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沈抖的新戰場

沈抖想帶領百度智能雲打勝仗,恐怕繞不開阿裡雲、騰訊雲、華為雲三座大山,但留給百度的機會並不少。

图片alt

這個五一假期,對沈抖也許並不平靜。

5月5日,百度董事長兼CEO李彥宏發布內部信,宣佈百度新一輪乾部輪崗。從當日起,集團執行副總裁沈抖擔任百度智能雲事業群組(ACG)負責人;何俊傑即日起晉升為集團資深副總裁,並輪崗擔任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群組(MEG)負責人,直接向李彥宏匯報;王海峰繼續擔任集團執行副總裁兼CTO,不再兼任ACG負責人。

作為2012年加入百度的老將,沈抖曾獲得被李彥宏評價“能力很強”、“敢打硬仗、能打勝仗”。百度方面亦表示,ACG由沈抖獨立負責,意味着百度對智能雲業務的重視和加強投入。

百度智能雲業務是百度現在可見的高速增長業務,2021年營收151億元,同比增長64%,對百度核心業務的營收貢獻達到15.9%。

各行業數字化轉型的推進、疫情的影響和國家“東數西算”工程的啟動等因素,讓雲服務需求越來越多,受到更多重視。但哪怕只看國內,雲服務的競爭也已經非常激烈,阿裡雲穩居第一,騰訊雲、華為雲緊隨其後,百度位列第四。

沈抖想帶領百度智能雲打勝仗,恐怕繞不開阿裡雲、騰訊雲、華為雲三座大山。

快速上升的百度智能雲

從高峰到低谷,人心所向到萬人唾罵,後來卧薪嘗膽苦練內功,終於開啟“第二春”。

這並不是什麽爽文劇情,而是百度二十多年的真實走向。如果以百度為主角寫一本書,多半會被歸到心靈雞湯或者勵志故事的類別中去,其中,百度新練的“內功”就是AI,而外在的重要“招式”之一,則是百度智能雲。

根據百度回港上市時遞交的招股說明書,其2020年雲服務收入為92億元,同比增長77%;2021年年報披露,2021年百度智能雲應收151億元,同比增長64%,高於Canalys公佈的2021年中國公有雲市場增速(45%)。

百度智能雲2021年對百度核心業務應收的貢獻比例已經達到15.9%,是百度核心業務的第二增長曲線。

接近百度的人士評價:“移動生態那攤子穩住,保持盈利就行,那是過去和現在,百度智能雲和相關的業務,才是未來。”

此外,Canalys的統計數據還顯示,百度智能雲是2021年內唯一每季度實現連續正增長的雲廠商。

由於李彥宏2010年在中國IT領袖峰會上的“舊瓶裝新酒”論,人們在後來評價百度智能雲的快速增長時,常常離不開類似“技術基因強大,追趕順風順水”的論調。

這種說法其實並不準確。

百度方面認為,百度從創立之初就是一家“做雲”的公司,因為搜索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雲計算應用,是因此百度是天生的雲計算實踐者。經過多年的技術積累和產業實踐,百度已形成了全面佈局。

隨着技術和應用場景的發展,雲計算已經不再是簡單對於存儲能力和計算能力的需求,而是通過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慧等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實體經濟的融合創新,一起為企業提供技術服務。這就讓深耕AI等技術十餘年的百度,擁有了更大的優勢。

十餘年的積累,讓百度擁有了從基礎的算力和數據技術、深度學習演算法及框架,到語音、視覺、自然語言處理等感知、認知技術,以及飛槳深度學習開源開放平臺等,新一代雲服務所需技術和平臺的全面部署。

於是,在此基礎上,百度智能雲率先業內提出雲智一體的理念,即在設計AI相關程序時,就將雲的環境考慮在內,以達到雲為AI場景提供彈性更大的算力支持,並且能更精準的覆蓋更多應用場景。

“雲智一體”的戰略,在AI技術被更多行業應用的時候,有其獨特的吸引力。行業分析師趙先生對陸玖財經表示:“每個雲服務廠家的AI技術,都只能依靠自家的雲服務技術。百度的AI(技術),是真的有點東西的。”

也許,百度並沒有像人們以為的那樣起步很晚,也並非徹底的“追趕者”。從自己的優勢方面起步,才是前期支撐百度智能雲市場份額增長、營收迅速擴大的重要原因。

沈抖任務艱巨

不過,李彥宏把沈抖放在這個位置,並不是讓他來坐享其成的。“沈抖是個將軍,他應該在領軍打仗的位置上,這次來管ACG,就是這個意思。”接近百度的人士稱。

之所以這麽講,是因為根據Canalys數據,由阿裡雲、華為雲、騰訊雲和百度智能雲組成的“中國四朵雲”占據80%的中國雲計算市場,其中阿裡雲市場份額為37%,華為雲市場份額18%,騰訊雲市場份額16%。

目前,百度智能雲份額僅為9%。沈抖想要帶領百度智能雲突圍,繼續保持高速增長,至少還需要面對阿裡、騰訊、華為三座“大山”。

對於雲業務的增長,百度方面有明確的目標。第一個就是在年報發布後的電話會議上提到的“智能雲業務目標保持高於行業的增速”,第二個則是“百度智能雲需要規模和健康度的量變到質變”。

面對三座大山和艱巨的任務,沈抖能起到什麽作用?百度方面給陸玖財經列舉了三個沈抖負責ACG可能帶來的影響:

– ACG由沈抖獨立負責,意味着百度對智能雲業務的重視和加強投入。

– 作為公司第二成長曲線,百度智能雲需要規模和健康度的量變到質變。而沈抖的強技術背景和過往的銷售體系管理能力顯然能為其助力。

– 沈抖2012年加入百度,過去三年全面負責MEG銷售團隊、組織管理等方面工作,積累了豐富的銷售體系管理經驗,百度此次調整,旨在幫助百度智能雲更好地服務於企業客戶。

從百度的回復中隱約看出,沈抖的到來,將主要提升ACG的銷售能力和服務能力。不過,對於如何實現“規模和健康度的量變到質變”,百度方面暫無回應。

根據第三方分析機構提供的報告結論,阿裡雲、騰訊雲、華為雲、百度智能雲作為國內雲計算的前四名,他們的技術實力、伺服器穩定性都很好,發展側重點略有不同:阿裡雲大而全,別的廠家有的他都有,如果沒有,提需求就會有;華為雲有硬體優勢;騰訊雲有價格優勢,外號“良心雲”;百度智能雲則適合對百度人工智慧API有需求的用戶。

按上述結論,百度智能雲是否能通過錯位發展,避開和“三座大山”在基礎雲服務領域的正面競爭,在“AI服務”的賽道獲得發展?趙先生認為未必。“對於用戶來說,最重要的指標應該是性價比。雲服務大部分場景下還是同質化,並且大家都在搶市場,所以雲服務在內捲。但到現在,上雲接入AI服務或許成為新的趨勢”。

如果趙先生的判斷正確,就給了沈抖一個好消息和一個難題。好消息是百度智能雲和人們傳統印象中的“先行者”差別不大,可以通過AI服務獲客。難題是如何實現“健康度”,即盈虧平衡或盈利。

不管怎樣,沈抖這一仗,都不好打。

百度的機會

對於沈抖和百度智能雲,最好的機會,就是抓住行業在中國的高速發展期,繼續打磨優勢技術,讓優點更突出。

首先,中國數字經濟發展仍有較大提升空間,快速發展期還在持續。在中國,三大產業數字經濟滲透率顯著低於發達國家水平。中國信通院發布的《全球數字經濟白皮書》統計顯示,2019年德國、英國、美國數字經濟占GDP比重超過60%。中國2019年數字經濟占比為36.2%,2020年上升至38.6%。

百度方面認為,國內雲廠商都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數字經濟賽道“長跑剛開始”。業內人士認為:“雲服務行業有很多大單、超大單,有時候丟一個單子,市場份額排名就會發生變化。所以行業格局還遠沒有定數,這時候很難說誰有絕對的或者劣勢。”

這是百度的機會,也是整個行業所有廠商共同的機會。

其次,百度智能雲目前最大的優勢,依然在AI技術。

IDC報告稱,世界範圍內,公司或組織對AI基礎設施的需求越來越大,AI基礎設施的建設是影響公司未來發展的最重要的決策之一,但也是最不成熟的;現在,數據處理依然是它們的最大負擔。

趙先生在評價百度的AI技術時說:“百度AI的東西太高端和前衛了,但未來會變得很實用。”

結合IDC和趙先生的觀點,在想想百度十多年前投身自動駕駛研究時,大多數人也不理解,是否百度在AI方面的積累在不久的將來,會有與智能雲結合,爆發的一天?畢竟百度的AI技術在全世界也屬於第一梯隊,在各行業AI方面的數據處理能力也已經經歷了諸多檢驗。

目前,百度智能雲在智能製造、智慧能源、智慧金融、智慧城市等領域擁有領先產品、技術和解決方案;其開物工業互聯網平臺己與汽車、電子、能源電力、裝備製造、鋼鐵、化工、水務等超過22個行業的300多家標桿企業建立合作,為超過18萬家工業企業提供服務,在貴陽、重慶、桐鄉、蘇州、廣州、寧波等16個區域深度落地。

在日後的發展中,百度智慧雲“雲智一體”的優勢是否能更好的體現出來,沈抖這位李彥宏眼中“能打勝仗”的“將軍”能否為百度再下一城?

留給百度的機會其實不少,不過可能長跑真的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