地抗旱保濕,前後戧台、樓道沖洗,公園除塵、汛後清淤等工作。”

對擅自在河道內的游泳者不具有安全保障義務。詩牆管理處在公園內多處設置警示牌,並非基於具有管理沅江的職責,實屬公益行為不能據此反推詩牆管理處對在沅江河道內的游泳者具有安全保障義務。詩牆管理處對楊某的溺亡並無過錯,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图片alt

1、《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雖規定了公共場所的管理者的安全保障義務,但人們是否就能藉此放鬆自身安全意識呢?顯然不是,公共場所的管理者的安全保障義務,應限於合理的範圍內,與其管理和控制能力相適應,不能無限制擴張安全保障義務範圍,安全保障義務不是維權的“萬金油”。

2、青少年是祖國和家庭的未來,孩子的人身安全無小事。天氣漸漸炎熱,提醒家長朋友教育孩子提高防溺水意識,做好孩子的監護工作,青少年不要到陌生水域游泳,避免溺水事故發生。












法條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條 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造成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依照法律規定推定行為人有過錯,其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條 賓館、商場、銀行、車站、機場、體育場館、娛樂場所等經營場所、公共場所的經營者、管理者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來源:常德市武陵區人民法院

微信里的“電子借條”真的管用嗎?法院判了!

相親14次未果,白女士能否向婚介公司要回6萬餘元會費?

員工收受供應商紅包,被開除後向公司索賠20萬元,法院怎麽判?

自家房屋空調外機位被鄰居霸占?法院判決引起舒適!

餐廳使用“樟樹崗辣椒”作菜名,是否構成侵權?法院這樣判!

“劇本殺”原創劇本被網店4.99元售賣?教科書式維權來了

起訴“第三者”返還贈與?不要急着起訴!先要證明這兩點……

欠錢不還,起訴所需證據材料一覽表!(2022年最新版)

一個出錢一個出“名”,湖南兩父女“爭房產”鬧上法庭,法院判了!

图片alt 图片a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