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閉在園區、開展“沉浸式”科研,這家科研所疫情期間完成比平時高出數倍的工作量

图片alt衛星主載荷大氣探測激光雷達分系統在弔裝主動“逆行”、封閉在園區、開展“沉浸式”科研、完成比平時高出數倍的工作量……3月上旬以來,這段特殊時期的科研經歷在上海光機所航天激光工程部“90後”科研人員方凡眼裡,成了推動科研攻關的“加速器”。上海光機所是位於嘉定菊園新區的5家國家級科研院所之一,是加快推進“科創中心重要承載區核心功能區”建設的中堅力量,在打造“科技菊園”中做出了重要貢獻。疫情以來,菊園新區為轄區內的科研院所做好保障支撐,與研究所一道,同舟共濟、共渡難關,一起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而上海光機所也以“國家隊”的姿態堅守科研一線,充分展現了“國家人”的頑強與毅力。方凡是上海光機所航天工程部空間站某載荷項目的骨乾,該項目技術難度大,要實現很多“第一次”,而當下正是交付前的關鍵階段,在疫情封控前他毫不猶豫選擇了堅守崗位。“藉著相對封閉一點的時間,我們就能更加全神貫註的推進這個項目。因為我們是航天系統工程,很多家單位協同合作,我們希望不要因為我們這邊,導致整個項目延期或者是耽誤。”方凡介紹到,“我的愛人是一位醫務工作者,也一直駐守在抗疫第一線,所以我也少了很多顧慮。”如今,夫妻倆各自堅守崗位分開了一個多月了,但每每說起這些,他都毫無怨言,90後的責任和擔當在他身上展現的淋漓盡致。事實上,自疫情防控以來,除了醫護人員、基層工作者外,不少“國家隊”科研院所、“國家人”科研人員也大多堅守在崗位上,為科研任務有序推進頑強奮鬥着。在上海光機所,為了確保多個正在“爬坡攻堅”關鍵節點的科研任務不停擺,所領帶班子帶隊近300餘位科研人員依然堅守在攻關第一線,穩步推進着各項科研項目的有序進行,他們用鍥而不舍的精神詮釋着科研人的頑強與毅力。4月16日,大氣環境監測衛星搭載長徵四號丙遙二十八運載火箭成功發射。衛星主載荷大氣探測激光雷達分系統由上海光機所航天激光工程部研製完成。大氣探測激光雷達創新性地採用核心組件模塊化設計、整機高度集成化設計,攻剋了多項核心關鍵技術,能夠滿足大氣探測激光雷達的多體制多要素探測任務。激光雷達載荷在軌後獲取的全球數據,將服務於國家“碳達峰”和“碳中和”雙碳國家戰略。大氣環境監測衛星試驗團隊從今年元宵節就奔赴發射場,因3月起上海本土疫情突發嚴重,在發射基地,他們密切跟蹤上海及當地防疫政策,優化人員配置,以最小的代價高質量、高效率推進項目工作。上海光機所黨委也持續做好疫情期間外場試驗人員家屬的關心關懷,黨委書記帶隊慰問職工家屬,送上緊缺物資,第一時間排憂解難,穩定好“大後方”。4月17日,上海光機所高功率激光單元技術實驗室完成N41型包邊玻璃連熔生產目標。攻關團隊剋服疫情帶來的影響,爭分奪秒、攻堅克難,比原計劃提前半個月超額完成生產任務,為國家重大專項N41釹玻璃元件批量供貨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由於連續熔煉的工藝特點,生產一旦啟動就必須24小時不間斷運行直至7-8個月左右的生產周期結束。疫情發生以來,實驗室迅速啟動 “防疫情、保科研”應急預案,自3月1日起便實行封控管理,33名“釹玻璃供貨上光尖刀連”成員主動提出堅守崗位,以所為家、以地為床,連續奮戰在N41型包邊玻璃連熔供貨任務的第一線。 图片altN41型包邊玻璃連熔生產一線高性能激光薄膜也是上海光機所的一項重要研究任務。由於其研製工藝鏈條環環相扣,任何一個環節出現疏漏,就會影響整個元件的性能和研製進度,為了保障型號任務、重大專項等關鍵緊急薄膜元件任務的完成,薄膜實驗室住所團隊成員姚良同樣選擇了沖鋒在前的模範帶頭作用。盡管愛人也奮戰在防疫工作一線,他仍舊選擇把孩子交給奶奶照看,堅持全天候以設備為戰友,及時檢查維修排除各種水、電、氣路的隱患和故障,見縫插針進行新工藝硬體的鏈接、安裝和調試,全力保障實驗室各設備的安全穩定運行。為了不影響超凈室的環境,被褥不能帶進去,潔凈室全部安全巡檢完,為此,他選擇晚上睡在會議室的過道上,毫無怨言。“疫情當前,什麽困難都應該努力剋服,最重要的是保障關鍵緊急薄膜元件任務順利高質量完成。”姚良表示。大口徑DKDP晶體是神光系列裝置中唯一可用、不可或缺的頻率轉換材料,目前該關鍵元件處於攻關的最重要階段。由於DKDP晶體的生長一旦開始便不能停歇,需要每天24小時持續運轉。為此,疫情期間,DKDP項目組啟動了“防疫情、保科研”應急預案,保障了項目的正常推進。“晶體生長參數的各項調節我最清楚,晶體生長的觀察我經驗較多,對我來說,疫情面前,迴避沒有出路;戰勝疫情,責任不能缺席。”DKDP生長技術攻關課題組成員陳徵民介紹到。無獨有偶。中科院量子光學重點實驗室博士後王成龍在疫情期間也選擇堅守崗位,苦乾實乾主動啃科研任務的硬骨頭。由於某儀器項目的任務節點,模擬和演算法需要近期完成開發並進行相關驗證,遠程登錄又受限於網端的控制,只有實驗室的伺服器才能滿足巨大的計算量要求,為此,王成龍決定堅守實驗室持續開展研究工作,晚上累了就睡在實驗室凳子搭建的簡易床鋪上,但他沒有絲毫退縮。“疫情之下更加感受到時間的寶貴,封控不代表可以躺平,在安靜狀態下更要靜下心來復盤,提高工作效率,保持做科研的鬥志。”王成龍充滿信心地介紹到,“我相信堅持到底就是勝利、堅持到底才能勝利,無論是抗疫還是科研都特別合適!”除了實驗室科研一線,職能部門的工作人員也在忙碌着。疫情期間,行政樓309辦公室的燈總要亮到凌晨,房間的主人是科技管理部部長兼科研管理與開發處處長周田華。自3月12日起,他便開始以所為家,在主動承擔抗疫任務的同時,統籌做好各項科研管理工作,確保研究所科研任務不停擺。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上海光機所黨委將“一號課題”設置為“加強奮鬥文化,讓青年骨乾聚焦主責主業快速成長”,不斷引導青年人才科研選題向服務國家需求、解決瓶頸問題轉變。疫情期間,研究所還相繼舉辦了“尚光·奮鬥”雲講壇,通過“學術·創新”和“奮鬥·成長”兩個系列讓全所科技人員充分利用疫情期間的寶貴時間,圍繞國家重大需求和研究所主責主業主動深入思考,讓創新思維在雲端碰撞,讓成長經驗在雲端共鳴,在全所營造濃厚的奮鬥氛圍,和疫情爭分奪秒鬥爭的同時,助力科研跑出“加速度”。正是有了這麽多堅持奮戰在一線的科研人員的努力,疫情期間,中科院上海光機所科研成績卓越,在超強激光科學與聚變新體系方面、在空天激光信息網路技術與系統方面、在自主可控光學核心材料和激光高端裝備方面,均取得了系列重要科研成果,在和疫情爭分奪秒的同時,跑出了上光科研“加速度”。作者:薄小波編輯:楊柳責任編輯:戎兵*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