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阿裡京東美團?拼多多藏不住的野心

拼多多布棋出人意料,同城配送顯露巨人野心。多多買菜、快團團、多多驛站…迷局開始明朗了。

2022年上半年堪稱魔幻,在這漫長又短暫的時間里,有人低調蟄伏,有人醞釀顛覆和逆襲。

拼多多就是後者。年關剛過,拼多多旗下多多買菜就來勢洶洶,宣佈與多家快遞公司打通簽收環節,團點可升級為“多多驛站”,團購業務正常開展外,亦能通過代收發快遞增加收入。

一石驚起千層浪,外界猜測,幫助團長增收是順水推舟,而背後必然有着更精心的籌謀。

果不其然,與多多買菜相呼應的,還有一個圍繞團購業務開展的支線——一個鏈接供應端和需求端的工具,快團團。電商和快遞常態化運轉期間,也許會容易忽視它的存在。但當快遞不暢,電商不商,快團團去中心化的特性開始集合民間力量,隨着快團團再次升級上線團好貨,徹底激發了快團團的能量。

三月底爆發的疫情催化了拼多多的創新步伐,結合近期正在試水的同城配送,拼多多的幕後運籌謀劃終於浮出水面。拼多多主戰場及旗下多款產品的本質,離不開一個拼後面的“團”字。這一切,就從疫情之下再次續命的社區團購開始說起

多多左膀右臂顯崢嶸

拼多多除了電商主站外,以社區團購為切口,還搭建了兩個平臺,一個是多多買菜,一個是快團團

多多買菜自不必多說,在社區團購全國性的平臺中,多多買菜已經穩居前列,與美團旗下美團優選各有千秋不分伯仲。

由於電商停擺,運力緊張,社區團購這一原本主要服務下沉市場的商業模式在上海迎來了萬人追捧。

以往,次日達的社區團購在時效上完全敗給了叮咚買菜等前置倉模式的生鮮電商,更不用比質量和服務,但在疫情之下,京東天貓等半日達、次日達由於無人配送而遲遲不達,能搶到盒馬、叮咚更是天選之子,社區團購所承諾的次日達已是可遇不可求的時效服務,這也使該模式成為民間獲取物資的主要渠道。

品牌商家或渠道供應商發起的社區團購暫不展開,只比較幾家目前社區團購賽道上的主要玩家,多多買菜此次完勝。

更值得說一說是快團團。2020年武漢疫情之際,拼多多旗下線下團購工具快團團正式誕生,協助各地商家收集社區居民物資需求、由商家按照當地防疫要求無接觸配送至社區門口,達成高效供需匹配。

图片alt快團團上線之初 功能簡潔明瞭

2022年上海疫情困境之際,也恰恰時隔整整兩年,4月中旬,快團團推出2.0版本——快團團·團好貨,再一次高調出圈。

據瞭解,2.0版本團好貨繼承快團團社群團購模式,有供應貨源的人可以作為開團團長,有社群資源的人可以作為幫賣團長,鏈接供應端和需求端,搭建了一條典型的S2B2C模式

图片alt團好貨商業模式

快團團在幫賣團長環節簡單調整,讓幫賣團長成為最後1公里的送貨人,就可以成為社區團購的完美工具。這一工具,還得到了嘉定區居委的官方認定。

图片alt

誕生之初,快團團只是一個工具,因為簡潔命令,沒有功能冗餘而備受歡迎,取代群接龍成為此類服務的頭部工具。隨着聚集的流量越來越多,快團團開始建立選貨池,為更多中小團長對接優質供應商,它既是一個工具,也是一個平臺,通過提高信息匹配效率來為消費者創造“貨找人”體驗的新電商服務體系。

重新問世的快團團·團好貨,年度目標200億,將與主站、多多買菜一起,持續鞏固下沉市場。

總結來說,多多買菜試圖打造一個類似京東商城一樣的平臺,通過建立自己的供應商體系,擁有商品所有權,再將商品賣給消費者;而快團團則是一個類似淘寶客的平臺,團長們是一個個淘寶主,供貨商通過一件代發,將商品送達消費者手中。

最關鍵的,就剩下物流了。

組合動作打通履約鏈條

對於一個平臺來說,最核心的能力除了賣貨能力和貨源能力外,現在還是一個拼服務的時代——一個平臺需要更快、更準確、更多樣化的送達。

盡管阿裡、美團、京東等在同城零售領域深耕已久,但拼多多此時仍選擇曲線入局。

图片alt

近期,拼多多正在招募具備24小時同城送達能力的水果商家,例如水果連鎖店、前置倉、檔口批發商等,重點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試水。

拼多多後台開通同城配送功能之後,商品會被貼上專屬的“24小時達”標簽。不過由於項目目前是前期試運行階段,配送時效會放寬至48小時。現在在拼多多上輸入【上海 同城 當天】等關鍵詞,已可以彈出多個商品鏈接。

拼多多同城配送要求商家負責配送,但沒有規定商家的配送方式,商家既可以自有人員配送,也可以簽約社會運力,使用順豐同城、達達、閃送等平臺。

拼多多試水的24小時內同城配送不同於即時配送,快的話可以在下單當天完成配送,慢的話可能變成次日達,目前只能依靠商家自身去提高配送效率。

有業內人士認為,拼多多此舉正在驗證電商版外賣的可行性,它類似於新增了一個外賣業務,商家提供配送服務,這是一個大家都能想到但此前並沒有人推行的新玩法。

同城配的嘗試探索,或許能夠短時間內達成時效上的履約短板。拼多多不斷“拼”接各類物流資源,極兔、通達的快遞,自建社區團購物流網路,利用同城商戶配送能力,快遞驛站的社區服務能力,最終構建出一幅多層次的交付大網,將商家、用戶網在其中。同時,物流企業、快遞總部、快遞加盟商、驛站老闆、快遞員都可以成為快團團團長的天然匹配者,多多從商流端補貼大家,豈不是比物流運費、派費競爭更加簡單粗暴,有效果?!

作者 | 孟姣

來源 | 物流沙龍

此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物流沙龍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