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的B-2轟炸機突襲,解放軍的紅旗-9和S-400能攔截並打下來嗎?

B-2戰略轟炸機,是當今世界上唯一一種隱身轟炸機。

這種轟炸機在美國發起的數次戰爭中都表現優異。

2003年3月28日,一架B-2轟炸機單機突破伊拉克軍隊防空系統,炸毀了其首都巴格達市的一座通訊塔。

我們不妨設想一個問題:

美軍的B-2轟炸機如果來襲,我軍的“紅旗-9”和“S-400”有把握攔截下來麽?

(B-2轟炸機)

1

強大的B-2,卻有一缺陷

作為世界上最先進的轟炸機,B-2具有其他轟炸機所不具備的能力,那就是隱身能力。

但這並不代表B-2是不可戰勝的。

我們想要破解B-2的隱身能力,就要先從B-2的隱身原理開始瞭解。

隱身性能主要分為三個部分:雷達隱身、紅外隱身、射頻隱身。

這三種隱身性能中,雷達隱身是最為重要的,因為雷達是對空探測最為有效、距離也最長的手段。

(雷達漫反射原理)

普通非隱身飛機在遭到雷達照射時,其機身復雜的外形會將雷達波反射到各個角度,形成漫反射。

甚至還會出現一些會導致雷達波原路折射回去的二面反射區,這樣就很容易被雷達探測到。

而B-2這種的隱身飛機,則是將飛機錶面基本設計為光滑且規則的平面,從而將高威脅方向入射的雷達波,全部集中反射到一個低威脅角度上去。

經過這樣處理後,除非在這個角度恰好有一部分敵軍雷達,不然飛機就不會被探測到

(吸波塗層原理)

在對飛機進行外形隱身設計的同時,再輔助以吸波塗層等技術,將飛機可被雷達探測到的距離,壓縮到同類目標的1/10左右

對於戰鬥機來說,進行以上這些處理並不難,但對於轟炸機而言就是另外一回事。

轟炸機較大的體積、較寬的翼展等因素,決定瞭如果只是對其錶面進行基本的“切平”處理,並不能實現較好的隱身效果。

比如美軍的B-1B轟炸機實際上也有一定隱身處理,但由於其後掠翼、垂尾、平尾等常規佈局的關鍵要素沒有改變,所以還是造成了非常多的反射區。

(B-1B仍然存在很多二面反射區)

因此B-2轟炸機乾脆採用了一種獨特的佈局:飛翼佈局,這種佈局讓B-2整個飛機都變成了一個近似三角形的“薄片”。

除了採用飛翼佈局外,B-2還一改發動機進氣道位於機身下方的傳統設計,使用了背負式進氣道。

這種設計可以防止進氣道在地面雷達的照射下形成腔體回波導致隱身性能的破壞。

綜合來說,B-2轟炸機是一種劃時代的武器,其具有良好的性能,可以來無影去無蹤的發起打擊。

但B-2卻有這樣一個缺陷。

(背負式進氣道)

B-2轟炸機目前為止還無法發射遠程巡航導彈。

說出來各位讀者可能不信,但這確實是事實。

B-2研發於1989年,受限於當時並不發達的電子技術,B-2所掛載的每一種武器,都需要體積龐大並且獨立的火控電腦。

每當B-2需要增加一種武器的發射能力時,就要新安裝一臺電腦進去,但飛機的內部空間卻是有限的。

(B-2武器掛載方案一覽)

這也就導致到目前為止,B-2可以掛載的大部分彈藥,都是自由落體炸彈。

在2002年經過改進後,B-2才可以做到發射JASSM巡航導彈。

但是JASSM這種巡航導彈射程只有約500公里,無法在遠離我國國土防空圈的位置發起防區外打擊。

這也就給了我軍的防空系統擊落B-2的機會。

那麽實戰中,我軍的“紅旗-9”和S-400防空系統,真的有機會擊落B-2麽?

(紅旗-9型防空導彈)

2

先進技術加持,防空導彈能否一戰?

S-400是我國於2014年從俄羅斯進口的遠程區域防空系統,該防空系統發射的40N6型導彈,最大射程可以達到500公里。

而“紅旗-9”則是我國在21世紀初期參考S-300自主研發防空系統,早期的性能與S-300類似,射程在200公里左右。

最新的改進型“紅旗-9B”則達到了與S-400同等的技術水平,大大擴展了防空作戰半徑。

基本能夠做到在B-2轟炸機投放JASSM導彈前對載機本體進行攔截。

可以說,這兩種防空系統的火力都是十分優秀的。

(S-400防空導彈)

不過想要攔截B-2轟炸機這種隱身目標,態勢感知能力往往要比火力重要得多。

像S-400和“紅旗-9”這種遠程防空系統,一般情況下會配置三種不同的雷達,來應對不同條件下的探測任務

首先是配屬在防空團指揮部下的遠程相控陣預警雷達,比如S-400的64H6型雷達,同時團部還會配屬指揮車,負責整個防空團的指揮。

然後是配屬在營級的火控照射雷達低空補盲雷達,例如S-400的36H6火控照射雷達,和76H6低空補盲雷達。

一個導彈防空團會下轄若乾個營,營是最基本的火力單位,裝備有導彈發射車。

作戰時導彈發射營將形成環形防禦,將最重要的遠程預警雷達和團指揮部保護在最中間。

這樣就可以採用伏擊戰術對付B-2轟炸機。

(36H6火控照射雷達-左)

這種戰術很簡單,首先團指揮部的遠程預警雷達持續開機搜索,為導彈發射營指示目標。

而導彈營則機動到野外的發射陣地隱蔽起來,並關閉火控照射雷達等可能導致自身暴露的設備。

當團屬預警雷達探測到可疑空情後,將大概坐標傳輸給負責該方向的導彈營,營屬火控雷達再突然開機,對可疑空域使用燒穿功率搜索,打敵機一個措手不及

(展開部署的紅旗-9)

相信各位讀者不難發現,這種戰術的核心要點是,團屬的預警雷達是否足夠強大,能在B-2投射JASSM時發現載機。

換句話說,雷達是否具有反隱身能力。

畢竟隱身戰機並不能完全隱身,隱身的學名其實是“低可探測性”,“低可探測”意味着,如果雷達性能夠先進,仍然可以探測到。

對於我國來說,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在6年前的珠海航展上,我國展出了一型專用的反隱身雷達——JY-26。

(JY-26)

JY-26是中國電子科技集團第14研究所研發的相控陣分米波反隱身雷達,探測距離高達600公里以上。

這型雷達在山東半島進行部署測試時,成功探測到了近800公里距離上的駐韓美軍F-22戰機。

這一案例充分的證明瞭JY-26反隱身雷達的強大,連F-22這麽小的目標都可以做到如此遠的探測距離,B-2自然也不在話下。

在反隱身雷達的指揮下,我軍的S-400、“紅旗-9”等防空系統完全可以對B-2進行攔截打擊。

(紅旗-9B防空系統)

不過,僅僅能對B-2轟炸機進行防空截擊是不夠的。

軍事愛好者們都常說“防空,十防九空”,這句話就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方面,機動性高的空中平臺在戰術上往往具有更高的靈活性,因此防空作戰並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

另一方面,防空導彈部隊作為防守方,即使這一次防空作戰成功了,敵方也還會組織下一次空中打擊行動,並不能根本上解決問題。

因此,要解決B-2這種對手,除了使用先進的防空導彈嚴密防禦外,最終還是要採取更為主動的手段來進行對抗。

3

殲-20B將成為對抗B-2的關鍵?

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空軍提出了名為“軍刀穿透者”的隱身飛機研發計劃,B-2轟炸機就是該項目的成果之一。

從項目名稱上,我們就可以一窺B-2這類隱身飛機的目的。

那便是像一把軍刀一樣,利用低可探測性優勢,穿過地面雷達探測範圍之間的縫隙。

這在雷達反隱身技術並不成熟的上個世紀,具有非常強大的威懾力。

美軍賦予B-2的主要任務,就是掛載空投核彈,潛入廣闊且荒無人煙的西伯利亞,殺傷蘇聯的洲際彈道導彈發射井。

即使是反隱身雷達已經得到大大發展的現在,對於我國這樣國土面積廣闊的國家來說,想要在每個區域都配置一部JY-26這種的反隱身雷達,也具有成本過高的問題。

因此,我們就需要更為靈活機動的方案來對抗隱身轟炸機的威脅。

殲-20B恰好就能很好的承擔這個任務。

(殲-20雙座)

殲-20B是我國第五代隱身戰鬥機殲-20的雙座型。

與雙座型戰鬥機一般為對地打擊型或教練型不同,殲-20的雙座型承擔的是無人機指揮的作用。

在戰時,一架殲-20B可以指揮5架左右無人機,令無人機前出拉網,組成每架無人機間距數十公里、總寬度達到一百公里以上的警戒帶。

這樣只需要一架有人機與數架成本較低的無人機,就可以做到警戒一片相當大的空域,對美軍的B-2隱身轟炸機進行截擊作戰。

為了實現這種戰術,我國已經開發了多個型號的無人機。

(攻擊-11)

在2019年的建國70周年閱兵上,我軍就展出過一架“攻擊-11”無人機。

這種無人機採用了同B-2隱身轟炸機類的飛翼佈局,具有非常良好的隱身性能。

“攻擊-11”無人機除了可以獨立承擔對地打擊的任務外,還能夠與J-20B或轟炸機等有人機協同作戰。

由有人機控制“攻擊-11”,作為前出警戒的無人僚機。

除了已經成熟的“攻擊-11”之外,我軍還在開發一種更為先進的可以空戰的無人機。

(暗無人機概念圖)

中航沈飛設計所,就提出了一種名為“暗箭”的無人機方案,並於2006年的珠海航展上首次展出了概念模型。

“暗箭”無人機也是一種採用了隱身設計的無人機,其機身長約十餘米,具有翼身融合、外傾雙垂尾等隱身設計特徵。

這型無人機與普通無人機最大的不同是,其具有一個可以掛載PL-10空空導彈的內置彈倉,因此可以獨立自主的進行空戰。

在2018年,一張流傳出的照片顯示,“暗箭”無人機的全尺寸樣機已經製作完成,將會擇機進入下一步研發。

(暗箭無人機)

殲-20B與這些先進的無人僚機搭配,不僅可以高效的對B-2這種隱身目標進行截擊。

還能夠將我國的國土防空圈向外海拓展,增加截擊作戰的反應時間,做到提前發現提前摧毀。

使用殲-20B搭配無人機截擊B-2,就是在使用防空導彈系統進行被動防禦的基礎上,加上了主動防禦這道保險。

不過,為了徹底斬草除根,我們仍然需要主動出擊的手段!

4

主動出擊勝過被動防禦

效率最高的制空方式,並不是將敵軍的飛機擊落在空中,而是將敵軍的飛機擊毀在地面上。

因此,我軍除了進行防禦、截擊作戰外,還需要對B-2轟炸機駐扎的關島機場進行遠程打擊,直接從根本上消滅其有生力量。

這就有兩個方案。

其一是使用火箭軍的DF-26中遠程彈道導彈,在搭載1.8噸的高爆戰鬥部時,這種導彈的射程能超過3000公里,足以覆蓋關島。

(轟-6N)

第二種方案,是同樣派出我軍的轟-6轟炸機掛載遠程巡航導彈進行精確打擊。

我軍的轟-6,雖然是改進自前蘇聯圖-16轟炸機的第二代轟炸機,但是在經過數次現代化升級改進後,已經發展到了第14種改進型。

最新的轟-6N,甚至可以在機身下方掛載一枚空射彈道導彈,這是除我軍以外絕無僅有的技術。

以DF-26和轟-6N發起遠程打擊,我軍就可以做到從源頭上消滅B-2轟炸機的威脅。

(B-2與伴飛的F-22)

以上就是我軍應對美國隱身轟炸機的諸多方法。

不過與之相對,美軍的B-2隱身轟炸機也不會單獨出動,與之共同出動的必然是大量用來提供掩護的F-22、F-35等隱身戰鬥機,以及E-3、E-8等預警機。

我軍也會投入J-20A戰鬥機、空警-2000預警機等力量進行對抗。

軍事作戰,很大程度上是兩軍的體系對抗,而不是單一武器裝備的鬥獸棋,戰場局勢是復雜且多變的。

但是無論戰場如何多變,我軍都有着絕對的信心,打贏每一場戰鬥,守護所有中國人民和平安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