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物種搶老婆——在婆羅洲,長鼻猴將靈長類開後宮的本能用到極致

婆羅洲——世界第三大島(該島分為三個國家:馬來西亞、汶萊和印度尼西亞),屬於熱帶雨林氣候,這里曾經是植被的海洋,動物的天堂。

故事開始的地方

婆羅洲,靠着基納巴坦甘河附近的雨林深處,樹木遮蔽天空,綠色覆蓋土地,這里沒有硝煙,沒有污染,沒有道路,沒有人煙。

图片alt

本期陰險的主角

然而,即使是這樣無人打擾的凈土,也並不是一片祥和的極樂。動物的世界,和我們人類一樣,生老病死,爭鬥不息。

在這片狹窄的雨林中,生活着兩種樣貌差異巨大的猴子,它們分別是長鼻猴(Nasalis larvatus)和銀葉猴(Trachypithecus cristatus)。

图片alt

長鼻猴

這兩種猴子,為了搶奪棲息地里果實更豐富的地盤,時常大打出手。就像是莎士比亞名著《羅密歐與朱麗葉》中,兩個有世仇的家族一樣,彼此爭鬥不休。

图片alt

銀葉猴

世仇的家族中,出現了愛情的結晶

以人類來說,恨和愛是兩種非常相似的感情,之間只有一線之隔,都是裝在心裡日思夜想(遺忘與漠不關心才是最大的決絕)。我們都被愛恨情仇所吸引,於是,才有了《羅密歐與朱麗葉》這樣的悲劇故事。

而這一次,長鼻猴和銀葉猴,在這兩個“世仇”物種的鬥爭下,迸發出的愛情故事非但不是悲劇,更是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奇跡”——兩個物種之間的後代產生了。

图片alt

超稀有的雜交種

一項新的研究表明,在婆羅洲發現了這兩個不同物種之間的後代——超稀有的雜交種,雜交種具有兩個不同物種的特徵。

甚至,雜交種也能產子!在2017年,雜交猴子第一次被拍攝到時還是幼年小猴,而現在,它已經是一隻成熟的雌性,並且自己也有一個嬰兒。

图片alt

讓人敬畏,因為這是非常超現實的:雖然非常接近的物種(屬於同一進化群或屬)偶爾會在野外進行雜交創造雜種,但這一次,幾乎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種猴子。並且,不同的物種如果交配通常不會產生有生命力的後代。

與其說奇跡,不如說:事實通常比貧瘠的想象更出人意料,妙趣橫生。

差異巨大的倆個物種

阻擋它們的,不止是彼此的仇恨。按分類學,長鼻猴和銀葉猴分別有自己的屬,這是一道巨大的鴻溝。

图片alt

異常大的鼻子

從外觀上來說,成年長鼻猴有一張“醉酒”般的粉紅色臉,和異常大的鼻子(雌性的鼻子也長,但沒那麽大);而成年銀葉猴是黑色的臉,和較短、較平的鼻子。

图片alt

雌性長鼻猴

從身材上說,長鼻猴的體型要大上許多,雄性長鼻猴有76釐米,體重20到24公斤;而銀葉猴的身長僅為56釐米,平均體重只有7公斤。

图片alt

銀葉猴,體重小三倍

相似的地方是什麽?社會結構。

這兩個物種都是典型的“單雄社會”——由一隻占優勢的雄性和多只雌性及後代組成的群體。

單雄社會意味着,出生在這些群體中的男性一旦成熟就會被驅趕出去,自己闖盪出一片天地,組建自己的群體,或暴力搶奪接管另一個群體。

图片alt

為了自立門戶,什麽仇什麽恨都不重要了

適合生存的棲息地就那麽大點。並且,婆羅洲,和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雨林沒什麽不同,都面臨着砍伐的問題,逐年縮減。

棲息地的減少限制了這兩個物種中,那些被逐出家門的男性自立門戶。

研究者觀察到,雄性長鼻猴正在主動與該地區與雌性銀葉猴交配,並組建成家庭,形成混合群體——同為“後宮”的雌性長鼻猴和雌性銀葉猴和平共處,甚至會互相幫忙照顧彼此的小猴崽子。

图片alt

大多數來自不同物種的雜交後代都是不育的,無法生育後代,這使得雜交猴子和她的孩子更加不同尋常。

然而,進一步的觀察發現,似乎並不是什麽浪漫故事

故事講到這里,似乎是兩個世仇家族的年輕人相愛結合,結婚生子,皆大歡喜。然而,快等等,銀葉猴呢?

研究者找了又找,但沒有發現一例——雄性銀葉猴“娶到”雌性長鼻猴的情況。銀葉猴是完全失敗的一方。

图片alt

想哭

隨着調查的深入展開,研究者發現,離開原生家庭的雄性長鼻猴,正利用它們2、3倍的體型體重優勢來驅逐銀葉猴,並接管後宮群。

跨越了生殖隔離的長鼻猴,正在和銀葉猴生下具有兩個物種特徵的“新物種”,長鼻子,灰色臉。

寫在最後

盡管這項發現看起來很獨特,也很有趣,但不幸的是,這兩個物種現在都擠在剩下的狹窄河岸森林地帶,周圍是油棕櫚種植園,沒吃沒喝。

图片alt

當棲息地缺失,把靈長類逼急了,什麽種族不種族,真的什麽事兒都能乾出來——這些猴子是絕好的例子。人類啊,珍惜環境吧,免得有朝一日……

图片alt

貓子感謝你的關註(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