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頻主動瘦身,螞蟻想去哪裡?

图片alt

瘦身的不只螞蟻。

文丨海克財經 範東成

據近日多家媒體報道,螞蟻集團已退出對中國郵儲銀行的投資。而據不完全統計,這已經是螞蟻年內第三次主動收縮投資,此前其已分別減持了眾安保險、全面退出了對36氪的投資。

連續收縮的投資動作,正強烈向外釋放這樣一個信號:螞蟻的當務之急不是繼續擴大投資版圖。

01

收縮投資,聚焦主業

投資圈知情人士透露,螞蟻集團在今年4月初完成了交易,退出了對中國郵儲銀行的投資。

而如前所述,這是進入2022年以來螞蟻的第三次主動減持。

據港交所數據,今年1月,螞蟻減持了眾安保險,持股比例從13.54%下降至10.37%。螞蟻回應稱,此為正常投資決策,雙方戰略合作關系不變,一如既往看好眾安的長期發展。

2個月後,螞蟻旗下投資主體API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供的備案文件顯示,螞蟻出售了其全部持有的36氪公司股份,徹底退出了其股東序列。去年10月,螞蟻還出清了其所持有的財新傳媒股份。

同時下降的,還有螞蟻的投資次數及金額。IT桔子數據顯示,2021年螞蟻只參與了20起投資事件,這與其最高峰期的2018年相比減少了69.2%,總投資金額僅是2018年的23.1%。

業內有觀點認為,螞蟻頻頻減持的背後,是其響應監管要求,主動收縮,更關註主業發展。這個判斷大體無差。能夠看到,與保守謹慎的投資節奏相比,螞蟻的確在聚焦主業,穩健推進整改上的行動更為高頻。

時間回溯到2020年底。彼時螞蟻集團董事長井賢棟在第四屆中國互聯網金融論壇上發言表示,螞蟻接下去要大力完善公司治理,守住金融科技風險底線,聚焦小微服務實體經濟,加大科技創新承擔更大責任。

隨後一年,螞蟻平均兩周就有一個新動作,圍繞風險糾偏強化合規,正視平臺責任強化消費者保護,積極響應國家碳中和、鄉村振興等重大戰略部署,將“花唄”“借唄”全部納入到了消費金融公司,啟動了與銀聯雲閃付的互聯互通,升級了對小微商戶的降費細則等。

今年3月,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一次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對螞蟻集團等14家互聯網平臺企業涉及金融業務的整改總體進展順利,盡管過程中存在困難,但有充分信心做好整改。

如此看來,收起投資的手對螞蟻而言,不無意義。

02

互聯網投資範式轉型

瘦身投資的顯然不只螞蟻。

近年互聯網公司投資風格正在發生變化。

图片alt

以騰訊為例。去年底,騰訊清倉式派發了千億港元京東股票,其所持京東股份從17%大幅降至2.3%,騰訊控股總裁劉熾平卸任京東董事。在螞蟻退出郵儲銀行投資的同時,騰訊也在降低持有。據郵儲銀行2021年半年報,截至2021年6月30日,騰訊仍持有郵儲銀行0.14%的股份,位列前十大股東。但其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騰訊已退出前十大股東序列,目前持股情況未對外公開。

今年初,位元組跳動整體裁撤投資業務引發業界關註。相關負責人稱,公司年初對業務進行了盤點和分析,決定加強業務聚焦,減小協同性低的投資,將戰略投資部員工分散到各個業務條線中,加強戰略研究職能與業務的配合。

有分析人士認為,伴隨着互聯互通的大勢所趨,互聯網科技公司必須逼着自己在更合規、更公開透明的環境下去創新。圍繞自身相關業務進行投資以構築護城河的固有路徑,目前看已經失效,轉而關註硬科技、智能製造等或許才能帶來新的增長點。如騰訊正在加大對人工智慧、機器人、大數據賽道的關註。

據海克財經瞭解,螞蟻也在2021年初成立了面向企業的數字科技部門,不久後又成立了螞蟻技術研究院,並籌建了首批實驗室,啟動了科學家團隊的招募。據螞蟻一位技術線員工說,公司對這一研究院寄予厚望。

公開信息顯示,在隱私計算、安全科技等硬科技領域,螞蟻多有突破,目前已獲60多項國內國際獎項,其中包括國家科技進步獎、省部級科技進步獎、全球權威技術獎等;以1152件隱私計算專利數,排名全球第一;自研新一代智能風控技術體系,支付寶資損率低於千萬分之0.098。

一邊是主動收縮投資版圖,一邊是加大投入押註硬科技,互聯網投資範式轉型或許也說明,中國的科技公司能否埋頭於自主研發核心科技並取得更大突破,將與它們最終能走多遠更為休戚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