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從科技還能捲多久?

图片alt

為了生存,“AI四小龍”只能不斷加大研發力度,造成行業內捲嚴重的局面,四小龍目前沒有一家公司盈利。

文丨BT財經 無忌

“AI四小龍”中成立時間最晚的的雲從科技即將上市。

證監會官網4月6日消息顯示,雲從科技在科創板IPO申請獲得通過。這將是繼商湯科技成功赴港上市之後,“AI四小龍”中第二家成功上市的公司。

和商湯科技一樣,雲從科技上市同樣引起市場質疑,有媒體認為雲從科技經營狀況並不良好,比如持續巨額虧損,毛利率偏低且持續下滑。

事實真是如此嗎?雲從科技上市能否改變窘境而成功上岸?

三年虧損超20億

雲從科技成立於2015年3月27日,創始人是中科院“百人計劃”引進的專家周曦,6年時間累計融資超過30億元,其中中國國新、廣州產業投資基金、渤海產業投資基金等多家國有及政府基金均為其股東。成為名副其實的“AI國家隊”。

图片alt

但從招股書顯示的數據來看,雲從科技的經營情況並不理想。近三年營收增長緩慢,2019年總營收為8.07億元,2020年下滑至7.5億元,降幅為6.5%,2021年為10.7億元,同比增長42.6%。但虧損分別為6.4億元、8.1億元和6.3億元,三年虧損高達20.8億元。三年虧損20.8億元,平均每年虧損7億元,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末,雲從科技仍存在巨額未彌補虧損,合並口徑累計未分配利潤為-22.16億元。

對於近幾年的巨額虧損,雲從科技在招股書中表示有對高管和核心員工的股權激勵因素,僅在2019年9月的股權激勵支付費用就高達12.75億元。同時銷售費的激增也是虧損的一大原因。2018年-2020年,雲從科技的銷售費用率由26.6%增長36.3%,每年增幅較大。同時研發的不斷投入也是造成巨額虧損的一大因素,2018年雲從科技的研發費用為1.5億元,而2020年研發投入達5.8億元,2年內猛增4.3億元,增幅達287%。對照同期的總營收,研發投入占分別為30.6%、56.3%和76.6%,研發的投入基本耗去原本就不算太多的營收。

互聯網投資人王珂認為科技行業的銷售費用過高是行業的普遍現象,“一個新事物的推廣和普及是需要高額投入,更需要持續不斷的研發投入,但銷售費用的大增,不僅會帶來巨額虧損還可能會拉低毛利率。這就形成一個矛盾:研發不捨得投入就難以形成技術壁壘,銷售不投入,就很難把產品賣出,這個惡性循環短期內很難解決。”

稱為“AI四小龍”的雲從科技,三年的時間營收規模才由7.8億元增長至10.7億元,而同期的商湯科技總營收分別是30.27億元、34.46億元和47億元,對比商湯科技的同期收入可以發現,雲從科技的營收僅為商湯科技同期的25.8%、21.8%和22.8%。在2020年同樣受疫情影響,商湯科技取得14%的增長,而雲從科技卻同比下跌3.8%,本來兩者在規模上就存在較大差距,此消彼長後,差距被進一步拉大。2021年商湯科技的增幅為36.4%,雲從科技的增幅為42.6%,兩者差距並不大,考慮到兩者營收基數的差距過大,短時間內雲從科技逆轉無望,“AI一哥”夢碎。

雲從科技的上市之路也並不平坦,資料顯示,早在2020年12月3日,雲從科技科創板IPO申請就獲得上交所受理,並於當年12月31日進入問詢狀態,但直到2021年7月20日才上會獲得通過。中間歷時7個月,而其IPO註冊申請的獲批,更是經歷了16個月,上市之路的坎坷異常,或和3年半虧損超過20億元有關。

面對巨額虧損和盈利難,雲從科技卻自信滿滿,雲從科技在招股書中稱,通過對盈利能力進行測算,認為扭虧為盈的時間點為2025年,是給投資者畫大餅還是成竹在胸,尚需要時間檢驗。

營收單一且毛利率偏低

根據雲從科技的招股書,2018-2020財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4.84億元、8.07億元和7.55億元。2018年與2019年,公司營收增速分別為650.2%、66.7%;2020年或是受疫情影響,公司營收同比下降6.5%。但2021年的增速為42.6%,增速明顯放緩。

雲從科技營收主要由人機協同操作系統與人工智慧解決方案兩部分業務構成。其中人工智慧解決方案業務是雲從科技最主要的營收來源。

數據顯示,2018年-2020年,雲從科技人機協同操作系統業務收入分別為0.31億元、1.83億元、2.37億元,占總營收的比例分別為6.4%、22.7%與31.4%。雖然該項業務的營收貢獻正在不斷在增加,但和同期人工智慧解決方案業務收入4.52億元、5.97億元、5.15億元相比依然處於弱勢,人工智慧在雲從科技的營收占比分別為93.3%、74.0%與68.2%,成為雲從科技營收的大頭。以2020年營收構成來看,人機協同操作系統和人工智慧收入占總營收的99.6%,其他業務收入僅為0.4%,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图片alt

雲從科技通過在人臉識別、語音識別領域的技術壁壘,提供解決特定行業客戶業務問題的智能化升級解決方案。具體有智慧金融、智慧治理、智慧出行、智慧商業等四個解決方案。其中,智慧治理解決方案帶來的收入最高。

據招股書數據顯示,2018年-2020年,雲從科技的智慧治理的營收占比分別為75.3%、58.1%、57.5%。除智慧治理解決方案之外智慧金融解決方案為第二大收入來源,同期營收占比為10.9%、18.9%、23.9%,呈不斷提升趨勢。但作為一家科技公司,營收略顯單一。

毛利率是體現一個公司能否賺錢和能賺多少錢的重要指標,雲從科技的毛利率有高有低,高的營收占比並不高的人機協同操作系統,該系統主要是雲從科技自研軟體為主,標準化較高,毛利率相對較高,2018年-2020年,該項毛利率為75.6%、89.3%和75.9%。

而作為雲從科技營收的主要構成,人工智慧解決方案主要面向各行業客戶提供整體解決方案,這就需要多方協同才能完成,需要大量採購第三方軟硬體,蛋糕被第三方強行分走,直接拉低該項的毛利率。

2018年-2020年,該項毛利率分別為17.8%、23.4%和28.2%。綜合下來,2019-2021年,雲從科技主營毛利率分別為38.89%、43.21%和36.76%,整體處於下滑趨勢。

在行業中同樣並不占優勢。商湯科技在2021年的毛利率高達69.7%,2020年毛利率更是高達70%以上,遠遠高於雲從科技。

而2019-2020年,包括曠視科技在內的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則分別為59.99%、59.94%,2020年受疫情影響,才首次被雲從科技超越,對比兩家競爭對手的毛利率可以發現,雲從科技的毛利率相對偏低,和頭部老大商湯科技的差距較大。

巨頭入局,競爭慘烈

AI作為群雄逐鹿的未來科技主戰場,各巨頭早已意識到該版塊的重要性,阿裡、騰訊、百度、華為等眾多實力雄厚的大廠已經紛紛佈局,尤其百度在人工智慧領域已經走在了前列,面對眾多資金雄厚的競爭對手,雲從科技無論是資金還是流量上亦或者人才儲備上,都很難和對手匹敵,在競爭中無疑處於弱勢。

图片alt

而另一方面,給雲從科技帶來巨額虧損的是管理成本,相比阿裡、騰訊、百度、華為等大企業的成熟管理經驗,2015年才成立的雲從科技,在企業管理經驗上,同樣難占優勢,一旦這些企業在AI上發力起勢,將可能很快彎道超車,雲從科技面臨的競爭將不單單是“AI四小龍”中的其他三家,商湯科技、曠視科技和依圖科技三家的發展並不比雲從科技差,其中既包括核心演算法技術實力的比拼,也包括人工智慧應用和行業解決方案的較量。

但從目前來看,雲從科技並無碾壓的實力,整體處於“不高不低”中等位置,自身護城河並不深,這也形成了競爭空前慘烈的局面,即使上市成功,也難保證雲從科技的未來之路就會一帆風順。

有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指出,互聯網大廠進入AI賽道說明AI的前景廣闊,但他們的加入會對資金緊張的中小企業帶來滅頂之災,對於整個AI行業來說,未來仍具有太多不確定性,行業或將持續洗牌。“如果不想被大廠超越或吞並,只能不斷加大自身護城河,這就需要較高的研發投入,勢必會造成短期內難以盈利的尷尬,而資本能否給他們足夠的時間都是未知數。”該人士對BT財經如是表示。

為了生存,“AI四小龍”只能不斷加大研發力度,造成行業內捲嚴重的局面,四小龍目前沒有一家公司盈利,且都出現巨額虧損的想象。

數據顯示2018-2020年,曠視科技虧損分別為28億元、66.4億元、33.3億元,三年合計虧損127.3億元;商湯科技分別虧損34.3億元、49.7億元、121.6億元,合計虧損超過200億元,雲從科技虧損相對較少,但同樣營收規模在四小龍中處於弱勢。

現金流危機

和巨額虧損對應的是雲從科技的應收賬款高企,近三年,雲從科技應收賬款居高不下,對應餘額分別為3.1億元、5.2億元和4.2億元,尤其是在2020年受疫情影響,應收賬款占當年營收的近7成,除去疫情的影響,其他年份應收賬款也已接近當年應收的4成。

截至2021年末,雲從科技壞賬準備金額已經高達6.7億元。這對一直虧損的雲從科技來說雪上加霜。

應收賬款高企,同樣讓雲從科技的現金流持續惡化。招股書顯示,近三年,雲從科技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5.1億元,-4.6億元和-5.5億元,三年內經營性現金流凈流出超過15億元。截止2021年年末,雲從科技的現金流僅為8.52億元,以三年虧損20.8億元計算,賬面的現金流僅夠支撐一年左右。對比競爭對手的商湯科技,商湯科技截止2021年年末現金流為214.5億元,雲從科技的現金流連商湯科技的零頭都不夠。

本次上市,雲從科技計劃募資為37.5億元,其中人機協同系統和人工智慧解決方案等將用去30.56億元,剩餘的不到7億元才用於補充流動資金,算上賬面上的8.52億元,現金流可以達到15.46億元左右。

以每年虧損7億元計算,這些現金流僅夠維持2年左右,而雲從科技給出2025年盈利的說法,或是參考現金流所來的“破釜沉舟”。

金融分析師李曉金對於雲從科技的現金流表達了擔憂,“這點現金流對一家2000人左右的企業來說是極為危險的,而雲從科技目前還無法盈利,甚至毛利率還出現了下滑,除了上市融資之外,我認為他們應該減少應收賬款的壞賬,降低現金凈流出,提高毛利率,這樣才能讓資本對其有信心,有利於融資,畢竟他們想扭虧為盈還需時日。”李曉金認為,一旦毛利率繼續下滑和應收賬款持續高企,對雲從科技未來的融資將會有較大影響,以目前AI市場來看,2025年扭虧為盈都有“放衛星”之嫌。

但不管如何,雲從科技的成功上市,將獲得喘息之機,至於2025年能否扭虧為盈,BT財經將持續關註。

#雲從科技#

歡迎關註【BT財經】,閱讀更多精彩內容。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如涉及侵權,請聯系刪除。